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不及说爱你

老姜是我们在参加驴友活动认识的,老姜也只是群里一个昵称,具体姓不姓姜就不十分清楚了,也没有深究过。这个年代的人,总是爱披着马甲,跟一群陌生人说真话,老姜也不例外。

老姜是北京人,三十八岁,自己有一家新媒体公司,算是一名黄金单身汉。每次出去玩儿的时候,他都精力十足。记得穿越慕田峪长城的时候,有一个队友扭伤了脚踝,老姜一直扶着那队友下的山。

群里的人都知道老姜没有女朋友,纷纷表示要给他介绍一个,就问老姜需要啥条件的。老姜笑着说,没啥要求,只要是女的,活的就行。大家都打趣说,越是没要求,要求就越是高。

有那么一段时间,大家都给老姜介绍女朋友,从二十几岁的妙龄少女,到四十出头的半老徐娘,老姜都一一拒绝了。他拒绝的理由也很多:人家才二十几岁,跟了我不是糟蹋了;人家三十多岁,跟了我不是捆绑了手脚么;人家都四十多了,孩子也有了,跟了我孩子咋办……

大家知道老姜这是托词,或许他在等待那么一个对的人出现在他的生活里,陪他一起看日出日落,跟他一块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老姜开的车是一辆卡宴,平时群里活动的时候,许多人都爱蹭他的车,因为那车宽敞舒服。有一个群友说这么宽敞的空间,在这里面做运动太舒服了,老姜也只是呵呵笑着,并不多说话。

驴友的队伍并不总是固定的那些人,可能有的人因为一些原因离开北京了,他就会退出这个群;也可能有些人恰好也喜欢穿越探路,就会加进来;一叶浮萍就是在摄影论坛上看到了群二维码,扫描加入的群。

最开始的时候,一叶浮萍没参加过外出的活动,只是偶尔晒一晒自己拍的那些美丽的风景。群里有人问一叶浮萍是不是文艺女青年呀,拍的照片那么好看,一叶浮萍也只是回复一个微笑的表情。老姜从来不和一叶浮萍有什么互动,也不会评论她的照片,两个人几乎没有交集。

因为一叶浮萍加入群的时间快半年了,还没有参加过一次活动,群主就扬言,再不参加线下活动的,就踢出去了。一叶浮萍赶紧求饶,说下次活动一定去,给大家拍美美的照片去。

那一次的活动是国庆节后的一个周末,群主提议去郊外看银杏,群主说发现一个特别漂亮的银杏林子,那叶子现在正黄澄澄的好看呢。群友们纷纷举手,大家纷纷表示要去看一看,于是有车一族就要顺路捎上没车的群友了。大家互相报了地址,就近的司机就会把这驴友接上,大家一起开始共同的旅程。

一叶浮萍说她住太阳公社,老姜说他也住太阳公社,就在小区门口见吧。群友们都打趣说,老姜就喜欢让美女搭他的车,老姜回了一个色色的表情。

集体活动那一天,老姜在小区门口的便利店买了中午野餐的食品和饮料,放进车里之后,就在门口等着一叶浮萍,他等了约莫十几分钟,看到一个背着单反相机的女人朝小区门口走过来。老姜后来跟我说,那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因为老婆怀孕,我就没参加过集体活动,但是在群里晒的照片里,我看到了一叶浮萍,那真的可以称得上是尤物。

一叶浮萍也就三十几岁,身材很棒,前凸后翘这样的词用在她身上都显得不够;她的脸蛋也是美极了,有点像那个Maggie,不过皮肤白皙透亮,比Maggie更迷人些;尤其那双眼睛,用老姜的话说,“把我的魂儿都勾走了,”

一路上老姜跟一叶浮萍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说着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老姜说设备蛮专业呀,长枪短炮的;一叶浮萍说是呀,除了摄影,没啥别的爱好了;老姜说俺们那都叫拍照,你们那叫摄影,一叶浮萍笑一笑,然后就是沉默。

