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命是一首赞美歌——听郎莉讲述她的故事

【加拿大女作家协会】倡导的“说出你的故事”系列活动,从春天走到秋天,已展现了30位女作家的故事,一周一故事,周周有惊喜。每个故事,是作家创作的心路历程,更是女性的传奇人生。

2021.9.11 第31场,由加拿大女作家协会的会长郎莉压轴登场讲述她的故事。

请先看郎莉会长的简介:

郎莉,女,满族,辽宁沈阳人。一九七七年考入中国医科大学医疗系,毕业后妇产科医生五年。一九八八年出国,历经打工、留学、经商;二十四年房地产经纪人,荣获终身成就大奖。著有《郎格格温哥华卖房记》,作品发表于中文报刊,并被收录于浙江文艺出版社《家国四十年来》、香港《文综》、美国《北美中文作家作品选》。北美中文作家协会终身会员。2018 年11月创建加拿大女作家协会,任会长。


以下内容根据郎莉在加拿大女作家协会群里的分享进行整理。

        加拿大女作家协会的各位姐妹们好。听了群里好多姐妹们的故事,感慨万千,收获多多。我们女作协藏龙卧虎,每个人都分享都非常精彩,感恩以文会友,与大家相聚。

        我今天分享的题目是《我的生命是一首赞美歌》小标题:从《郎格格温哥华卖房记》到中短篇小说集《放手》。

        我出生在沈阳,用赵本山的话来说,是大城市。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会计师。我小时候,父母工作忙,家里又有了一个比我小两岁的弟弟,我被父母送到了本溪乡下的祖父母家。我很感恩,住在乡下的祖父母很爱我,把我视为掌上明珠,满族人没有重男轻女的习俗。

        与祖父母住在一起的姑姑也很爱我,对我比对自己的女儿还好。可是随着岁月的流逝,我发现我与别的农村小孩子不一样,他们都跟自己的父母在一起生活,有时被父母打骂,可是一会儿就忘记了。我很小就开始思考:为什么父母把我送到祖父母家?他们不爱我吗?与此同时,我开始观察姑姑是对我好还是对表哥好,姑姑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如果她对我的好超过了对自己的儿子,那才是真好。

        我发现。姑姑对我真的比对表哥还要好,我开始管姑姑叫妈妈。从这件事开始,我喜欢观察发生在我身边的人或事,这也许就是我日后喜欢写作最早的起因吧。

       我还有一个特殊功能就是喜欢做梦,梦里有很多故事,有些故事是重复的,时间久了,就相信梦中的故事。为此,我们家还发生了一件令母亲恸哭不已的事件,直到姑姑从本溪老家来我家澄清事实,才结束了那场“家庭动乱”。(中篇小说《童年记忆》收录在中短篇小说集《放手》。

       非常羡慕群里年轻的姐妹有一个美好的童年,有耳濡目染的学习环境。我父亲是小山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而且是学理工科的,我们家没有世界名著。在那个学校不上课,唱红歌跳忠字的年代,我没有机会接触到世界名著,只是读了《金光大道》、《艳阳天》等那个年代的书籍。如果说我能成为一名作家,生来的善于观察和敏感多思对我的写作很有帮助。

        1964年我上小学了,几乎所有的老师都喜欢我,说我写字大气,很有灵气,让我跟着高年级的同学一起写黑板报。那时候,我会说顺口溜,很押韵,老师也让写在黑板报上。

        小学只上了两年,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开始了,学校不上课了,我们成了无人管的孩子。可是我已经养成喜欢观察周围发生的故事的习惯,眼睛耳朵一刻也没闲着,那一段的历史写进了我的中篇纪实小说《童年记忆》,收入到我的新书:郎莉中短篇小说集《放手》中。

        记忆最深的是1973年回潮风,就是又开始注重学习了。对我一生影响最大的是一位历史老师。他讲课的时候全神贯注,声情并茂,眼里噙着泪水,仿佛是用生命在讲课。生命感染了生命,我意识到,人不论做什么,都要尽情尽力尽心,人尽其才物尽其用,燃烧的生命才是最壮观最有意义的。

