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9

5-8章

“烤肉联谊?”

从同事手中接到活动概要的资料,蔡沐困惑着

女同事道:“这是公司帮工程师们办的联谊餐会啦,主办的主管请我们柜台和其他几个事务小姐去帮忙。主管说当天会按照加班费给薪的。

蔡沐看着上面的日期。

“星期六啊……可以啊。”反正她这个周末放假没事,赚点加班费也不错。

女同事道:“我们早上八点要到,总务部门的主任你知道去吧?找她就好了。”

蔡沐点头道:“我知道了。”

周六,她准时到公司,和其他同事分配工作。他们要做的是辅助支援的角色。

蔡沐和其他两位同事站在会场入口处,分发名牌,让他们写上名字,然后别在胸前。

“谢谢。”

垂眸将东西递给进入会场的人,忽然间听到似乎有些耳熟的声音,她一愣,遂抬起眼来。

只见宋晨手里拿着她递给他的名牌,在看到是她时,也停顿了一下,不过随即就被后面排队的人推了进去。

蔡沐回过神,继续发着卡片。之后,一辆辆游览车鱼贯将这次联谊活动的对象载来了。

没多久,活动开始,主持人在台上用轻松的语调和话题带起现场气氛。

蔡沐和其他几个同事还要负责结束之后的整理,所以退到会议室里,等着这活动结束。

“听说了吗?那些都是护士呢。”

从其他人手中拿来分配到的饮料和餐点,便有人开始聊起天来。

“啊?真的啊?”还特别挑过职业的啊。

“我们公司旷男还真多啊,应该说整个园区有一半都是。平常工作太忙了,都没时间去外面认识女孩子或约会吧。”所以对象时常都是女性技术员。

“你可以帮帮他们,找一个来配,减少一个可怜男啊。”说话的人咯咯笑了出来。

“那也要精挑细选啊,我才不要宅男当男朋友呢。”

在外面的适婚女性听来还算抢手的工程师称号,换到在园区里,被叫工程师的人数都数不清;这个名称变得没有意义,就因为如此,对于在园区里上班的女性来说,能够加分的反而是工程师这个头衔之外的东西,长相或谈吐之类的。

“说到这个,我刚听到几个工程师跟那些护士聊天,说什么奈米科技和股价波动的,天哪,讲笑话的,又是什么深喉咙是谁,什么为什么李白写的诗没人看得到,超冷的。”

大家又笑了,没有发表意见的蔡沐也笑了,如同每一次的聊天,她会跟着笑就表示心里也是认同的。

“小铃姐、小铃姐,你来看!”新来三个月的柜台小姐突然扯住蔡沐的袖子,在窗户旁低声唤道。她指着会场中某个地方,说:“我看到那个老是和我打招呼的家伙了,在那里,那个啊,戴眼镜穿白衬衫的。”

“咦?”蔡沐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那处仅有一个人戴着眼镜又身穿白衬衫。

那人就是宋晨。

“超诡异的人,希望他没看到我才好,我等下要去躲起来了。”新来的柜台小姐抖肩说道。

蔡沐注视着会场中那个高瘦的男人。

自从上次在咖啡厅见面已经两个星期过去了;当时还在她面前解释,一副他不知道相亲的无辜样子,结果没半个月就跑来参加联谊,现在还有疑似盯上同事的证言……加上先前已经有过说谎的前例,不管怎么想,她就是觉得这个人不大诚实。

在心里揣测着这个叫宋晨的男人可能的真面目,蔡沐忘了移开视线,就那样睇着他。

他就伫立在最边缘的烤肉区,有个男同事拿着纸盘站在他身旁讲话,等他将烤好的肉装满空盘之后,男同事就捧着香味四溢的烤肉走开,说说笑笑地拿去给女孩子吃。

宋晨还是站在烤肉炉前。然后,之前那个男同事拿着空盘回来,再次装得满满的离开。

宋晨就只是站在那里,白衬衫的袖子卷到手肘的高度,将生鲜食材放上烤炉,烘烤成美味的佳肴给其他人享用。他没有主动去认识任何人,除了烤肉给别人吃,就是像在发呆似地坐在一旁,中间他还花了不少时间在接手机。

