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难忘乡情山路

01

山有情水有情,路亦有情。用感情牵扯着回忆的思绪,用文字填满失去的恐慌。重塑文字的力量,用文字把那年那月那天留住。

那山那水那路,你还记得吗?

山路不是通途,但落满了足迹车迹。足迹和车迹没有记忆,但能勾起脑海中的回忆,用笔带着我重走山路,记住乡情。

以字代步,踏着我儿时的足迹重走山路,回羊圈沟老村看看。

一道川两面山是羊圈沟新村地理位置最好的写照。山坡坡上的那个村子才是老村恰到好处的描绘。

叮叮铃铃,星期六下午矿子弟学校的放学铃声响了,我有些兴奋。抓紧时间收拾好书包,飞奔着出了校门。先赶回家去跟妈妈打个招呼,再去奶妈家。

星期六是我特别喜欢的日子,又能去奶妈家度周末了。

02

从妈妈家出来去奶妈家,走出矿区后还需要走很长一段山路,山路多长,几里地我不知道,好像大家也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要想在天黑前赶到奶妈家我必须得加快脚步才行。

山路是通向奶妈家的唯一途径,路不算宽,弯弯曲曲的,能走马车也能勉强走汽车。路不算平,不是石头就是煤面和土。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有河的地方有出口,也好修路。山路是沿着自然形成的河道而修筑的,跟河道在纠缠不清中结伴延伸。有时会被河水打断了,有时又会拐到山脚下独自延伸着。

从矿区走到山路上有两种选择,走大路或者走小路。如果是走大路的话会绕得很远,我一般是不选择走大路。如果是走小路的话倒是有三条,一条通过一个家属区,家属区的一边有围墙,围墙上有门,有时候开门,有时候不开门,我一般不会走这条小路。

第二条小路特别崎岖,是从很高的坡上往下走。这条小路特别容易被雨水冲坏,有时能走,有时不能走。天气好的时候我会选择走它,一溜小跑着就能到了大路。

第三条小路是我经常走的一条路,路面不平,但坡度比较缓。这条小路也是由山水冲成的,水不大的时候算是最好走的一条路了。

走完小路以后,也就出了矿区。再走一小段到了两条河的交汇之处,进村的山路就快到了。

河水交汇的地方,过河没有桥,得踩着石头边跳边走,一不小心就会踏空湿了鞋子。有好几次走到河边,过不去然后又返回了家里。

03

那时的山路不宽也不算崎岖,能走马车,不好走是真的。一条山路上有开凿的山崖,有石头垒起的地基,有时还得利用自然形成的河道。

山路在跟河的交汇中,跟山结伴中,起起伏伏蜿蜒着前进,盘旋着向上。走在山路上,不仅能遇到河水还能遇到滚石流沙。下过大雨以后,被山洪洗礼过的山路就越加不好走了。

过了河走上山路不远,能看到几户人家,用村民的话说,这就是前头河了。

前头河住的村民比较富裕,几处院落都是新盖的房子,有能力盖新房的人家才能从半山腰的旧院子搬出来。

有几家男人是矿上的职工,女人是村民,住在这儿离上班的地方近些,离乡镇也近些。前头河算是村里居住环境好的地方了。

过了前头河再往里走,这段山路没有人家,路不太好走,一边顺着山根一边就是河道。下午在这段路上很少能遇到人,基本上走10回,8回遇不到人。每次走到这儿我都有些害怕,不是怕坏人而是怕大山。

大山是石头和黄土山,山体部分没有任何防护措施。这块的山体没长草木有些疏松,在不经意间山上会有石头或者沙土滚落下来,有时是大石头,有时又会是一些碎石头夹着沙土。

大山在有情的时候能回应你的呐喊声,大山在无情的时候一个抖动也能毁灭你。

刚开始走山路我是懵懂的,看到碎石绕过去就敢继续走。有一次,从奶妈家往回走的时候,看到几个村民站在路上等着。他们看到我走过来,赶紧叫住我说,二姑娘,不能往前走了,有山石在往下滚落,等石头滚完了再走吧。

我跟着他们站住,往前一看,才知道路上堆了好大一堆石头,都是从山上滚下来的。我问他们这得等多长时间,他们说稍微等一会就没事了。

这时他们对我说,以后一个人走山路时一定要小心,不要急着走,要学会听声音看路况,还要经常抬头看看山上。一旦有石头滚落的声音,千万不要往前走了,等石头滚完了再走。看到山上有土扬起的时候也不能走,那是山石滚落的前兆。在这条路上尽量不要走山根下面,顺着河道中间走比较好。我连忙点头说,知道了。