老姜以为女人都喜欢娱乐八卦,就说,范冰冰和李晨在一起了,你怎么看呀,一叶浮萍说我不关心明星那些家务事儿;老姜就问那你平时都干啥,一叶浮萍说上班看书健身摄影;老姜说健身挺好,现在的人亚健康的太多了;然后又是沉默。

距离约会的集合地点还有很长的路程,老姜总想找个什么话题来打破沉默,平时他面对别人叽叽喳喳闲聊的时候总是笑一笑,但是今天他特别想说话。终于,他找到了一个话题,那就是堵车,在出城方向的高速公路上,长长的车队,蜗牛般地往前挪着。

北京堵车可真厉害呀,老姜说,尤其过一个周末,那出城方向简直是一动不动呀。一叶浮萍说是呀,她平常开车也不喜欢堵车,常常半天都不挪窝。

老姜赶紧问,你平常也喜欢出去玩呀,都去哪里呀;一叶浮萍说就是去私家庄园或者自驾游。

老姜说他也喜欢自驾游,最远去过丽江;一叶浮萍说她也去过,不过她更喜欢去西藏。老姜说好像文艺青年都要去西藏,他没有自己开车去过,高原反应受不了,也没有人跟他一起去,觉得没啥意思。一叶浮萍说回头咱俩一起去吧,明年夏天年休的时候,老姜欣然同意,说好呀,跟美女一起出游,心花路放呀,然后一叶浮萍又不说话了。

老姜说我给你讲个段子吧,我看到后笑了很久,一叶浮萍眨了一下眼睛,老姜以为这就是“OK”,于是开始讲段子。可是老姜一开口,一叶浮萍就把下文全讲出来了,而且面无笑容,让老姜觉得好没面子,只得尴尬一笑,原来你已经看过了呀。

依旧堵车,依旧沉默,老姜说,这么堵,前面肯定是出事故了;一叶浮萍并没有说话,他回头看的时候,她已经闭上了眼睛;于是老姜便不再说话了,他随手关掉了车里的广播。

一个多小时以后,老姜载着一叶浮萍到了约会的集合地点,有两个队友说要搭老姜的车,就不由分说上来了,老姜也只是笑着说欢迎欢迎。

一叶浮萍睁开了眼睛,说一叶浮萍,请大家多多关照。那两个队友自报了群昵称,他们说一叶浮萍原来是大美女呀,简直不食人间烟火,一叶浮萍说,不食人间烟火的那是嫦娥。老姜接茬儿说,你比嫦娥好看多了。那两个群友说,老姜说的对,你比嫦娥好看一百倍。

集合地点距离目的地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大家也不怎么说话,很快到达了目的地。

那是一片非常漂亮的银杏林,国庆节后叶子已经泛黄,那么大一片,用现在的话说那就是美哭了。下车以后,新加入的几个成员都简单地报了一下昵称什么的,当然也包括一叶浮萍。群主说,一叶浮萍大美女呀,怪不得一直不肯露面。一叶浮萍说群主发话,不敢不露面呀。群主哈哈大笑,说大家自由活动吧,两个小时后开始野餐。

一叶浮萍从车里取出自己的相机,肩上背着书包,里面装着两个镜头。老姜说,要不我帮你拿着包吧,一叶浮萍说不用了。

大家看到一叶浮萍的专业道具,纷纷说,怪不得来不来的照片那么精美,原来长枪短炮一样不少呀,一叶浮萍笑了笑。她说她会随意拍一些大家自然的瞬间,晚上聊天的时候发到群里,大家都纷纷说专业。

老姜看到一叶浮萍并比和他有太多话,便跟平日里聊得不错的几个人闲扯。

有个人说,老姜,这个一叶浮萍看起来不错,也跟你一样,爱好摄影,不如你把她收了吧。老姜说看人家那么漂亮高冷,肯定追她的人特别多,没准已经结婚了。

另外一个人说,这样的女人,肯定没结婚,结婚后就不会跟驴友们一起活动了,就算活动也会带上老公的。老姜说这还真不了解,人家都不爱说话;那人继续又说,有困难也要上,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凭你老姜的条件,找个这样的,她肯定乐意着呢。老姜笑笑,我哪有什么条件。

