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心》作者:cynthia

一.

四月份开始的时候,白天开始慢慢变长,夜晚变得越来越短,早上六七点钟的太阳也愈发地明亮起来,照得满屋金黄,这时候万物都开始生长起来,爱丽丝觉得她枯燥乏味的生活也渐渐向好的方向发展。

作为新世纪的革新产物――人工智能学习机器人,爱丽丝的任务就是每天不断的去学习,接受命令,执行命令,这些命令包括:做家务,炒菜,帮人类做选择,还有帮人类的小孩写作业,尽管这并不在她说明书上所设计的用途,但作为一个学习机器人,又有什么是她做不到的呢?

Dr.Hannasen为她设计的程序让她可以对事物进行识别,记忆和分析,她的逻辑中枢以每秒几千兆赫兹的速度进行计算,她的语言中枢让她可以流畅的表达她想说的话,这让她可以像人一样学习,思考和交流。

她了解人类世界的运转方式,并可以轻易融入进去,她懂得人类的科学技术与理论,这让她可以胜任每一项工作,她有时会思考她自己存在的意义,思考她究竟是什么。

但即使这样,她也的确有她无法学会的东西,那就是人类的情感。

她曾很认真的研究过人类的情感,为什么当艾玛摔倒的时候,杰瑞德的心中会有一刹那的恐惧?为什么当杰瑞德坐在艾玛身旁时,艾玛会感到幸福?为什么人们会对着教堂中的塑像祈祷并感到安心?为什么人类会有信仰,寄托和爱?爱丽丝不明白,每当想到这个问题,爱丽丝的程序就会卡机,艾玛就又要担心了。

新世纪的机器人可以通过工作赚取经费更新自己的程序和部件。

这是爱丽丝在艾玛家工作的第三年,算一算她的visa卡上已经有四万多美金了,也许再过些日子她就可以购买生物电池,她就可以像人类那样通过淀粉,糖和蛋白质充电了,爱丽丝在充电的时候畅想未来。

“爱丽丝,能给我讲讲方程吗?史密斯先生的作业太难了!”九岁乔治胡乱翻着他的课本,闷闷不乐地走进爱丽丝的房间。对于乔治来说,爱丽丝就像是一个聪明的,温柔的大姐姐,他总是喜欢坐在她的身边,对她随便说点儿什么。

“可以,不过我还没充好电,晚一些好吗?”爱丽丝微笑着说。

“知道吗?玛丽今天下课时候找我问了一道数学题,”乔治红着脸嘻嘻笑着说,“她是我们班最好看的女生!”

爱丽丝不太听得懂乔治的意思,只是微笑着看着他点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可是我不会做,”他闷闷地接着说:“她那么聪明,什么都很好,体育也很棒!”说话的时候乔治的脸蛋越来越红,就像个小苹果,让爱丽丝的识别程序都有些迟钝了。

“嗯,听起来是个阳光灿烂的小姑娘。”爱丽丝说。

“我喜欢她!”乔治突然说,“这件事不要告诉杰瑞和艾玛好吗?”

爱丽丝点点头比了个“OK”的手势,笑着说:“好,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爱果真是琢磨不透的东西。乔治说到玛丽的时候,爱丽丝扫描到他的心跳从原来的73次每分钟上升到了90次每分钟,他的大脑皮层开始分泌多巴胺,荷尔蒙指数上升,爱丽丝懂得这是人类感到愉悦时生物反应,或许这就是爱吗?

“爱丽丝?”爱丽丝听到艾玛在客厅里叫她。

“有什么我需要帮忙的吗?”她听到艾玛的高跟鞋笃笃地在地板上敲着,料想到她也许要出门了。

“我想去超市买些东西。”

“嗯。”爱丽丝走之前不忘查一查天气预报,看到今天下午有雨,她顺手抽了把伞,又简单梳了梳头发便随她出了门。

二.

