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十二)废液缸

字数 3510阅读 145

大梦过半(十一)四个人

从高二开始,林楠再也没有找过娇娇,娇娇至此已经换了两个男友。

以前林楠每天都会给娇娇带早饭,娇娇生病他会第一时间去买药。每次回家带了什么好东西,都会第一时间冲到娇娇的寝室楼下。

梅凉问他:“你若知道没有结果,还会那么关心他吗?”

林楠摇摇脑袋:“我不知道,在那个时候,我只顾着一个劲儿对他好,没想过以后。”

一日寝室又在八卦,提起了旧事。众人七嘴八舌,都问娇娇当初是怎么拒绝林楠的。

梅凉不由自主地侧头倾听,所有人也顺势安静了下来。

娇娇只是微微一笑,说:“我从来没有拒绝过他。”

静默了几秒,她接着说:“因为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向我表白过。”

寝室里八个人都冷吸了一口气。竟然真的有这种傻子?只顾着关心,却不知道关键所在?

梅凉想,林楠就是个胆小鬼。

和他乖巧的外表不一样,他其实很敏感。虽然他经常耍宝,逗女生笑,但他自己并不想被人当成小孩子。

可他明明也希望有人像关心小孩子那样关心他。

他喜欢站在聚光灯下唱歌,有很强的表演欲,他希望很多人都可以看到他。

林楠唱歌很好听,声音和林俊杰有几分像。林楠擅长模仿,比如狒狒,比如他老家的智障邻居。梅凉说模仿动物可以,模仿弱者就是不尊重,会遭报应的。

林楠再也没有扮演过弱者。

梅凉不喜欢他耍宝,这种行为与她的风格截然相反。

梅凉不喜欢暴露在众人眼光下,被人评说,她宁愿一意孤行。

但是林楠喜欢拿自己开玩笑,女生喜欢逗他。

那个样子,梅凉不喜欢,她觉得像一只小丑。站在舞台中央,独自傻跳,还要不住观察周围人的脸色。

他太喜欢被关注。

但是,林楠唱林俊杰的歌时,还是很有魅力的。

梅凉一直记得一首歌,以前用盗版磁带听的。

是林俊杰翻唱的《天堂》,知道的人不多。

“回到熟悉的地方,看夕阳慢慢落下

那是最爱坐在堤防,听你说说话

你说我们在天堂盖个家

流星划过的晚上,总会想起你的愿望

不能为你圆的梦想,一直放在我心上

应该有人为你圆了吧

我的肩膀,曾经为你变成天堂

让你忙着笑,像孩子一样

用心为你筑起能挡住伤害的墙

我的胸膛,因为爱你变成海洋

不怕大风浪,狠狠地打下

在情绪退潮后会安静地牵挂

不悲伤。”

每次梅凉要林楠给她唱《天堂》,林楠都百般不愿意,说这首歌好悲伤,还是唱《豆浆油条》吧。

油条也蛮好吃的,不过食堂不卖。

校园外每天都有小商贩游走,保安比城管还凶悍。

小商贩为了生活,还是要冒着风险前行。外面很热闹,校园里冷清。买东西的学生像做贼一样,远远地给老板使眼色,示意什么时候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保安要是抓着现行,立马扔进垃圾桶。这是校长直接下达的命令,他们执行得很愉快。

北枫一中的保安特别讨人厌,每天趾高气扬得像幽灵一样游来游去。

看到有人拿薯条或者凉面眼睛都直了,扑上去就抢。

梅凉怀疑保安都内分泌失调,人格缺陷。

因为怕学生吃了外面不干净的食物,生了病会怪罪到学校身上,结果弄得全校的保安都神经兮兮。

保安最横的时候还会去砸人家的锅,大家都知道,外面卖炒面的阿姨都被抢了两个锅了。

但是地球人已经无法阻止学生吃薯条了。

薯条,不同于KFC的炸薯条,在四川有叫“狼牙土豆”或者“螺旋土豆”的。

感觉小孩子都挺喜欢吃的,一般小学初中的校园外都很多摊子。有固定的客流量。

小时候喜欢吃串串,一毛钱一串,一般是土豆或者藕片,炸过之后,再撒点四川辣椒面、孜然、小葱,想想都流口水。

后来变成五毛钱一串,现在是一块五两串。物价飞涨,生活费没见涨。

每次吃土豆的时候,梅凉的嘴巴都是红油。

然后她总会讲关于土豆的故事:

“火柴笑土豆,土豆啊土豆,你真土!连名字都这么土!”

众人早就知道下文,也装作认真听着。

“土豆委屈地小声说:人家不土了,人家改名字了,人家……人家现在叫洋芋。”

梅凉没什么幽默细胞,只是偶尔吐槽,通常她讲的笑话都会冷场。

比如,冰箱里有五个鸡蛋。

第一个鸡蛋说,哎哟,你看,第五个鸡蛋好恶心哦,浑身都是毛。

第二个鸡蛋说,就是就是,太恶心了,浑身都是毛。

第三个鸡蛋说,太恶心了,我受不了了,浑身都是毛。

第四个鸡蛋说,把它赶出去了,它太丑了,浑身都是毛。

第五个鸡蛋翻了一个白眼,滚!老子是猕猴桃!

诸如此类。

体育课,才下午四点过,班长就嚷嚷着吃东西。

“那我们去买凉面吧。”

为了抵制小摊贩,学校的体育场本来是铁栅栏,现在又多了层蓝色的铁皮墙。

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卖凉面的一家人连夜杀出了一条血路,在比较偏僻的角落划开了铁皮,硬生生开了个小门。

墙里墙外全靠声音交流,食物和钞票就从下面的小门送出。老实说,那道小门真像狗洞。

后来,上面又开了个小洞,跟猫儿眼似的,可以先看看货物。

“班长,你要吃啥?!凉面还是凉皮?”