老姜不是没想过自己的条件,黄金年龄,北京户口,有房有车,有事业,有钞票,无论从哪一条来讲,他都可以称得上是值得嫁的人。这一点老姜心里还是有点沾沾自喜的,老姜也想借着这些条件找一个真心爱他的女人。

中午野餐的时候,一叶浮萍说她没带饭,老姜说他带了许多吃的,一块吃吧。一叶浮萍说谢谢了,她下午有饭局,要早点回去了。老姜说要不我送你去吧,一叶浮萍说不必了,她叫车了。

一叶浮萍走了之后,群友们都打趣,说老姜动了凡心了,老姜说别胡闹,他压根儿没往那儿想过。

晚上老姜期待着一叶浮萍上线分享照片,可是她一直没露面,群友们也都没太注意,大家都在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今天的收获,期待着下一次的活动。

周日的晚上,一叶浮萍上线了,她首先发了个抱歉的表情,说昨晚有事没上线,实在不好意思。随后她就分享了一组照片,参加活动的群友们几乎每个人都有入境,照片拍的的确很有味道。驴友们要么望着黄叶深思,要么捧着相机抓景色,要么三五成群地谈天说地。老姜也看到了自己,正在对着一株银杏想什么,那个角度照得老姜特别帅,也特有范儿。

一叶浮萍的摄影技术开始被群里人追捧,都说她是人美活儿好,一叶浮萍只是发了微笑的表情,她似乎不介意群友们稍微荤一点的玩笑。

老姜点开一叶浮萍的朋友圈,发现非好友可以看十张照片,于是老姜开始浏览。他发现她的朋友圈几个月才发一次状态,其中里面有一张男人的照片。那男人很帅,笑得很放肆,像极了耿乐。老姜猜想,这可能是她的爱人或者男朋友吧,于是心里泛起的涟漪变得平静了。

现代人都有种通病,越是没啥关系的人,说起话来越肆无忌惮,越是关系亲密的人,却无话可说,老姜现在就得了这种病。他开始跟群里的人热火朝天地聊天,并且开始评论一叶浮萍的照片,他说拍得太帅了,侧影好像耿乐,然后大家都说看着老姜越来越像耿乐了。一叶浮萍始终没有说话,也没有发一个表情,似乎晒完照片就下线了。

周三的时候,老姜的车限行,他就打算叫个顺风车去上班。第二天早上八点多,顺风车主给老姜打电话,说在小区门口等着他。到了小区门口,老将才发现自己叫了一辆黑色兰博基尼,车里坐着的就是一叶浮萍。她的打扮简直是惊艳,飘逸的长发,大大的墨镜,如血的红唇,一身Dior套装。老姜后来跟我说,如果她是吸血鬼,他宁愿做她的猎物,我说老姜真是动心了。

当时老姜有点惊诧,他再次打电话确认一下,结果一叶浮萍的手机响了,他这才上车,一叶浮萍只说系好安全带,便驱车上路了。老姜佩服一叶浮萍的驾驶技术,启动,提速,闪避,超越,简直完美。到了目的地才发现,他们都在三里屯SOHO上班,只不过不在一栋楼里。老姜就说,下班后一起去喝一杯如何,一叶浮萍说没时间,她有约了。

老姜存了一叶浮萍的电话,他看到在顺风车软件里面,她的名字叫叶良,老姜如获至宝,心中燃起烈火,但是想到那个像耿乐的男人,老姜的火焰又熄灭了。

下班之后,老姜坐了地铁回家去了,他很想发个短信问一下一叶浮萍是否回家了,但是信息编辑好了,他又删除了。老将发现自己有点不可思议,才见这两回面儿,人家估计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呢,自己却上赶着想要跟人家发生点什么。

第二天老姜依旧挤地铁上班,不幸的是,他的手机在挤地铁的时候丢了,不知道是被偷了,还是掉在哪里了,总之找不到了。老姜开始感到很焦虑,他开始患得患失,趁着中午休息的时间,他赶忙去了三里屯大街上的商店买了一部新的。开机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恢复系统,并且给手机里所有的人群发消息,说自己的手机被偷了,如果有人借我的名义朝你借钱,千万不要上当。然后他就登录了微信,把同样的话重复群发给了所有的微信好友和微信群。