从那时起,走在这段山路上,我总是有些害怕,一边走一边不停地抬头看着,观察着山势,心里祈祷着,不要掉石头,不要掉石头。

走过山体疏松路段后,再走一小会,山路到了一个山口,路上又有一个崖头(土话叫nai头),山路从这个崖头下通过的。

这个崖头好像是一整块大石头开凿山路的时候形成的。一面连着山体,一面像一个鹰嘴一样突兀地立在头顶上。土黄色的大石头没有一点支撑,虽然不掉碎石,但是看着更加害怕,害怕它累的扛不动了,大山会倒在路上。

遇到大雨天的时候,崖头下是能避雨的。可是我从来不敢站在那儿避雨,总是加快脚步急匆匆地跑过去。

河水小的时候,我总会绕过崖头去走河漕。实在不行也是先站在那儿,看上一会,然后再快步跑过去。

面对大自然,敬畏之情油然而生,与年龄无关,与经历有关。

从崖头下来来往往走了几趟,我记不得了,敬畏之情却从来没有减少过。那时的崖头坚不可摧,它为村民们撑起了一条生活大道,也为大山里的村庄撑起了一片希望的天空。

一条山路挨着河道弯弯曲曲地,时而宽时而窄,时而险时而坦,人不多,车不多,却留下了我童年的足迹。难忘乡情,那年那月那一条山路。

04

走过这段让我害怕的山路之后,有两条路能到奶妈家,一条是大路,一条是小路。

大路就像是人生的方向一样,只要你坚持走下去就能顺利地到达目的地。

小路就像人生的知识和财富一样,能助力你快速到达目的地。

刚开始自己走山路的时候,我一般都是走大路,等到熟悉以后才开始走的小路。

顺着大路走又要开始拐弯爬坡了。这段山路就像是一条披着黑皮的大蛇,蜿蜒盘旋着。起初是一段缓一些坡,我走的比较轻松。缓坡过了就开始爬大坡,大坡很陡,我见过马车走,没有见汽车走过。

在蛇形盘绕的路上,走走歇歇,缓缓再走。我迈着小小的步伐用尽全身力气,才能爬上半山腰的村口。进了村口,离奶妈家还是挺远的,我得再走一段平路下一个大坡才能到家。

每次到家都有些想哭,哭一路的担惊受怕哭一路的疲惫不堪。可是我从来没有哭过,没有跟任何人诉过苦,小小的年纪在山路的奔波中学会了忍耐学会了坚强。

走小路是熟悉以后的事情了。小路不用爬坡,但是也挺费力,得顺着河道走。河道不是路,人走的多了才能看出路来。不管河水多少只要走小路我总得跳着跨着才能躲过河水,一个不小心鞋子湿了,裤腿也湿了。

走在河道里的小路上,最让我难忘的还是那块矗立着的大青石。大青石,是去奶妈家路上的一个大石头,有多重我不知道,肯定是得用几十吨来计量了。有多高我不知道,大约是两个大人的身高吧。

大青石的外表是青白色的,有灰白色的石头纹路。形状不规则,不方也不圆,有一个面在地上稳稳地立着。在我的记忆中它好像就没有挪过地方,一直就在那儿待着。

大青石从哪儿来的,我不知道。为什么立在那儿,有多少年不动了,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材质的,我还是不知道。大青石是我对它的爱称,也是村民们给它起的名字。作为河道小路上的标识,它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大青石在我的记忆中就像一枚印在羊圈沟老村子上的印章,充满着希望和亲切。它又像是羊圈沟老村的一张名片,傲然地挺立在那儿,告诉路人马上就要进村了,欢迎你!

去的时候看到它我特别欣慰,总算是快要到奶妈家了。回的时候看到它,我总是有些惆怅,又要离开了。没有留下大青石的照片有些遗憾,遗憾就遗憾吧。把遗憾当成调色板,让人生在五颜六色中精彩纷呈。

05

走过大青石沿着河道小路,过了山口就能看到奶妈家的后墙,这时我总会偷偷地掉几滴眼泪,同时也会舒一口气,总算是在天黑前到家了。

不管是走大路还是走小路,只要能到奶妈家,就挡不住我年少时的脚步。

不好走的山路,却是一条通向温暖的大道。

独立坚强的个性可能与从小独自走山路有关,想想那时候真的太小了,说是七岁实际上才6周岁。放到现在六岁的孩子还是妈妈怀里的宝贝,哪敢让她独自去走山路呀。

走在去奶妈家山路上就像走在人生的路上一样,从陌生走到熟悉,从害怕走到勇敢。

山路是我坚强性格的起点,也是我寻找温暖坦途。用文字的力量留住儿时的足迹,记住山路的模样。让山路刻在记忆深处,留在大千的网络世界里。在难忘的乡情中为失去故乡的羊圈沟村民留下一块回顾的自留地。

用原创文字记录生活点滴,让温暖在字里行间自然流动。

生活随手记,温暖自然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