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玩死是什么感觉

每天都要在微博上要涮一下存在感,比如运动打卡。从第一次打卡到现在已经120多天了。因为我起的早,那个时间可以从容的打卡,所以坚持到今天,并且也没有坚持不下去的感觉。看微博上的打卡,没几个可以坚持较长时间的,可我也没有什么自豪感。因为身体外形上没有什么改变,仅仅是打卡而已。停下吧让人笑话,不停吧,打卡有没有什么意义已经有所怀疑了。

要说自己把自己玩死,历史上首推东汉末期的杨修。

杨修,是个文学家,才思敏捷,灵巧机智,后来成为曹操的谋士,官居主簿,替曹操典领文书,办理事务。有一次,曹操造了一所后花园。落成时,曹操去观看,在园中转了一圈,临走时什么话也没有说,只在园门上写了一个“活”字。工匠们不解其意,就去请教杨修。杨修对工匠们说,门内添活字,乃阔字也,丞相嫌你们把园门造得太宽大了。工匠们恍然大悟,于是重新建造园门。完工后再请曹操验收。操大喜,问道:“谁领会了我的意思?”左右回答:“多亏杨主簿赐教!”曹操虽表面上称好,而心底却很忌讳。 有一天,塞北有人给曹操送了一盒精美的酥,想巴结他。曹操尝了一口,突然灵机一动,想考考周围文臣武将的才智,就在酥盒上竖写了“一合酥”3个字,让使臣送给文武大臣。大臣们面对这盒酥,百思不得其解,就向杨修求教。杨修看到盒子上的字,竟拿取餐具给大家分吃了。大家问他:“我们怎么敢吃魏王的东西?”杨修说:“是魏王让我们一人一口酥嘛!”在场的文臣武将都为杨修的聪敏而拍案叫绝。而后,操问其故,修从容回答说:“盒上明明写着‘一人一口酥’,岂敢违丞相之命乎?”曹操虽然喜笑,而心头却很妒嫉杨修。曹操多猜疑,深怕人家暗中谋害自己,常吩咐左右说:“我梦中好杀人,凡我睡着的时候,你们切勿近前!”有一天,曹操在帐中睡觉,故意落被于地,一近侍慌取被为他覆盖。曹操即刻跳起来拔剑把他杀了,复上床睡。睡了半天起来的时候,假装作梦,佯惊问:“何人杀我近侍?”大家都以实情相告。曹操痛哭,命厚葬近侍。人们都以为曹操果真是梦中杀人,惟有杨修又识破了他的意图,临葬时指着近侍尸体而叹惜说:“丞相非在梦中,君乃在梦中耳!”曹操听到后更加厌恶杨修。 曹操出兵汉中进攻刘备,困于斜谷界口,欲要进兵,又被马超拒守,欲收兵回朝,又恐被蜀兵耻笑,心中犹豫不决,正碰上厨师进鸡汤。操见碗中有鸡肋,因而有感于怀。正沉吟间,夏侯惇入帐,禀请夜间口号。曹操随口答道:“鸡肋!鸡肋!”惇传令众官,都称“鸡肋!”行军主簿杨修见传“鸡肋”二字,便教随行军士收拾行装,准备归程。有人报知夏侯惇。惇大惊,遂请杨修至帐中问道:“公何收拾行装?”修说:“以今夜号令,便知魏王不日将退兵归也,鸡肋者,食之无肉,弃之有味。今进不能胜,退恐人笑,在此无益,不如早归,来日魏王必班师矣。故先收拾行装,免得临行慌乱。”夏侯惇说:“公真知魏王肺腑也!”遂亦收拾行装。于是寨中诸将,无不准备归计。曹操得知此情后,唤杨修问之,修以鸡肋之意对。操大怒说:“你怎敢造谣言,乱我军心!”喝刀斧手推出斩之,将首级号令于辕门外。

