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最后

他要结婚了。

看到微信上小一给我的留言时,发送时间显示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前了。

来不及思考,赶紧把电话拨过去,这死丫头,指不定又在哪个角落默默伤心呢。

那可是和她纠葛了一整个青春的人。

“小一……”我刚开口就被她打断了。

“我没事的,终于可以放下了,其实五年前就应该放下的……”

“发坐标,我现在去找你”

我现在能做的,除了一个大大的拥抱之外,就是做一个倾听者吧。

小一和他的故事,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阴差阳错】。

他们也曾很好过,小一说。

在她没有告白之前。

故事的开始

丫头你好,我叫程慕。

认识程慕的时候,小一五岁,当年升级对年纪要求特别严格,用小一的话说,她爸妈嘴皮磨破才让她成功从学前班晋升至一年级。

她可是当年成功升级的唯二之人,另外一个就是程慕。

自此,小一和程慕开始了长达6年的同桌缘分,也是自第一次见面起,程慕给了小一一个独一无二的称呼【丫头】。

然而当时小一满脑子的不乐意,丫头什么丫头,明明一样的年纪却叫出差一辈儿的感觉,实在不爽。更不爽的是小一是个过分活泼的人,每次出去撒欢儿还要老是跟程慕说”让我出去、让我进去“,简直不要太麻烦。但是日子也在每天的嘻嘻哈哈玩玩闹闹中过去了,程慕也成了小一唯一要好的男玩伴儿。

第一次跟程慕结下梁子,是小一迷恋上打乒乓球开始。五年级的时候镇里的小学要组织一次乒乓球联赛,男孩子好说,但是班里并没有会打乒乓球的女孩子,过分活泼的小一自然就被列为首选,开始了乒乓球训练之旅,也一下次为小一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小一是只要有空闲必定去抢乒乓球台练手,不到上课铃声响起决不罢休。然而,因为座位不占优势,每次都要被同样入选乒乓球赛的程慕抢了先机,都要好一番协商才能蹭到一两个回合。

最后小一联赛时没拿到好名次,她就把大部分原因都归结在了程慕头上,说他没尽到同桌之仪,扬言要和他决裂,还第一次开始正儿八经的划起了三八线。任程慕怎么求和都无济于事。

直到,她和程慕之间有了共同保守的秘密。

有一个星期,程慕都没来上学。这期间,小一觉得整个世界都晴朗了,出入座位简直不要太方便,书本还可以霸占整个桌子,睡午觉的时候再也不嫌挤了……程慕重新来上课的时候,小一还打算奚落他来着,但是程慕却说了让她到现在都还一字不差记得的话。

程慕说:【丫头,我好像生了不太好的病,你是我除了爸爸妈妈之外,待在一起最长时间的人。我们以后好好相处吧。】

小一那时并不知道,程慕到底得了怎么样的病,只记得他说这些话时严肃的模样,和从那天起,再也没离过身的小药盒。以及,当时决定帮程慕保守这个秘密的虔诚。

转眼间,小升初的考试就结束了。

两人原本约好了一起去学校看成绩来着,然而发榜的那天,小一怎么都联系不上程慕。拿到全镇第一的好名次喜悦,也被程慕爽约的失落冲淡的无影无踪。这种失落一直延续到了初中入学,因为一整个暑假,小一都没有联络到程慕。

小一说:【我以为他死了】

直到,小一领完课本去班级报道时,刚进门听到的那声【丫头,来这儿坐】。小一先是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随后看到那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时,讶异变成了恼火。小一瞟了他一眼,漠然的抱着课本走去了最后一排坐下,”才不要理你这个言而无信的人呢“小一想。

小一以为程慕会来找自己解释失约的事情,然而一周过去了,他们俩连话都没有说过。

一周后,班主任重新调整了座位,天下还这有这种巧事儿,竟然又把她和程慕排在了一起。小一后来回忆说,这次是她和程慕最后一次同桌,也是各种阴差阳错的开始。

小一说,那是阴错阳差的开始。

她离开他。他又离开她。

你别皱眉,我走就好

中学后,小一和程慕的性格像是调了个个,小一越来越向乖乖女,而程慕却成了惹是生非的坏小子。上课捣乱不说,还总是逃课,有一次竟然在课桌下面拉住了小一的手。

那是一次几何课,下学期新开的几何课小一本就有点摸不着头脑,程慕还总是在上课时捣乱。有一次小一因为解不出来题,把火全撒在了程慕身上——”你是不是有病了,你是多动症吗,不想上课的话你可以出去啊,我还想上呢。”

程慕定睛看了看小一,然后下一瞬间就拉住了小一垂在桌子下面的手,说,“你想让我出去的话,我出去就好,你别生气。”

