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启示录:拿好保命锦囊,不要再让我成为长夜痛哭的母亲

文 / 蓝羽轩    图 / 来自网络

(文末有“保命锦囊”)

江歌案于上周在日本开庭,连续五日庭审,众多网友密切关注着事态进展。

案情其实很简单,陈世峰杀死江歌已经是客观事实,但在庭审时出现很多转折。案发当时在场的三人,江歌已死,刘鑫在门内,陈世峰凶手,没有监控,除了良心,没人知道那天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

努力还原具体的案情细节的真相,恐怕最终只能是沦为罗生门一般的走向,陈世峰和刘鑫都按照最大化个人利益的方式去讲述和作证,甚至编造。好在日本检方很专业,通过缜密的逻辑和责问,陈世峰最终心理防线崩溃,展现漏洞。

今日下午,法庭判定陈世峰故意杀人罪、恐吓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20年。判决过程中,陈世峰一度晕倒。

事实原本真相如何,我不想过多讨论。心理学不会做具体的对错的评判,而是关注事件的深层呈现,聚焦每个人物的心理底色,事情本身的心理真相,以及带给我们的启示。

发生这样的事情,就会意识到,生命真的很脆弱很脆弱,只要握有一个利器,就能有了剥夺他人生命的能力。在那个关键时刻,能停止杀戮的,或许是我们内心的心理营养。

我们先看看整个案件的整体脉络梳理:

陈世峰

陈世峰是禽兽吗?

是的。

开庭后,任谁都能看出他毫无忏悔之意,反倒在法庭上成为一个戏精,冷静、甚至冷血地努力为自己辩护,极力证明自己非预谋杀人,企图辩解脱罪,哪怕抹黑已无法发声的江歌,拉刘鑫下水也在所不惜。

众多网友说,陈世峰你怎么不知道愧疚,怎么还不道歉?很多人表现出对人性的绝望:陈世峰,他还是人吗?一点道德都没有!

江母从法庭出来,痛哭流涕:陈世峰在法庭上居然跟没事一样,太冷血了。她难过的,是她宝贝女儿竟然命丧在毫无道德和人性的人手里,让江歌的生命毫无价值。

道德,是我们心中善恶评价标准,它依靠社会舆论和内心信念来维系,用以调节个人与社会之间利益关系。道德是心中有,才会用于自制约束自己的行为。

陈世峰在法庭陈述时说:“因为担心给自己父母带来高昂的医疗负担,决定杀死江歌,所以又向她刺了几刀。”(来自凤凰庭审报道)

人命在他眼里,毫无价值,即使反复刺了江歌颈部11-12刀,依然坚持辩称:我是过失杀人。

在陈世峰心中没有“道德”,或者说他内心的“道德感”很低,对人命看的很轻贱,所以表现出冷血、没有愧疚心,对自己犯下的大错毫无悔改之意。跟无人性的陈世峰讲道德和愧疚,不存在的。

什么样的坏人最可怕?—— 坏人一旦无所畏惧,几乎是不可战胜的。

他的前女友在网上爆料,交往半个月,发现他有点偏激想分手,陈世峰却将她拖至小树荫里骂道:“你他妈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痛殴前女友又狠踹了几脚,彻底疯狂,幸亏这位女性狂喊救命拼命逃回宿舍,才生存下来。

刘鑫跟他同居时,发现他总抱怨别人欺负他、瞧不起他,很是消极阴郁,于是提出分手。(来自局面采访视频)陈世峰开始恐吓、跟踪、胁迫,用裸照威胁刘鑫要求复合。

他内心的安全岛,比绿豆还要小,这种匮乏,让正常人都可以处理的小挫折,在他看来就是万劫不复。

可见,陈世峰的控制欲很强,情绪不稳定,并且偏执、易激惹、有暴力倾向;他被激惹的痛点:是反抗、不服从,逃脱控制,这等于宣告他的失败,因此无论怎样都要挽回被挑战的“自我价值”。

“你他妈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这句话里,隐含着不容挑衅、高高在上的狂妄,显然对女性毫无尊重。