蔡沐不觉微微瞇起眼睛,直到发现自己好像注意他太久了,她才皱着眉移开视线。

联谊活动持续进行着,前面一群人在吆喝着拱谁上台玩游戏,即使蔡沐和同事坐在会议室里,还是可以听到拍手欢呼的声音。

活动逐渐接近尾声。众人纷纷离去,联谊活动总算正式结束解散。

善后组出场,蔡沐和其他帮忙的人先收拾烤肉区,开始捡垃圾。

新来的柜台小姐还没整理十分钟,就双手合十,抱歉地对蔡沐道:

“小铃姐,刚刚家里打电话来,我有事必须先走,剩下的麻烦你们了。拜托你帮我说一下。”语毕,便拿起包包飞也似地溜走了。

“啊……喂。”就算想叫住她也已来不及,实际上她刚刚也只是站在自己旁边东摸西摸而已。她到底是真的有事还是不想捡垃圾?蔡沐忍不住怀疑了下。

蔡沐将装满的垃圾袋开口束紧,由于有点重量,她半拖半拉地拿到临时的垃圾集散场。

有些辛苦地走了一段路到达,便看见有个男人背对着自己,似乎正在丢弃捆好的垃圾。蔡沐走过去,那人刚好转过身。

眼镜和毫无造型可言的发型,那人是宋晨。这家伙什么时候在帮忙收拾的?她并没有注意到。是因为在联谊活动上没有找到可以邀请的对象所以才在这里吗?对他也许是约不到人,蔡沐心里有些“一点都不意外”的奚落感想。

看他不知为何站在原地不动,她也没多想,只是走过去要丢掉垃圾,未料因为太重抬不起来,宋晨就从她手上接了过去。

她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刚才手上提的那包垃圾已经被丢到里面去了。

“呃……谢谢。”她并未要求他帮忙,但她还是礼貌性地开口了。

“不会。”宋晨摇摇头。

总觉得这个人有点诡异。蔡沐说完谢谢之后,便转身走回会场。场地清理得差不多了,最后要把那些烤肉架拿去摆放,才伸手要去拿,忽然一双长臂伸了过来,拦截走那些烤肉架。

蔡沐吓了一大跳,回过头,就见宋晨站在身边。

“铁架还有点烫,也容易刮到手,女孩子……”他稍微停顿了下,然后低声道:“我拿就好了。”说完,就抬着那些东西走了。

虽说是在帮她忙,却让蔡沐觉得莫名其妙。她会认为这个人奇怪真的不是没有原因的,之后也看到宋晨替别人整理或丢弃废物,由于现场的都是些女孩子,她不免又带有偏见地想着他这么殷勤或许是有目的的。

后来也有几个看到的男同事陆续加入当帮手,不过都已经快清理完毕了。

全部结束之后,他们工作人员就地解散。蔡沐和其他人挥手道别,她就走往员工价相当便宜的公司餐厅。买好后,她提着外带食物,在经过某一面落地窗时,睇见前来载运的垃圾车已经停在垃圾集散场,除了搬运的工人之外,宋晨不知为何也在那里。

他拿着报纸,将一些遗漏的尖锐物层层包裹起来,看起来像司机的男子还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是……在干什么啊?

蔡沐不感兴趣,正准备走过大厅离开的时候,外面却突然下起大雨来了。

糟糕,她没带伞。

觉得自己的运气实在不好,蔡沐在大厅的沙发椅坐下,想着雨或许等会儿就停了。但五分钟过去了,雨势不仅未歇,好像还更大了点。

望着飞溅上玻璃窗面的雨水,蔡沐心想这场雨看起来短时间内应是不会停了,正准备去买把便利伞的时候,刚刚还在后面垃圾场的宋晨也走进大厅来了。

他手里虽拿着一把未开的折迭伞和背包,但黑发淌着水滴,衬衫也因为打湿而服贴在身上,看起来是刚已在垃圾场淋湿了,之后才回去办公室拿东西,大概是要回家吧。

蔡沐睇他一眼,随即继续看着窗外。

他却在迟疑几秒后,朝她走近。

“你……没带伞吗?”站在她面前,他问道,然后说:“我的可以借你,反正我已经淋湿了。”