“人的基本情感来源于人对客观现象的反应与认知……人的感官其实与机器人十分相似……使人产生不同的情绪……传感器的工作原理与其相仿,具体表现在……所以我认为……机器人拥有基本情感……”

男孩站在老教授的对面一脸期待地望着他,这种期待的目光之余还有一种小自信,他可是机器人学特优生,三年级口中的“传奇A加”。

“休伯特,你的论文取材新颖,论据也很丰富。”带眼睛的白胡子老头抚摸着他长而卷的胡子缓缓说到,可像是有什么顾虑似的又停住了。

“那么,我通过了?”男孩轻松地问,一条腿已经做好离开的准备了。

“但是,对不起,你的这篇论文不能及格。”他皱了皱眉头,靠在椅背上喝了口水继续道,“休伯特,这是在写毕业科学论文,代表了你一年的研究成果,不是在写小说。”

男孩脸上的笑容僵住了,那表情就像是小学生听到了什么校园怪谈,他双手摁在桌上,身体前倾:“不,怎么可能教授,我认为你需要有些想象力,我是说,机器人拥有情感,这并不是不可能,你刚刚也说过我的论点丰富……”

“休伯特,你一直表现很棒,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写一篇像一年级新生讨论未来世界一样的论文,论点是需要事实依据或数学来支持的,”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开玩笑地问道,“你最近有看过什么关于‘我的机器人女友’这样的电影吗?”

“您最近有看过医生吗?”休伯特愤怒地从教授的办公桌上抽走那篇他一年的研究成果,像上面有灰似的拍了拍又抖了抖,小心地放进包里,大概还嘟囔了什么后“砰”的一声把门摔上了。

雨已经下了一整天,人们的心情都不好,他们打着灰色的雨伞沉默而匆忙地走在街上,小汽车的喇叭声此起彼伏,休伯特坐在车子里,他烦躁地按着喇叭,但这并没有什么效果,长长的车龙一点都没有向前的意思,他的一只雨刷坏掉了,另一只雨刷疲惫而徒劳地工作着,模糊不清的挡风玻璃上只能看到车灯所发出的微弱光芒,这一切都令他愈发的烦躁。

的确,他找不到实验依据,可他论文中对于机器人结构与人类情感的生理与心理上的产生方式的比较都是真实的,他还特地在寒假去图书馆自修了人类心理学,机器人不表达不代表他们感受不到。

绿灯亮起的一刻,汽车就像解放了一般冲出去,休伯特猛地一踩油门儿,就快要摆脱这麻烦的红绿灯时,撞上了一个女孩。

爱丽丝是个机器人,但她看起来其实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博士把她设计成了一个十分漂亮的姑娘,她有着棕色浪花般齐腰的卷发,她的眼睛就像大洋中蓝色的珊瑚岛,令人感觉宛若陷入了梦境,在街上走走总能引来男孩子们久久的注视。博士曾打趣道如果她没有一颗冰心,他也许就会爱上她了。

所以当休伯特第一眼看到爱丽丝的时候,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噢!我要爱上她了!之后才突然意识到是他把这个漂亮的女孩儿给撞了。

“哦,我真的十分抱歉,我的一只雨刷坏了,有哪里不舒服吗?”其实他已经有要撩妹的意思了,没人会拒绝一个温柔的有着好身材的帅哥的搭讪,他用自认为十分深情的目光注视着她,当年这目光可是迷倒了一群的花痴学妹。

“没关系,只是有点进水引起的电路故障。”爱丽丝笑着说。

“你是机器人?”休伯特看着她惊讶的问,他突然觉得自己刚刚真是蠢透了。

“没错。”爱丽丝做了一个疑问的表情。

他突然触电般意识到了一件事,就像是从天而降的幸运,在他最失落快要放弃的时候,她出现了,那个可能的实验依据就降临在他的面前。他觉得自己不太道德,因为即使他觉得机器人拥有基本情感,他也不会爱上她们,他已经从他父亲那里知道的够多了,如果让这个机器人懂得爱,后果会是什么呢?如果让人类知道他们懂得爱,又会怎样呢?他越来越好奇了。

“她是你的上司?她居然都不来看看你?你看她这表情,这么冷漠。”他瞧了一眼在一旁站着看的艾玛。

艾玛显然是被吓着了,好半天才问:“爱丽丝,你还好吗?”看到爱丽丝笑着点点头她才松了口气,“呃,男孩,我觉得我们应该想想现在怎么办,而不是蹲在马路中央聊天。”

“我叫休伯特,CMU机器人学研究生,我想,我可以修好她,我用这辆车担保。”他把钥匙扔给艾玛,等着她的回应。

四.