        无独有偶,正当我崇拜那位历史老师的时候,父亲文革时下放到农村房东的儿子上了辽宁大学历史系,成为那个时期的工农兵学员。他给我借了一本《东周列国志》,我爱不释手,每天都读,单调的生活有了新的内容,也让我喜欢上读历史书。我看过一些清朝的历史书,希望以后能像历史老师那样做个能给他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人。

        我的作文一直受到老师的关注,几乎每篇都是范文,在全年级传阅。野营拉练的时候,我一口气能说出很多顺口溜,同学们说是诗,我心里美滋滋的。

        中学毕业下乡,我没有跟随母亲单位的子女——军工厂工人子弟,而是跟着父亲的东北大学子弟一起下乡,这改变了我的一生。

        母亲工作单位是一所中专,文革时同军工厂合并了。我的中小学同学大多是工人子弟,我在同学眼里“与众不同”,说我像“高干子弟”。跟父亲的大学教授子弟在一起,我又变成像余秀华初闯诗坛一样,在知识分子子女中显得土里土气,与他们格格不入。他们对我不了解,以为我只是能干活,在准备高考的时候一听说我要考文科,马上不屑一顾地说:“你理科不行吧!”

        性格决定命运。就是这一句话,生性要强的我改考理科,考上了中国医科大学医疗系。我的第一首赞美歌开始唱响。

        一九七七年的冬天,我参加了文革后第一届全国高考。早在夏天的时候,就发现青年点好多人“病了”,其实是他们是得到了小道消息,揣测要有全国统一高考。大队专管知识青年的主任在我们小队,她说:“考的再好也没有用,贫下中农不签字,谁都别想走。”我怕了,一直干完秋收,等到乡下开始“猫冬”才回家准备考试,从报名到考试不到一个月。

        我们青年点五个人在一起复习,我被认为是唯一考不上的。知识分子的子女都很“腼腆”,从来不问问题,而我牢记“不耻下问”,不懂就问,加上挑灯夜战刻苦学习,被第一志愿录取。我想,一定是我勤学好问感动了上天,

       上大学时,伤痕文学拨动了我的心弦,看了许多伤痕文学作品,在中国医科大学首届(也是仅有的一届)文学作品征文中获一等奖。

       大学毕业后,我在国内做了五年妇产科医生,(我将这一段的经历写下近20万字长篇小说《初为天使》)于1988年5月来到加拿大与读博士的丈夫团聚,开启了相夫教子、打工、留学、经商的移民生涯。

        我头脑中有非常传统甚或有很多旧思想。我把丈夫看成天,把家看得无比重要,甘心做一名贤妻良母。刚出国的时候,一切以丈夫为重,又不想坐在家里吃闲饭,白天把家里孩子和丈夫的饭菜都做好,晚上去上班。后来丈夫在美国航空总署找到工作,为了一家人在一起,我放弃了在大学的学业,跟着丈夫一家人去美国南加州。我想,这都是童年生活对我的影响。

        我以为生活会永远这样,男主外女主内,可是命运跟我开了一个大玩笑。丈夫因为美国签证的问题不能回美国工作,一下子抑郁成疾,我也一股急火,患了糖尿病。

        那时候大儿子才十岁,小儿子不满半岁,感觉天要塌了下来一样。感谢我的母亲,虽然她没有像大多数母亲那样“温暖”,在我的童年生活中缺失,可是关键时刻,是母亲给了我生活下去的勇气与智慧。母亲说;“人生三起三落过到老,想象你的姑姑,她那时的生活有多难,不都过去了吗?过日子就像小鸟垒窝,一点点就过起来了。”

        我得到的母爱是为母则刚,不论什么时候,都要敢于面对生活,勇敢地活下去,活好。

       曾被我称为妈妈的姑妈,一生坎坷。姑父是国民党的高官,解放后入狱多年,姑姑一个人带着三个表姐生活,我的祖父母给予无微不至的关心和支持。满族人的文化里没有:“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姑姑不管心里有多苦,总是笑声朗朗,一点也不给姑父压力,还在姑父保外就医时又生下表哥。母亲提到姑姑,我顿时觉得惭愧,姑姑的故事给了我生活的动力。我不再唉声叹气,而是想着要像小鸟一样,无论刮风下雨,没有依偎也要奋力飞翔,活出生命的精彩。

