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杂感

      今天正式开学。早上过来上班,看到有好几辆警车封住路口。校门口十个特警戴着医用外科排成两队,还有几个大白,扛着摄像机的,很像反恐现场。我从裤兜里拉出揉皱的猪嘴口罩,拉拉扯扯掩住口鼻,戴上工作证,加入到排队接受检验的队伍里。

      国家卫健委前天发出通知,低风险地区学生在校园里不带口罩。李老师刚从济南坐高铁回来,说高铁已经客满了。我们这儿还是如临大敌,大搞形式主义。每天至少有四个不同的安全码和台账要填报。楼道里弥漫着酒精味,时间长了便微醺,有飘飘欲仙之感。

      一上午的时间,学生们都在各大楼之间排队,做进教室、洗手间、餐厅的演练。大家表情严肃,都是影帝范。校长亲自拿着扩音器,不断吆喝着:注意距离!注意拉开距离!

        我们的女主任在微信群里说:望穿秋水,终于盼到你们来了,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

        恰值母亲节,有同事在朋友圈炫耀自己收到上大学孩子发给自己的520刀。有朋友在下面评论:昨天你给她发1000,今天她给你发520,有意思吗?

      这也是形式主义吗?

      我的大部分价值观和亲情关系都是母亲建立起来的。没有母亲的日子里,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小野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