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从封建思想里“逃脱”的女孩

  屋外的鞭炮噼里啪啦地响着,硬是把我从睡梦中扯到了现实。鞭炮声好像是在梁一航家那边传过来的,今天是他家爷爷的寿日,家中的老人、妇女都在烧香拜佛祝福着,所以,放鞭炮这个仪式是不可或缺的。

  “二嫂,二嫂。”妈妈应声而出,是梁一航家分饼来了。

  妈妈接过两个包子和煎堆,客气了几句,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小红包递给了一航家的二娘,便去下家了。

  “早餐做好了,过来吃早餐吧!”妈妈见我洗漱好后,便说道。

  妈妈与我相对而坐,见我舀了舀碗里的皮蛋瘦肉粥,便说道:“吃多点啊,小身子板的,怎有力气上学?”待我把粥吃完后,便又说:“还添不?”“不添了。”见我笑眯着眼睛,便没说什么,低下头吃粥了。

  “谁让你吃了,弟弟还没吃呢,你吃什么,你不知道作为大姐要让着弟弟吗?没大没小,谁教得你这么没教养的……”屋后传来了梁丹奶奶的唾骂声。

  “妈妈,为什么丹丹的家人都不喜欢她,都骂她呢?”我闻声而问。

  “你小孩子家家的,不要问那么多。”顿了顿,又说:“把两个包子都带上,饿了就吃。”便又低下头像我刚才那样舀了舀碗里的粥,那个样子像是在沉思。

  梁丹,她是几个月前才出现在这个村子的。

  自从梁丹外婆去世以后,她就回到了原本的那个家,可那个家也许不属于她。梁丹的出生,并没有给家里带来一丝的喜悦,反而是厌恶、唾弃的来临。于是,在梁丹三个月的时候,她的家人就把她送给了别人,最后还是她的外婆不忍心,把她要了回来自己养。

  梁丹她外婆对她很好,虽然没有爸妈的疼爱,但只要有外婆在的地方,她就觉得很温暖。可这种温暖,就在几个月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把包子装在袋子里打包好,放在书包里,告别了妈妈,便上学去了。

  一路上我哼着小曲,听到后面有人叫我,我便转头想要回应,却不料撞上了前面的人。

  是梁丹,她被我撞倒了。我连忙扶起她,不好意思地道了歉。

  “丹丹,你怎么了,没事吧?怎么脸色不太好啊?你该不会是还没吃早餐吧?”想到不久前梁丹才被她奶奶骂过,便问到。

  梁丹只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我的问题。没多想,我拉起她的手就往学校的方向大步走去,不久便到了学校。我拉着她坐到校道旁的石椅上,拉开书包链,拿出包子递给梁丹。可她只是睁大了她的眼睛,并没有接过。最后还是我硬塞到她的手里。她迟疑了一小会,见我笑眯着眼睛,露出一个深深的小酒窝,便道了谢,吃了起来。

  从那以后,我们就成为了好朋友。

  这个周末,我的哥哥就从学校回来了。哥哥比我大几岁,他上初中了,所以平时都在学校寄宿。我们的关系很好,就像是很好的朋友。

  因为爸妈要去工作,所以家里只有我和哥哥。我们并肩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一个催泪的桥段使我哭得稀里哗啦的,哥哥连忙安慰我,也嘲笑着我说:“电视而已,至于吗?看你那小样。”一边给我递纸巾,嘴里还不饶人。

  “如果事情发生在我身上,自己并不是爸妈的亲生孩子,我该是多难过呀!”我泪眼朦胧地说着。

  “好了,好了,你看,他的养父母待他如亲生孩子,还瞒着他真相,只因不想他收到伤害呀,让一个孤儿有了家,已经是莫大的幸福了,他已经很幸运了,你要知道,他的内心深处是很快乐的。”一字一句像是说给自己听似的。虽然我并不明白哥哥为什么说这些给我听,但我还是点了点头。

  哥哥把电视关了,待我情绪恢复差不多了,便督促我写作业去了,完了就开始做午饭了。

  待我把作业写完,哥哥也做完午饭了,我坐到餐桌上,看着桌上那可口的饭菜,夸赞着哥哥来。哥哥从厨房里出来,笑眯着眼睛看着我,还真是得意了。我们相对而坐,哥哥只顾把菜夹到我的碗里,我只顾把碗里的菜消灭掉。

  “说,是不是你弄伤弟弟的,不是你,他怎么会受伤,你看到弟弟白嫩的小手擦破了你很开心是吗?”梁丹奶奶又扬起了她的责备声。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是弟弟体育课的时候自己弄伤的,不关我事。”梁丹为自己辩解的声音越来越小。

  “那你做姐姐的就不会照看好他吗?你怎么做姐姐的?”梁丹奶奶的责备声越来越大。

  梁丹强忍着泪水,捏紧衣角,没有再为自己辩解,反正最后的错的人仍旧是他。难道是因为她是这个家的外来者,还是因为她是个女孩?