紧接着,程慕就像老师打了报告,拿着书本走了出去。只剩下一脸错愕的小一。

小一说,她和程慕之间,从那一刻起,气场就不一样了吧。

小一看着站在门口的程慕,有点内疚,又想起刚刚被程慕突然我起的手,一霎那就晃了神。回过神的时候,正看到程慕在门口朝自己打手势,小一定睛看了看,程慕手指的几何课本扉页,硕大的三个字【好好听课】,紧接着映入眼帘的就是他灿烂的笑脸。这下就更内疚了。

几何课结束的时候,程慕就回到座位上依旧打打闹闹了。依旧在小一挣扎在解不出来的题目中时,一边奚落一边帮小一整理好下一堂课的书本。

“对……”小一话还没说出口,就听到程慕说“我要搬走了,刚刚你解题的时候我去跟班主任说过了”

被这句话挡回去的,除了那句酝酿了好久的“对不起”之外,还有小一在几何课上给程慕写得那封【求和信】。小一说,她当时好想说,对不起,我们和好吧。然而说出口的却是——哦,好的。然后就又重新回到了自己永远解不好的几何题里。

程慕趁着午饭休息的空档就搬走了,小一把走埋在书桌里假装睡着的样子。隐约中听到程慕收拾书本的声音、拿走餐盒的声音……前排小G的说话声,“程慕,你照片掉了啊,这是你们小学的毕业合照呀,哟,你和小一是小学同学呢……”以及程慕的那句无比清晰的“不要了,帮我丢了吧”。

“帮我丢了吧”。小一的眼泪,随着这句话的尾音一滴一滴的掉下来,浸湿了厚重的校服。那是他们的毕业合照,当时程慕说,丫头,来,站我前面来。

坏男孩,好女孩

初中二年级重新分班级的时候,小一已经从当初的第一名滑到了第十名。与之一同改变的还有越来越沉默的小一和越来越闹腾的程慕。

程慕在隔壁班,老被罚站。偶尔小一上课分神的时候,就会看到站在一班后门口顶着课本打瞌睡的程慕。那个离她世界越来越远的程慕。

随着小一眼镜度数的不断加深,竞争愈加激烈的初三到来了,小一也重新站回了班级第一的位置。程慕在楼下班,偶尔小一会在餐厅看到他,他和他的小团体一起嘻嘻哈哈呼啸而过。小一的名字一次次出现在光荣榜上,程慕的名字一次次出现在通告栏里。

中招考试后,小一如愿考上了重点高中。在题海中准备迎接三年后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这三年,小一再也没有听到过程慕的消息,只是偶尔在题海中跑神的时候,会想起和程慕一起度过的年少时光,然后重新回到残酷的现实中来。

再次遇到程慕,是三年之后了。

可以重新开始吗

小一没考上心仪的大学,执拗的她当时搬起书本就回去复读了。

小一想要重新开始,人生又有几次可以重来的机会呢?只不过重走一遍暗无天日的高三罢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未曾想到的是,重新遇到了程慕。

像无数个相同的周末一样,小一去车站做同一班车回家,却在发车的那一霎那遇到了匆匆赶来的程慕。他是个大男孩了,小一说,这是时隔三年重新见到程慕时第一瞬间出现在她脑海的想法。

“程慕,来这里坐。”小一说,她真的是本能反应就冲程慕喊道。因为她旁边刚好有一个空位。程慕先是一愣,之后摸了摸后脑勺便来到了小一旁边坐下。

那真是神奇的一天,她和程慕丝毫没有三年未见的陌生感。两个人在重新相遇的那一刻起就如同达成了默契一样,一路畅聊,聊这几年的经历,好的坏的。

程慕初三的时候果真考的特别烂,所以他被父母扭回去复读了,现在刚好是高三。

小一和程慕,在离别三年之后,重新又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故事好像可以重新开始,小一想。

十八岁成人礼

一路上,小一给程慕吐槽自己依然解不了复杂的数学题,就连生物也始终分不清楚有丝分裂和无丝分裂的区别。程慕向小一抱怨当时被爸妈扭送回去重读初三时的悲壮,还有他当时随手写在小一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扉页的词。

对,诗词歌赋的【词】,当听到程慕说要送她一首词的时候,小一一度怀疑自己幻听了。可那首词现在还躺在那里,时间都走了,只有它还在那里。

程慕说词题叫《珍惜》:

感时花红情未浓,离别处,人楼两空。复待它朝寻青柳,月蒙胧,好梦难终。高山流水情不尽,堪顾残灯。

默叹时酉夕阳红,太短暂,聚散匆匆。叶黄花落心犹在,邈枯藤,来年更容。只念春风随侬去,勿忘一中。

小一说,那时她和程慕应该都沉浸在重逢的喜悦里,两个人不约而同又小心翼翼的想要留住这份喜悦。那天下车之后一起绕着走了一圈又一圈的回家的小路,躲在被窝里发送到凌晨的短信,第二天一起返校的约定,还有以后每次回家都在汽车站等待对方的约定……以及那个独一无二的成人礼,都在那段已经消逝久远的重逢时光里闪闪发光。