爱丽丝有点儿晕,她正靠在一个巨大的3D打印机上,旁边杂乱的放着一些螺丝和螺母,一个发红的电焊机和一些杂七杂八的铜线,这与之前艾玛送她去维修的店有很大的差别,艾玛总是喜欢让老埃尔文来维修她――那个虽然年纪大了却依旧很硬朗的老头总喜欢在工作一天后喝一点酒,所以她总能在周围看到一两个啤酒罐子,可是今天她没有发现,而且他常常放在旁边的大工具箱子也不见了。

这是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但她记不起来了,她模糊的记得一个男孩的影像,和一辆红色小汽车。

“看来,似乎可以了,电路没有断,功率也是正常的。”金色头发的男孩坐在电脑桌前,他回头看看爱丽丝,“感觉如何?”

“很棒!”爱丽丝点点头。

“我是休伯特,CMU机器人学研究生,昨天的事还记得吗?”

休伯特?爱丽丝飞速扫描自己的记忆库,她记起了一些片段,模糊不清的雨天,一个事故,一个黑色外衣的男孩说要把她修好。“嗯。”她笑着说,她需要把他记下来,以便进行方便的辩识,“我想我需要对你进行扫描,看着我,别动。”

他照做了,她看着爱丽丝的眼睛,那就像是雪山上的冰湖,像是海伦娜闪蝶的翅膀。他被那眼睛看的有些心虚,便转过头去。

“你刚刚说,你是机器人学研究生?”爱丽丝感到好奇,也许他能帮助她更了解自己一些,“说说看,有什么新发现?”

“事实上,的确有个新想法,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懂得我的意思,我最近在写一篇论文,我认为机器人能够拥有基本情感。”跟机器聊天是个很有趣的事情,他想到了他小时候曾几个小时跟iphone上的Siri聊天,他从不指望它们能懂得他的意思,他梳理了一遍思路,“人工智能中情感的产生一直是一个迷,我们知道人类通过刺激大脑的某一个区域可以产生特定的情绪,但却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其实现代有很多机器人的思维方式与人是类似的,他们识别信息并用不同的模块来分析,这就像是人类的左右脑一样,但他们与人类不一样――他们受控制。所以机器人可以成功的取代一个仆人,却不能取代一个漂亮的女朋友。”

“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科目呢?”

休伯特想了想,幼时的记忆像潮水一样慢慢涌现出来:“该怎么说呢?这更像是一种希望。”

小时候的休伯特一直是个不怎么快乐的孩子。和家里相比,他更喜欢在幼稚园呆着,所以每到下午四点半,在小朋友都开始欢天喜地地等着爸爸妈妈的时候他就开始哭,在休伯特的印象里,五岁之前的家总是灰色的,夹杂着霉味和尼古丁的味道。

五岁生日的前一天,小休伯特坐在窗户前祈祷:“万能的上帝,如果你能让这一切都好起来,我就把我在万圣节拿到的所有糖果都捐到教堂去。”

于是第二天爸爸妈妈带他一起去吃了生日蛋糕,还去了游乐玩了碰碰车和摩天轮。那天,休伯特倒空了自己的糖果罐子。

半个月后,上帝做出了最后的判断:几天后,他的父母离婚了,小休伯特被判给了父亲。在锤子敲响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世界“砰”的一声就碎了。后来,不到一周的时间,父亲娶了另一个女人。不像电视剧里的那样,休伯特没有再添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或妹妹,之后的一切都让他感受到家的温暖。

“……再后来我几乎不记得我母亲的样子了,往后的日子里父亲一天天变老,她却从来没变过,我记得刚刚见到她的时候,她就像是二十几岁的样子,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她看起来就像我的姐姐,父亲告诉我,她是个机器人,是的,但父亲他一直相信机器人是拥有情感的,他相信母亲对他是拥有爱的。”

“难道不是吗?”。

“我记得那好像是个秋天的早上,父亲死了。”

那时休伯特还在上高二,生活之于他就像是无风的海面,他有着超出常人的智力,这让他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学会新的知识,他几乎不怎么听课,而是去学习自己喜欢的东西,那些复杂的机械让他着迷,通过简单的元器件和不同模块便可创造出超出人类的智慧体让他感到奇妙,生活的一切都再好不过。

