扬长改短——《论语》学习274-275

先进篇第十一·二一(274)

子路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冉有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公西华曰:“由也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求也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赤也惑,敢问。”子曰:“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

【钱穆译】子路问:“是否听到了就该做呢?”先生说:“还有父兄在上,怎可听到便做呀?”冉有问:“是否听到了就该做呢?”先生说:“自然听到便该做呀。”公西华说:“由问:‘听了便该做吗?’先生说:‘有父兄在上。’求问:‘听了便该做吗?’先生说:‘听到便该做。’赤对此有疑惑,敢再问个明白。”先生说:“求呀!他老是退缩,所以我要拉他向前。由呀!他一人要兼两人事,所以我要抑他退后。”

【杨伯峻译】子路问:“听到就干起来吗?”孔子道:“有爸爸哥哥活着,怎么能听到就干起来?”冉有问:“听到就干起来吗?”孔子道:“听到就干起来。”公西华道:“仲由问听到就干起来吗,您说‘有爸爸哥哥活着,[不能这样做;]’冉求问听到就干起来吗,您说‘听到就干起来。’[两个人问题相同,而您的答复相反,]我有些胡涂,大胆地来问问。”孔子道:“冉求平日做事退缩,所以我给他壮胆;仲由的胆量却有两个人的大,勇于作为,所以我要压压他。”

【傅佩荣译】子路请教:“听到可以做的事,就去做吗?”孔子说:“父亲与哥哥还在,怎么能听到可以做的事就去做呢?”冉有请教:“听到可以做的事就去做吗?”孔子说:“听到可以做的事就去做。”公西华说:“当由请教听到可以做的事就去做吗,老师说‘父亲与哥哥还在’;当求请教听到可以做的事就去做吗,老师说‘听到可以做的事就去做’。我觉得有些困惑,冒昧来请教。”孔子说:“求做事比较退缩,所以我鼓励他迈进;由做事勇往直前,所以我让他保守些。”

兼人,勇为。朱注解为胜人,亦通。

本章是孔子因材施教的典型例子,同一个问题,他针对子路好勇急进的特点,给他警告,压一压他,让其相对保守一些;而对懦弱退缩的冉有,给他鼓励,赶一赶他,让其冒进一些。通过这样的教育,把每个人天生的一些行为特点予以修磨,抑其过,改其短,进行适度调和、平衡,使他们修养有德。

子张、子夏的过犹不及篇仅仅指出了二人的不足,而没能给出建议,但本章孔子直接给出指导方法。联想到我们的学习和工作,我们都知道扬长避短,发挥自己的长处,避开自己的短处。但避毕竟不是积极的方法,如果我们知道了自己的短处,为何不改一改呢?短就是比别人矮一些,就是不如人家,承认不如人家是自知之明,假如能赶上人家岂不更好?

人无完人,人人都有缺点,通过努力,让缺点变少,也是通向完美的一个途径。学习、工作如此,修行更是。


先进篇第十一·二二(275)

子畏于匡,颜渊后。子曰:“吾以女为死矣。”曰:“子在,回何敢死?"

【钱穆译】先生在匡被围,颜渊落在后。先生说:“我当你已死了。”颜渊说:“先生尚在,回哪敢轻易去死呀!"

【杨伯峻译】孔子在匡被囚禁了之后,颜渊最后才来。孔子道:“我以为你是死了。”颜渊道:“您还活着,我怎么敢死呢?”

【傅佩荣译】孔子被匡城的群众所围困,颜渊后来才赶到。孔子说:“我以为你遇害了呢?”颜渊说:“老师活着,回怎么敢死呢?”

吾以女为死矣,为,助词,无意义。

本章讲孔子和颜渊深厚的感情,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孔子在匡地被围,生死未卜,他看到颜渊后来赶到,悲喜交加,说:“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颜渊说:“老师还在,我怎么敢死?”按照古代观念,父母在,做儿女不能轻言死。颜渊此时已经把孔子当作亲人,“学贵得师,亦贵亦友”(唐甄《潜书•讲学》)他和孔子有着共同的理想追求,他不仅把孔子当作他的朋友,而是更像父亲一样对待了。在《论语·颜渊10》篇中,孔子说:“回也,视予犹父也,予不得视犹子也。非我也,夫二三子也。” 真是这样啊!

史上亦师亦友的佳话很多,但像孔子和颜渊他们这般高山流水情深意笃的感情还真不多。

做不成善人但不要与坏人沾上边——《论语》学习272-273

《人生路上学〈论语〉》目录

锣鼓听音说话听声——《论语》学习276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