让老姜失望的是,没有一个人回复他的微信;也没有一个人回复他的消息。下午的工作要结束的时候,他的手机来了一条短消息,是发信人是叶良,消息的内容是“你是哪位?”老姜张着嘴巴,她果然不知道自己是谁,老姜想解释一下,却又怕给人家带来麻烦。

接下来的一周,老姜都没有在小区遇到过一叶浮萍,微信群她也没有冒过泡。他期待过偶遇,但是都没遇到过。停车入库的时候,也没发现过那辆兰博基尼,老姜寻思她可能加班或者又自驾游去了。

老姜对着镜子说,人家已经有主了,是一个帅气阳光的男人;人家还那么有钱,开着兰博基尼;人家那么漂亮,好像个大明星。老姜说镜子里的老姜,你有什么呀?你以为自己很不错呢,却没想到人家是大咖,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人家是嫦娥,你也就是猪八戒。

一个月过去了,群主又要组织活动,这一次是去司马台,群主要收集报名的名单,好安排一下,因为司马台那边太危险,需要轻装,需要护具,需要照明,需要向导。这个时候一叶浮萍冒泡了,她说举手,只是天气预报说可能会有雪。群主就说,要是有雪,活动就取消,不能为了玩儿,让大家出什么意外。

就在活动前两天的时候,老姜带领员工们去了三里屯的一个酒吧,活动的名头就是庆祝他们的产品拿到了某个风尚大奖。

酒吧的驻唱歌手在唱一首满大街都在唱的《南山南》,老姜对那歌声无感,他热情地跟员工们敬酒,感谢他们对团队的付出,并说希望大家再接再励,更创辉煌。员工们玩得也很嗨,大家纷纷举杯,有人提议说让老姜唱一首歌,来犒劳大家。

老姜唱歌很不错的,有一次活动清唱了一首《北京北京》,让在场的群友们都感到很汪峰。老姜不是扭捏的人,他说唱一首什么好呢,有人提议唱《当我想你的时候》吧。老姜觉得提议不错,就说好吧,然后老姜就站在了台上,开始深情地演唱。唱到那句“可现在我会莫名的心碎,当我想你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叶浮萍的影子。他看到她和那个像极了耿乐的男人在耳语,老姜愣了一下,继续唱歌。

一首歌唱完,整个酒吧都有点小轰动,许多人吹着口哨说再来一个,老姜解释说他不是驻唱,只是为了让同事们一个乐呵一下。他说话的时候,他看到一叶浮萍往舞台上看了过来,他就说这首歌也是要送给一个没有缘分的姑娘,祝她幸福。

老姜不是那种年少冲动的人,他不会因为一点不顺心就会大醉或者糟践自己,他知道只有爱自己才会有能力爱别人。他喝了不少酒,但是没有喝醉,他打算叫个顺风车回家,却看到了叶良发布了行程,他马上请求与她同行。过了十几分钟,他的电话响了。接通之后是一个男人的声音,男人说在酒吧门口等着他,老姜猜想这很可能就是那个“耿乐”。老姜苦笑了一下,暗暗笑自己傻。

老姜到了门口看到了一辆红色法拉利,老将感叹城里人真有钱,有钱的人真会玩,都是豪车呀。老姜上车后看到了坐在副驾驶的一叶浮萍,一路上三个人几乎没有任何交流,半小时之后到达了太阳公社。

老将下车之后,“耿乐”跟老姜说,哥们儿,歌唱得不错呀。老姜笑着说谢谢夸奖,就回家去了。

回到家后的老姜彻底死心了,豪车,美女,真的不是他hold得住的。

死心后的老姜开始认真工作,他跟我说,只有工作最踏实,工作也最真实,我呵呵一笑,我说你总算想开了。

司马台的活动如约而至,那天天气阴着,起初并没有下雪,群友们都很嗨,都很期待去征服司马台。照例是老姜接了一叶浮萍,驱车前往司马台长城脚下。这一次,老姜不再那么局促,因为不那么在乎了,所以也就放的开了。