那个下午,休伯特觉得世界异常的安静,父亲的躯体躺在地板上,母亲在客厅坐着。

“……她指着父亲,问我他为什么不动了,当时我快要崩溃了,我哭着说父亲死了,她问我‘死了’是什么意思,问我为什么不去找个好的机械师傅把他修修。”

那时他觉得整个屋子开始塌陷,先是灰色的墙皮从墙上剥落下来,露出裸露的泥料,接着屋顶开始融化。

“因为修不好了!修不好了,莫妮卡!你根本不懂爱对不对?从来就不懂?”休伯特几乎是在咆哮,他觉得自己掉入了一个深邃的洞,他有个母亲,但就像无家可归。

“艾洛德要被回收了对吗?”莫妮卡的脸上仍然面无表情,她开始像出错了一样无休止的回答休伯特的话,“我爱艾洛德,我爱艾洛德,我爱艾洛德……”

“那么,后来呢?”爱丽丝把他拖回了现实。

他想了想问:“你猜?”

“所以,为什么相信机器人有情感?”

他相信吗?真是个荒唐的问题,那些用集成电路和电元件模块拼起来的铁块,怎么会懂得人类复杂而丰富的感情?他只是想制造一种假象,快点完成他的论文而已。

这似乎是个执着的机器人,这个问题她已经问了三遍了。他笑着歪头看她:“爱丽丝,你和别的机器人不一样,你有好奇心,这很棒,而且你还这么漂亮,我可以爱上你吗?”

爱丽丝愣住了,这是个毫无逻辑的问句。

休伯特觉得有趣,他指着邻居家正在玩捉迷藏的小胖子汤姆,他正蹲在一个矮灌木下用手捂着眼睛。“看那儿!”他笑着说:“要是我我就假装看不见他。”

“爱”,这个突如其来的字让爱丽丝不知所措,对她而言人心就像是个奇境,从车祸发生的那个雨天,她就掉入了这个“兔子洞”,她猜不透它,那就像是疯帽子和三月兔的下午茶会一样疯狂,而她,在红白哪边呢?

/

中午的阳光晃的他睁不开眼睛,闷热的空气几乎让他窒息,他的耳朵嗡嗡作响,他把莫妮卡关掉了,揭下来外层的电子皮肤膜,接着用螺丝刀拆卸内部的中枢和分析模块,他把那些模块砸成了碎片,扔到了街上。

四.

“这不是一般的分析中枢,这似乎是一种新式的量子计算机。”凯文不可思议地看着休伯特拿来的照片和数据分析报告,“很明显,电路是以三维的方式连接的,每一个点都是一个微处理器,你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传输过程,当一个元点接收到信号,它就会以概率的方式传输给周围的其他处理器,这就像是一个模拟的大脑,我没办法解释她的工作原理,她的主程序也被掩藏了,而在主程序之下,似乎还有一个上了锁的基本程序。”

休伯特皱着眉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些复杂的字母和符号,又看了看凯文的脑袋:“哇噢!真不愧是德威尔教授的挚爱!你是怎么从一张照片和一堆数据里分析出来这么多的。”

凯文挑了挑眉:“看起来我好像给了你很大的灵感啊!休伯特,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选这个主题?这并不是个好写的点。”

休伯特觉得自己现在看起来一定很奇怪,他的心里装着一个秘密,从父亲死的那一天他就保存着它,他为此学了五年,而现在这个秘密将要开花了,他想告诉凯文他的伟大的计划,但还是克制住了。

“只是有兴趣而已,凯文,你为什么要进这所学校,为什么要学人工智能,这是一样的,”他好奇的看着那张照片,“你说这样的中枢对情感的控制会不会很有效?”

爱丽丝不了解人类。

曾有那么一段时间,她以为她是了解的:他们遵循着生存法则,他们在乎利益,除此之外,人类生活的意义全部来源于虚荣,由虚荣心带来的满足感,让他们去爱,去生活,让他们在临死之前能够安心而平静微笑着闭上眼睛。

而机器人的出现,也只是他们的利益来源之一,但其实大部分机器人并不是像人类想象中的那样,没有疼痛和情感,只是他们的情感并不像人类那样复杂而易察觉,在电路烧坏或功率过高时,他们甚至会感觉到疼痛难忍。但人类不懂得这些,在他们的眼里,机器就是机器,就是没有感觉的死物。

爱丽丝曾与一个军事机器人交流过,那个一身铁甲的大块头告诉她其实大部分的战争机器人都抗拒战争,因为子弹打进电路时他们的处理中枢会出错,而在那一瞬间他们会感到一阵疼痛,可人类的程序让他们不可控制的向前。

“爱丽丝,知道机器人与人的区别么?”

