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S的“剥虾论”爆红:你的爱情还好吗?

01

最近,大S的“剥虾论”爆红,引发热议。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综艺节目《幸福三重奏》里,三对夫妻围坐吃饭,对福原爱给老公小杰剥虾的反应,大S无比惊讶。

然后她发表了一番“剥虾论”:“从小到大都是我爸剥给我吃,我爸不在之后我就不吃了。我妈就说吃虾一定要是男人帮你剥。”嫁给汪小菲后,“他如果帮我剥我就吃。”

首先是汪小菲,听完这话后,好像有了感悟,埋头开始剥虾。

习惯妻子照顾自己的江宏杰,开始对福原爱心生愧疚,默默地剥起了虾。

连气哭老婆的陈建斌,也看了看蒋勤勤,主动提出:不要动,我帮你剥。

只因为大S的这一句话,三个男人心甘情愿成了“剥虾男团”。

这期节目播出后,大S 的“剥虾论”还一度登上了微博热搜第一。

评论分为两种,一种从中找到了经营婚姻的精髓,夸大S撒娇女人最好命,适当示弱更幸福;一种从中发现了怨恨发泄的源头,敌视都一把年纪的大S公主病、矫情、不作死就不会死

这些评论惹得大S又出来解释,自己很少吃虾,然后还引出了汪小菲霸气护妻“她老公愿意给她剥虾怎么了?”

我个人并不认为大S是“作”,何况,即便是“作”也分两种,一种很低级,一种很高端。

低级的“作”不长脑子,对着爱人颐指气使:你不替我剥虾就是不爱我!

高级的“作”很有艺术,对着爱人娇羞婉转:你可不可以替我剥虾啊?你剥的虾最好吃了!

敢问,同样一件事儿两种表达方式,你会选择哪一种?我猜,大部分人都会选择第二种吧。因为这种“作”是在和亲密关系中的另一半表达“需要”和“被需要”,是一种良性互动。

而第一种“作”是在向亲密关系中的另一半下达“必须”和“坚决执行”的命令,是一种恶性欺压。

我个人很喜欢大S,从早期《流星花园》里的偶像杉菜再到婚姻生活中经营家庭的好手,我都喜欢。她具备“嫁给谁都幸福”的能力,也具备经营婚姻的能力,她为家庭真心真意地付出过,所以汪小菲疼她、爱她,也是常理之中,因为她值得。就像汪小菲所说,生了两个健康宝宝,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的大S难道还没有权利得到老公剥虾的待遇吗?

所以,剥虾什么的都是小事儿一桩,她的剥虾论,也只代表在她的婚姻生活中,这种方式被双方认同而已。你帮我剥个虾,我给你做个点心,多幸福的场景啊,总比你吃你的虾,我做我的点心更温馨吧?

所以,大S即使“作”,也是高端的“作”、适度的“作”,这种“作”可以让亲密关系中的两个人多一点互动,也能让婚姻多一点情趣,就像怡情的调料一样给婚姻增加味道,令男人回味无穷。

剥虾还是不剥虾,只是夫妻相处中小的不能再小的小事情,只代表夫妻相处中的习惯而已,并不能解读为爱情的模板——“男人替你剥虾代表宠你,不替你剥虾证明不爱你”。

02

可是,看完汪小菲的微博回应,表妹却对“剥虾论”有了另类解读。

汪小菲是这样说的,“如果老公剥个虾皮都不敢奢望,那我劝你好好审视一下自己的婚姻”,表妹回想了自己和男朋友吃虾时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悲凉”和“你争我抢、互不相让”的“尴尬”之后,愤愤地说:“哼,别说替我剥虾了,不仅不替我剥,还跟我抢!根本就是心里没我!”

我问表妹:“你希望他为你剥虾吗?”表妹想了想:“其实也不是,我和他你争我抢吃饭才有意思。”

我笑:“所以别人的老公剥不剥虾,跟你有什么关系?”

表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这不都是跟别人比的吗?”

也是,我们生活在一个资讯通达的年代,尤其有了朋友圈之后,很多人的烦恼都在“比较”中纷至沓来

A的老公做的一手好菜、还浪漫细胞爆棚,怎么自己身边这个人,连说句话都能给人噎死?

B的媳妇不仅人长得美,还超级会挣钱,怎么自己的媳妇除了一日三餐照顾家里之外,就没挣过一分钱?

C的男朋友每个节日都会发一个大红包,还附带脸红心跳的情话,怎么自己的男朋友连个纪念日都记不住?

……

于是,开始不淡定了,“别人的爱情”成功地动摇了“自己的幸福”。

我厌烦那种拿别人的“条条框框”来分析自己“受伤”理由的人,什么他不为我剥虾就是不爱我,不给我买口红就是不爱我,不给我送纪念日礼物就是不爱我……

有些不买口红的男人同样在意你,他可能给你买个保温杯,让你注意身体。

有些给你送纪念日礼物的男人也不一定就爱你,他可能有他的苦衷,被你刚好接受。

这世上有一千对亲密夫妻或热恋伴侣,就有一千种相处方式,生活有千百种面孔,爱情也有千百种模样:

寒冬腊月一人一半分享买到的烧红薯,是爱;

晨光微熹中,手牵手去喝一杯豆浆,是爱;

每天晚饭后,强迫对方去锻炼遛弯也是爱。

我从来不认为爱是可以定义,什么“爱不爱你,上次床就知道了;爱不爱你,吵次架就知道了”之类的理论,太小众。

每个人的婚姻都有不同的相处方式,每个人的爱情都有自己独特的底色。只凭简单的别人的标准来判定爱情的走向和一段感情的始末,不仅愚蠢而且低俗。

03

我曾经问过我爸,爱情是什么?我爸说:爱情是给你妈剪脚趾甲的指甲剪。当我爸戴着老花镜,眯了双眼,把我妈的脚放在手心,耐心为我妈剪有些畸形、深深长进肉里的脚趾甲时,我知道有爱在发生。

我也曾经问过我妈爱情是什么?我妈说:爱情是缝在被子里的线,有时候能看得见,大多数时候却看不见,它隐藏在被子里面,正是这样的线把被面和棉絮紧紧地缝合在一起、结实耐用。生活这床棉被坚固而温暖,爱同样如此。

你看,每个人对爱情的理解都不同,每个人对婚姻的期待也不同,只要自己的爱情恒定而温暖,管别人的爱情是什么模样呢?

和别人比较是烦恼的根源,因为比较,我们的烦恼人为地被扩大;因为比较,我们的烦恼突兀地显现;因为比较,我们的生活乱了阵脚。

大S的“剥虾论”爆红,其实跟你的爱情并没什么必然联系,你更不需要用这理论来审视身边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