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爱恨(34)--结局

(34)一别两宽,各生欢喜--结局

缥缈的像一场梦

来无影去无踪

九重天上再没有敢提素素娘娘,无论是曾经的凡人或是不久前的太子妃。

寻死不成的太子被震怒的白真扔上了九重天。

“想死,我不会要你死的,你欠我妹妹的还没还就想死,我这一生都不会要你好过。九尾狐族与天同寿,我这一辈子都看着你,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忘情药....哼,折颜,虽答应给他喝,但是他喝不喝不关我们的事,我就要他一辈子记得,一辈子愧疚,一辈子孤独终老。小五对他好是小五的事,她放过他,我这当哥哥的不放过”

他被丢在了九重天

好像又回到了那三百年,只有阿离陪着他,可阿离再也不会问,娘亲何时能回来。

浑浑噩噩不知躺了多久才清醒过来,身上的伤在折颜医治下都快好的差不多。被白真下了封印,寻死难成。

只是不久,天宫里头就出现了一桩事。太子殿下回来后不知为何就突然对自己侧妃痛下杀手,那个传言里很得宠的侧妃....对着一双从她眼眶里剜出来的眼睛又哭又笑的模样像极了地狱里的罗刹。

小仙娥背地里都传素锦娘娘身边跟着的小仙娥平日里看着那般和善,竟是给吓疯了去。被吓着的还有小天孙。那一日恰逢乐胥也在,见着夜华突然拿出青冥剑,自知拦不住他,只好派人去喊阿离。

以至于才三百岁的阿离亲眼见到了那一幕。此后大病一场,再不似当年纯真无暇模样。

“父君,他们都说是你亲自剜了浅浅娘亲的眼睛,是真的吗?”

“是....”

储君接任天君位时,头一回是只有天君只身一人受荒火天雷大业。

三十六道天火,九道天雷的大业一哄而上,却不见天君有半分皱眉的迹象。反倒是下头的新一任储君哭得梨花带雨,满面苍然。

“阿离,父君除了政务没什么能为你做的了....”

从上一届老天君手里接过四海八荒,一改中庸之道,夜华在离王道越发遥远,而在霸道之业上一骑绝尘。

扫清六合,席卷八荒。神仙都传这位天君是个冷面神君,少年老成,才五万岁年纪却比他爷爷能干的多。

在浩渺长河里,五万岁的少年郎成了十万岁,英姿容貌却萧条潦草,不仔细看,甚至将他归入了老神仙那一组。反倒是他儿子,越发似他当年模样,少年老成,寡言少语,喜怒不显,冷若冰霜。

祸兮福之所倚,五万年前出了那场反噬牵出了一件大秘密。上穷碧落下黄泉,寻遍了白浅元神不得,却发现墨渊的元神竟一直好好躺在了西海大皇子体内。夜华主动去瀛洲寻了神芝草,再是渡修为。他不过希望能找个人陪他打上一架,怎料就无意将岛一并沉了。所幸神芝草倒是摘了不少。五万年调养下墨渊终是睁了眼。

原来,夜华是父神之子,是墨渊一母同胞的亲弟弟!

他醒那日,却是夜华痛不欲生,宛若互取灵力的双生子,冥冥中天意早已经定好生死。他本以为这回终能仙逝,哪料不过转瞬,这痛又了无踪迹。

东海水君家也不知生了第几个皇子,阿离见他父君近来脸色不对,终是开口相邀。

“父君,不如我们去参与这宴会吧....你已经很久没有陪阿离走动过了”

“你想去?”

“想去......”

“更衣,随我走”

没有多余的客套,似乎连情意都消退不少。父子间在这岁月长河里丢了很多东西。

东海内喜庆满满,说是青丘的姑姑会来。愣神之后紧握着那个嚼舌根的小仙娥手腕,厉声询问。

“青丘的姑姑会来?”

“是....是啊....凤九姑姑的确会来,不知阁下是.....?”

是啊....如今凤九都已经是青丘女君了...自然是青丘的姑姑.....

黯然神伤,缓缓踏入那明亮刺眼的水晶宫,一派请安声响起。

“恭迎天君驾到”

“无需多礼”

...........

