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来了

挺茫然的。还有些失落。

想写些什么,可觉得自己写的太没意思。终不过是自己为中心,画的一些线段,连圆都不是。没有清晰的思路,没有稳定的框架。狗屁不是,还常常自我陶醉。

不知道脑海里怎么会有一些自我感觉良好的念头。哪里来的优越感?不过在和地铁公交里的大多数人一样,打工生活。连像样的公益也不曾做过,哪里来的感觉良好?自我陶醉?

连地铁里很多人都不如,人家都有好身体,而我,怀着一颗战战兢兢的心,过草木皆兵的生活。

昨天自己还和人说呢,人到中年要有颗好心态,要不好日子也过不好。往前看,是病痛和分离;往后看,是未竟的责任和遗憾,若怀这颗心,估计就没有好天气,一定会忧郁。换种心态呢,就是坦荡些,经历了一些,感受了一些,于是要放下更多的纠结。

的确是放下了一些。譬如对外在美的追求,特别无惧无谓的。无论穿多么邋遢,都敢出门,都敢和人攀谈;无论头发有多么乱,都充满了自信,尤其是在美容院和洗脚店的小姑娘年前,被人内心暗笑着也都上了讲台敢给人家传授人生经验的。

一不留神,就成了神话或者笑话。神话是自己封的,笑话是别人笑而不语的。于是,又开始无畏了。大妈呀大妈,你就不能给自己捯饬地精神些吗?!

不是不想,是再也捯饬不精神了。对世界深情,对人类柔软,一切的一切,眼睛或因偶尔的专注而短暂放光,更多的时候,是懈怠是懒惰,是和世界和解妥协的一副呆呆的木木的表情。

还好,在心里存着块水晶。高贵透明,纯粹明亮。更相信人的真善美,更相信这世界的背后有个冥冥注定。看花是花,还可以是美;看水是水,还可以是善;看山是山,还可以是遥远。

若缺乏斗争的能力,就锻炼好妥协的本领。我就是后者。妥协是弱者的武器。

这一日极冷。我穿着裙子和羽绒服,奇奇怪怪的。好可笑。我都笑自己。嘴唇干裂,满脸雀斑吧,还有什么勇气。

地铁到站了,可敲字碎碎念没完。大妈,整理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吧。好好走路,别看手机。

还在想着支付宝红包的事。多烦人啊。再玩几天就放下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