老姜说你看这北京,没有个春秋,夏天过完,还没来得及过度就冬天了。一叶浮萍说是呀,今年她还没来得及去法国买羽绒服呢,穿的还是去年的旧款。老姜说你穿红色的冲锋衣很带劲儿的,一叶浮萍没说话。

老姜说你那车不错呀,你开车的技术也不错。一叶浮萍说,那车就那样,自己开车不怎么样,过弯道总不行。老姜就说,你那车能去西藏吗,底盘那么低。一叶浮萍说去西藏她不开那个,她开的是猛禽。老姜说猛禽好呀,能拉人也能载货。一叶浮萍终于笑了一笑,那笑容能把人甜化了。

两个人就聊着汽车,聊着旅游,不知不觉时间就那么过去了,老将感觉时间过得太快了,俩小时的车程怎么嗖一下就到了。

驴友们出游,一般都不走寻常路,老姜他们也是,他们爬野山,到达尚未开放的烽火台,然后再穿越到司马台长城。天公不作美,他们到达野长城的烽火台之后,开始飘雪了。有驴友说,司马台在下雪之后特别危险,有几个日本的驴友死在了这里。老姜说你别整不吉利的,小心爬就是了,司马台这样奇险,值得走一遭,群主也说是呀,要是不愿意爬的,可以绕路到司马台景区,坐索道下山。

大家都是倔强的,不服输的,所以大家才聚到一起,征服了一个又一个山头。一叶浮萍拄着登山杖,跟着大队伍艰难地穿越着。司马台景区开放了八个烽火台,正常旅游都需要四个小时,驴友们穿越野长城就花了三个小时。到了司马台景区之后,大家简单的用了点野餐,就开始了接下来的征途。

司马台景区的游客不是那么多,对于经常爬野山的他们来说,正常的景区简直太easy了,大约三个多小时他们就走到了仙女道,大家喘着粗气,在对讲机里洋洋得意地炫耀着。雪越下越大,山路也有些难行了,更糟糕的是天黑了下来。

大家依然继续前行,希望尽快越过单边墙,因为那里最险,最陡,也最容易出事。大家的头灯都点亮了,慢慢地向前行进着,虽然夜色降临,但是趁着雪景,大家还能谈笑风生。

老姜始终跟在一叶浮萍的后面,他看得出来她的体力不是那么充沛了,虽说已经不再惦记着,可是仍然会关心着。

终于到了单边墙,群主最有经验,他率先过了那墙,到了对面的烽火台。他小心翼翼地用手杖把上面的雪清理一下,以方便后来的人过墙。降雪后的山上异常的冷,虽然穿着冲锋衣,可是落汗之后还是感觉到雪花钻进去,风也钻进去,有的群友已经开始发抖了。

同行的十几个人都越过了单边墙,就剩下老姜和一叶浮萍了。群友们都说,老将赶紧的吧,别磨蹭了。老将就跟一叶浮萍说,你先过去吧,我看你体力不行了,你不过去我不放心。一叶浮萍说她没事儿,就是早起不舒服,一整天都不在状态。老姜说你身体不在状态逞什么能呀,要是出点事儿我们咋跟耿乐交代呀。一叶浮萍说什么耿乐?老姜说没事儿,你先过去吧,我看着你过去就放心了。一叶浮萍说那好吧,恭敬不如从命。

那个时刻,雪被踩硬了,加之风大天冷,一叶浮萍在过墙的时候腿肚子有点发抖,一脚没踩稳当,从墙上坠落,朝着长城外的山上摔了下去。老姜当时想都没想,用随身携带的缆绳迅速地攀了下去,他似乎一直在准备着,以防不测。

群友们都惊呆了,也吓坏了,刚才的调侃全都没了声儿。群主赶紧掏出手机报警,只是在警察来临之前怎么办?群友们纷纷喊着老姜和一叶浮萍的名字,可是声音都被呜咽的阴风吹散了。如果沿着缆绳下去的话不是没可能,只是生死未卜,老姜就是刚出炉的例子。

出于对群友负责的态度,群主还是决定下去寻找,群友们留了几个驻守墙边等待救援队,另外几个也都沿着缆绳下去搜救了。

老姜到底有没有找到一叶浮萍呢?

