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EEGSmartCEO和CTO——脑电产业的应用展望和技术实现

字数 3887阅读 349

由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和EEGSmart联合主办的中国第一届脑电产业峰会于2016年5月5日圆满落下帷幕。在本次会议上,脑电学术界专家、产业领军企业、相关医疗领域资深临床专家以及资本领域投资人对于脑电产业做了深入而广泛的探讨,通过专业而精彩的演讲和讨论,共同展望和发掘脑电产业的巨大潜能及美好未来。

作为一个前沿领域产业,如同所有曾经处于前沿领域的产业一样,人们对于脑电产业的认知尚且有限,其中的许多概念并不十分理解,因此对于其应用更是缺乏想象。我们真的进入了如科幻电影中的意念控制的时代了么?如此高端而前沿的科技如何为我们的日常生活带来改变?如何转变为巨大的商业价值?脑电具体应用场景有哪些?当前中国脑电产业领军企业EEGSmart的技术实现具体发展程度如何?

带着这一系列问题,广东电视台与雷锋网记者共同对EEGSmart CEO贺超和CTO宋雨进行了专访,引领我们对于这个神秘高端而充满魅力的产业进行了探索。

EEGSmart CEO贺超

记者:如何把脑电技术转化成商业价值?

CEO贺超:脑电不仅仅可以作为一种独立的技术产生商业价值,在一定的专业领域产生技术革新,更重要的是,它是人与人、人与机器交互的新方式,可以叠加到现有的各种领域。我们所处的时代是移动互联网和智能可穿戴设备的爆发式应用和技术成熟的阶段,脑电行业的介入对于这一切都将带来极大的商机。

记者:(UMind)这款产品适用于哪些领域,给这些领域带来什么效益或者价值?

CEO贺超:我们的产品应用领域非常广泛,但是需求在哪里,我们的研发也会有所侧重。目前我们会根据一些突出的普遍的社会需求着重研究一些方面。比如现在很多城市现代人压力比较大,容易焦虑,我们的产品为他们带来的正是一种舒缓焦虑情绪的解决方案。另外我们把产品应用到一些心理教育上面,因为人的心理状态对于我们的工作生活方方面面都有影响,好的心境可以带来更好的表现,通过脑电设备我们可以更好地调节心情,保持身心愉悦的状态。

记者:据我们了解像谷歌眼镜出来火一阵子就没什么声音了,关于这个你们是怎么想的?或者说是否有更多的方法解除消费者对这方面担心的问题?

我们的核心是解决方案,将脑电交互方式渗透到我们生活各方面,真正改变我们生活交互方式从而提升我们生活质量。因此我们会提供持续的优化内容服务。比如目前UMind专注提供音乐服务,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需求,在不同的心境下个人需求也发生变化,听音乐的需求不是一种新奇感,而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未来UMind意念机还会开发出更多的服务,比如说对小孩专注度的训练,提升学习效率,意念玩具等,包括以后会跟一些机构和行业进行合作,延伸出多方位的服务。

记者:今天举办脑电峰会的目的是什么?

CEO贺超:首先,脑电这一块在科研领域已经研究了很多,在民用的领域上使用得比较少。我们想架起一座连接学术界、工业界、产业界的桥梁。让大家了解脑电这个技术能够应用于哪些领域,然后一起去推动这个产业的发展。

记者:对于这一块(脑电产业)的方向你有什么样的畅想?

CEO贺超:不同的产业都有各自的生态链,我们期望更多的小伙伴们参与进来,包括工业界的,包括学术界的都能够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将自己的idea和创造力释放出来,包括我们的产品未来能应用在更好玩、更令大家兴奋的行业。从而带动整个产业的发展,这也是我们畅想的情景——让意念创新无处不在。

记者:脑电产品的应用是怎么样的,主要是针对怎么样的市场群体?

CEO贺超:现在我们的产品面向两个不同层面的用户群体,有To C的也有To B的。To C 的产品主要满足大众的好奇心和创新方面,像我们现在的 UMind,和已经在研发中的意念VR眼镜。To B主要是针对企业用户做行业的定制开发模块,针对行业的应用比如医疗,教育和其他方面的领域,这样的产品更接近真实的市场需求。

记者:可以和我们说一下当前的意念控制的行业状态吗?

CEO贺超:现在意念控制行业基本上处于探索和快速发展的状态。现在业界里面,关于脑电的不同载体、算法、技术等都处在探索和快速发展阶段,预计到2017年-2018年会不断有更多更有趣更好玩的意念产品出现。

EEGSmart CTO 宋雨

记者:能解释一下你们的产品或者技术吗?

CTO宋雨:我们脑电的产品有两种方向,即主动和被动。

被动就是外界可以监测我们脑内的下意识的状态,包括人的情绪和注意力集中度、疲劳度,从客观上适应输出信号。外部设备可以适应人的情绪和状态,选择一种适应人的方式,比如根据人的状态对空调的温度进行调节,对室内的湿度和舒适度进行调节。

主动指的是人脑对外部东西进行有意识的控制。通过脑电波分析技术,脑电波变成控制物质的媒介:如果大脑产生强烈意愿,通过波形分析特征提取,交给算法,算法会告诉你的意愿多强烈,进而对外界物体进行控制。还有一个是通过运动想象控制自己的肢体,通过对脑电信号的提取控制无人机,机器人。目前像我们的UMind意念机现在就可以实现用意念控制灯泡的开关,灯光颜色和亮度等。