如果一个男人对你说:“你是我的一切”,“没有你我会死”。赶紧,宁可损失自己也不要激惹他,有多远逃多远,因为他要的是毁灭,得不到也要你死。

刘鑫

“死的那个人应该是你”,这是所有人,咬牙切齿挤出嘴边的一句话。

只要是个人,似乎都被刘鑫及其家人的行为气坏了。

网络到处充斥着愤怒的情绪,刘鑫成了江歌案舆论中心的道德污点。毕竟有人死了,天然的道德高点,无可辩驳。

刘鑫触犯了中国文化千百年来约定俗成的道德禁忌:朋友为自己出头,她却见死不救;朋友为自己舍弃了性命,她却没有感恩戴德,照顾朋友的亲人,反而因为懦弱躲避起来。

人在极端恐惧下,求生的本能会战胜仅存的理智,大脑已经没有空余去思考更多。就算刘鑫在应激反应下,恐惧占据了内心锁上了门,之后的作为或许是心理创伤产生防御而逃避,可以理解,但真的真的,无法认同。

网友愤怒的背后,是潜意识里的恐惧被唤起。

江歌的死、刘鑫的漠然,让大众恐惧拯救者和被拯救者牢固的关系会断裂:江歌的侠义如果落得这样的下场,日后谁还会充当拯救者?

这个连接一旦打破,人与人的关系会更为疏远。而这种愤怒形成的力量,可以暂时对抗这种恐惧。

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这是一个非常沉重的因果,刘鑫无法接受,因为她背不起。

潜意识里,刘鑫想要摆脱江歌的死跟自己的关系,一旦承认这个事实,会让自己十分痛苦。

因此,还不如选择性遗忘,就此麻痹,用大脑虚构出一个能接受的“事实”,自我原谅,让自己感受好一些,为余生寻找活下去的支撑:我没有那么不堪,我真的没有锁门。

在《局面》的镜头里,刘鑫哭诉自己被骚扰很委屈,也是“受害者”。她的委屈,是在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害后,放大了的“受害者心态”,更像是极端自私心态下的自我怜惜。但对他人的利益被侵害、江歌的死,则可以轻易释怀、漠然视之。

我曾企图想寻找一点点理由,理解这个年轻女孩的苦衷,或许,她也在成长,也在反思,也在试图努力承担吧,或许该宽容一点,给一个愿意承担的年轻人机会,去修正自己犯下的错误。

可是显然,这么多次机会,刘鑫不够真诚,不够勇敢,也不够负责。她在自己懦弱无能的时候,把危险和伤害转移给他人,在安全的时候,也不带任何感激和愧疚,也没有补偿行为,这大概是让善良的人最难过、也最难以原谅的事。

因为这否定了我们一直以来的认知:知恩图报。

相比电影《烈日灼心》里,主角用自己的行动去赎罪,展现了人性的焦灼,刘鑫所做的,让人感受不到些微诚意。

法律无法裁定道德的对错,但良心可以。

背负着另一个人的生命活下去,是不容易的。

除非在谎言里自我欺骗着活下去,否则,此生她都无法逃脱这种谴责。

江歌

江歌已永远无法发声。

死者为尊,我们只能从只言片语里,寻找江歌。

善良、正义、女汉子,是我们对案件中江歌的直观印象。

我们看一下案发当天下午到晚上的聊天记录片段:

女汉子性格的江歌,像一个安全岛,容易吸引懦弱无力者的依附者。

危险来临的时候,刘鑫请求江歌的庇护,江歌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甚至没有想过自己的安危。

