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止一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文/快乐心

#我读《人性的枷锁》#之三

一切皆流,无物常住。而菲利普却能始终为一个女人保留一处栖身之地。是他爱而不得的不甘,还是天性善良的不忍?

菲利普可以为了追求自由,离开伯父伯母的庇佑,远赴德国求学,继而巴黎学画,最终回到伦敦,仍然继承亡父的衣钵,选择了从医之道。

菲利普在事业上有着明确的目标,凡事都能锲而不舍,能用心投入、钻研、孜孜不倦、寻味无边的乐趣。

自从遇见了酒店里的服务员艾米,他开始陷入无尽的痛苦中。艾米对他爱理不理,一边假意接受他的邀约,却脚踏两条船。当菲利普深深爱上她时,她却宁愿做一个富商的情人,也不愿选择专一的的菲利普。好景不长,富商抛弃了艾米。

怀着孩子的落魄艾米,无处落脚,又来投奔菲利普。菲利普喜出过望,不计前嫌。他一边学画,一边用微薄的薪水供养这个毫无廉耻的卑贱女人。本以为能感化艾米的心,生下孩子后,艾米却本性难移。她又与菲利普的好朋友眉来眼去,勾搭成奸。

男人的底线彻底激怒。菲利普忍无可忍,开始觉得自己是如此的不堪,怎么会卑微到尘埃里,会对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女人如此掏心掏肺。是艾米美貌的吸引力还是他自己性格的障碍所致?

艾米回头找菲利普之前,菲利普本来已经放下这段孽缘。接受了诺拉的感情。诺拉虽然相貌平凡,不及艾米漂亮。她有着自己的喜好,靠写作有着稳定收入。更重要的是,她对菲利普有一种母性的关爱和疼惜。

他俩一起去画廊和剧院;多少个夜晚耳鬓厮磨、情话绵绵。诺拉盼望着他健康快乐,为他的大事小事牵肠挂肚。对他的爱善良而绵长,这其中不仅仅包含了情欲,还有种近似母性的关爱。菲利普一直知道自己能得到这份情谊,实在是三生有幸,非要虔诚地感谢上天才行。

可艾米的回来,让这段美好的情感彻底破坏掉了!如果说艾米从此安生本分地与菲利普过日子也好,或者洗心革面,重新改变自己的活法,让菲利普没有为自己的选择而懊悔。

事与愿违,劣根性是一个人骨子里永远无法剔除的毒瘤。艾米跟着菲利普的朋友私奔,看来这个朋友的眼光和品性都有问题。一个生了孩子的女人,除了美貌,又没有其它特长。而且还触犯了"朋友妻不可欺"的道德底线。

可想而知,艾米又会像扔抹布一样被甩。此时,她也没有脸再去找菲利普。诺拉是一个有主见的女性,眼界,内涵,让她决然离开菲利普,接受了一个记者的求婚。菲利普在感情上屡屡受挫,开始把精力放在研习医术和救治病人中。

他觉得这份工作有趣极了。艺术家手里的原料或毛坯往往富有生命力,饱含人情味。他也忽然惊喜地意识到自己正像个艺术家,病人正是他手中等待塑造的胶泥。想起在巴黎的那段日子,他兴奋不已,心头一颤。那时,他整天想着的都是色彩搭配、色调平衡、画面明暗和一些乱七八糟谁也说不明白的事儿,一心想画出几幅美丽绝伦的作品。而现在,每当面对面地接触陌生的男男女女时,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就猛然向他袭来。他发现,看着他们的脸、听着他们的声音是那么有趣。这些人走进医院,神态千奇百怪,有些笨拙地拖着步子,有些轻快地一溜小跑,有些步履沉重,还有些腼腆害羞。通常一眼看过去就能猜出他们的职业身份。时间一长,也就学会了怎么提问才能让他们听懂你的问题,也了解了在哪些问题上几乎所有病人都会撒谎,并且知道应该怎么拐弯抹角地逼问出几句真话。你会看到他们对待同一件事物有什么不同的态度。同样是严重的病情,有些人能一笑置之,有些却深陷绝望迟迟走不出来。

菲利普在其他人身边常常会感到害羞,处在病人堆里反而不会觉得拘谨。并不是说对生病的人怀有同情心,因为同情心本身就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感情,而是因为他在这些人身边觉得更自在。他能舒缓病人紧张的情绪,每当医生让他给病人检查的时候,他都觉得那位病人似乎对自己有一种特殊的信任感。


回归本心,可以忘掉一切烦恼。然而,菲利普第三次又被艾米所羁绊。他在大街上无意间看见艾米在"拉皮条"。他如果记着她曾经留给自己的那些羞辱,就会视而不见,远离这个毒瘤,就不会发生后面的那些麻烦缠身。

菲利普被这张自己曾经爱得痴醉的脸,早已没有了激情。如今厚厚的粉底也遮盖不住那份扭曲和憔悴,艾米已被生活摧残得身体病弱。菲利普的善良与同情,让他第三次又伸出援手。腾出自己的房间给艾米母女住,他住进暗楼。

我看到这里有点堵,菲利普为什么被艾米一次次地挖坑,却一次次心甘情愿地跳进去。

(未完待续)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