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 | 迷失在山城

壹. 夜晚

八月份的夜,华灯初上,热气扑面而来,隔着轻轨的玻璃窗,我看见山城精致的黑夜与璀璨的灯光。

余光中先生把重庆的夜比作一盘灿丽的玛瑙,当真美丽极了。

我一眼喜欢上这里的夜晚。

洪崖洞

千厮门大桥看到的洪崖洞
马路对面看到的洪崖洞

听说,洪崖洞的夜景,是现实版的《千与千寻》,我迫不及待的在天黑之前跑来了这里。

而重庆夏日的夜,姗姗来迟,七点半的时候,天依稀暗下来,灯光陆陆续续亮起,站在千厮门大桥上,桥下轻轨开过,桥上开始震动,一度觉得自己患有恐高。

也许只在相片里,是喜欢洪崖洞的,它太拥挤,太商业,游人们被困在一个狭小的迷宫里,像无头的苍蝇,拼了命的往电梯里挤。

解放碑

解放碑

雨夜,幺鸡站在解放碑的华灯下,在人来人往中,她落寞的打着伞。《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在这片璀璨而寂寞的华美夜色里,缓缓拉开序幕。

夜苍凉的孤寂,热闹的人更热闹,寂寥的人更寂寥。

重庆的夜,只是美的令人沉醉。如果有机会,再去看看那山城华丽而寂凉的夜晚。

坐上轻轨2号线,从较场口,一路到大坪,可以一路看见美丽的江景。

在南山一棵树观景台,可以俯瞰全重庆。

坐上缆车,从长江的这一岸,飞到另一头,也别有一番风味。

而我总能迷失在茫茫的夜色里,怎么也找不到回去的路。


贰. 迷路

重庆是一座生长在山上的城市,为此我很欢喜,也很崩溃。

路痴的我,在重庆总是找不到方向的。迷路过无数次,即使是跟着地图走,也常常走着走着又茫然了。去洪崖洞的那个晚上,来来回回走了好几次,最终决定打车回青旅。

洪崖洞的故事里,还有一段对于重庆山城地形的最有趣传说。

据说两个人约在洪崖洞见面,却始终没有找到对方,后来才知道一个是在1楼,一个是在11楼。

洪崖洞的两边各有一条大马路,其中一条就是在洪崖洞的一楼外,而另一条,是从11楼走出去的。

我不得不承认,除去拥挤和商业化的因素,洪崖洞算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

重庆像一个探险的森林,恍若一个巨大的迷宫。这也是重庆独特而令人着迷的地方。

你来到重庆,你要走一走那些无名的小路,坐一坐普通的公交,当然你也得体验山城那不一样的轨道交通。

因了高高低低的地形,是分不清轻轨和地铁的,它有时在空中飞驰,有时在路面奔跑,有时候又回到地下,还时常穿梭于房屋,所以在重庆,它有一个特殊的名字叫做“轨道交通”。

李子坝(盗图)

“李子坝”如今成了游人经常光顾的一处风景,它是2号线穿越房屋的地方(乘坐的时候并没有感受到什么特别,下车以后也没找到适合观看的地方<感觉自己蠢蠢的>)。

重庆的清晨和阶梯

我喜欢重庆的清晨,仿佛在清晨,我的路感就变的很好。

穿梭在重庆的大街小巷里,那些清早赶集的重庆人,那些急匆匆去上班的年轻人,偶尔还遇见与我一样路过的游人。

不知名的阶梯与巷子,是重庆最具魅力的地方,从路的一端穿到另一端,眼前缓缓展开一个个古老有些破败的小巷子,仿佛与大城市文化格格不入,却在重庆这片土地上相得益彰。

还能遇见卖早点的小摊,买了没有听说过的糯米糕,味道却很好,混着淡淡的米酒味。重庆人大概也喜欢米酒,喜欢醪糟,很合我意。

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太好,在重庆坐的公交,都不堵车,车上的乘客也很少,走路看的是市井,那些贴近重庆的老生活,轻轨看的是广阔的大风景,而公交带你穿过那些具有重庆味道的大马路。

我很喜欢这里的公交。

有坡度的重庆

建在山峦之上的重庆小城,随处走走,都是坡度,所以那个把第一批单车投放在重庆的公司,很早就倒闭了。这里的单车,也许属于爱冒险爱刺激的年轻人。


叁. 老城

这是一座装满了故事的老城。

历史和沧桑有时候意味着衰败与残存。能够毅然存在于世的老街,成为山城里美丽的风景。饱经沧桑,他们不得不面对坍塌为一抔黄土的宿命。

阶梯与步道

还记得《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中,荔枝追着茅十八跑的十八梯,十八梯将山顶繁华的街区和山脚的老城区连接起来,它由石板铺设而成,两边居住着重庆的老百姓,街上散发着浓浓的市井气息。而在我抵达以前,十八梯已经不复存在。

