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岁那年,我被“包养”了。

-1-

有些旧忆就像被风揉皱了一样,细碎细碎的,飘在回忆里面,比柳絮还要纷纷扰扰,一不小心就从鼻孔进到气管里,非要呛出来眼泪才好。

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在年轻的时候都做过一些没办法挽回的事,但至少我是这样的。在我贫瘠的青春里面,我抱着那块破旧的浮木,在水面上起起伏伏,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跌进水里。

我的家庭并不富裕,甚至可以说得上穷苦。读初中的时候,我一直没办法邀请我的同学去我的家里玩,我怕被人看到家里破破烂烂的家具,我的自尊心像薄玻璃那样易碎。我勉强上完了初中,就报考了附近城市的一所职校。

出成绩那天晚上,我妈把我叫到客厅,问我如果考上高中了,要不要去上。

我说我想去,她就立马摆出了一副愁苦的表情。我明白她不是在逼我,但她的表情足够说明一切。

“那我去职校,学几年出来实习,还能赚点钱。”

我知道这是她想听的答案。

那时候隔壁城市有个专科学院,初中毕业之后直接读五年,就能混个专科毕业证。当时也没觉得专科本科有什么,就觉得比起来在高中累死累活的学习,还不如早早到社会上,早早给家里赚点钱。

那时候是这样想的。初心总是这样,想的都是好的,也不觉得以后会后悔。

-2-

在职校的第二年,我碰到了韩林。

那时候整个学校的风气都很不好,有很多同学都出去卖。当时校门口会停很多车,车上放着矿泉水,还有可乐和其他的饮料。那会我不懂,就问我舍友那是什么意思,她跟我说,矿泉水就是最便宜的,可乐要稍微贵一点,像脉动尖叫那样的饮料,差不多要三百块钱一晚上。

隔壁宿舍就有这样的,经常出去好几个晚上都不回来,我们都知道她去干嘛了,她甚至回来也会给她舍友说。

一个月家里可能只会给我四百块钱的生活费,我也知道三百块钱对当时的我意味着什么。但我总迈不出那一步,我一直想着,在学校混日子,等到了可以实习的时候就在附近找个工作,这样就够了。

但是那样的价格,对当时的我来说实在算得上是一种诱惑。

我能忍住这样的诱惑,但我没办法跨过韩林给我发的那条微信。

他是在附近的人上边找到我的。

那时候微信朋友圈还没办法设置三天可见,我总是为自己照很多漂亮的照片放在朋友圈里,有很多同校的人给我点赞,我也就一直沾沾自喜,没把那些照片删除过。

他加上了我的好友,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

“小妹妹,考虑让我包养你吗?”

我愣了愣,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包养?”我以为他是在开玩笑。

“对,你之前接触过这个吗?”他一本正经的,在屏幕上敲下那些话,然后给我发过来。

那时候我刚过完十八岁生日不久,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除了学校,不知道别的地方的路可以怎么走。韩林说,这些他都可以陪我。

“具体指的是什么呢?”我出于好奇,问了他一句。

“就是我按月给你钱,然后你陪我。”

其实我也能感觉到他说的陪是什么意思,但我还是有些懵,对这种突如其来的问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多少钱?”

“看你条件吧。我之前包养过一个女大学生,一米七,身材样貌都很好,一个月四千,大概陪我七八次这样子。”

那时候我就明白了。明白他口中的七八次指的是什么。

四千。那对当时的我来说不是什么小数目。我可能在小诊所打工一个月都赚不到这么多钱,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

我说我考虑一下,把聊天记录给了我当时关系还不错的一个同学看。

“你想干这个吗?”她的语气就好像这只是一份平常的高薪工作。

“我不知道,我没干过这种事。”我如实说。

我心想,她一定会跟我说,没必要为了四千块钱就去出卖自己的身体和灵魂。但她没这么说,她说想去就去,这种事干的人多了去了,就算我不去,也会有别人捡这个便宜。

那时候我们都是不到二十岁的年纪,把这种事称之为“捡便宜”。

-3-

“如果我答应了,是不是就跟那些站街的一样了?”