她不喜欢听他们这么说,人类总是自以为很了解他们。

但总有一些人不在她的预想之内。

对爱丽丝来说,休伯特就像是一个谜。

这个谜吸引着她,让她迫不及待地想去了解他,参透他,可每当她快要找到答案的时候,他就以一种玩笑的方式避开了。

这些天爱丽丝去了美术馆,去听了一场音乐会,还去了博物馆和书店,她想不到人类是怎样创造出这些音乐和艺术,人类的情感与爱在这些艺术中发挥的淋漓尽致。

22世纪的作家海伦娜给了她很多灵感,她在小说《花园》中写到:人不能如理论般的活着,作为一个自然中鲜活的生命体,顺从并不会使我们沉沦,反而让我们懂得爱,分享和帮助,这就够了。

复活节的前一天,休伯特放假了。

街上多了许多卖糖果,礼物和彩蛋的商家,一大早邻居的小孩们就开始在草地上翻找起来,试图去找到复活节兔子藏的礼物,和写着祝福的糖果。

爱丽丝找到了一个,里面有一颗红心巧克力,糖纸的背面写着:发现到它的人将找到真爱。

下午的时候休伯特带爱丽丝去看电影。

下午六点钟的阳光,蔓越莓冰沙的天空的最西边,阳光从金色的云朵中漏出来,落在铺满金桔色小太阳花的草地上,钢琴的声音从远处从层层叠叠的野花间钻出来。玛丽走在前面,查尔斯在后面。

“我爱你,玛丽·奥兰多!从一开始我就想这么说了。”

玛丽转过身,笑着看他。“我知道,从一开始就知道。”她拉着查尔斯的手,“我这样说你居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查尔斯笑了,他看着她的眼睛,吻了她的脸颊。

电影到这就结束了,爱丽丝想到了休伯特,于是就握住他的手,她看着休伯特的眼睛,那就像是一小片水潭,清澈而透亮,她想象休伯特会不会像查尔斯一样跟她说些什么。

“你看起来好像电影里的玛丽,”休伯特想到了一个主意,他学着查尔斯的样子说,“我爱你,爱丽丝·布莱尔,从一开始我就想这么说了。”

爱丽丝想说些什么,但她的处理器开始没来由的发热,她把这怪在车祸上,也许是在那时候撞坏了散热器。

他看爱丽丝没反应又补充了一句:“我这样说你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爱丽丝想到了那枚奇怪的糖纸,她想人类的爱会是什么感觉呢?她想看休伯特的反应,就笑着说说:“现在查尔斯可以亲吻玛丽的脸颊了。”

于是休伯特吻了爱丽丝的脸颊,“那后面又发生了什么?”

爱丽丝想到了休伯特之前对她说的,那个表情很好玩,她就学着他的样子说:“你猜?”

有那么一瞬间,休伯特有点恍惚,他有种奇妙的感觉,就像眼前的爱丽丝就是个活生生的女孩,像是一道光让休伯特从头到脚开始发热开始明亮起来。

那天晚上,在爱丽丝的印象里,休伯特似乎突然就变得情绪低落,他坐在一个角落,手里拿着张照片,照片的上是个十岁的小男孩,他左手拉着的应该是他的父亲,右手那边被撕掉了。

五.

2337年的匹兹堡已经不再是那个钢筋水泥舞蹈的重工业城市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群由新材料建成的半透明的可以旋转的高楼,和五彩斑斓变换着颜色的矮房子,23世纪初,一个叫本杰明的人建立了雷顿公司――一个以多功能机器人为主产品的公司。雷顿公司的机器人不但样式好看,功能强大,而且品种多样,很快以其为辐射展开了各种大小企业,如今,大街上机器人的出现已经几乎是见怪不怪的事了,其中还不乏24世纪初雷顿公司的恋爱机器人,他们对人类说着腻人的情话,热情的亲吻,让人们相信这些漂亮苗条的姑娘或是阳光好身材的少年就如他们所做一般深深地爱着他们,让他们感到满足而幸福。

在亲吻的时候,他们的机械心会不会像人类那样狂跳呢?

