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只要不上床,我跟男闺蜜就可以为所欲为

有个强烈要求匿名的男读者,姑且取个代号,称之为小Z。

有一天,小Z问我:“你对男闺蜜怎么看?”

我还能怎么看,男闺蜜这种东西,咱也没有,咱也不敢问。

不过凡事得看度,“男闺蜜”这个词不太好界定,因为“闺蜜”本身是指女生那种无话不谈的女性好朋友,可你前面加个“男”字,事情就变得很棘手了。

毕竟,除了情侣,不管什么样的男性朋友,都有个男女之防在里面。

小Z说:“我女朋友有个男闺蜜,关系特别好,这事儿愁死我了。”

“啥情况?”

小Z接着说道:“她跟那个男闺蜜关系太好了,我根本无法接受!我女朋友说我太小心眼。我有些迷茫,不太确定,究竟是我太小心眼,还是他们太过分。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的问题,我说出来,想看看大家的看法。不管是批评还是建议,我都愿意听一听。”

以下内容是小Z的自述,由安知整理。


我是个上班族,做设计的,我女朋友L姑娘是在读研究生。

我们在同一个城市,但是相隔也不近,她在城西的大学城,我在城南上班,坐地铁要将近两个小时那种。

去年上半年的时候,因为有事,我去学校找我一个许久不见的大学同学,机缘巧合之下,结识跟她同班的L姑娘。

互加了微信,开始只是点赞之交,后来因为一些共同的爱好慢慢聊起来,越聊越投机,再往后,我去追她,就自然在一起了。

我们在一起已经一年多了,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也慢慢暴露出来一些问题。

L姑娘脾气不好,很会耍小性子,稍微碰到我没顺她意的事情,就直接甩头不理我。

比如有一次,在她们学校附近的一个商业区,找一家我们想吃的店铺,转了好一会儿都没找到,我本能地打开了地图软件。

不知道为啥,她忽然就生气了,说不去了。

我问她,她说:“我对这边那么熟,开什么地图软件,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我……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女生的神奇脑回路,有的时候很不讲道理。

我有点大男子主义,不是那种不尊重女性想法的无脑大男子,而是我会想当然觉得,我的女人,我不能让她受委屈。

碰到这种事情,我自然是忍着,毕竟也不是啥大事,哄一哄认个错,无伤大雅。

毕竟大多数时候,我们还是挺和谐的。

因为距离原因,我们只有周末才能见面,但我基本上每周都会去她们学校一次。有时候陪她在图书馆看书写论文,有时候陪她逛街看电影,有时在校园里漫步。

我很喜欢这种恋爱氛围,偶尔的不愉快都被包容下去,大部分时间都是些美好而富有浪漫情怀的回忆。

本着“真爱不易”的想法,在一起半年以后,我们已经在憧憬结婚的事情了。

但有一件事情,一直是我心里一个梗。


L姑娘有个男闺蜜,叫阿瑞,在另外一个城市上班(好像是自由职业),是L姑娘的高中同学,两人打从高中起关系就很好。

好到什么地步呢?

我跟L姑娘感情虽然不错,但是吵架也是有的,每次我跟她吵架,她就给阿瑞打电话诉苦,然后两个人就统一战线在电话里一轮一轮地指责我。

阿瑞长期知道L姑娘的生理期是哪天,一方面是她自己会跟阿瑞说,另一方面,阿瑞会给她推算。

在L姑娘的微信里,阿瑞的聊天窗口,永远都是置顶的,连我这个男朋友都没有这个待遇。

有一次我问她这事,她说:“你每天给我发消息,自然就跳到顶上了,没必要。”

乍听之下,好像也啥没毛病,我也不好说啥,毕竟,可能每个人习惯不一样高。

除此之外,L姑娘啥事都跟阿瑞说,舍友、闺蜜有什么秘闻,学校里有什么好玩的事,她交的男朋友是什么品性,全部一一报备。

一开始我以为他们只聊这些,后来发现远远不止。

闺蜜私底下跟她说男朋友不举的事情,她会跟阿瑞说;我睡觉打呼噜的事情,他会跟阿瑞说。

最特么奇葩的,后来我发现,我跟L姑娘XXOO的时候用的什么姿势,他们也会讨论,聊天尺度之大,令人咂舌。

她跟我说只是开个玩笑,我也忍了。

有一次,我去学校找她,她拉我去附近逛商场,逛到一半,她突然停了,说阿瑞线上找她玩游戏。

然后,她在附近找了家店坐了下来,把我晾在一边,开开心心地玩了三四个小时的游戏。

忍了她四个小时之后,我终于发火了,让她自己玩去。

可能是意识到把我晾太久有些过分,她跟我道歉,我就原谅了她。然后,她跟阿瑞诉苦,说我小题大做。

还有一次,她说想去西安和华山,因为工作原因,我没空,跟她说,过一段时间再陪她去。

没过两天,她背着包自己去了,说是闺蜜和她一起。

后来我才知道,她和阿瑞两人,在西安和华山玩了将近一周。

没有住一起,分别在青旅住的床位房,饶是如此,我心里还是非常不痛快,又不好发作,也就没说什么。


最让我恼火的一件事,发生在阿瑞来我们城市玩的时候。

作为男朋友,L姑娘叫我一起去逛逛。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他俩全程并排着走,有说有笑,我在后面跟着,插不上话。

我瞬间觉得,我特么怎么这么多余?