终于还是在一天晚上,我给韩林发过去了这样一条消息。

“不一样啊。包养是只给一个人,站街是给很多人。”

后来的我迟迟不能明白,为什么我们在说那样直白的话的时候,偏偏要用最含蓄的语言。真是奇怪。

“我可以试试。”我说。

“你现在还是学生吗?”

“是。”我说。

第二天下午,他开着车来我学校门口接我。那是辆白色的车,我记得那个车标,但当时的我没能看出来那是什么牌子的车,只是觉得很高端,看起来很遥远的样子。

他看起来很干净,不是我想象的那种四十岁大叔。他下巴上的胡茬都刮干净了,像是为了见我而提前梳妆打扮了一样。他穿着格子条纹的西装,看起来有一种社会精英的成熟感觉。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学校以外的人。

他让我在副驾驶上坐着,帮我扣上了安全带。

“我很少坐轿车。”我说。

他说我一定是在跟他开玩笑。但实际上我连出租车都没坐过几次,有时候从学校到商场,都是走到十字路口坐公交车。

“其实你们学校的女生口碑都不怎么样。”在车上,他找话题跟我聊天。

“还好吧。”我还是觉得尴尬。

“你知道外面人都怎么说你们吗?”

“不知道。”我其实多少听过一些,隔壁本科学校里的学生特别看不起我们学校,也看不起这个学校里的人,尤其是学校里的女生。

“反正说的挺难听的。但我和他们不一样,我觉得谁活着都不容易。”

他知道该在我面前说什么样的话,知道怎么才能慢慢的让我卸下我的防备心理。但当时的我没能明白,我只觉得或许这是个不一样的人,他不会和其他那些人一样,把我当成那种放荡的女孩子来看。

即使我做了这样的事,我是说,即使我和比自己大十多岁的男人出去开房,我在别人的眼里还可以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女生。

我这样妄想过,是韩林的话让我这样妄想的。

-4-

跟韩林到了宾馆以后,他过来脱我的衣服,我像个木头一样僵在那里。

“你以前没做过?”他的语气好像变得活泼了一点,仿佛我没做过这件事会让他快乐一样。

“没有...我不太懂。”

“没关系,我可以教你。”

后来我才能够明白,为什么那天他说了那么多话,即使我一点讨好他的动作都没做,他也开心的不得了。

从宾馆出来的时候,他开着车送我回学校。

“还疼吗?”在车里的时候,他打开了空调,问我说。

“还好。”我看向窗外,想尽量避免那个话题。

下车的时候,他叫住我,从钱包里拿出两百块钱,伸出手递给我。

我愣着看着他,用眼神在问他这是为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着你可以拿去买点衣服,吃点好吃的。”

“好。”

他让我以为,我也可以在这样的关系里遇到温暖。我让他把车停在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公交车牌旁边,我怕熟人看到我从他的车上下来,那些流言蜚语都能成为刀子扎在我心里。

“下次出来的时候,我给你发信息。”他跟我说。

“那平时呢?”我问了一句。

“什么平时?”

“平时就不发信息了吗?”我问他。

“对啊,互不打扰,我平时也要上班。”

我刚萌生了一种我可以爱上他的错觉,就立马被他这句话搅得一点都不剩了。就好像他只是拿我当一件物品。其实我知道他只是拿我当一件物品,但我还是忍不住去想,想着有没有可能我是不一样的。

我和他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关系,但从来没有一起过过夜,每次他都是白天来接我,然后在宾馆睡一觉,就开着车把我送回学校。有时候到了中午,他会带我去吃饭,说我也累了,请我吃顿好吃的。

慢慢的,我开始期望下一次和他见面的日子。他总会穿着西装,有蓝色的,有灰色的,还有花哨的格子条纹,不管是什么样的都很好看。他会带我去那些一百块钱的宾馆,宾馆里总有挂衣服的地方。他总会把他的西装外套挂在那些地方,我会傻傻的盯着他的衣服看好久。

“你穿的衣服都好好看,如果我也能帮你挑衣服就好了。”

有一次他把我按在床上的时候,我对他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不得不承认,我说这话的时候,好像对他有着模糊不清的感情,就像突然说了句“我爱你”那样唐突。我以为他总会说些什么,但是他没有,就像突然没了兴致一样,从床上坐起来,让我穿上衣服。我看着他走到厕所,听见了他打开打火机的声音。