“……我是没带伞,但我等一下打算去买一把。”蔡沐告诉自己要沉住气,最后还是忍耐下了地道:“我没有什么恶意,如果我接下来的话让你下舒服或者我说错了,我先道歉,你也可以觉得我过分没关系。”

宋晨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

这令她更受不了他的装模作样,吸了一口气,她直视着他,把决定要讲的话好好说出来。

“你相亲又参加联谊,是很想找到一个好对象吧?上次介绍见面之后,我已经表达自己是没有意思的,你也晓得了,对吗?所以,即使你像这样来和我说话或帮我的忙,我也不会有所改变。

不想要有误会,还是趁早说清楚的好。比起对方那种令人感觉诡异的接近,她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够婉转了。

宋晨怔了一下。道:“联谊……我是陪朋友……”

他这个回答就好像是一个老在偷懒且也很爱偷懒的人,有天又被抓到在偷懒,却无辜地说是别人要他休息的一样。蔡沐不禁摆出“那关我什么事”的表情,然后相当不欣赏地把头撇开了。

这男人至少还是会察言观色。她没再听到他说什么,然后就只有远去的脚步声响起。

她不是讨厌这个人,也没有到那样的程度,只是,就是觉得他有点烦人。

听到自动门开启关上的声音后,她才转回视线,一瞧,却发现一把折迭伞孜在她身旁的茶几上。

她愣住,不觉往外看去,只见宋晨淋雨的背影逐渐远去。

“咦……啊!”

她简直傻眼,连忙抓起那支伞小跑步到门口。外头雨幕更凶猛了,她知道自己是追不上的,只能眼睁睁望着对方消失在大雨之中。

搞什么鬼啊!握着手中的折迭伞,蔡沐气鼓鼓地注视着宋晨离去的方向。

她一点想要感谢他的心情都没有。

而且还觉得……好生气!

虽然宋晨的雨伞让她得以回家,但她却日正在心不甘情不愿的情况下使用的。

因为不想用,所以赌气再去买一把便利伞

一回到住处,她洗完澡就开始翻箱倒柜,总算给她找到宋晨那张不知被她塞在哪里的名片。这是她唯一可以联络到他的方法。她想着周一早上去公司,一定要立刻把伞还给他。

她把滴着水的雨伞挂在阳台上。上班日的当天一大早,她就带着那把雨伞到公司。

穿着制服坐在位子上,掏出名片放在桌面,才刚到九点,她就拿起电话拨打。

响了许多声,没有人接,于是她挂断再打一次,还是没人接。

……晚点再试试看。她忍耐到十点再打,依然没人接。有访客来到,虽然还是很认真工作,但想到那把伞,却又开始有点坐不住的感觉。电话没人接,那她直接去找人可以吧?中午吃饭时间一到,她拿着伞到厂区去。她在门口请人带话,然后等待着。

或许是她的制服太醒目,几个经过的员工不觉多看了她几眼,那样被注视的感觉夹带着“为什么柜台小姐会在这里”的疑问,蔡沐只能面露微笑,然后祈祷宋晨快点出来。

几分钟后,一个男子出来,不是宋晨,也不是刚才帮她带话的那个人。

“你找Leader吗?他值大夜,所以已经回去了喔。”那人道。

“啊,是吗?”所以白天不会在了?蔡沐呼出口气。

“你有什么事吗?”那人问。

一个迟疑,让她开口道:“不……没什么。”

因为感觉自己站在这里好像会被人认为有点奇怪,所以她道谢后就赶紧走了。等回到座位,她才想到,把伞拿给别人,请他代为转交就好了啊。

由于被注意着,所以她紧张得没想到这点;但要她再去一次,她又别扭地不想。好吧,或许她应该当面归还。

但是,工程师值班都是值一整个星期的,所以她必须隔周才能联络上宋晨。

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要还一把雨伞却这么不顺利。在和朋友传MSN讲到这件事的时候,她还很不幸地电脑中毒。过一阵子她就要考日文检定了,资料和功课都存放在她唯一的笔记型电脑里。虽然知道这是迁怒,但她就是很难不把这些倒楣事算在宋晨头上。

那把伞明明不是什么妨碍物,但放在身旁却像是会造成什么讨厌的影响似的。

“喂,你好,请问找哪一位?”