对,和程慕重逢的那年,小一十八岁。

小一其实一直以来对生日是没什么特别大的期待的,因为自小以来,小一的生日都是在爸爸妈妈的陪伴下度过的,这年又刚好回去复读重走高三路,本就被功课压的喘不过气来,就更对生日提不起兴致来了。

那天,门铃一大早就铃铃铃响起时,小一正在有丝分裂和无丝分裂的区分中绞尽脑汁。打开门的时候,就看到提着蛋糕的程慕。“十八岁生日快乐,丫头”。

小一欣喜又忐忑的将程慕迎进门,跟老妈打了声招呼之后就拉着程慕出了门。坚决不能让程慕和老妈处在同一空间,小一想。

“我还没和阿姨打招呼呢,你就拉我出门啊……”程慕刚说一半就被小一打断了。

“打什么打,赶紧开溜才是正经事,话说,你这样不打招呼就来,搞得我很措手不及啊,当年那个小纸条事件我现在想起来都很尴尬呢……”

“小纸条事件是?”程慕一脸茫然。

“还不是都因为你,这件事说来可就话长了……”

对呀,还不都是因为你。

那年,小一是给程慕写了求和信的,在程慕在走廊罚站的时候。看到程慕写在课本上的【好好听课】以及灿烂的笑脸时,小一就已经决定说,程慕,我们和好吧。还写下了那封最后没能送出去的求和信,那封最后被遗忘在口袋的求和信,那封最后被洗衣服的老妈发现的误认为是情书的求和信。

“你都写了什么呀,会被阿姨认为是情书”程慕一边挠头一边笑着发问。

“哎呀,总之就是一些我知道你对好,我们以后不吵架了好好相处之类的话……”其实,时间多去那么久了,至于写了什么,小一真的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当时差点被老妈凌迟的惊悚。

“当时我是喜欢你呀,丫头。”程慕揉了揉小一的头。

心跳仿佛漏了一拍,周遭的其他声音全都消失了,只剩下程慕那句“喜欢你”和一脸宠溺的笑容。

“那么现在呢,现在你还喜欢么?当时为什么要和我决裂呢?后来的叛逆是为了什么呢?……”小一一连串的问题还没来得及问出口,思绪就被突然飘进耳中的那首【信仰】打乱了。

“丫头,十八岁成人礼快乐,我把最爱的阿哲的歌装满了这个MP3,以后就让它陪着你”程慕一边说一边把耳塞放进小一耳朵。

那时,小一以为故事重新开始了,她和程慕再也不会分开。

那时,小一觉得这是最棒的十八岁。

那个,独一无二的,再也无法重来的十八岁。

那个拥抱,原来是场告别

高考的日子一天天逼近,小一和程慕每次在一起回家的话题也越来越多的集中在对模拟考的讨论中,每次去书店程慕都要买新的生物题集给小一,小一则给程慕私人定制了英语制胜法宝。两个人都在为了考进同一所大学和各自努力着。

可是,小一未曾想过,时间洪流推着的,不仅是高考的到来,还有重新被拉开的时间鸿沟。

小一被不错的Z大录取了,而程慕却因几分之差滑了档。暑假的时候两人都对这件事绝口不提,但是小一知道,程慕是不甘心的,现在的程慕已不是当年叛逆的毛头小子了,他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去复读吧,程慕。过几天我陪你去报道。”小一说,这是迟早要做的决定。

程慕选择了去小一的高中复读,他说,这样他高四的岁月会好过一些。去报道那天,程慕送给了小一一本日记本,嘱咐她回去的时候再看。

“拥抱一下吧,丫头”程慕说。

小一以为那只是个鼓励的拥抱,却未曾想,那是程慕对她的告别。

小一在回家的公车上,对着那个日记本泪流满面。

——日记本的扉页,是那首重逢时程慕写在她练习册上的【珍惜】;

剩下的,应该是程慕和她第一次重逢后开始写的: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们都是胆小鬼,为了避免一切的结束,拒绝了所有的开始。何时起,我们习惯情绪不流露在脸上,而心也早已被尘封。不得不承...
    南方有咸鱼阅读 1,189评论 10 12
  • 今天,因为一些事情,我生了一场闷气,与其说是闷气,倒不如说‘憋屈’更为合适。 偶尔会一起共事的人总是高高在上地指挥...
    沐惜茶阅读 116评论 0 0
  • 下午阳光好,在骑单车去公司前,打算先寻觅点文艺的秋色。不想却偶遇了沉重。 其实也不算偶遇,平日也时不时会看到路边乱...
    Kassyice阅读 88评论 0 0
  • 花了几十分钟读完了刘慈欣的《赡养人类》,对这部短小精悍的作品恋恋不忘。最欣赏的是故事的情节发展非常自然,一切都水到...
    海馬阅读 413评论 0 0
  • 《泉水》,是卫女嫁于某国,获知父母去世,欲回故国探望亲人,有违仪礼而不能去,写诗以表心志。诸侯国君夫人若父母在世,...
    院种青竹阅读 6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