        面对现实,我想着如何冲出重围。我喜欢烹饪,计划着开个餐馆,可是丈夫说:“你做饭凭感觉,开餐馆食谱要定量。”丈夫不愧是科学家,他一语道破了要害,中国食谱中油、盐等都是放少许,而西人则定量为几克,就是厨师不在,照猫画虎也能炒出味来。

        就在我每天烹饪美食,准备定量菜谱的时候,1996 年加拿大银行第一次开始降息。那时我出国已经八年了,有一定的积蓄。不知为什么母亲小鸟垒窝的话总在我耳边萦绕。我自喻小鸟,小鸟的窝不就是人的房子吗?

        那是早春的四月,我带着小儿子看房子,结识了一位台湾太太,她喜欢我,相信我,为了省经济费(她以为她省了,其实正好相反)。她喜欢上一栋房子,就让挂牌经纪人一手托两家写了合同,可她不懂英文,要我帮忙,我才发现合同里有很多不利她的因素,好多已经说好的家具都没有包括。这位台湾太太又想要房子又为吃亏怄气,找到了我,我在加拿大学过心理学,懂得谈判的拿捏,最后帮助这位台湾太太解决了问题,她感动得不得了。(写在《郎格格温哥华卖房记》中)

        那时温哥华大多中国经纪人都是从台湾和香港来的,我的经纪人是从马来西亚来的,我觉得我很适合做这一行,会为说国语的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于是不再想开餐馆,更弦改辙报名地产经纪人的学习。

       人生中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做不到的。苦难是逼迫自己成长的动力。那时候,丈夫的病情很严重,而我并不懂,我读医学院的时候,注重器质性病变,如肝炎、肺炎、心脏病等等,从没有学过精神科疾病,更不会去想这种情况会发生在自己的爱人身上,以为丈夫就是怀才不遇,心情郁闷,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没有想到丈夫的病情越来也严重,几乎所有的罪我都遭了一遍。想想丈夫以前是那么神采奕奕,对我痛爱有加,现在变成这样不可理喻,我的心都碎了。我一边忍受着折磨,一边还是不忍心放弃。爱过怎能轻易分开?小儿子还不满三岁,出来工作已经变得非常严峻,为了生存,我无路可走。曾发誓永不开车,而现今,车成了我的必要工具。

        我是那样惧怕开车,地产经纪牌照拿下来了,驾照才通过。刚上班的时候,都是同事帮我停车。

        感谢上天重新塑造了我,让我懂得了人生的意义与无限的可能性,在温哥华做起了地产经纪人。

        创业的艰辛,丈夫的病情,两个幼小的孩子像三座大山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曾有过三次自杀的念头,写遗书的过程中发现自己连死的权利都没有。我爱我的丈夫,爱我的两个儿子,爱我的家,我舍不得离开,只能忍受凡人不能忍的苦。一年多以后,丈夫病情确诊,我反而释然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病态,我怎么能跟病人一样呢?

        一路拼搏,生意越做越好,获地产公司终身成就大奖,丈夫的病也逐渐好转,对我越来越关心,朋友们都说我终于熬出来了,我的后半生会越来越好。

        就在大儿子刚刚结婚一年多,小儿子就要中学毕业的时候,我家经历了2012年的“世界末日”。

        加拿大劳动节到时候,大儿子和媳妇从美国回来,我们全家去惠斯勒度假,一家人在一起度过了快乐的时光。

        刚刚度假回来,就接到了母亲病危的消息,我马上回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没有人能了解我当时的心情,我为我的小家付出的太多了,多少次想在中国多呆几天,就是因为放不下生病的丈夫,每次回中国都来去匆匆。我是母亲唯一的女儿,在她生前都没能好好滴陪伴她,我欠母亲的太多了,面对母亲,痛不欲生。