  她记得,在她很小的时候,和她一样大的孩子都嘲笑她是个没爸妈的孩子,她就哭着喊着回去找外婆。外婆眼里满是疼惜,用她那已布满皱纹的手抚摸着梁丹的头,安慰着说梁丹爸妈是因为要去工作,没时间带她,所以才让她和外婆一起生活,所以梁丹并不是没有爸妈的孩子,她只是父母不在身边而已。年幼的梁丹相信了,可她现在却也越来越怀疑了。

  当时的我正啃着哥哥给我夹的鸡腿,听到梁丹奶奶的责备越来越大,脑海中浮现着梁丹委屈而又无口辩说的样子,再也忍不住,扔下筷子就跑。

  “哎,去哪?”我撒腿就跑,根本顾不上回答哥哥。

  当我来到梁丹家门前时,梁丹奶奶正扬起扫把朝梁丹的腿打去,我想都没想,冲去当在了梁丹的身前,扫把柄重重地落在了我的大腿上,我的心不由得抽痛了一下。

梁丹与她奶奶都错愕着,梁丹奶奶更是红着脸瞪大眼睛看着我,梁丹则紧紧拉住我的手腕。我回过头给了她一个微笑,示意她安心,她却在我笑的时候,哭了。

  “二婆,丹丹做错什么事情了?你要打她。”我伸开手护住梁丹。

  “这个死丫头弄弄伤了小志,只顾着自己,我怎能不打她?”一说火气又上来了,把我用力一扯,我狠狠地跌在地上,便又冲去打梁丹。

  我用力地弄开两人,又再一次挡在梁丹面前,梁丹奶奶却红着眼睛把扫把狠狠地摔在地上分成了两截。

  “二婆,你为什么要这样呢?丹丹和小志一样是你的孙儿呀!”

  “我怎样?女孩有什么用?还是男孩好,长大后有出息,我的小志长大后我就全靠他了,哪家不是这样想的?”

  梁丹奶奶叉着腰,深深地喘着气。

  “我家就不这样。”

  “你家?呵呵呵,如果你哥哥不是捡来的,你们家还不是一样!”

  我错愕地看着梁丹奶奶,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却又看到梁丹奶奶惊慌地看向门口处,我转过身来,看到的是一脸平静的哥哥。

  哥哥听到了?哥哥听到了?哥哥听到了?我的心开始惶恐不安起来。

  哥哥礼貌地替我向梁丹奶奶道了歉,便牵起受了惊吓的我回了家,剩下了满是惭愧的梁丹奶奶和满是愧疚的梁丹。

  回到家里,哥哥还是一脸平静的给我端来一杯水,难道哥哥没有听见?或是他早就知道了?

  “哥哥,你……”我以试探的口吻开口。

  “我早就知道了,只是爸妈都不知道我知道而已,你不用担心我,我说过,我是幸运的,能成为你们的亲人,是上天赐予我最大的礼物,我很幸福。”哥哥摸摸我的头,笑眯着眼睛与我对视,他的眼睛是那么的清澈,我知道,他是发自内心的幸福。

  我也终于明白了他今天对我说的话。

  “哥哥,难道梁丹奶奶说的是真的?如果我们家不是这个情况,我们家也会像梁丹家那样吗?”

  “不会,我们家才不这样,如果爸妈真的这样想,就不会把一个捡来的孩子待他如亲生孩子看待了,妹妹,你怎么会这样想?”哥哥平静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的波澜。

  “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样想的。”