刘鑫就像一个贪婪的吸食者,吸食着江歌内心的善良正义,依赖着江歌的保护。遇到事,她只需要退到江歌身后,懦弱着、害怕着,矛盾就会转交给江歌出头解决。

而江歌的出现,阻拦了陈世峰,也变相促进了陈的疯狂。

在这三个人的剧情里,江歌,是最无辜的那一个。

江歌的妈妈名字里有个“秋”字,于是江歌叫她“秋天”。我们在江歌的微博上,搜出秋天的信息,读来让人忍不住泪奔,江歌是那么爱她的妈妈。

江歌和母亲相依为命,可以看出,在这段母女关系里,她小心翼翼、努力上进,对母亲为自己的做出的巨大牺牲,似乎有些愧疚感,不敢有怨言,又懂事的让人心疼。

她不敢辜负母亲的期待,只是好好守护着母亲,很自然的扮演了这个家庭里的“父亲”,也沿袭了母亲的性格。

父亲的缺位,让她从未被一个男性好好对待过,甚至不知道自己内心被压抑了的,对一个能保护自己的父亲的渴望。

面对刘鑫,她将内心对父亲的渴望投射了出去,她有多渴望被父亲保护和疼爱,有多想要想父亲表达认同,就会有多保护刘鑫,就像她内心期待的那个,保护幼小自己的父亲。

卡普曼“受害者戏剧三角形”

在心理学中,任何关系都是一面镜子。

刘鑫的性格,懦弱、胆小、依附他人,看起来无害又好控制,自然会被强势的陈世峰吸引。

陈世峰对刘鑫的渴望,并非出于爱,而是控制、占有,万不能失去他的存在感,陈世峰也被刘鑫这样好控制的“猎物”深深吸引着。

他们俩在一起,就是“迫害者”和“受害者”的相互致命吸引。

当刘鑫被陈世峰的暴烈吓坏了,想要逃,可是她的力量太弱小了,逃脱不了这种情感依附,怎么办?

第一个念头,是寄希望于另一个强大的力量,帮助她脱离控制,于是出现了伪“新男友”,以及个性强大的闺蜜江歌。

不幸的是,江歌在跟母亲江秋莲相依为命的关系里,一直是充当这个家庭的“拯救者”角色,面对熟悉的情景,本能的投射到这段关系里,充当了刘鑫的“拯救者”。

刘鑫一直唤江歌的外号“三叔”,而自己则是“少女”,在大众约定俗成的情节里,三叔天然要保护少女,于是“拯救者”和“受害者”深深的吸引。

有趣的地方是,陈世峰和江歌对于和刘鑫关系的看重,都比刘鑫对他们关系在意的多,这恐怕是唯一的共同点了。

就这样,一个完美的“卡普曼戏剧三角形”形成了,这个情节在三人中不断的上演。刘鑫越懦弱,陈世峰越想迫害,江歌越发想保护,周而复始。

对于陈世峰,江歌几乎是横亘在他和刘鑫之间的障碍,取代了他的绝对控制地位,加上偏执的人格,惨案发生。三人的心理底色,被安排进这样一个剧情里后,江歌几乎是注定要被牺牲。

可悲。

江秋莲

自从失去了唯一的女儿,江歌妈妈的生活,完全崩塌了。

每天仔细打扫女儿的房间,一篇篇写日记回忆女儿……经历如此惨烈的丧女之痛,江秋莲依然努力保留着令人震撼的体面和坚定,为女儿的官司奔走,以受害者家属身份参与公诉,呼吁网友签名,请求判处陈世峰死刑……

她说:“我以前活着,是为了江歌;现在活着,也是为了江歌”。

她一直活在江歌事件里,那……将来呢?

我不敢想。

江歌1岁时,江妈妈就离婚了,带着自己的老母亲和江歌,三个人相依为命。江妈妈倾注了全部的热情在江歌身上,这几乎成了她生活的全部意义和奋斗目标。

为了送江歌去日本上学,她将家里的房产卖掉,她正期待着江歌年底毕业工作后,会带给这个家庭新的希望,现在……这些全部落空了……

她甚至不愿意从梦中醒来,这意味着自己永远失去了江歌。

可她用了莫大的勇气,行走在没有江歌的世界,一个失独的母亲,无尽的痛苦。这种巨大的悲伤,像黑洞一样,把人吞噬,没人能承接住她,真实的绝望。

我们能够共情的部分,始终是有限的;我们内心能接纳痛苦的心理能量,也十分有限。也并非所有的伤害,都能随着时间自愈。

即使隔着屏幕,江歌妈妈总让我感受到,像是心尖上插着一把利刃,不能拔也不敢死,只能让这漫无边际的疼痛,提醒着尚且还活着的意义:留着这一口气,为了倾吐愤怒的攻击欲望,还我江歌生命的道义。