星期一早上,温慢的声音从电话筒里传来,令蔡沐有种“终于、总算”的感觉。

“找你。”对想要赶快把东西还一还的她而言,拖了这么多天,心情不禁有些浮躁不愉快,“我是柜台的蔡沐,想要把伞还你。”

“伞……”宋晨的口气听来好像已经忘记这件事了。

“总而言之,十二点半你到餐厅,我们在那里碰面。”她不想再找上他的部门了。那天去一趟,隔天就被几个女同事知道,还被逼问到底是看上哪位幸运男了。

约好之后,她挂断电话,就一直等待中午的到来。

她之所以约十二点半,也是因为晚半个小时,人群会少一些。带着伞在餐厅里张望着,没多久她就看见要找的人坐在落地窗附近的位置,她即刻走了过去。

因为不想让别人有太多联想,所以她拉开宋晨对面、再往右一个座位的椅子,就像两人没什么关系,只是恰好选择同张桌子般,低调地坐下。

宋晨见到她,开口道:“你好。”

“……你好。”她板着脸,没什么好心情问候,把雨伞放上桌,正打算把这些天以来反复想着的拒绝台词,以最能让人明白和死心的陈述方式说出来的时候——她看见有人走过来,拍上宋晨的肩膀。

“我想吃鸡腿饭,你等一下顺便帮我买吧。”站在宋晨身旁对他讲话的是一名俊雅男子。

男子笑颜灿烂爽朗,一双黑眸深邃迷人,举手投足充满魅力,能将西装穿得很好看的高挺身材也很引人注目。

蔡沐知道这个人。这名男子姓王,是厂区那些昂贵制造机台的责任厂商。

“咦?”王先生察觉到蔡沐的存在,先是对她笑道:“这不是可爱的柜台小姐吗?你认识吗?”最后一句是问宋晨的。

宋晨迟疑了一下。

“不……”他似是要说些什么。

蔡沐却望着王先生,不觉先宋晨一步脱口说道:“认……认识。”

王先生有一副出色的外貌,仪表优雅,也非常健谈,是个能轻易掳获女性芳心的男子

和他有过数面之缘的蔡沐也不例外。女孩子的立场让她有所矜持,只能看着的遥远距离,总是等着能够遇见的缘分,而如今,一直都没有连结处的线,却有了小小的接点。

“我们……认识的。”她说。望着桌面上的那把折迭伞,她握紧搁在膝盖上的双手。

会用那种口气要别人帮忙买午餐,一定是相熟到某种程度的朋友。

她并不算说谎。事实上她知道宋晨的名字,认得他的脸,和他说过话,甚至用了他的伞,还勉强和他相亲过,这的确不能说不认识。

之前,想着把伞还回去就不再有相干。但是,她想接近王先生,所以,她必须要“暂时认识”宋晨。

对宋晨一直都是排拒的态度,如今却突然这么讲,但话已经讲出来了,她担心宋晨会当着王先生的面批评她。

然而,宋晨却什么都没说。

蔡沐悄悄地抬起眼眸。

坐在对面的宋晨似乎对她露出笑容。

她不禁愣住。

浅薄到像是一种错觉。只有唇线极浅淡地微微扬起而已。

“电脑坏了?找早雅就好了啊,你不知道他对电脑很在行吗?”

那天之后,王先生每次到园区来,都会绕到柜台和蔡沐聊个几句。她和对方能够谈话的机会的确变多了,也交换了电话号码。

“咦……我、我只是不好意思麻烦他。”

只是不那么陌生而已,其实根本还不到可以说“熟”的程度。

“当他朋友从来就不用不好意思。”王先生笑了。虽然好像只是开玩笑,但是眼神却又微妙的闪烁了下。他低头看表,道:“我帮你跟他讲,你把电脑拿给他。我还有工作,先走了。”

蔡沐就算不想也讲不出口,只能望着对方离开。

“怎么了?那么优的男人找你,你还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她的同事调侃着。

蔡沐叹了口气,鼓着腮帮子说:

“他来找我,我没有不情愿……只是……不是那样的。”

“不然是哪样?跟你说,南门那个新来的美眉早就看上那位先生了,现在可是很羡慕你的。”女同事呵呵笑道。

蔡沐无奈地笑了笑,便不再聊了。

王先生已告诉过他会帮忙知会宋晨,直到快下班的时候,她才打电话到宋晨的分机。

响了几声没人接,正想挂断,话筒那端就传来声音:

“喂?你好,请问找哪位?”