我只好转而去看“山城步道”。它和十八梯相似,如今也面临着被拆除的命运。在山城步道中,尤以“第三步道”风景最好而出名。

山城步道
第三步道

清晨的时候,游客不多,遇见更多的,是住在附近的居民,还有世代生活在这里的猫咪。这里是一片安静的老城。

有一种很有趣的现象是,那些为游人津津乐道的景点,在重庆当地来说,总是闻所未闻的,很多的重庆人,也不曾听说十八梯和第三步道。

下浩老街

下浩老街

最喜欢的,是另一条老街,叫做“下浩”。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中称下浩老街为另一个世界,这里住着两种人,一种是下浩的原住民,他们保留着老重庆的生活方式;第二种是在下浩开茶馆的年轻人,他们为衰败的下浩增添了一抹色彩。

和所有的老城一样,下浩也步入了拆迁的行列,这里的年轻人,大都已经离开,留下来的是,是眷恋故土的老人。

中午炎热的阳光,在重庆人民的生活里徐徐升起,而在下浩,你感受不到太阳的热情,这里凉爽而苍老,优雅却寂寥。

交通茶馆

交通茶馆


重庆人有喝茶的习惯,我听说,去交通茶馆喝个茶,可细细感受老重庆人的生活。

但这个地方着实让人心凉。

来这里的当地人已经不多了,中间一桌老人在电风扇噗嗤噗嗤的热风里喝着茶,打扑克,仿佛旁边一切对于他们来讲,都是空气。而放眼望去,旁边是一堆围着他们拍照,喝着茶观看他们“表演”的游客,这里的生活,仿佛成了一场戏剧的演出。这里不再是一种生活,而像是一个动物园(好吧,我也拍了)。

跟着攻略走,有时候也让人大失所望,而那些不经意的小路,反而为你展现一个不一样的重庆。重庆仍然有许多值得走走看看的地方,这也是我喜欢重庆的最大理由。


肆. 江湖

在山以外,重庆又和水不可分割。

鹅岭公园俯瞰的嘉陵江
长江和嘉陵江交汇

在朝天门码头,长江和嘉陵江像两条不同颜色的丝带,从这里交汇,分别往不同的方向延伸。

他们将整个重庆分为三大部分。嘉陵江以北的江北区,长江以南的南岸和两江之间的渝中区。而索道又将这三个地区连接起来。因而在重庆,索道是一种很特别的交通工具。

听说,重庆人有时候上班需要坐索道,后来长江索道成了一个旅行项目而变得拥挤不堪,重庆人就只能坐轻轨上班了。因为排队常常要排上一个多小时。

水上世界之繁华,诞生了古代重庆的水路城门,并相应的丰富了重庆的码头文化。

码头文化塑造了重庆人的性格和饮食方式,火锅、毛血旺、鸡杂等最有重庆特色的菜品都起源于码头。

因而重庆人具有浓重的江湖气,连火锅名也透着江湖味,比如赵二,王五。

赵二火锅

在重庆,能够听懂一口四川话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因为重庆人习惯用方言来交流。也许对于地方文化来说,有利于传承,但对于外地的游客来说,我的内心是崩溃的,特别是问路,打车和买东西的时候,我有些抓狂。

我不喜欢与重庆人交谈,一口重庆话,把他们和来自世界另一头的我们阻隔了起来,我感觉自己与他们那么遥远。觉得重庆人讲话带有凶味,也许是所谓的江湖气,这些气概,让我常常想要赶快逃离这里。


伍.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火了重庆的很多地方。

有时候,跟着电影走,除了看一路的风景,更在乎这是一个有故事有温度的地方,而绝不仅仅是单纯的漂亮好玩。

鹅岭贰厂的天台,有陈末和小容的故事,还有陈末为找幺鸡让全城的车打双闪的壮丽。只是据说,这里是违章建筑,所以现在的天台,也上不去了。

早上前往鹅岭
鹅岭贰厂

鹅岭贰厂是一片艺术园区,充满了文艺的调调。

原本可以坐地铁到达鹅岭站,我硬生生的坐到了李子坝,走了2公里的山路,来到了这里。

这里还有一家网红咖啡馆,名曰“懒鱼时光馆”。

从门口看去,很一般,里面却别有洞天。

独自在店里待了一个下午,点了一个超好吃的芒果千层(好吧,其实我是第一次吃芒果千层)。

店里的装饰很精致,有各种有趣的小物,那会是很多女生梦想的咖啡馆吧。

懒鱼时光馆

陌上花开

吴越王在给夫人的信中说,陌上花开,可缓缓归诶。

那份思念,在笔尖流露显得分外美好。

我住的青旅,名叫陌上花开,很美很温馨,位于解放碑附近,店里有一只超级可爱的阿拉斯加,名叫“胖娃”,它真的可以睡上一整天。

陌上花开

在这里启程,也在这里结束,生平第一次住真正意义上的青旅,很特别的体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