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雨没等来,等来了海盗?

这里讲述的是荟玩家签约航海大咖汉桑船长的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   第一季(9) -----


一夜无话

一个难得的莫名其妙的安稳觉

汉桑睁开眼睛是早上七点

太阳刚刚出来还没把船烤热

海风还清凉

汉桑走出船舱

豁然开朗

周围一望无际再也看不到其他船只和陆地

太阳刚刚从海平线升起

而OceanRover正向着太阳的方向前进

横跨大海

貌似真正的好戏要开始了

话说在汉桑睡觉的那几个小时里

OceanRover已经彻底离开了印度洋

正式进入了太平洋地盘

少了延岸的污染

以及其他各种因素

海水蓝了许多

湛蓝的海水一眼望不到边

汉桑的心情也爽朗了许多

毕竟离开海峡远离陆地

夜间暴风雨的折磨也算是到头了

下面看看海图

在接下来一个多星期里

汉桑团伙要沿着图中的一条直线横跨南中国海

尽情感受大大海的广阔和一望无际

关键是

抵达菲律宾之前就

再也不能停船啦....

正南风

风力不错

老表帮汉桑升起主帆之后就回船舱睡觉去了

关掉发动机

用帆有七节

天气晴朗

天空朵朵白云

一切都好

就这样一个惬意的上午

然后又一个惬意的下午....

傍晚 王守田起床煮了晚饭

粉丝午餐肉

可为什么有股浓重的化学消毒水味....

“老表!锅上次洗了之后是不是没清干净啊?就算省水也不能这样搞啊!”

“怎么可能?我都洗好了的啊!”

“你下次再多注意一点啊!”

晚餐之后

风依然不错

不算大但风向好动力足

“老表你瞧!就像我说的一样,一出海峡豁然开朗!你看没错吧!现在多顺畅”汉桑得意

“哼,到了后半夜就来点怪事儿玩死你!”王守田表示不服

不过老表说的没错

汉桑只是嘴上吹牛B

心里不够有底

虽然理论上说一切都会OK

但毕竟刚到新海域

初来乍到 保守一点准没坏处

一阵纠结之后

汉桑做了决定

“好吧老表,咱们把主帆降下来”

降下主帆启动仅有的那个发动机

汉桑安心了

这下天不怕地不怕了

真的来了暴风雨

没主帆也不太头疼

然而事与愿违

两人一直眼巴巴的守到了后半夜

也不见一丝暴风雨要来的意思

虽然远处可以看到闪电

但明显可以看出那是来自于身后的马来西亚上空

而汉桑的头顶

月明星稀

“我受够了,真他妈的傻X,说好的暴风雨呢?”

老表愤怒的回船舱喝了口八二年的可乐

满怀怨气的睡去了

汉桑则坐在甲板上发呆

想了想发动机的问题

这样开下去再两天就要保养了

只好在海上做咯

不过也没关系

除了工作环境比较摇摆

其实还是可以接受的

又几个小时过去

天蒙蒙亮

老表起床换班

升起主帆

汉桑滚回去睡觉

中午

汉桑起床

老表进船舱开始煮饭

粉丝红烧肉罐头

依然有股化学消毒水味

“你跟我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儿!这还能不能行了,就不能把锅洗干净?”

“我洗了啊!没理由啊!”

“.......”

饭后又是平静的一天

风依然不错

依然好天气

经过一天半的一切顺利

汉桑开始感觉有些不知所措了

前所未有的顺利

汉桑开始琢磨如何度过整个宁静的下午

看书好了

正巧汉桑有本无聊的书

在这种时候无聊的书更有价值

毕竟好书可以一下午看完

而一本无聊的书能看俩星期

到了傍晚

就依照国际惯例

和老表一起

看看已经不太稀罕的夕阳

然后降下帆

煮晚饭

粉丝XXX

一样的化学消毒水味

汉桑:“你就吃不出来吗?”

老表:“有啊有啊!你倒是跟我说说怎么弄?!”

轮流守夜

远处闪电

汉桑相信那是在陆地上

头顶星星眨眼

一夜

无话

第三天

接近属于印尼的小岛Karang Jackson

发动机该保养了

换机油机滤

就像之前预计的

除了颠簸也没什么不一样

只是发动机室里热的简直让人虚脱

一套工作干下来情绪极不稳定

然后就依然是平淡无奇的

夕阳 收帆 化学消毒水味粉丝XXX 

第四天开始

风完全停了

海面平的像镜子

还动不动就起雾

这不是什么好事儿

全程发动机

费油又焦躁

而且汉桑和老表一致认为

这种平如镜面的雾天必有蹊跷

就像一个旅行中绿茶婊

X里藏着阴谋

可还是事与愿违

没什么故事发生

平淡

而且彻底没风连升降帆都省了

每天只剩下

夕阳 和 有消毒水味的粉丝XXX

汉桑:“........”

老表:“........”

对了 还有那本无聊的书

每看几页就想丢到海里去

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

甚至忘了多少天

不分昼夜的值班

不停的循环重复

汉桑和老表的话越来越少

甚至不再抱怨化学消毒水的味的晚餐

“没什么好聊的,船上该有个女人来活跃下气氛”

“是啊!就算多个男的也会好点啊”

“卧槽!男的也行?你不会把我怎么样吧?”

“......”

平淡和封闭带来的

孤独和空虚逐渐在OceanRover上蔓延

汉桑和老表都在暗地盘算还多久能靠岸

“再过七天!没错吧船长!你说对吗!?七天!”

“我觉得得八天,没准到Kudat附近逆风逆流”

“那顺风顺流算六天好不好?”

“哎....”

再后来

干脆不讲话了

大家都沉默

每天只是

你看看我

我看看你

一天

又一天

直到一天晚上

位置马来西亚亚庇北部

据陆地大概80海里

太阳刚落山周围黑透

月亮却还没出来

汉桑和往常一样坐在甲板上发呆

突然他注意到船的后面有两盏灯

一绿一红

那是艘船

从灯的位置来看

那船和OceanRover的航向一致

而且距离很近

可因为光线不足

看不太清楚

起初汉桑并没太在意

海上看到条船太正常了

然而两个小时过去了

那船依然紧跟而且距离不变

汉桑感觉不太对了

毕竟只有一个发动机

没风

OceanRover的速度很慢

没理由一艘什么船会一样慢

另外那船能从远处跟上来

却又保持距离不变证明是刻意减速了

为什么呢

汉桑警觉了起来

毕竟东马这片海域不太平

常有海盗出没

今年上半年就出了四起海盗绑架案

其中还有撕了票的

“难道中奖了?”

汉桑让老表关掉船上所有的灯

打开雷达

这样那船就看不到我们了

但感谢科学

我们可以看到他

“到底怎么办?”

“观察一下再说!另外你进卧室里把大砍刀什么的家伙事儿都拿出来,没准等下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儿呢?”

其实大砍刀什么的也没啥用

如果真是海盗怎么会连个枪都没有呢

不过武器这东西该拿也得拿上

这样被干掉的时候会显得比较有尊严

然而

什么也没发生

在关掉所有灯光大概20分钟后那船转北加速离开了

这里也有蹊跷

毕竟北面是南中国海一望无际什么也没有

而且它离开的速度

比刚刚跟踪我们的速度快多了

“OK!虚惊一场!老表!灯光!音乐!”

不管怎样

没事儿了

吃饭守夜

一切照旧

依然长夜漫漫

但汉桑找到了新的事情可做

打开手机记事本

想要写个故事什么的

故事取名叫什么好呢?

啊 《汉桑与怒海浪子》

(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