明明这就是你的分机,怎么每次都还要问找谁呢?蔡沐道:

“我是柜台的蔡沐。那个……你什么时候可以帮我修电脑呢?”

“……电脑……怎么了吗?”宋晨的语气听来有些困惑。

“中毒了……你没听说吗?”不是说会帮她跟宋晨讲?忘了吗?蔡沐反应过来后道:“那、那不用了。没事了。”

宋晨却说:“不,没关系,我可以帮你修。要我去你家拿吗?”

中毒的电脑是一定要处理的,蔡沐想了一下,说:

“不用。是笔记型电脑,我拿去给你就好了。”她不想让他去她家,“那就明天一样早上九点上班前,在餐厅……不,在一楼走廊底的安全门旁好了。”那里人更少,才不会被其他人看到。

“好。”宋晨答应道。

隔天,她在约好的时间来到安全门附近,宋晨已经等在那里了。

她走到他面前,将装着笔记型电脑的手提包递给他,道:

“我只知道中毒了,但什么毒却不晓得,里面有很多重要的资料都打不开……拜托你了。”

“我知道了。”他点点头,就要离去。

蔡沐看着他转身,稍微犹豫,不觉脱口唤住他;

“啊,那个——”

宋晨回首。

“嗯?”

她只是想要问他,那天那个笑容是什么意思。

“……不,没事。”可是她根本不知道要从何质疑起。

他望着她一会儿,温声道:

“不要紧,我会试着尽量修好的。”他说,然后走开。

她并不是要问关于电脑的事,但是却被安慰了。

今天不知怎地,外国访客特别多。柜台小姐听起来好像是个廉价不需技术的花瓶工作,只要有美观的门面摆在那里即可。其实像这种大公司,要能坐上柜台,绝对是外语能力最为优先重要。当初投履历和面试时,也是因为她大学时读外文系,加上英文和日文程度都不错,才能得到这份约聘的工作。

她喜欢这个工作。真的喜欢、非常喜欢的时候,她就会不顾一切去努力争取。

回到住处后,洗完澡,她用毛巾包着湿头发,,拿出书本复习要考的例题。

翌日一样的起床,盥洗,换上制服到公司。

十二点刚午休,宋晨忽然来了。

“你好。”他提着她的手提电脑,走到柜台前。“请问,你现在有空吗?这个……”他把手提包稍微抬高要递给她。

“咦!啊、等一下。”蔡沐赶紧示意他到旁边没人的角落去。“什么事?”

她带着遮掩的行为让宋晨有点不解,但他并未多问,仅说明道:

“电脑修好了。因为中毒的程式实在太多,所以我帮你重灌,其它槽的资料都没动,也已经可以打开了。至于放在桌面上的文件——”

她有些不耐地打断他。

“好了好了,修好了就好。还有事吗?”同事飘来的视线让她很想赶快结束对话。

宋晨把提包拿给她。

“没事了。还有问题的话,我有写一张纸条放在里面。”

“喔。”她飞快地从他手上接过自己的电脑,然后避嫌似地急急离开他身旁。

没想到电脑那么快就修好,更没想到他会来柜台找她,早知道之前要他先联络,再到走廊尽头那里的安全门拿给她就好了。

“小铃姐,你认识他啊?他刚刚跟你讲什么?拿什么东西给你?是……要转交给我的吗?”吃饭的时候,之前一直认为自己被宋晨当成目标的那个新来的柜台小姐马上追问。

“不不,没什么。”蔡沐连忙摇手。

“他有向你问我的事吗?”新来的柜台小姐忧心忡忡地问道。

“嗄?”蔡沐傻了一下,才摇手否认。“没有没有。”

“你不快点吃,休息时间要结束了喔。”一个负责带新人的资深柜台接待,提醒着还想再问的小姐。

用餐完毕后,各人都要回到工作岗位,那个资深的柜台对她道:“你别理那丫头。那个姓宋的主任工程师只是礼貌性的会对我们点头打招呼而已,完全不是她讲的那样。”

蔡沐一愣。

“……咦?”什么?