一叶浮萍从墙上摔下去之后,沿着山坡滚了好远,腿摔断了,肋骨也摔坏了两根,她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她慢慢地等待着死神来带她走。

老姜下到地面之后没有站稳,也顺着山坡滚了下去,不过他有些经验,抱住头,蜷起腿,顺着山坡的方向滚。山坡上有许多灌木茬子,他的衣服被划破了,他顾不了许多,只想迅速地找到一叶浮萍。他知道多耽搁一分钟,他就会懊悔一分钟,他大喊着“一叶浮萍”或者“叶良”,大声地祷告死神不要那么快带她走。

老姜被一从灌木茬子挂住了,他意识到自己停下来之后,迅速地爬起来,摸到手机就拨一叶浮萍的电话,可是电话那头一直是无法接通。老姜几乎是边走边趔趄着,他把头灯四处照着,可是所到之处没有生命的痕迹。风声狂吼着,他也狂吼着,你到底在哪里,老天,能不能让她回应一声。

一叶浮萍依稀听到了老姜的吼声,她想发出声音,可是她实在没有力气,她感觉头部沉的厉害。她想挥挥手,可是她的手却动不了,她感到死亡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也许是老天的安排,冥冥之中有神明保佑着,一叶浮萍看到了老姜的头灯发出的光芒,她想用什么办法求救,可是却动弹不得,只得等着老姜一步步靠近。不过她实在是累了,慢慢地闭上了眼睛,雪花慢慢地飘在了她的脸上,眼睛上。

一叶浮萍的冲锋衣是红色的,在雪地里显得很亮眼,即便是晚上,也会有暗暗的“光”。老姜终于在半平地上发现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地一叶浮萍。

他赶紧去查看她是否还有呼吸,谢天谢地她还活着。他掏出对讲机,想要联系一下队友,却发现什么讯号都收接收不到。他又希望用定位的方式查看一下自己的位置,但是手机却网络。

他又试着拨122,可电话那头是冷冰冰的录音,他骂了一声该死。

老姜开始感到害怕,他怕死神会带走眼前这个姑娘,虽然这不是他的姑娘,但是他依然希望她鲜艳的盛开着。他跟一叶浮萍说话,希望她能够听到,他从背包里弄出来帐篷,一边支起来,一边说话。

他说姑娘你知道吗,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是我的菜,可是这盘菜被别人端走了,他兴奋的小火苗被扑灭了。

他又说,我从来没见到过一个姑娘这么招人,你要是不在了,我也就跟着你去了。

他还说也不知道那个“耿乐”叫啥,怎么联系上,总觉得这个时候应该联系你的家人,可是山里没有网络。

他支好帐篷,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盖在她身上,借着头帐篷灯的光,他掰开她的眼睛,还有生命迹象,他说你别着急睡,先醒一醒,群主这会儿应该在路上搜救咱们了。

他不敢晃动她,他知道她可能受了很重的内伤,但是他看不到伤口。

他拍着她的脸,说你快醒一下,唱歌给你听,《私奔》怎么样?

然后他开始唱,他说你就是我心中那个亲爱的姑娘,如果这次能平安回去,一定带你私奔。

老姜说着说着,眼泪流了下来,滴到了一叶浮萍脸上,她慢慢地睁开眼睛,她这是地狱吗?