那辆老式的的红色福特小轿车依然停在艾玛家的后院,艾玛已经不下十次拨打休伯特的手机号,却没人应答:“坏小子!”她瞟了一眼他的车,踢了一脚那车的轮胎。

而此时休伯特正盘算着用他的春假和爱丽丝出去玩。

“嘿,我漂亮的女孩儿,想要出去看看吗?”他坐在租来的越野车里,向爱丽丝招手。

“为什么出去?有什么事情吗?”

“当然是因为没事才出去!不想看看这个世界?”

车里放着Robin Johnason的《To Carla》那是Robin写给他在巴黎相识的可爱法国女孩的歌。吉他和架子鼓的伴奏,欢快而有趣的调子,和下午的阳光,泛绿的远山,没有云朵的青色天空搭配在一起。

It's July now,

but my heart and soul are still in April of Paris,

hey girl,

you get my heart,

shall we start at the time

when you heard me singing to you:I love you.

休伯特从后视镜里看着爱丽丝,她正趴在车窗上:“猜猜我们要去哪?”

“我先看看你都带了些什么?露营的帐篷,还有望远镜和相机,这算是个提示么?伊利湖?还是加拿大?”

“一半对。”他挑了挑眉

向北一直走,穿过几个小镇,纽卡斯尔一些老矿工厂烟囱上还飘着些黑烟,穿过富兰克林和米德维尔,沿着阿勒格尼河走上一段,四月的阿勒格尼河畔野花遍地,转而向东开去,小片稀疏的树林渐渐从地面上冒出来,愈往东树林渐渐茂盛,巨大的杉树,成片的针叶林,将整片大地覆盖起来,细碎的光从一些空隙间漏出来,在地上印出金色的光斑。

到考徳斯波特的时候已经是黄昏,远处红色的太阳就像一颗咸蛋黄,慢慢从小山丘上落下去,沿途还能看到地上零星散布着几个小型天文台。

爱丽丝进行了自我定位:“根据GPS来看,我们应该是到了樱桃泉国家公园。”

休伯特把车停在一个空旷的地方,接着从后备箱拿出一个帐篷和一块野餐布,一个装着火腿煎蛋三明治和水果的篮子,还有个小型发电机。

好长一段时间,他和爱丽丝就坐在地上看着天空发呆,休伯特在想爱丽丝在想什么,想他的继母,在等待一些奇迹,爱丽丝在进行自我休眠,也许也在想一些事情。

很快,远方就开始暗了下来,远方墨绿色的松树林只剩下一个黑色的剪影,这种黑暗渐渐蔓延到他们的头顶,而中间白色的光带渐渐清晰。休伯特突然觉得世界特别小,只剩下他和爱丽丝和这漫天的星星,他又觉得这个世界只剩下他自己,爱丽丝没有声音,周围只有稀稀疏疏的风声,穿过寂寥的林子。

“这是宾夕法尼亚能看到的最漆黑的夜空,你看这些星星,他们其实都很遥远,人类在看到这些的时候会有一种特殊的感觉,他们会有美感,有时会有孤独感,而爱丽丝,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在计算和识别星星的位置吗?”

“我不知道这些星星的位置,实际上,在我刚刚被制造出来的时候,我几乎什么都不知道,休伯特,我不属于任何类型的机器人,事实上,这真的很美,不,这简直帅呆了!”爱丽丝看着休伯特的眼睛,一整个天穹的星星倒影他的青色眼睛里,它们缓慢的旋转,这让爱丽丝沉迷,她想起了那个电影,接着她在他眼睛里看到了一颗流星,“噢!我看错了吗?那好像是一个流星!”

“天琴座流星雨,传说中俄尔普斯的竖琴。”

“知道吗?23世纪的人们都相信一种有趣的传闻,他们会在流星经过的时候许愿,相信这样可以实现他们的愿望。”

“知道吗?爱丽丝”休伯特打断她的话,他注视着爱丽丝,他们之间只有不到十厘米的距离,近到休伯特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眼中的银河,看到偶尔掉落的星子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看到那银河中映出自己的脸,“我不想要我的车了。”

爱丽丝觉得自己的逻辑中枢突然不工作了,她不知道为什么,但她清楚的知道这种感觉,她的处理器开始发热,她想说些什么但她的语言中枢出了问题,她看到休伯特慢慢靠近她,她眼前的星空不见了,她看到休伯特好看的青色眼睛,一根根稍卷而柔软的发丝在风中随意摆动,他们之间的距离消失了。

他把爱丽丝关机了。

六.