人一旦失去至亲,会颠覆她所有的意义世界和认知,江歌妈妈没有婚姻的支持,身体状况又欠佳,又遭遇唯一独女的丧失,她必须建立起良好的意义感,否则心理痛苦,会危及生命。

可以说,前面死磕刘鑫,是为了活下去,这个优先度,甚至高过追责陈世峰。

遗憾的是,刘鑫的懦弱逃避和陈世峰毫无愧疚的态度,冲击了江歌妈妈,让她觉得江歌生命消逝的太不值!内心倍感悲凉。

刘鑫的看望安慰,并不能减轻她的丧女之痛;陈世峰磕头下跪,也无法让她接受原谅,甚至得知陈不能被判死刑,请求当庭释放,几欲杀之而后快。

她想要一份价值,想要她女儿牺牲宝贵生命的价值,这几乎是她活着的全部意义。她无法接受自己珍爱的女儿,竟只是自私、无耻之人的牺牲品,无法接受对江歌这样的不尊重和遗忘。

撑着活下去的全部理由,是必须看到有人为她女儿的命,付出代价才罢休。

当今日陈世峰的审判尘埃落定,江妈妈面临的,将是漫长又漫长的岁月……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意义,才能支撑着活下去……

孩子,此生我只求你平安喜乐,不要让我成为,长夜痛哭的母亲。

母女共生关系

此刻,江歌和母亲的关系,已不同于正常的母女。

正常的母女关系,被卷入有一小部分交叉,仍保有各自人格的独立,会产生健康的亲密和依恋。

由于父亲的缺位,母亲将女儿视为最大的意义,互相卷入对方大部分生命,挤压了原本属于个人的空间,界限变得模糊,这种亲密和依恋,让每个人都担负着对方生活的“沉重负担”。

就像是“同呼吸,共命运”的连体婴:你快乐、我才快乐;你痛苦,我也痛苦。

一旦其中一个圆完全被另一个圆囊括其中,变成两个同心圆,两个人就几乎像一个人似的,不分你我、没有彼此的心理边界,当一个人将另一个人吞噬,这段关系将让人感到窒息。

这种共生关系下的深深链接,把江歌和江妈妈的命运紧密的捆绑在一起:江歌好,江妈妈才会好;江歌一旦不好,江妈妈也好不了。

两人是互相映照着活着的,此刻江歌的死,让江妈妈被深深卷入的那部分,生生挖去了一个大洞,再没有人跟她映照着、连接着活着,痛苦无比。

江妈妈成了一个在女儿的坟边,为自己留了个空穴的人。

媒体网友发声

在这个案件里,媒体和广大网友的声音也成了案件的另一主角,充当“道德的审判者”。

其中,局面王志安是最大赢家,他们是唯一争取到采访到刘鑫和江妈妈见面记录的。

新闻媒体是一个了解事态发展的消息窗口,自媒体的发达也会籍由这些消息,筛选合适的信息,加上观点包装成文,输出各种声音。

媒体流量至上,专门突出那些吸引眼球的“关键信息”,撩拨着网民的情绪。广大网民一边倒的对刘鑫一家掀起了舆论道德审判,宣泄着愤怒情绪,助推了事情的发酵。因此有了刘鑫和江妈妈的见面,为江歌妈妈众筹捐款,以及请求判陈世峰死刑的百万人签名活动。

而一些媒体客观、求实、深思的态度,让人大赞。

更有一些“洗地党”趁机混淆视听,散布不实谣言,企图扭转黑白。

所以有时候,对于刚爆出的消息,我万不敢马上发布,先去确认信息来源,了解来龙去脉、是否准确。

或许,一个健全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

幸好,江歌案,虽然有细节的出入,但主干清晰明确:江歌因为室友刘鑫和陈世峰的情感纠纷,被陈世峰刺杀致死。

新闻媒体(自媒体)是一个窗口,我们透过窗口看到的,可能是风景,也可能是布景,作为媒体表达什么基于准确的事实;作为观众,要有自己清醒的判断,才不会被牵着走。

保命锦囊:

1 遇到有暴力倾向的人,不要激惹,想办法逃脱。

在这个案件里,陈世峰有危险双方都知道,但这个危险程度都被两人大大低估了,谁都没有预料到,他会起杀心。

按供述是埋伏在三楼,等江歌回来后,忽然捂住她的嘴刺杀,中间没有反应时间,失血过多毙命。

假设,你面对一个危险如陈世峰的人,如何保命?