老姜赶紧接茬,这比地狱冷多了,我就是那只三头神犬,你看看像不像。一叶浮萍说你可不像,哈迪斯才不会找你做宠物呢。

老姜说你千万不要睡呀,救援队很快就来了,咱们很快就得救了。一叶浮萍说难不成你也掉了下来,老天爷怎么那么不长眼。

老姜说是老天爷长了眼睛,要不怎么会找到你,你还能睁开眼睛说话。一叶浮萍说,她刚才好像听见有人在唱《私奔》,还叨逼叨的说了许多话。老姜说你肯定是做梦了,这啥人也没有,就他。一叶浮萍说那好吧,要是真有人跟她唱私奔,她就义无反顾了。

老姜接茬儿说,你可千万不要睡去呀,还想什么时候再坐着你的兰博基尼兜一次风呢,那感觉倍儿爽。一叶浮萍说,你没见过我开猛禽,比那二环十三郎更拔分,只是那车不让进二环里。老姜说那没关系呀,不是明年去西藏么,你就带我追一回风。

老姜也想问一下她的真名字是不是叫叶良,但是一直也没有勇气问,他怕听到的是他预想的那样。

他拼命地找话题来跟一叶浮萍聊,生怕她昏睡过去,可是他感觉到她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无力。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搜救队依然没有踪影,老姜感到希望越来越渺茫。

他说姑娘你别睡呀,我还不知道你叫啥名字呢,将来我跟你家人说起,我总不能说你的网名吧,你要是这这么就去了,你真对不住我这苦心。

一叶浮萍没有力气回答了,她的呼吸也越来越弱。老姜说他妈的,早知道会这样,打死他都不会带她来爬什么司马台。这个单边墙,不知道吃了多少人。

老姜说特别想给你做心肺复苏,可是又怕你肋骨摔坏了,做个复苏再弄出更严重的伤来。老姜跑到帐篷外面大喊救命,大喊快来人,他不知道喊了多少次,可是都没有听到回应。而群主他们一直也没找到他们,这就是那个司马台极为不科学的地方。

老姜不敢远离帐篷,他怕见不到一叶浮萍最后一面,他摆弄手机在各个方位,希望可以有一点信号,让他可以拨出去电话,但是真的没有什么效果。

时间过去了一个半小时,老姜感到万分沮丧,这么冷的天,他的额头上却冒着汗,他害怕,他紧张,他不安。

就在老姜感到回天无力的时候,他听到了群主的呐喊,老姜跑到帐篷外,大声吼着,群主和另外的几个群友都看到了他们。紧接着搜救队的人员也赶到了,可是老姜却倒下了,他被冻坏了。

第二天新闻上有这样一条,驴友探险司马台,两人坠落单边墙,重度昏迷。

两天之后,老姜醒过来了,他是因为高烧昏迷了两天两夜。他醒来后第一句话就问一叶浮萍怎么样了,医生说你问的是跟你一起被送来的那个女的吧,植物了。

老姜说你们医生到底有没有人性,“植物了”这样的话也说的轻描淡写。

老姜从床上跳起来,找到了一叶浮萍的病房,他透过玻璃看到了那个“耿乐”坐在病床边,一叶浮萍的头上盖着氧气罩子。他推开门,那人站了起来,他平静地说,“谢谢你救了我姐姐,她现在这种情况,医生说看能不能出现奇迹了。”

老姜说她是你什么,是你姐姐?

那人说对呀,如假包换呀,亲姐弟。

老姜很高兴,但是那高兴又被一叶浮萍的重度昏迷给浇灭了。

老姜就问你们怎么称呼呀,一直都用昵称聊天来着。那人说他叫叶良,他姐姐叫叶优。老姜说叶优,叶良,名字挺好。

叶良说,姐姐很可怜,刚被渣男劈腿,现在又重度昏迷。

两个男人,围着眼前这个昏迷的女人,聊了很久,一直聊到医生来查房。

老姜了解到,叶优是一个感性的女人,爱上了一个摄影师,她给摄影师办影展,跟摄影师到出去采风,当她带着满心欢喜打算跟摄影师谈婚论嫁时,她发现摄影师跟一个小明星在一起的小视频。那摄影师本来是发给小明星的,却不想发到了叶优的手机上。叶优知道后做了一件极端的事情,她冲到一个发布会现场,掌掴了那个小明星;然后她又去那个摄影师的公寓,把摄影师全裸着给绑到椅子上,并且拨通了那个摄影师所有朋友的电话,邀请他们去趴体。

