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间童书店25 - 奇葩助理

文丨红瑀

网络图片

好不容易存下来的一笔钱,就这样被我投进电脑系统,眼睛眨也不眨一下,好像花的只是存款的零头。我先生对此颇有微词,但也不好说什么,必竟钱是我赚的。现在看我竟然还为了这个系统再请一个兼职人员,他终于忍不住说话了。

“你买那个进销存系统,我就想劝你不要买了,现在为了输入书籍资料,你还要多请一个人,不是找自己麻烦吗?”

“输入资料只需要做一次,麻烦也只是初期,以后就轻松了。”

“那你不会等自己有空慢慢再做就好,你这样投入越来越多,到底赚不赚得到钱呀?我看我爸和叔叔开了几十年店,没用什么系统还不是一样好好的。”

“我不会有空慢慢做的。既然已经投资下去,当然是尽快将系统运用起来,才符合经济效益。没看到钱,倒是赚了不少书。”

我说得轻松,先生就高兴不起来了,对他来说,赚钱是件很重要的事。他宁愿我出去工作,至少每个月看得到有多少钱的收入。他看不到书店增加的书柜,也看不到家中逐渐变多的藏书,更不会想到,他给我的家用没有增加,我们的生活品质已大有改善。

夫妻之间,很多事情透过沟通和磨合,就能解决问题。唯有价值观的养成,很大一部份来自于原生家庭的影响,后天修为则要看个人的眼界。我和先生的成长背景有差距,在金钱使用上分歧很大,我能做的,就是不要在金钱上跟他纠结。

我印象很深刻,老大刚生下不久,我先生有机会跳槽到另一间福利和薪水都更好的公司,但他觉得新工作可能会比现在忙碌,就不考虑了。我觉得不可思议,试图说服他跳出舒适区,不单单是眼前条件好的关系,而是那间公司的行业前景也更好。

结果当然是我的口才不够好,我决定自己去改变现状,希望进而影响先生。后来才发现,有些观念在脑袋停久了,很多人会以为那就是真理,任何的决定都会以这个所谓的真理为标准。

先生的父母就是开了一辈子的小店,他们觉得开店做生意很没保障,反对儿子媳妇做这种手停口停的小生意。先生反对我做生意也就很容易理解了,他那么在乎我有没有赚钱,想来是公婆以前开店曾经经历过财务困难时期。

我只能警告自己,不要被这样的心态影响,身边没有人可以给我建议,那就找书帮忙,书是最好的朋友和导师。

我会想引进电脑系统,也不是说要将童书店做到多大,主要还是希望减少对人力的依赖,尽量降低员工人数。系统只要投资一次就能无限使用,顶多是要升级时再增加一笔支出,但员工是每个月都要发薪水,更何况人心难测,人员的管理比电脑复杂太多。

像我的童书店才三个人,就这样也会被我遇到那么奇葩的兼职助理,真是服了。

话说第二位兼职人员也是客户介绍来的,同样是很靠谱的人推荐。有了第一次的愉快经验,这次我也想当然地认为不会有什么问题,只是我疏忽了一个重点,客户这次介绍来的是她的姐姐。

这位姐姐比我年长两、三岁,我认为问题不大,反正我不是喜欢指使别人做事的人,童书店又那么小一个地方,有什么事情要做一眼就可以看得到。我的想法是,谁看到谁去做就好,也不用特别分配各自负责什么工作。

她的上班时间是星期一至五的上午,下午要接读小学的孩子放学。原本我要找的兼职要跟育玲的上班时间错开,才是最理想的,最终我还是迁就了对方的时间,因为我觉得做妈妈的要找兼职机会是比一般年青人难的。

一开始,我好像就把这件事想得太单纯了。我没有分配工作,这位姐姐看我做什么就跟着做什么,我觉得好像还好,以为她需要我多带几次才能独立工作,就没有放在心上。

直到几次她恰巧跟育玲同一天上班,我才发觉不对劲。

通常店里有两个兼职人员,我就会将时间用在看书。在大书桌上面放满新的童书和育儿教养书,一旁放着几个月前投资的笔记电脑。翻阅新书,思考书讯内容和查资料,我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知道她这位姐姐在做什么吗?她跟我并排坐一起,拿起新书逐本翻看。

第一次这样,我以为她被美美的绘本吸引了,就由得她坐在那里看个够。第二次再来,我就好奇了,难道她想跟我一样写书讯?想想也很棒。第三次,我直接将一摞书推到她面前,连笔记本也借她。

“姐姐,既然你喜欢看书,不如你将心得写下来吧。如果用在书讯中,我会注明你的名字。”

“真真,我不会写东西啦,只是想跟妳一样多看书。”

“育玲已经忙不过来,那两箱书还没有拆箱分类,客户的订单也还没有整理好,还有那么多书籍的资料没入电脑。你要看书很好,但也要把店里事情忙完再看,我看书写书讯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一番说明,她好像终于听懂。可是,我都感到难为情了,做老板的还要跟员工解释,自己没有在上班时间偷懒。

后来我学乖了,每天她来的时候,我将上午要做的事情讲一遍,请她自行安排时间完成。有趣的是,她就真的自行安排了,她会告诉我,这箱书种类太多怕分错,不如留到明天等育玲来了再拆。

事情就是那么巧,有一天她在跟我“安排”工作的时候,刘姐刚好来访,我们两个在聊天,她两次打断下指令。刘姐悄声问我,什么时候请了一位老板,弄得我哭笑不得,尴尬到极点。

正犹豫要怎么跟这位姐姐婉转表达,她这位大神我的小庙供不起,没想到很快,她就帮我制造了机会。

“育玲,这十几本绘本是你建档的吗?全放错项目了,表示这些编号都输错了。”

“我看看,这是Walker的绘本,要归在BEPW下面,这几本书我没印象有建过档耶。”

终于找到机会送神,为此,我和育玲还特别买了小蛋糕和咖啡庆祝。不用说也知道,我也成功得罪了这对姐妹,幸好我的童书店不缺两位客人。有了进销存系统助阵,接下来的日子,我接连做了几个大决策,根本不愁客人,只怕服务不过来,怠慢了大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