“他们工程师多是早上八点上班,晚上十点十一点下班的,根本不会和我们朝九晚五的柜台见面。只有值完夜班要回家的时候偶尔才会碰到吧,所以才会一个月只有一个星期会出现。”资深柜台说道:“那位姓宋的主任工程师一直都是这样。每天在柜台前来来去去的人那么多,但只有他会每次经过都打招呼。”

“啊……是吗?”只是……单纯打招呼?蔡沐眨眼,还没办法消化这个新讯息。

“我也告诉那丫头很多次了,但她好像都没在听,成天在幻想。你如果跟那位主任工程师认识的话,不希望你有误会。”资深柜台小姐无奈地叹了口气。“那丫头,试用期才刚过,做事就变混了,我再看看情况,可能要报主管了。”语重心长地说完,便走向南门去了。

夜晚下班回家,她把电脑从包包里拿出来。上面黏着一张手写的宇条,她取下来放在旁边,然后将萤幕翻开。

她垂眸看着那张字条,上面写着她原本放在桌面上的文件被收到哪个地方,还有哪个硬碟里有备份的程式,以及防毒软体和作业程式的更新注意等等。

字条上的笔迹整齐秀丽,相当好看。

她怎么样就是想不起来。今天当他把电脑拿给她的时候,自己有对宋晨说过“谢谢”两个字。虽然觉得要给对方一个道谢,但若事后再特别去说,又好像太刻意了,而且也没有适当的机会。但是如果不表示一下谢意的话,宋晨会不会跟别人形容她的恶形恶状呢?

对于和她心仪的王先生是朋友身分的宋晨,她觉得很难拿捏相处的态度。

直到她在餐厅再度遇见王先生。

“嗨。”发现前方拿着餐盘的人是王姓男子,蔡沐高兴又犹豫了一下。同事们都不在她身边,刚巧是个好时机。虽然想要攀谈,却又不晓得唤住对方之后要说什么。在望见对方要走离的时候,她不再考虑这么多,一瞬间就脱口打招呼了。

“咦?”王先生回过头,看到她,登时笑了。“来吃饭啊?”

“对啊。”蔡沐用最可人的笑容回应。

“我也是,刚吃完。”王先生比了比某个方向。“和早雅学长。”

蔡沐转首望过去,只见不远处宋晨坐在靠边的位置上,一个人吃着面。

“不过他午休晚了,我吃完了他才刚吃。怎样?早雅帮你修好电脑了吗?”

“咦?”蔡沐闻言,小小心惊了一下。“啊……都弄好了。”她盯着自己的盘子道。

希望宋晨没有和他讲什么,她还是得找个时间去道谢。

“那家伙是个很好用的朋友啊。”王先生一笑。

好用?蔡沐一时间觉得这种说法似乎有些怪怪的。

“啊,对了。”王先生掏出了两张票券。“这是做公关的免费电影票,有空一起去好吗?”

“咦?”这是个邀约!蔡沐心里蹦蹦跳。“啊…好的。”她按捺着喜悦,露出笑容接下。

“那我再跟你确定时间了。”他将吃完的餐盘拿去回收,道:“我有事要忙,先走了。”

“嗯。”蔡沐点点头,目送他离去。

有好事情发生了。她绽放愉悦的笑意,在转身的同时,又不经意看见还在吃面的宋晨。

尚未完全冷掉的面,令他的镜片蒙上一层白白的雾气。

大概是得到邀约,上一刻还在想着要向宋晨道谢,但此时,蔡沐又觉得,算了,改天再说吧。

星期六早上,她在和王先生约好的时间内,来到约定的电影院门口。

拉了拉裙襬,粉色系的新衣将她的甜美衬托得恰到好处。她觉得前阵子特地去百货公司血拚真是太刚好的决定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