        92岁的姑姑跟母亲同一天去世,我一天失去了两位母亲。我哪里能想到,十三天之后,我的丈夫也因心脏病骤然去世了。

        13天内失去人生中最亲的亲人,我的世界崩塌了,我打不起来精神工作,每天恍恍惚惚,总能看见丈夫推开门看看我,然后笑眯眯地离开。

        一个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超级富豪,就是几年前被碎尸100 多块的温哥华著名凶杀案的遇难者。我工作非常认真,每次带他去看房之前,总是一个人先去西温哥华山上实地考察海景,因为同一条街道上,因为山路崎岖不平,景色也大不相同。结果,他们仰仗着有钱,做了些令我嗤之以鼻的事情,我果断地中止了为他找房子。好多人说我傻,看在钱的份上要忍,而我不想为钱为这种没有人格的人服务。

        朋友和同行笑称我为“大奶经纪人”,我和她们是朋友,总想着向她们展示另一种生活。2016年我开始写诗,令我的朋友跌掉眼镜。她们不相信大大咧咧的我还会写诗。这个时候那个碎尸的凶杀案闹得全世界都知晓,温哥华的美名被蒙羞。在一次诗歌朗诵会上,我提议生活诗意化,一提起温哥华不再是凶杀案,而是充满文学与诗情画意的城邑。

        我喜欢家庭生活,丈夫去世四年后,我与同是丧偶的表哥谈上恋爱。表哥是姑父的侄子,我们从小就认识,那时他弹一手好小提琴,音乐学院毕业后做起了乐队指挥。我觉得我们知根知底,很相信他,他也说好,我六十岁的时候迎娶我。结果他故土难离,视血缘比爱情重要,令我备受打击。

        我傻傻地认为,也许表嫂去世的时间短,那就多给他时间,于是在差一个月60岁的时候,也就是我做地产经纪人20 周年的时候开始写《郎格格温哥华卖房记》,全书近30万字,都是用手机利用碎片时间写的,在微信群发表后,收获了大量粉丝和客户,我不再为情而伤心,而是为成为更好的自己而努力。我的视野也变得从农村小女孩开始有了向文坛进军的动力。

        2018年《郎格格温哥华卖房记》在美国出版后有缘结识国内著名文学评论家陈公仲教授,邀他参加朋友为我新书出版的聚会;与会者都是温哥华文坛的友人,我们在一起谈文学开心不已。我一气呵成写了散文《遇到你是我的缘》受到陈公仲老师的赏识,萌发了办协会的念头。当时我头脑里一直萦绕着:“桃花潭水三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没有李汪的相遇,哪能有这么深情的诗句?办协会的宗旨就是进行文学交流。

        刚开始办协会的时候,引来了很多非议。有些自喻“文坛大佬”的人出口不逊,说我不过是一个卖房子“商人”,懂什么文学,根本不了解我心中的梦想,更不懂梦想与激情交织在一起的力量。

        感恩遇到中国女性文学专家,首都师范大学教授王红旗老师。当她感受到我内心澎湃的激情与办好女作协决心,亲自为女作协赐名《加拿大女作家协会》,于2018年11月12日在加拿大联邦政府注册成立。

        协会成立后,创办协会会刊《四月天》并于2019年9月20日在温哥华举行女作协首次文学研讨会,引起极大轰动。

       正是因为这次文学研讨会,笔名暮荣司徒(琳达)加入了女作协,说起来这是一段文坛佳话。

        2019年6月,古典文学博士,作家,主编《四十年来家国》的女作协顾问江岚来到温哥华开新书发布会,我作为作者之一前来,暮荣是江岚特请的嘉宾。在新书发布会上,江岚高度赞扬暮荣笔耕不辍,精益求精的精神,一下子就喜欢上这个与我同行,又有着共同爱好的忘年交。可是,当我邀她加入女作协的时候,她以不参加任何社会团体回绝了我。我没有气馁,再一次专程去她办公室邀请她,颇有诸葛亮三顾茅庐之举。

        暮荣加入女作协的时候,已经在网络上写完两部长篇小说,我鼓励她出书,她这两年每年出版一部长篇小说,已经出版了两部。女作协另两位会员咏梅、兰草也将网络小说认真修改出书。目前女作协写作风气浓浓,逐步向专业化协会迈进。