由于《三国演义》的影响,曹操与杨修之间的故事家喻户晓。曹操妒忌杨修才干,在妒忌累积到临界点的时候把杨修除掉了。

真实的杨修出身世代簪缨之家。杨震的玄孙,杨彪的儿子,《后汉书》说“自震至彪,四世太尉”,与袁绍家庭四世三公有得一拼。杨修为人好学,有才干肯定是不假,建安年间被举孝廉,授官郎中,后担任丞相曹操的主簿。主簿在三国及魏晋时代是长官的亲吏,权势颇重,常参机要,总领府事。当时曹操军国多事,杨修负责内外之事,都合曹操心意。一个人如果平日里负责处理日常军国事物就不会是一个太张扬且不给最高领导人留面子的人。因为那样你在领导人身边呆不长。

杨修的才干不止于行政,还有诗赋。相同兴趣的人容易往一起聚集,所以他走近了曹植。走近曹植没问题,那也是当时的“三曹”之一,但能够吸引杨修显然是因为曹植是灵性最足的一位。曹植也非常喜欢这位既有丰富的行政经验,也有横溢才华的杨修。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事就必定会浮出水面,躲也躲不过去了,比如继承人问题。而这时,身为曹操身边重要人物的杨修显然已经不太可能离开曹植了,因为你过去的所作所为已经证明你是曹植的拥趸。

问题是曹植真的不是继承人最合适的人选。而曹操需要的是最合适的人而不是最能写诗的学霸。

东汉末年,虽然内外纷乱,但当时的宦官、外戚、士大夫阶层和地方军人4股势力是维持皇权互相掣肘的平衡木。外戚和宦官的势力尽管最大,但都以皇权为重才能站得住脚。这就是皇权的弹性。当这个平衡被打破之后,士大夫阶层跟地方军人可就不在一个平台上说话了,份量差异太大。皇权也就此失去了平衡的弹性。也就是在如此纷乱的情况下曹操有机会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成为“挟天子以令不臣”的最具实力的地方军人。不管多大的实力,你还是臣,在你为天子打天下时你是功臣,天下人心所向,但当你自己想据天下为己有时,所有人可就成了你天然的敌人。所以,合适的人就是能在曹操身后解决据天下为己有这个问题的人。

说曹植不合适,就是他虽有诗赋的才华,但张扬的个性却能害死曹姓全族。曹操从生活中几件事的处理上就感受到曹植的不可托付,所以,杀掉杨修去掉曹植最重要的臂膀成为曹操必需的选项。公元219年杨修被曹操杀掉,公元220年曹操逝世,曹丕继位。这个时间节点上衔接的多么精准啊。

就杨修而言,把自己的朋友圈锁定在文学上没问题,那是兴致所至;扩张到工作圈也没问题,那是安身立命的地方。但如果参与夺嫡就是压宝了,赌的是身家性命。这事就不是写诗和喝酒可以解决的。杨修就是这样自己把自己玩死了,临终他说:“我固自以死之晚也。”明白还奔着那条路去。

对于现代人而言,自己把自己玩死不会再有生命的问题了,主要是消耗的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

某一兄长早年谋身于传媒,后而优则仕。文学的底子加上俊朗的外形深受人尊敬和喜爱,赢得粉丝一片。老兄博闻强记,学养丰厚,那厚重的文学功底构筑了他的思维模型,当他受到重托负责单位某一方面工作时,他的思维模型开始发挥作用。别人的模型是弹性的,意在适应工作的需要而调整;他的模型是钢性的,需要工作和工作人员调整来适应他,两年不到的时间就在一个单位混不下去了,转身去了另一家。文学的功底加上俊朗的外形他仍是深受喜爱和追捧,但他不改初衷一如既往的用着自己的模型,两年不到又是臭了一条街,怎么办呢?最后领导们研究一下把他调整到一个边缘一些的岗位工作,最起码不要影响全局。

10年以后再看见他,是在文学圈里的一个活动。丰厚的学识、俊朗的外形依旧让他深受欢迎,并被称为老师而享誉当地。谈历史、谈茶、谈女人让他如鱼得水。至于失去的机会和时光是不是能在茶中品出来只有他自己知道了。但让别人失去的时光和机会至今未见他道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