  哥哥抚摸着我的手,告诉我不要把今天知道的事告诉爸妈,把这个属于我们家的“秘密”继续保密下去。

  不久,梁丹拿着药酒出现在我家里,满脸都是愧疚,见到我的哥哥更是低下了头,满怀着歉意向我们道歉。

  “丹丹,你别担心,也不要觉得愧疚,我们没事,这不是你的错。”我和哥哥都安慰着梁丹,真希望她能快乐地生活下去,想我们一样。

  梁丹的情绪渐渐没有刚才那样低落了,于是我就邀请她在我家吃晚饭,起先她并不愿意,最后还是经不起我的软磨硬泡,也就答应了。

  辽阔的天空染上了一层又一层的红晕,像极了一个害羞的孩子。

  “妈妈,你下班啦。”哥哥拿过妈妈手上的东西。

“嗯,丹丹也在啊,今晚就在丫丫家吃饭(丫丫是我的小名),二娘今晚煲汤呢。”妈妈一边拖鞋一边微笑着对梁丹说。

  这一次,梁丹并没有拒绝。

  起初我还怕妈妈不同意呢,现在,我更加确定了哥哥说的都是对的,并因自己愚蠢的想法感到羞愧。

  刚开始吃饭的时候梁丹还是很拘谨的,最后她还是被我们一家子带动了起来。

  “丹丹啊,就当是自己家好了,不用那么拘谨的。”爸爸对梁丹说。

  “是啊,丹丹,吃多点菜,小身子板的,怎么有力气上学?”妈妈一边说一边给梁丹的碗里夹菜。

  也许是来自我们家对她的嘘寒问暖的关怀,她觉得只是自己在外婆去世以后第一次感到家人般的温暖。

  从这以后,我就经常找梁丹来我家玩,爸妈的嘘寒问暖也成了梁丹感到自己还是一个受人重视的孩子,并不是奶奶家那样说的一文不值。

  爸妈经常教育我们,给我们说人生的道理,把梁丹也当成自己的孩子般看待。

  就这样,年复一年,我和梁丹都上初中了。不过,遗憾的是,我们不在同一所学校。尽管是这样,每每周末,我仍会去找梁丹玩,梁丹仍会来我家,爸妈仍会给我们说道理、谈人生。这也让梁丹明白,女孩不比男生差。

  时间真的过得很快,初中三年,就这样过去了。我和梁丹分别收到了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我们没敢拆开看,不过这次,我们相信缘分。

  我们互相打开对方的信封,抽出录取通知书,看了看,数了三个数,“啪”一声,除了名字不一样,其他的近似值未百分之一百。我俩相拥着惊呼道:“同一家学校,同一个班。”

  但在我们欢呼雀跃的那个晚上,传来了梁丹的第一次大声哀嚎。她的爸妈、奶奶让她辍学。她跪在地上,求着他们,可他们却铁了心似的,完全不管不顾。后来还是梁丹爷爷外出回来,阻止了这一幕。

  梁丹爷爷不忍心,他知道他的孙女是很聪明的,就是命苦,就当着梁丹爸妈、奶奶的面,决定让梁丹继续学下去。

  刚开始梁丹奶奶还想和她爷爷闹,可是见到老伴涨红了脸,她了解她老伴的性格,一旦决定了的事情绝不会改变,便愤愤地会了房间。而梁丹的爸妈见此,也没再出声。

  梁丹她爷爷对她很好,这是她在这个家能感到的唯一温暖。每次奶奶找她麻烦的时候,都会趁爷爷不在的时候,这样,爷爷就阻止不了她了。

  这个暑假,梁丹没有在家,她去了镇上面那里打暑期工,因为是包吃包住,所以,这个暑假,梁丹就没有回过家。整整两个月,梁丹凑齐了所有的费用。

  开学的前一天,爷爷偷偷塞给了梁丹两百块钱,让她饿的时候就买东西吃。梁丹不肯收,但最后还是被爷爷硬塞到兜里。

  梁丹看着她爷爷,心想,自己一定要争气,一定要让爷爷过上好的生活。

  梁丹学习很刻苦,除了规定休息的时间外,其余的都在打零工或是学习。她大概一个半月才回家一次,所以,每每我回家的时候,妈妈都会把腌制好的食物让我带上,每次都是两份,一份是我的,一份是梁丹的。

  高一这一学年,梁丹只回了家五次,暑假与寒假也都是在外打工挣学费。她并不想回家,她回家的理由都是因为他爷爷和我的家人。而且除了我的家人,他家爷爷外,没人问过她。

  不过,在高二这一年,她回家的次数比之前更少了,在她爷爷去世以后。这次,梁丹和我一起回了家,一路上,她眼含着泪水,那个悲痛的感觉像是在灼烧着她的心。

  时间的逝去慢慢磨掉梁丹心中的悲痛,而她对外婆与爷爷的思念却是越来越强烈。

  高考前的一个星期六晚上,我和梁丹肩并肩坐在楼顶的屋檐上。妈妈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我还以为妈妈会骂我们,没想到,妈妈的举动,她也坐在了我们的旁边。那个晚上,我们畅聊了一个晚上,以至于妈妈第二天却没有精神上班。