        暮荣在简书上写作很有灵气名气,吸引了一大批简书优秀作家加入女作协。目前的女作协人才济济,前不久在全球母亲节征文中女作协终身会员周兰兰获二等奖,被誉为”获奖专业户“的暮荣获优秀奖,两位会员将奖金全部捐给女作协。

        心中有爱,上天祝福。女作协的蓬勃发展不断地鞭策我这只领头羊,我不敢也不愿放慢脚步,积极参与线上文学活动,上网课,同时笔耕不辍坚持写作,继长篇纪实小说《郎格格温哥华卖房记》后,我的第二部中短篇小说集《放手》即将出版,书中包括近两年来创作的六个中短篇小说。

        我今天要说的是,生命没有框框,不逼一下,你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不要怕”厄运“,否极泰来,灾难是上天化了妆的祝福。不要怕写作遇到瓶颈,艺术家的灵魂是备受折磨的,千帆过后,一定会看到不同的风景。心中有梦要勇敢追求,不要骄傲也不要低估了自己,有时候生活会给你意想不到的惊喜。  当一扇门关上的时候,相信上天一定会给你开一扇天窗。这扇窗离天很近,可以数星星看月亮,让我们感受到宇宙的浩瀚无垠,心中充满爱的力量。

        生命充满了未知,我的生命是一首赞美歌。有人说;60-70岁是学术创作的最佳时期,其次是50-60岁,70-80 排第三。我从最佳时期起步,还有人生最珍贵的十五年去创作,生命的意义对于我来说是不断学习,不断进步提高。写作像做其他工作一样,需要不断学习提高,需要时间沉淀雕琢。前几天,我同群里三位姐妹去温哥华岛文学采风,在临行的夜晚,我拿出一瓶被誉为酒中之王,王者之酒的意大利2011年巴罗洛红酒,寓意陈年老酒耐人品味,芬芳扑鼻,祝我们女作家协会的会员笔耕不辍,以王者的姿态认真写作精心打磨,十年后我们的作品一定会像这沉淀10年的红酒一样香气扑鼻。

      《说出你的故事》活动圆满成功,感谢所有积极参与的会员,特别鸣谢女作协理事艳子,全程整理文稿。期待十年之后能再次听到每一个会员成长进步的故事,祝姐妹们创作灵感滚滚而来,作品如陈年好酒一样醇厚芬芳,我们一起加油!

附:会员感言

sharon:赞美郎姐姐奋勇向前的精神!

青枫:郎姐就是一团燃烧的火焰,散发着无尽的正能量和温暖。

惜墨:郎格格,听了您如歌如泣的讲述,您曲折的人生经历,让人感动,泪盈。聆听《我的生命是首赞美歌》您是一个重情重义的重家庭的满族格格。真佩服您在学习上耻下问,终于考上第一志愿的大学。为了家庭放弃了自己的学业,但自強不息,做房地产经纪,也做出了精彩。吟诗写作,追梦人生。十三天的人生大难,痛失亲人的痛,经历过都有感受,那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但您挺过难关,更加坚强。只有一个有担当的人,才能认识到"死的权利都没有。"再苦再难也要撑起来。

感谢您成立了加拿大女作家协会,我幸运我是协会会员。相信女作协,有您这个強壮带头羊的引导,会越来越强大,将会成长为参天大树,让世人瞩目。

锦楠:郎莉姐无论在哪里无论遭遇什么样的不幸,都能勇敢面对,用自己的勇气和行动照亮黑暗。我们作协以后火爆起来,郎会长就是导火索。

grass:温哥华 宁静的周六中午,听着你声音平和,内容精彩纷呈的人生故事,感触良多深受感动!你的爽朗热情,观察细致入微,体贴关心每一个人的优秀品行的后面,也曾经历过几乎不能承受的痛苦。你没有被命运的残酷击倒,反而走出了不一般辉煌的人生轨迹,值得敬佩!向你学习,向你致敬!谢谢精彩分享!真正领会了last is not lest的意义。

咏梅: 读过你的《我的生命是一首赞美歌》,几处都有落泪的感动,虽然你的人生故事我已熟悉,但你这些由心灵发出的文字仍旧触动了我的心!