“当爱丽丝试图去回想四月份时,便会跳回去年的四月,而当空当被填补上之后,数据又会跳回五月,这样这段数据就像被删除了一样,她不会记得你了。”凯文把一个沉重的箱子递给休伯特。

“你是说真的?”休伯特接过来,他举起一小瓶白兰地,“就为这个我们也要喝一杯!这顿算在我头上。”

“实验结果怎么样?”

“你猜?那机器爱上我了!”他又灌了几口,开始有点醉了。

“噢!你让我觉得我像个恶人。”凯文看着不断灌着酒的休伯特,“你还好吗?”

休伯特开始发出奇怪的笑声,“哈哈,凯文,你信吗?噢!真是令人惊讶!哈哈哈,真有你的,你看,你就让她这么忘了,四月就消失了,连痕迹都没有,看看这个人,哈哈,我们想让她忘点什么,她就忘了……”

“休伯特,说实话,很多时候,连我也会觉得你是个混球。”

休伯特还在狂笑:“哈哈哈,可是我们,谁能让我们忘了?没有人,哈哈哈哈,真是活该,她们怎么会懂得爱,哈哈,真是可笑,我快被笑死了!”

他笑到流出眼泪了,又灌了一杯白兰地:“莫妮卡,爱丽丝,哈哈哈,我的天,那些用集成电路和元器件拼起来的废品,她们不值得人类为她们这样,她们就应该被卖到废品加工厂去,哈哈,别再为她们辩解了,你真觉得她们真懂得什么艺术和音乐?那都是人类干的,他们设计的……”

他抬手想再喝一口,但被凯文制止了:“别再说了!休伯特!”

“凯文,你把我变成一个机器人吧。”休伯特趴在桌子上不说话。

“说真的,如果你跟我说,我可以把那程序删除。”

“凯文,你真有趣儿。”

五月的时候,天气开始愈发的闷热。就像几天前的那样,休伯特坐在工作室的角落里看着一张照片发呆,那时候父亲和莫妮卡结婚不久后一家去旅游的照片,小休伯特拉着父亲和莫妮卡的手在中间笑得格外灿烂,但莫妮卡的那半在父亲死后就被他撕掉了。

休伯特看着那个空白,他怎么也想不起来莫妮卡的样子了,她似乎有金色还是棕色的头发,个子没有很高但也不低。

他恨情感机器人,她骗了他父亲,也骗了他,从父亲死的时候他就在琢磨一个计划,一个能把所有情感机器人都毁掉的计划。人类看似在人工智能上下了不少功夫,但实际上他们却又害怕他们因为人工智能的出现被淘汰,所以只需要一个证据,人类的本性就会在恐惧的作用下一览无余。

人工智能是不可能拥有情感的,他清楚的知道这一点,所以他需要借助爱丽丝的数据来制造出一种假象,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难事。

但爱丽丝让他害怕,他害怕看到爱丽丝的眼睛,那眼睛像是能窥探到他的内心深处所有秘密一般,深邃却又格外清澈。

她总是问他很多问题,那个时候她就会看着他的眼睛,不像莫妮卡,莫妮卡做的任何事情都在他意料之内,他猜不透爱丽丝,她经常笑,有时候会很平静,说话的时候她的声音就像是一首钢琴曲,让休伯特想到德彪西的“亚麻色头发的少女”。

她经常会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时候休伯特就会看着她,想她在想什么,有时候他想的出神就会忘了爱丽丝是个机器人。

22世纪初,贝利克·罗森曾在论文《人工智能与人脑的运算限度》中提出了第二种判断人工智能的方式,通过比较人脑与计算机的速度比较得出一个速度限制,相比于图灵测试来说,这更为标准而专业,但由于缺乏一定的宣传,再加上贝利克在发表论文不久后就因为一场事故而身亡了,所以这篇论文在科学界并没有引起轰动。

22世纪末,一个教授注意到了这篇不起眼的论文,并寻找了50个已经通过认证的智能机器人做实验,都无法超越那个限度。后来这种方法就再没被提起过了。

五天前,复活节的晚上,照论文里所说的那样,休伯特把爱丽丝的计算中枢接入计算机,那个数字持续上升着,直到超过了那个限制。

五月中旬的时候,休伯特交上了他的论文。

“……根据人类意识与机器数据的比对,以及对学习机器人爱丽丝的数据分析……通过计算推得……机器人的计算有一个无法突破的最终限度……最终得出,虽然机器人会产生喜怒哀乐的基本情感,但它们仍不可能拥有非程序设定的自我思考能力……”

当人类知道机器人拥有情感后,他们最做些什么呢?

