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郭曹之争,江湖之事且得有点江湖规矩

郭德纲今日凌晨发文《天涯犹在,不诉薄凉》,立刻引来一片哗然。在公众媒体上对战开撕,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鲁迅和梁实秋也大战数个回合,现今看来,不过作一笑谈。作为一个吃瓜喝茶摇扇子的资深人士,自然是乐得围观,翘首以观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不过,照我看来,这师徒二人的事情,要解决,也简单得很。闲来无事,我就瓜瓜几句,事先申明,本人不站队,只围观,只出馊主意,不承担后果。

就郭曹两人的现状,我倒觉得,他们是两个江湖人。所谓江湖中人,多多少少先得有些本领,能在江湖中赢得一些声誉和地位。翻译成现代文,就是说,有点人脉,有点经费,还有人关注,有点粉丝,说出一句话,做了一件事,就能上个头条什么的。但无论古代还是现代,江湖人的特性还都是骨子里带着的,比如,一言不和,拔刀相向。

郭曹就是两个典型的江湖人。

既然是江湖人,那我们就按江湖规矩来说说这两人这点事。


首先当然是这说话的规矩。长者为先,师者为尊。即便是山野村夫,贩夫走卒,也知道这个“礼”字。乡间的婆媳打架打破了头,可逢年过节,媳妇不还得叫声“妈”吗?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父亲打了你板子,你感觉他没道理,是不是就可以夺下板子,反打师傅两下呢?在中国,这是大逆不道,就算你再有理,道义上你已失了一着。失礼在先,这一点,我不得不站在郭德纲这一边,当然曹云金反复强调是郭德纲拒绝见他,他已尽了做弟子的本份。如果真是这样,已无师徒之缘,又何必一定要归其门下,难道只有打着师傅的旗帜立足江湖?天高海阔,真男儿志在天下,令狐冲在岳不群门下,受尽无端指责,最终也被逐出师门。但不同的地方在于,令狐冲洒脱,华山派不容他,他满可以去少林派,武当派,他最后不是去峨眉派对做了尼姑的掌门人了吗?天下人也没有因此而嘲笑于他呀。

这一点上,我私下觉得郭德纲的作法还是可称道的。撇下烦琐的事件不提,他回应两人偶遇时的情形时说道:“六年来,我很纠结,其实我也在等待一个机会,万一小金能回来呢,万一他长大懂事呢……那天,我一真在想,如果他推门进来喊声师父,我会一把抱住他,一切也都过去了。”此间话语,分明是把曹当作一个孩子。有过孩子的人都会有这么一种经历:孩子不听话时,恨不得抽死他,过后,却盼着孩子能知错认错。或者他不认错,只要能打个招呼,就如郭德纲所说,叫一句师父,两人一笑抿恩仇,那是个多么美好的画面啊。可惜事实却是,两人没有见到。曹下午立刻回应说,因为有阻力。我还真有些不信,以曹今日之江湖地位,他真想见师父会见不着?他的智商真的连这点事情都没办法,那他还在江湖上混个啥劲呀?言成旭还会隔空喊话林志玲,难道曹的微博只有一种功能?

其次,江湖中人以“义”为先。何为“义”?拜关公的都清楚,“义”就是相互信任相互理解相互包容相互促进共同进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郭曹两人的微博里,哪里还有一点点“义”的影子?我看全都是“利”的争夺。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为了点学费,一个说收了,一个说没收,还个个言之凿凿,又是发图,又是发票,活像一出滑稽戏。教学生收学费有错吗?没错。既然没错,曹同学为什么就那么不情不愿还把它当事来说呢?因为郭老师对外说自己没收学费,就好像是既当了婊子又立了牌坊。那究竟孰是孰非呢?在我看来,这些根本就不重要。徒弟学本事,难免要付出点代价,孙悟空去菩提老祖那儿,不也等了三年?然而,待你学成本事,那可是是你一辈子的饭碗,两相比较,孰轻孰重?话说回来,师傅这一头,透亮一些,宽和一些,把“义”字教得明白一些,两人都能开诚布公说出自己的看法,再把师徒情分看得重一些,把利看得淡些,把义看得重些,我想,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吧。


第三,江湖中也会论“理”,但江湖中人的“理”论得比较特殊。他们采用过的最经典的方式是——华山论剑。此种方式当真是好,各路英雄,各施绝技,你用你的降龙掌,我用我的蛤蟆功,什么恩怨情仇,什么师徒爱侣,刀剑之下见真章。不过,以目前的形势来看,师父明显要技高一筹。单博文中那飞扬的文采和那字字话中有话,句句打人打脸的深沉,就够徒弟好好学的了。劝徒弟一句,有这撕人的空闲,不如回去面壁三年,另辟蹊径,自创一派,用实力回击所有的不公正。

最后,郭曹二人,既然身在江湖,又有这许多恩怨,不妨也来一次相声界的“华山论剑”,以实力论英雄。私下认为,这是目前郭曹二人最好的解决方式,远比现在这样如街头泼妇要高级得多,文明得多,同时,也更能提升人气,见识各方人品。关键是,无论输赢,两个人都会成为英雄,更妙的是,能把现如今的笑谈变成美谈。

唉,人分析得再多,好像都是废话,看师徒俩的这情形,是要誓与对方撕到底了。解决的办法不是没有,只是说了也白说。但,不说也是白不说,说不定他们真的能看到我这馊主意,灵机一动,认为可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