  最后,我和梁丹都奔向了自己心中的大学。她去了遥远的北方,而我则留在了南方。

  大学这几年,我和梁丹没怎么见面。她还是像以前一样学习刻苦,打零工补贴自己的生活费。刚开始的几年,梁丹只在过年的时候在家呆几天,很快又要离开,后面的那两年,梁丹就没有回来了,所以我们都是聚少离多。

  时间真不让人喘气,我已经毕业两年多了,在我上大学的那个城市里,我也找到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待遇很好。哥哥也一样,因为为人勤奋、老实,老板很看重他,还撮合了他与自己唯一的一个女儿。现在两人共同经营着一家公司,虽然刚刚起步没多久,但是已经取得了很不错的业绩了。他们的婚期也将近了。

  虽然我与梁丹已经很少见面了,但是我们依然保持着联系。她还是像以前一样忙碌着,不,比以前更忙碌了。她在自己创业,而且,现在更是拥有了一支属于自己的创业团队,现在的她,再也不像以前那样胆小与懦弱了。

  本来我想告诉梁丹,哥哥快结婚了,让她回来喝喜酒,却没想到,她先联系我了。

  梁丹跟我聊天的口吻与往常好像不一样了,我问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她却只说最近工作比较忙,最后还是像以前一样,经不起我的软磨硬泡,就说了出来。

  她说,这两年她的精神一直都不太好,一直靠吃药来抑制,但是,这两个月,她发现她的精神越来越差了,医生告诉她,药物已经开始抑制不住她的病情了,她这是一个心病,得她自己去解开。

  梁丹想了很久,也是,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回家了,除了每个月寄点生活费回去以外,就再无下文了。

  “你想回去?”我以试探的口吻问着。

  “嗯。”梁丹犹豫了很久。

  “那就在我哥哥结婚前的那一天回去吧,正好能赶上他们的婚礼呢。”

  “啊哥要结婚了吗?真好!”梁丹又惊又喜。

  哥哥结婚前一星期,妈妈给我打电话说,问我是不是又寄钱回家里了?我说没有,妈妈说又不是你又不是哥哥,怎么会无端出现一笔钱呢?

  后来,我们才知道,是梁丹寄的钱。

  哥哥结婚前两天,梁丹联系我说,她这两天的精神很紧绷,失眠也越来越严重了。我跟她说我去找她,她却说不用,她已经订了机票飞往我这里。

  我在机场等候着,见面的那一刻,我们紧紧拥抱在一起,泪流满面。这一晚,我们注定要长谈了。

  第二天,我们坐了最早的一班飞机。在飞机上,梁丹的身子颤抖起来,脸色也是苍白苍白的,我伸过手去握紧她的手,她的情绪也慢慢稳定了下来。

  爸妈哥哥还有嫂嫂在村口迎接我们,梁丹拥抱着我的爸妈,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妈妈眼含着泪光,重复地说道。

  爸与哥哥接过我们的行李,一路上,我们的谈话也使梁丹的步伐更加的坚定。

  “去吧,孩子,一切都会更好的。”爸爸鼓励着梁丹。

  梁丹鼓起勇气拐进了那条小巷,她看见,奶奶本是还有银丝的头发现在已是花白,她驼起了背,整个人足足矮了五六公分。

  “奶奶。”梁丹知道,在她叫出那一声奶奶的时候,她就释然了。

  梁丹奶奶缓慢地转过身来,脸上的那滴泪珠缓缓地落下。

  这一次,梁丹笑着哭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陌宇轩 这相见不相识的女人 每天 穿着冬旗袍晨跑 管自己的男人 蜜称为大哥 两手紧掐着两部手机 腰间的呼啦圈跟...
    小哲小诗阅读 21评论 0 0
  • ❤️春熙路 标志性建筑
    胡思慧阅读 22评论 0 0
  • “了解朋友们的生活”,是“朋友圈”最大的谎言 微信中的朋友圈,并不代表你手中真正的人脉资源,别人家的“高大上”生活...
    卖药少女阅读 97评论 0 2
  • 一开始定好行动方法,不要轻易怀疑。定好了做汽车,那就不要觉得火车好。因为汽车是最合适的,所以你才会买汽车票,不要遇...
    郑向飞的空间阅读 60评论 1 0
  • 今天辅导员开班会,原因是怕以后再难聚集我们了,想提前把毕业的事情交代一下。手捧着“高等学校毕业生登记表”的时候,心...
    曾琦阅读 6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