首先要做的,是中断他想要杀人的欲望。

努力冷静下来,克制自己不表现出害怕和想逃的意愿,因为这个举动会让对方立即陷入应激,马上去追、用行动制止。

不表现出害怕,也是在向对方说:你无需做什么,我没有威胁,我也没有认为你要伤害我,然后努力激发对方的善念。

接下来共情

我能够理解你,如果我是你,我现在的想法也会很极端

如果你不是真的很爱她,也不会这样冒着生命危险来找她,可见你对她的感情真的很深

然后回到当下的情景

可是你看,她背叛了你,此时此刻,我也跟你一样,被她背叛了

寻找共同点,拉进心理距离:

我妈只有我一个女儿,我从小就没有爸爸,我懂那种被抛弃的滋味有多难受

将恨意转化:

我现在有点不理解,你如此执着,可是,为了这样的她,你这么做值得吗?

提供情绪价值:

以你的条件,人又高又帅,学历这么高,做着高大上的工作,人缘又不错,你完全可以找一个更好的女孩子啊

你何苦将自己的未来葬送在她手里?岂不是很吃亏?

进一步打消伤人的念头:

虽然你拿着刀,可我觉得你不会伤害我,你来的目的是爱,来解决问题的,而不是宣泄恨意

我们都是被她抛弃的人,何苦这样

千万不要攻击对方,正确的自救,要假设他是个好人,只是此刻冲动了,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他冷静下来,共情、提供情绪价值,让他不作恶,自己也能活命。

希望这种万分之一的不幸,我们都不要遇到。

2 如何跟这样的男生有效和平分手

对于苦苦纠缠的伴侣,想要分手不被报复,关键的一点:即使是你真的看不上对方,跟他分手,也要想办法让他觉得,是他自己抛弃了你,对你产生愧疚感,这样他就会自愿离开。

否则,他会觉得自己是被抛弃、被打败的一方,循着本能持续纠缠、甚至报复你。

网上曾流行过一个渣男主动被分手三部曲,或许可以效仿一下:

先冷淡,接着提出蛮横无理的要求,如果这个要求被满足了,那就变本加厉提出更加无理的要求,不满足就继续冷淡……

一般循环1-2次,对方都会受不了主动离开。

无理要求的目的是降低自己的吸引力,当你被纠缠的时候,就需要削减自己的繁衍价值与他的联系,以退为进,让对方主动远离自己。

女生一般适用的方式,诸如:

表现出很强的控制欲,限制他社交、要求他整天陪着你,否则发脾气;

打扮的邋里邋遢,放屁抠脚,故意扮丑;

表现出强烈的虚荣心和势利态度;

装怨妇、唠叨如祥林嫂,醋意十足;

表现出对婚姻的热切渴望;

表现出强烈的拜金倾向;

表现出不合格的母性形象,如母夜叉般的悍妇,破口大骂的泼妇;

表现出性开放的态度,说荤段子,看猛男流口水……

上面这些,都是极端贬低自己的做法,面对对方纠缠,想要毫发无损的离开,恐怕要付出一点名声上的牺牲,跟失去生命来比,这种代价算是小的。

整个过程中,不要贬低对方,不要恶语中伤对方,也不要激怒对方,一般的男生都会受不了,等他受不了,主动跟你分手。

上面的每一个都是关系的大杀器,反过来说,想要经营好关系,上面的事情反过来做。

3 建立社会支持系统和人生追求

意外总可能会来,平日里,积累几个可以信赖的人,尽可能建立起多边社会支持系统,除了伴侣、亲人之外,还要有几个亲近的朋友,也要有自己独立的人生追求,一旦其中一个崩塌,其他的体系也可以作为支撑,人生追求也会让你有可以活下去的意义。

最后,希望江歌案这样的事,不再发生;江妈妈早日找到活下去的意义……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本文由蓝羽轩原创,转载请获得授权】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