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影 - 草稿

今天回来趟阿媰加【阿zou 我也不知道是哪个字就随便代替下 顺便阿媰在我们这就是奶奶的妈妈的意思】…好不正经啊的…开头当时是很悲伤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反而想不出来那种感觉。

阿媰很老了,就是那种9时多岁的人。这次回去看她,她都快要记不得我了,后来我妈提到我之前『很早以前』有给她讲过故事…她就一直喃喃地念:讲过故事的乖的。

阿媰很老了饭也吃得不多只吃了几口就不吃了。很瘦小的她只是静静地一个人坐在床上。眼睛已经看不见了但她的听觉反倒变得很灵敏我喜欢坐在阿媰的窗台上看书,但又不想吵到她。脚步轻轻地走过但每次阿媰都会发现我。有时我没有回她…她就只是默默低下头无奈地笑…【这里我还是挺喜欢阿媰家的阳台的一般是不会有太阳的…可以坐在窗台上。风是很舒服的加上阿媰门前有个风铃就让人有一种幸福的幻觉】

阿媰还是很爱美的…她每次都是庄重为她的一头银丝别上一个发卡…我一直认为这是个神圣的仪式…阿媰的眼睛小小的皮肤上有斑但真真是好看的…有一种淡雅的美就是让人看起来很舒服的美

后来我们走了…最后一眼是看见她一个人呆做在床上…好像是睡着了。有种被幸福包围着又与世隔绝的孤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