那时候我才明白,有些话就算再想说,也是不能说的。

“我们算什么?”那天,我这样问他。

“我不是早就和你说了,各取所需而已。”

“就这样吗?”我步步紧逼。

就好像时间久了,我总以为我可以变成一个对他来说不一样的人。

但他还是依旧每个月不定时的带我出去,到了月底给我转账,有时候是四千,有时候是五千。每次他给我的钱稍微多了一点的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心疼我。

-5-

我们这样的关系一直持续着,直到有一天,一个化着浓妆的女人到我宿舍里找我,把我从我的床铺上揪下来,扇了我好几个巴掌。

宿舍里只有三个人,我的其他两个室友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像我一样愣在那里,然后过来把我拉回去。

“你个不要脸的小婊子,这么小就学会勾引男人了,你是有多骚啊?”

她那天说了很多话,无非都是这样的,我也只能记住这样的。我整个人都愣在那里,任由她过来拽我的头发,打我的脸。

“大姐你谁啊?”我的一个室友过来,站在我前面,把她的手推开。

“她自己在外面干了什么她自己心里有数,我说我老公怎么天天加班加班,合着就是有你这么个狐狸精。”

我只觉得我的脑子火辣辣的,像三伏天里被烤熟的鸡蛋。

原来韩林是有老婆的。

那时候我才明白。

我没问过他,我以为他一直和我出去,是除了我以外没有其他人了。

那天之后,他给我发微信说,让我们以后别联系了,他发过来一个一千多块钱的转账,说这是这个月这几天的钱,先给我结了,以后就不要再找他了。

他说的话总是很冰冷,就好像我是一个他的下属,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他服务。

难道不是吗。

好像也是。

那时候我才明白,他的黑色的西装,他的粉色的俏皮的领结,都是另一个女人给他挑的。而我自始至终,都只是他的一个附属品,等到事情败露的那一天,我就会被扔进海里,随着时间消失不见。

那是我很久以后才明白的道理,只是可惜当初,我没那么多选择的权利。

那天之后,我的两个室友一直没和我说过话,就好像一说话空气里就全是尴尬一样。我不知道她们有没有把这件事跟别人说,反正在我面前,她们就像哑巴一样。我也明白,如果是我碰到了这样的事,我也只想像个哑巴一样。

我给韩林打过很多电话,发了疯一样找他,让他不要不理我。说来也很奇怪,明明知道这种事是错的,应该戛然而止,但还是忍不住地去想要一个答案。

我只是想问他,在那么长的时间里面,他真的只是在利用我,还是说哪怕有一瞬间对我动了感情。

这样没有意义的问题,我却那么想要一个答案。

我知道后来的他仍旧住在那个城市里,仍旧开着他白色的车上班下班,仍旧穿着各式各样的西装。但这些都跟我不再有关系了。

后来想到他,我只能回想到第一次和他去宾馆的时候,他问我是不是没有做过,那时候他的表情,像是捡到宝了一样。

再就是会想到那个湿哒哒的午后,他的妻子找到我的宿舍,把我当做小三一样泄愤。

这一切像个笑话一样。

我不敢把这些告诉我的父母,虽然他们也问过我,为什么那段时间我都不跟家里要生活费了。我只是说我找到了一个还不错的兼职,他们也以为我长大了懂事了。

可是他们所想的长大,和我所做的长大是不一样的。

后来我从学校毕业,找工作,就那样平平淡淡的和所有人一样过着普通的生活。我正常的找男朋友,正常的找工作,只是我难免会想起来,在我最懵懂的年纪里,韩林所带给我的那一切。

我的青春无疑是疼痛的。我想。

如果再来一次,我可能会去读高中,会好好上学,会拒绝那个好友申请。我总是这样想,想着是不是我换了一条路来走,那么那些事都不会发生。

我明白后悔没有用。但是无数个午夜梦回的时刻,我总能想起韩林,那让我没办法继续睡着,罪恶和痛苦都笼罩着我。

后来别人问起我的青春是什么样的。我总会说,说我十八岁那年,犯了一个错误,让我往后的时光都没办法安眠。

那是个并不美丽的错误。

我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