后花园里头一个迷路的小仙在园子里头绕了半晌也没法转出去。折颜告诉她说这里的酒比他的桃花醉还好喝,可这下倒好,丢了迷谷的树枝,酒没喝上,能不能回去都是个问题了。

着实对宴会没有兴趣,出席的天君只会意就先行退下,他家的大团子紧随其后。

“诶诶,这位兄台,你等等”

.........

..........

.............

“你......”

“兄台这么激动做什么,我就问个路,你可知宴会在哪处进行?”

“浅浅.......”

“哎呀,问半天原是个傻子,诶,旁边那个,你知道吗?....这年头傻子都结伴出门吗?”

眼见着父子俩一个比一个吃惊,自觉无趣的白浅自顾自地往外走。手腕却猛的被拽住,肉疼。

“放肆”

“姑娘可是青丘白浅?”

诚然身子还年轻,可毕竟也有十四万岁了,这一声姑娘叫小狐狸浑身打颤。

“确是青丘白浅,姑娘还是免....免了吧....告辞”

眼见着她要走,夜华也不拦着,只是看她越走越远。

“父君.....她真的是娘亲吗?”

“为父也不知道....东海离桃林很近,稍后我们去问问...”

匆匆告辞,宴会反倒热闹起来。越发相似的父子俩步履匆匆,片刻不敢歇。而被激发了潜能的小狐狸跑回了桃林,与桃林里两位上神一起说着今日奇闻。

“那个老神仙真是恬不知羞,更是不晓得怜香惜玉的,四哥你看,我手腕现在还疼呢”

“哦?丫头,你难道不觉得那个老神仙长得有些像某人吗?”

“某人?让我想想....没什么,他看起来除了沧桑还真看不出什么,反倒那个小后生看起来有点像我师傅,剑眉星目的,还挺好看。折颜,我还想吃个桃子”

不等折颜动手,却是白真将果篮一收,气势汹汹。

“都第四个了,也不怕吃坏肚子,明日再吃”

“四哥最是讨厌了...”

“你说什么?”

“我说.....四哥最是讨人喜欢了......”

出乎意料的一声轻咳,小狐狸本以为他是在提示自己话说的太假,可下一刻又全盘否定了她这不切实际的想法。

“那个老神仙来了,跟着的小后生也来了......既然来了,就别躲躲藏藏的了,出来吧”

显了身形缓缓上前,酝酿良久才得以发声。

“上神......”

“怎么,上回认错了,这回不敢认了?”

突如其来的一声娘亲叫小狐狸差些给吓得摔在了地上....诚然她不是很年轻,可莫名其妙多出来一个这么俊俏的儿子....好像也不赖哈....

“娘亲,你何时回来的?怎么不和阿离说一声?你是不是不想要阿离了”

额.....面对一个七八尺的男儿突然就在自己怀里哭出了声,小狐狸一时有些手足无措。用糖哄好像不大对劲....怪怪的!

“要不...你吃个桃子?”

唔....哭得更凶了.....

“当年东华在若水将你们救起的时候,顺带将小五元神给捡走,后来又给忘了,以至于我找遍了四海八荒也没想到那元神会在他的碧海苍灵。留下仅剩的那么一块元神,我用莲藕给丫头造了个身子,如今她就只有那么些许记忆,过了五万年才得以融合元神行动自如”

“那....为何....”

“为何什么?男子汉大丈夫,都这般大了怎的还吞吞吐吐,怎么说我也是你大哥,有事就问”

“上神为何要安排浅浅与我见面?”

“嗯?你们见面是缘分,与我何干”

弱弱瞥了一眼白真,却放下了心,只道一声

“多谢上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壹妙阅读 5,214评论 9 25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壹妙阅读 5,926评论 5 56
  • 曾经我高昂着头 直视恒星的眼眸 我读懂了她目光的温柔 曾经我沐浴着雨 拥抱云的喜怒哀愁 我听懂了它们生命的独奏 秋...
    一张机阅读 98评论 4 8
  • 凯西艾佛列克长相英俊,一张娃娃脸十分讨人喜欢,哥哥是“好莱坞最性感男人”班艾佛列克,有着偶像的外形,又有著很好的发...
    灌南高手No1阅读 41评论 0 0
  • 快吧在飞奔,我的心却飞不起来。周末时间转眼即逝,又踏上了去县里面的路程,从市里面到我挂职的县共3个多小时的路程...
    画人体的小和尚阅读 7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