梅凉感觉不太对劲,好像突然安静了不少。

梅凉还在思索,眼睛一动不动盯着凉面和凉皮。那老板也盯着她,一动不动,嘴巴嗫嚅,不知道说什么。

“问你呢!吃啥?”

还是没人回答,梅凉恼了,转过身去。

却看见穿着保安制服的一群人就在面前。学生们都自觉退到铁墙后面,围成一个弧形。梅凉一个人在中间,后面是三个保安。

时间定格了十秒钟。从梅凉先步走向小洞的时候,保安就已在身后。无奈梅凉反应迟钝,竟然没有察觉。

梅凉和保安的仇算是结下了。

气氛有点尴尬。保安偷偷意味不明地看着她。

刚开始还有点心虚,后来一想,反正俺也没买,你也没证据,我怕啥?

于是嫣然一笑,对着保安头头挥一挥衣袖 ,说了声“你好,再见。”就跑了。

一群人愣住。看她一个人跑地飞快。

梅凉一边跑一边骂班长:去你丫的,一出事儿跑得比谁都快!

刚跑到教室楼下,林楠就捉住了她。

“走,小梅梅,我们去捞锦鲤!”

“捞个毛!你捞来做么子事?”

早就习惯了梅凉刻薄的语气,林楠还是不由分说把她拖到池塘边。

正准备从草丛里拿出小脸盆,突然怔住了。

他俩发现建忠哥也在。

莫不是在赏鱼?不会吧,他这么文艺?

梅凉看见还有一个人,那是十八班的班主任。就是空手劈砖的那一位。

两个大男人在池塘边干嘛?!赏鱼吗??两个有妇之夫能干嘛?

远望去,两个人好像在往池子里倒着什么。梅凉和林楠不禁走近看。

梅凉和林楠两个人灰溜溜地回来了,满头黑线。班长凑过来,特别闹腾。

“诶?你们不是捞鱼去了吗?怎么这么快?”

梅凉不说话,冷冷地回到座位上。林楠想想刚才的情节都觉得恐怖。

“你不知道啊,班长,建忠哥和十八班班主任居然拿废液缸里的化学药品喂鱼!两个人念念有词,还傻乎乎笑呢!看起来好猥琐!”

从此以后,林楠再也不吵着去捞鱼了,也不去钓喷泉池的鱼,谁知道建忠哥什么时候去喂过它们!口水鱼尚能接受,可那废液缸里不知道有什么重金属或者毒品,吃下去还不得冤死!

林筱锋正踢完足球回来,班上除了文璃等几个学霸在看书,都没什么人,只有梅凉她们几个闲着。

“说什么呢?这么严肃?”

没人回答。大概都还被建忠哥的惊世之举吓着。

方子皓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淡定地给林筱锋讲了梅凉刚才的见闻。

本以为林筱锋也会跟着笑笑。谁知林筱锋的脸色短时间内变化无数,最后拍案而起。

“妈的!这建忠哥也太不讲究了,俺们寝室昨个儿还吃了鱼!就说味道不怎么对呢。”

方子皓安慰他:“喷泉池的都是普通的鲤鱼,离教学楼远得多,估计建忠哥没走到那儿去。”

“就是因为喷泉池远,俺们才捞的小湖里的鱼啊!”

“哈?”另外三人齐声道。

“哈什么?”林筱锋诧异。

“这小湖里的可都是锦鲤啊!你们连这个也吃?”

林筱锋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嘿嘿一笑,黑色的皮肤衬得牙齿特别白。

“这不,俺们大哥说那鱼长得好看,想尝尝鲜嘛。”

味道怎么可能对呢?你吃的是锦鲤啊!

众人狂晕。林筱锋的大哥可是个出名人物,同寝室但不同班的。

林筱锋有结拜的九兄弟,加他自己十个。其中还有海怪。大哥最魁梧,打架最厉害,胸中满是忠义,跆拳道黑带。每次打架都是打头阵,但是他自己没怎么惹过事儿。都是替人出头。

大哥转过很多次校,都是因为打架。

简而言之,是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主儿,没少被海怪戏弄。

每个星期天,海怪都邀请大哥去电影城赌币。

海怪就是个人精,聪明地紧,经常一下去就挣一星期的生活费,一般他没钱就借点本金去赌币,人称“电影城小王子”,也就他哥几个封的。

但是大哥经常连内裤都输进去了。十赌九输。

但是大哥瘾大,也经不住海怪游说,一来就着了道。

“大哥,走,电影城赌币!”

“这个周末钱用得差不多了……”

“没事儿,我借你!咱俩去翻盘!”

“哦,那……走吧。”

于是最后大哥又输得只剩内裤,再欠海怪一笔钱。

经常星期天晚上一来就一穷二白,一进寝室门就抱大嫂的大腿。

林筱锋在寝室听到最多的话就是“亲爱的,这个星期我就靠你了。”

大哥大嫂上下铺,大哥耿直,脾气暴躁,大嫂与他初中同班,性情温和,长期接济他。

跟张爱玲说的一样,不管你是猴子还是鸟,这个世界总有一个人是可以包容你的,也许他还没出现,但是一定是有这样的人的。

他是鱼,你是废液缸,你的负能量被他吸收,甚至以死亡为代价。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十三)来支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