叶优就是这样随性,因为极度失落才加入驴友群,因为自己的家境,也因为渣男,她不再相信爱情,也反感男人的主动接触。所以老姜主动跟她搭讪,都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叶良说父母都不在国内,这个事情还没有跟父母说,怕父母着急再出什么事情,但是又不能一直瞒着。

老姜说,他也没啥能耐,但是只要用得着他,随叫随到,叶良说哥们儿局气。

老姜出院后感到浑身充满了力量,但是这力量却被什么东西压着,不能释放出来。他又高兴又伤心,他高兴的是自己可以正大光明追叶优;伤心的是叶优很可能永远都不会醒过来了。

老姜日复一日地跑去医院,每一次去都陪叶优聊很多,他说他唱了那么多次《私奔》,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见。

不知道大家相信不相信喜欢个世界上有奇迹,反正老姜坚持相信奇迹存在,要不他怎么就遇到叶优,并且救了她呢。他始终对自己说,叶优只是累了,等她睡够了就会醒来。

从来不信奉神鬼的老姜,去了雍和宫,并求了一只平安无事牌,给叶优挂在了脖子里,他说雍和宫的无事牌很灵的。他还说只要叶优醒过来,他宁可折寿。

叶良看老姜来的勤快,就问他是不是喜欢姐姐,老姜说有那么点儿,不强烈。叶良说,你这还不强烈,都差点住医院了。

春节很快就来了,老姜给叶优带来了热气腾腾的饺子,说这是他亲手包的,说你赶紧醒过来,要不饺子就吃没了。老姜打开电视,一边调侃着春晚那些节目,一边吃着饺子看着叶优。可是叶优的眼睛仍然不能睁开,老姜就趴在病床上睡着了。

大年初一早上,叶良来到了病房,看到熟睡的老姜,就喊醒他出去吃饭,老姜笑着说好呀。

就在他们走后,叶优的手指动了,这一幕被查房的医生发现了,她说真是奇迹呀,重度昏迷的病人苏醒了。

老天爷真是特别爱捉弄人,就在他们吃完饭准备回医院的时候,老姜说给叶优打包一些,叶良说她现在吃不了东西的。就在老姜提着打包好的饭盒出来之后,一辆城市货运车驶了过来,把老姜撞飞了,那饭盒也跟着他一起飞了。

叶良目瞪口呆,还是路人拨打的110和120。

叶优醒了过来,叶良把老姜说给叶优听,叶优说她知道老姜喜欢她,感觉得到,说这话时,叶优低着头有点害羞。

叶良说老姜死了,可能老天爷显灵了,让你醒来,让他折寿了。叶优说别瞎讲,老姜怎么可能死呢,

叶良说就早晨的事情,老姜手里还非要打包东西给你吃。叶优听了开始很平静,然后疯一样冲出病房,叶良抱住她说,没用了,老姜已经送去太平间了。

叶优说,他唱的《私奔》她都听到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听说昨天张静宇回湖南去了!” “可不是嘛,人家父母在那边,不回去在这边干嘛。” “不不不...
    柴道一阅读 109评论 2 2
  • 为什么 来不及说爱你? 折子:因为你滥情,爱的人太多了,还都是女人 子贱:我的话是缺少勇气吧 闯哥:答案就一个,不...
    冬忘阅读 145评论 0 6
  • 幸福的起点也是句点,拥有你的爱,你的温暖,今生已经足够。 原来,忘记和记起是一样的痛,如果当初没有遇到你,你也没有...
    素衣念慈阅读 73评论 0 4
  • 当青春的第一支花绽放在早春的枝头,那美丽的片段便永远留在记忆的长河里。往事是一曲萦绕不去的余音,总在时光交错里悠然...
    楚含笑阅读 74评论 4 3
  • 现在总算是发现焦虑产生的一种原因,它是来自于各种问题,其中一种就是我遇见的——不自律,不能自律的做事情,做到半途而...
    朝拜自由阅读 4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