这还不算完,后来我们每人买了一杯不同口味的奶茶和饮料,走在路上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件让我惊掉下巴的事情。

只听L姑娘问阿瑞:“你那个好喝吗?”

阿瑞把杯子往前一举,说:“你尝尝。”

然后,她就很自然地接过来,喝了起来。

请注意,这根吸管是阿瑞用过的,她就这么坦然喝了起来,而且看她那么自然的动作和神情,这肯定也不是第一次。

L姑娘喝了几口之后,阿瑞拿回来继续喝。

我一脸懵逼,全程问号,共用一根吸管,这是什么操作???

由于受不了这个场面的刺激,我当场离开。

他们竟然还有心思继续有说有笑地逛街,直到第二天,L姑娘才想起来找我。

我跟她说吸管的事情,她不以为然地说:“不就一根吸管而已嘛,我跟他又没啥。

特硬气,我被气出了内伤。

她大概看出了我的愤怒,跟我撒娇,很不情愿地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

这事算是暂时告一段落。


吸管的事情过去一两个月之后,有一天,她去洗澡的时候,我看到她手机里蹦出一条消息。

“小宝贝,你在干嘛呢?”

我很少看她的手机,主要是我觉得,没必要,而且我很尊重彼此的隐私。

但那天,我还是忍不住打开了她的微信。我知道她的密码。

发消息的是阿瑞。

我粗略地翻了一下他们的聊天记录,发现这就是阿瑞对她的常规的开场白,其他的同类称呼还有“小可爱”、“小仙女”、“宝宝”……

那一刻,我觉得,我的头上 ,有一个青青草原。

等她洗澡出来以后,我把手机甩给她,质问她。

她一开始跟我撒娇,向我解释说,只是开玩笑而已,让我不要生气。

见我无动于衷,她就有些生气,没什么耐心跟我解释了。

面对这样的质问,她竟然好意思生气。

她气呼呼地跟我说:“他只是我好朋友,男闺蜜而已,我跟他清清白白,一没亲二没抱三没睡,你作为一个男人能不能大度些!”

之后我们就开始吵架,吵着吵着她就哭起来。

她去给阿瑞打电话,一个劲抱怨我小题大做,还开了免提,跟阿瑞说:“你告诉他,我们是不是没什么,我们光明正大啊!

我没有立马跟她和解,也没有做什么过激的事情,只是不说话,两个人互相生气。

我脑子很乱,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直以来,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只要没有触及到我的底线,我都选择原谅她,不跟她计较,尽量好好和她沟通。

但这件事,和之前吸管等事件,都让我觉得,越来越难以接受。

他们确实没发生什么,这一点我相信,因为以我对她的了解,她要是真的出轨阿瑞的话,不会在我面前这么坦然。

她就是觉得,她跟阿瑞没什么,正如她说的,一没亲二没抱三没睡,其他就不算什么,很理直气壮。

我有时候觉得他俩更适合在一起,我就是个炮友而已,我就是那个亲了抱了睡了,但除此之外,在她心中其他的都不如阿瑞的人。

我是爱她的,否则我不需要犹豫,直接一走了之就好了。

但我很迷茫,我不知道应该继续和她在一起,还是应该果断分开。

我们吵完架以后就在冷战,以往吵架都是我找她,现在已经差不多一个星期了,我还是没有去找她。

我该怎么办,求助。


我一直觉得,“男闺蜜”只是说那种关系比较好的男性朋友而已。由于我说话和思考问题,总是容易戳中要害,所以有那么一两个女性朋友,也笑称我是她的“男闺蜜”。

但是,凡事有个度,关系再好,你也是异性朋友。

有的人,他们关系不清不白,在暧昧的边缘疯狂试探,既不往前发展,又不保持距离。

还美其名曰“我们没啥”。

真好笑,哪天你们睡了,是不是还要说,性与爱分离啊?

作为男生,阿瑞如果真的是为了L姑娘好,在明知对方有男朋友的情况下,就应该保持距离,不以好朋友的名义行破坏之事。

作为女生,L姑娘如果知道轻重,就应该本分一点,不逾矩,不暧昧,做好一个女朋友的角色,清白不是靠嘴说的,得靠行动。

别拿什么“我们清清白白”之类的鬼话当借口,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成年人的世界里,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这并不能成为你们为所欲为的挡箭牌。

亲人尚且避男女之晦,何况你一个外人。

对于小Z,我想说:

首先,当前的情况我觉得是不可接受的,他俩太过分了。

你可以尽量尝试跟L姑娘好好沟通一下,看她愿不愿意改。

她如果真的爱你,知道轻重,就会主动保持距离,友谊可以无关性别,但不应该越界。

如果实在沟通不出结果,就算了吧。

其实从你的描述里面,如果她不改的话,我感觉他俩更适合在一起,你像个第三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