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自己的一封信

写给自己的一封信

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写过信了,最后一封信真的是上个世纪的事。

突然想写封信,寻找那种从心头涌出写在纸上倾诉的感觉。写给谁呢?翻遍通讯录,找不出需要写给的人。

在这个信息化飞速发展的时代,电话短信微信代替了写信,不论相隔多远的两个人,及至几个人,现代化的通讯方式马上即可实现,哪里用得上需要用邮车传递?除非快递物品。

想来想去,还是给自己写封信吧,梳理半生的记忆,归纳不老的情怀,展望不远的未来。

亲爱的高珊:

你好!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间你由一个花容月貌的姑娘摇身一变,变成一个满脸沧桑身材走形的准老太太。回顾五十年你的峥嵘岁月,感慨万千,无论怎样,一切皆成定论,不能改写。

你的童年在农村度过,四季分明的田野,让你熟知稻黍稷麦,坐北朝南的房屋给了你强烈的方向感,不像现在的孩子,生长在林立的高楼大厦间,不辨东西,不知稼穑。村里简朴的小学开启了你的智商,冬冷夏热的教室装满了童年的欢乐,踢毽子跳房子的游戏贯穿了整个少年。穿着你娘手工缝制的粗布棉袄棉裤,吃着你娘蒸的麦子面和玉米面两掺的卷子,尽管那时的生活贫穷——贫穷也限制了你的思维,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照样无忧无虑,蹦蹦跳跳过完了童年。

初中进城,你一下子从最小的村庄学校进步到全县最大的中学读书。课间操时,几千名学生站满了操场,声势浩大的做操,喇叭里传来旋律亢进的广播体操声。你身处其中,倍感骄傲,你也是城里人啦。

你的学生时代,也曾有过辉煌的理想,那时不叫梦想,叫理想,长大当老师,当医生,当科学家,当解放军战士,打鬼子保家卫国。终因你不够刻苦,动力不足——年轻时不懂爱情,没有单恋个成绩好的男生,追着人家的脚步,说不定能考上好的大学。未能考上心仪的大学,这几乎成了你毕生的遗憾。

上班以后,单纯的你照样没有理想信念,只会在自己的小岗位上兢兢业业,守时守信,做那一份枯燥乏味的接待员工作。都说基层机关工作,一眼看透一生。还真准,你就这样眼睁睁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勤早快好严实新高的重复劳动着。你把工作比作上学,有人从一年级上学,一年一个台阶,不断晋级,直到大学、硕士、博士,眼界大开,经历丰富。你也从一年级上学,上到小学五年级就毕业了,戛然而止了,然后一直在五年级复读,拿一套五年级的课本反过来掉过去整整学了29年。虽然在全年级竞赛中多次得奖,还考过多次第一名,甚至在全国的比赛中拿到奖牌,但没有机会上更高层次的学校,只好把教室的名称换来换去,把课本的课文增删内容来增加一些学习的兴趣。

经过29年的学习,做了海量的习题,数学公式定律、语文英语要求背诵的课文都背得滚瓜烂熟。既然背得滚瓜烂熟也不能升级,你只好在其他不重要的又比较有趣的副科——音乐体育上再玩一玩,消除乏味的工作带来的枯燥感。

因此,你养成了沉于书本读书码字的习惯,加入了县作家协会,在县里的文学性刊物《百川》上发表了多篇文章。加入县京剧协会,学会了唱念做打十几段京剧唱段。加入朗诵协会,在优美的音乐伴奏下享受朗读的乐趣。练习书法,自娱自乐。加入悦跑圈,跑步打卡,锻炼身体。这些八小时以外的丰富活动,陶冶了情操,熏陶了性情,调节了工作节奏,缓解了工作压力,让你的心态年轻起来,每个清晨在期待里醒来,在满足中睡去。

最近看钱穆的《人生十论》,书里说,人的追求有两种形式,一是向外向前,目标愈鲜明,追求的意志愈坚定,则人生愈带有一种充实与强力之感。追求逐步向前,权力逐步扩张,人生逐步充实,随带而来者,是一种欢乐愉快之满足。然而这一种人生,有它本身内在的缺憾。生命自我之支撑点,並不在生命自身之内,而安放在生命自身之外,这就造成了这一种人生一项不可救药的致命伤。你向前追求而获得了某种的满足,並不能使你的向前停止。停止向前即是生命空虛。人生的终极目标,变成了並不在某种的满足,而在无限地向前。满足转瞬成空虚。愉快与欢乐,眨眼变为烦闷与苦痛。另一种是向内寻求的人生,即把人生向往彻底翻一转身,转向人生之内部。向外的人生,是一种涂饰的人生,而向内的人生,是一种洗刷的人生,一种洒落的人生。

高珊同志,看来你是遵循了第二种人生,不能向外向前,就挖掘自身的潜力,让生命以另一种形式呈现。

子曰: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

“知天命”不是听天由命、无所作为,而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努力作为但不企求结果。 所以,“五十而知天命”,是说五十岁之后,知道了理想实现之艰难,故而做事情不再追求结果。五十之前,全力以赴希望有所成就,而五十之后,虽然仍是“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但对个人荣辱已经淡然。

亲爱的高珊,不管是上小学还是中学、大学,不管人生是向外还是向内,感恩生命中的一切遇见吧,所有的一切都是经历,都是财富。浩瀚宇宙,无边无际,个体的生命乃苍天星辰,沧海一粟。但纵然蜉蝣一世,苔米小花,仍绽放精彩,活出自我,不枉人世一遭。

愿天地和谐,万事亨通,你我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此致

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