索妮娅:听你人生之痛,短短半月时光,失去3位至亲,随你一起哀伤。也看到你奋发启航,笔耕不辍,硕果累累。祝你今后人生幸福美满,更加顺遂耀眼,佳绩不断。

彼岸晓吾:会长,刚才听了你精彩纷呈的人生故事,这是我第一次听你细细道来,被你的梦想和热情深深感动!你的观察从在姑姑家就开始了,这对你的写作一定很有帮助。经历过无法承受的痛苦,却没有被击倒,反而绝地再生,走出了人生的辉煌!感谢你的精彩分享!这是一份意外的惊喜!

暮荣司徒: 感恩生命中的相遇相知。

点点:早起,一边收拾阳台一边听着郎姐姐的压轴故事。脑海里浮现出认识的几个您同时代女性,都是那么爽朗、能干,时代的磨砺和骨子里的坚强赫然显现。祝郎会长心想事成,成就您的美好愿望!

Lucia 张露霞:听了你语重心长地叙述你的故事,我非常感动。羡慕你童年时期就善于思索,虽然不在父母身边长大,但是在隔辈人眼中,你就是掌上明珠。你自强不息,勇于挑战,经历坎坷之后,能迅速振奋精神,以顽强的意志挑起生活的重担。你完美的转型像一只雄鹰在房经济的领域里翱翔并大展鸿图。你爱神、爱人,更爱家。你的作品像雨后春笋一样层出不穷。你的组织能力令人钦佩,你把文友组织在一起并鼓励激发大家写出好作品。你的确是在用生命谱写一首动听的赞美诗……

The book worm:刚刚听完,非常羡慕郎姐姐的经历,还有对生活的乐观态度以及对写作的热爱,谢谢分享!

JuneChen:刚刚听完格格带有东北口音的叙述“生命的赞美诗” 。格格的故事早在“卖房记”里就读过,所以刚刚听来倍感亲切!是啊,生命本是场轮回,来来去去,但所有的结果都和童年有关!期待着格格继续谱写爱的乐章!

玲:聆听了你的故事,很感动!为你的勤奋努力点赞喝彩!

空谷(马兰):今天才来听郎姐姐说出你的故事。很感人励志的故事。没想到热情、大气、胸怀宽广总是有着爽朗笑声的郎姐姐,曾经历过了人生的许多坎坷,而你一次次的崛起,一次次的成功,一次次的寻找人生意义的目标,而且坚韧不拔为了追求心中目标的努力,让我钦佩不已。非常励志!像小鸟驻巢一样生活,生活确实如此。

在你与姑姑妈妈一起生活的日子里,无疑得到了她那种自强不息生活态度的传承。你细致入微的观察力则应该是与生俱来的,这是文学写作的必备条件啊!咱群里应该许多会员都是年少时便展露了有写作天赋的。郎姐姐也是,又一位学生时代作文是范文的女会员!感恩加入了加拿大女作协这么温暖的家。坚持写作,认真生活,跟着姐妹们一起进步,非常感恩!谢谢艳子每期认真地后期制作。

谢琰:刚刚有幸拜读了郎会长的故事(感恩艳子老师的精心整理),读到震撼!在文学路上,郎姐走得如此坚定和美丽!在人生路上,行得如此果敢与磊落!对学业和专科的执着,对爱人的不离不弃,面对人生顺逆流,都有你自信的坦荡与平静。我对您从文才到仁忍人韧的由衷拜服!感恩文学,让我们结缘,这是最好的安排,正能的牵引。

经年鲤:刚刚听完郎姐的分享,深深被您声情并茂的讲述所吸引。从开始到结束,我始终在思考,究竟是什么,让您有如此强大的内心可以面对生活施与自己的痛?又是什么,让您可以始终如一地热爱生活,并把这份激情带给身边的人?这个世界是奇妙的,每个人都有独特之处。在繁星璀璨的夜空,我们或许都是那点缀梦的星星,而您则是那轮明月,指引方向,从不吝啬自己的光芒。感恩这份真挚,感恩与您相识。无论生活如何变迁,心中的梦想总在前方!谢谢您的分享,泪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