记者:我觉得脑电波控制无人机很难,在室内操作感觉还可以,一旦放到室外觉得不可控的东西会很多。

CTO宋雨:我们不打算第一步就做无人机,而是先做更容易实现的东西,比如意念家居,医疗,教育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顺势推出脑控无人机。

记者:脑电控制的思路我觉得不可行,有很多的局限,还有不确定性。

CTO宋雨:你认识史提夫·霍金吗?他1985年能动的只有指尖和表情,那时候每分钟能输入15个词,后来连指尖都动不了了,2008年只能动一条面部肌肉,而且还在退化,2011年每分钟只能输入2个词了,如果增加了脑电这一项应用就能让他多了一个与外界交流方式。(霍金在用脑电了吧?)霍金一直都在使用脑电技术辅助,他主要使用了图像识别、脑电分析和肌电控制技术。他的输入速度是一句10个词的话要用5分钟才能完成。

我们现在可以通过BCI接口读取人的脑波信号。现在我们人的手动输入最快一分钟可以实现300个字符输入。但脑电现在只能实现5个字符,但是不代表它没有用,脑电对特殊人群是非常有用的。现在世界上几乎没有人在使用的这样的技术,所以这个技术在专业医疗领域很有前景。

通过脑电控制和外界的交互是前所未有的交互方式,人们对这样的新交互方式愿意去尝试,觉得很新奇很好玩,愿意去消费。消费领域有很多是非理性消费的,这里就会有需求。

记者:为什么说这样的时机是脑电产业发展的好机会?脑电发展那么多年看不到很大的突破,何以见得现在去做就能取得突破?

CTO宋雨:脑电发展90多年看不到很大的突破,现在得益于移动互联网和智能可穿戴设备的发展,迎来了一个发展的新契机。不能说过去发展不好现在就没有机会,比如说VR,一年前大家可能还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现在突然就这么火爆。任何技术的发展都是需要不断积累的,当技术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爆发。我们的贺总,在Otago大学读PHD做研究的时候,看到这个因为技术发展带来的机会,就回来创立了EEGSmart。

记者:脑电控制的思路都对,现在隔着一个头盔不能稳定地控制物品。

CTO宋雨:现在不能保证100%精准的技术,很多技术都是算概率,现在广泛使用的语音识别、人脸识别准确度都是概率问题,也没法达到100%,但是仍然在使用。不是说技术达不到100%的准确度就不能使用,而是要看使用的技巧。使用意念控制不是说它会完全替代我们手的控制,但是有它特定的用途。

记者:在怎样的场景脑电才能发挥它的优势?

CTO宋雨:比如说吸毒人员戒毒出院的时候,说我再也不吸毒了,他到底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使用脑电监测就知道是不是真的没瘾了。

比如在医疗领域中使用MRI检查人的大脑,有一定的局限。首先CT有电磁辐射,其次这个医疗仪器很昂贵,一千万才能买到二手的,它的使用成本很高,对环境的要求很高,消费比不高。但是我们的脑电设备相对来说很便宜,对环境要求没那么严格,性价比高,同样可以实现脑内分析的效果,这就是我们的优势。

记者:脑电结合VR,脑电在VR中扮演什么角色?

CTO宋雨:脑电和VR结合不是要颠覆现在的VR,而是成为VR产业的一部分。脑电技术结合VR,在设备上植入脑电模块,这样VR设备可以即时了解人的状态和情绪变化,调整内容的变化。比如心情沮丧的时候,展现一片美丽的星空,让人可以通过内容调节情绪。这样的脑电VR它会有更强的互动性,可以带给人更真实刺激的体验。

记者:这个东西要做成的话需要联合上下游产业链才可以做成,你们是要各个环节都投入吗?

CTO宋雨:我们只做最核心的领域,其他的方面和相关产业进行合作。

记者:现在你们把机会压在医疗、教育、VR、智能家居这些领域,是不是在广撒网?

CTO宋雨:刚才说了我们会只做最核心的东西,况且我们是做To B服务,这对我们来说没有压力。通过开源技术,使用合作的方式,去推进相关领域的发展。

记者:脑电技术的发展和普及被卡在哪里?

CTO宋雨:从前,资源被把持在巨头手里:电极、脑电模块、算法、数据、产品、芯片……现在的阶段,这个产业处在龙卷风之中,我们处在风暴中就会有很多的机会。现在的算法人才更容易获得,现在有很多数学工具和大数据的辅助,这些对我们的发展都很有帮助。

以前脑电分析局限在实验室中,都是老师带着学生去做的实验,科研有充足的资金,所以会有很多的探索但也有他们的局限性(就是仅限于实验室研究)。现在脑电行业发展可以通过对行业资源的整合,盘活起产业链的各个环节,推动起来不会太难。

记者:你们的核心技术是什么?

CTO宋雨:我们现在的核心是自有算法,未来是软硬件信号采集芯片。脑电集成电路行业的发展,使我们有更多的机会。

记者:脑电产业突破到哪一步才会爆发?

CTO宋雨:现在的局限主要在技术,技术方面现在也是在探索和力求突破的阶段,还需要不断完善。人的观念主要是怀疑这样的技术不可靠不愿使用、不敢使用。现在的脑电控制可以达到80%以上0和1的变换,通过加入时间轴变量去模拟就会有更多的可能性。

记者:你们的定位是什么?

CTO宋雨:我们给自己的定位是脑电专业方案解决商。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