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零碎

好久没有写过东西了,忘了怎么开头。

不知道要说点儿什么好。

有人说一个人有了一些年纪,就会丧失一些分享欲。

对我而言,不能说是上了一些年纪,是比起去年,又虚长了一岁,没什么变化。不,还是有点儿的,胖了一些又。

发胖比起其他事情总是显得很容易,不知道为什么。

重新充了会员,有点儿久别重逢的意思。

因为疫情,被迫宅家。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很喜欢出门的人,但是自从通知不能出门那一刻起,我就莫名其妙地天天想出去。

站在楼上看到马路上骑着自行车来回的人特别羡慕,不明白在大家被通知都得宅家的时候他们到底是怎么出去的。

有的人在马路对面的长椅上时而低头玩手机,时而后仰着身子晒太阳。

我想从楼上跳下去,这种想法只持续了一秒,然后就觉得没必要。

毕竟外面也有点儿危机四伏。

太阳是什么时候都可以晒的,冒着危险晒,也没什么必要,一点必要都没有。

但是我还是羡慕他们。

他们到底是怎么出去的呢?

是不是因为自私,所以相对自由一些?!

疫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忘记了。只记得春天来了一场,被迫在家待了一个月。秋天又来了一场,又被迫在家。

突然有了很多时间休息,第一天,挺好的,第三天,挺好的,到了第五天,开始觉得无聊,觉得时间没有那么快了,人们也开始又在朋友圈尝试新技能了。

开始排队做核酸,消毒,网上订菜,开始有人被大巴车拉走,有人被救护车拉走,有人在业主群里面问为什么不能下楼打水,小孩儿要渴坏了,自来水里面全是漂白剂……

又过了一些天,不让随便下楼了。

时间变得更慢。

我变得更加想要出去。

楼下成了向往之地。

今天是第二十二天。

我在封控期渡过了三十八岁的生日。

我并没有比之前更成熟,也没有变得更想结婚。

怎么就写到结婚了呢!

老爹和老妈已经不太关心我结不结婚了,因为我买了房子,他们觉得我即便不结婚也不至于流离失所,所以无所谓了。可能也是见过几个不靠谱的,觉得还不如一个人。

我觉得他们的想法很新潮。

结婚不是必须的,放在课程里,就只是个选修课,成绩无论多高,都充满了水分,因为可以开卷。

但我不排斥结婚,我只是有点儿迷茫而已。对于婚姻的迷茫,对于孩子的迷茫,对于一个要相处一生的人的迷茫。

这些迷茫让我不会特别迫切的选择婚姻。

我现在很好,也许结婚也挺好,但不见得比我现在更好,我经历着哪个阶段,哪个阶段就是最好。

嗯,有点儿跳脱。

头发长了,昨天洗完澡对着镜子剪了一个小时,很满意。

有一辆车朝西开走了。

路灯的光是黄颜色的。

我家对面是公安局,没有人,黑着灯。

马路对面的栅栏里,有人抹黑在遛弯儿。

我把自来水烧开了,喝了一杯。

白天的时候跟一个不太熟的化妆品导购聊了半个小时电话。我们隔着手机哈哈大笑。

封了很久的小超市被通知解封了。

不远处的高层里有一户人家的灯亮了,是白颜色的。

我喜欢黄颜色的灯。

太监了的小说得重新开始更了,以前有几个人说写得挺好的,都看完了。

挺好的!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