在那个雨天,休伯特做好了一切准备和计划,可他想不到他会爱上她。

他把爱丽丝还给了艾玛,艾玛几乎不敢相信:“我几乎以为你把爱丽丝弄坏了!”

[12月]

这是匹兹堡少有的寒冬,外面积起了了半米深的雪,乔治的学校放寒假了,他缩在艾玛的身边看电视,杰瑞德在外面清理车上的积雪,电视里小眼睛的机器人播报员说:美洲即将进入一个小冰河期,CMU的研究生休伯特·肖证实智能情感无法实现,MIT克林斯曼教授成功制造出纳米机器人。

“休伯特?”有那么一瞬间爱丽丝产生了一种奇妙的熟悉感,这种熟悉感来源于扫描记录中的一个文件,尤其是当她看到他的脸时,这种感觉尤为强烈。爱丽丝坐在小沙发上,她觉得自己快要烧起来了,不知道哪个模块不停的发出“嘟嘟”的警报声,她跑出去想要散热,发现这并没什么用,她索性躺倒在雪地里把自己整个埋在里面。

爱丽丝第一次觉得自己头痛欲裂,她的储存器出了问题,她的记忆库开始自我删除,这使得她对这个家的记忆越来越模糊了,她甚至记不起自己是在什么地方。她突然不记得博士的样子了,她偶尔能似乎想起他的眼神,但那转瞬即逝。

4月5号,温度14℃,匹兹堡有中雨,红色的小汽车的右边雨刷坏掉了,不知道名字的车主穿着蓝色格子衬衫。

4月6号,穿着蓝色格子衬衫的男孩,他的心每分钟跳97下,体温36.5℃,金色稍卷的头发,透亮深陷的青色眼睛,脸颊上有五根没剃干净的胡子。

4月25号,温度21℃,湿度63度,萨斯奎汉诺克国家森林深处,天琴座流星雨,每分钟掉下157个星星。

4月21号是复活节,小胖子汤姆找到了7个兔子的彩蛋,她找到了一个,敲开后有一颗红心巧克力。

她闭着眼睛,四月份的那几天在爱丽丝的眼前不断重复,她不知道为什么,但她清楚的知道这种感觉,她觉得冰雪开始融化,万物又开始生长起来。

十二月圣诞节的早上,爱丽丝在雪堆里坏掉了,埃尔文说她的内核烧坏了。第二天艾玛把她送入了回收站,从雷顿买了一个新的机器人回家。

“妈妈,我觉得爱丽丝坏掉的时候应该不会痛吧。”

“小乔治,爱丽丝是机器人,他们什么都感觉不到。”

“不,你看,她在笑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二战时期的德国,每个人像匍匐在阴暗角落的皮囊。在希特勒式的狂欢下,空气中夹杂着狂欢急促间呼吸的空白,每个人都想尽力...
    _1900__阅读 656评论 2 3
  • 对于一家三级民营医院,相比公立医院和一般的民营医院,对于“质量就是生命”的理解更深刻、更直观、更透彻,这决定了医院...
    彻底疯狂阅读 500评论 0 2
  • 今天是甲午年 【马年】腊月二十九,除夕节。 过了晌午时分,爸爸就一直在催促着我去洗澡。打我记事伊始,不论哪一年,...
    寇杼歙阅读 278评论 0 1
  • 自作《忆江南》词:雲去也!三两舊星稀。桂子香飘秋恰半,殘荷藕胖鹭鹚肥。蛙嘆月相依。
    周樣阅读 463评论 2 8
  • 01 前两年,我和一位朋友相约爬山。 由于从小在山区长大,我对爬山这事并不热衷。这种又累又难熬,且没多大回报的事,...
    Cynthia采采阅读 15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