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一天

我相信,若干年后当我再想起这一天时,我的内心会变得柔软,这种柔软会让我有勇气继续生活下去。其实,这不过是普通的一天,对我们娘仨来说却有了另一种意味。

「 孩子还很小,妈妈身体还不错,我还能陪着他们身边追求幸福的运动生活 」

我今早有一堂私教健身课,我和妈妈商量着串开时间轮流锻炼。

早饭后,妈妈去河对面的小树林晨练。我和孩子吃完早饭,收拾好房间,妈妈刚好锻炼回来了,提议和我一起推着孩子去万达转转,我锻炼的健身房在万达四层。我看下时间刚好,于是带上孩子常备物品,我们全副武装出门。

我比约定的时间提前十五分钟到达健身房。常规的打卡、接水、换衣服、热身,完成这一系列准备动作后,我又在私教区做了四组平板支撑(每组1′30″),课程正式开始。我们今天进行腹部训练,考虑到我昨晚突然感冒呕吐,今天状态还好但是体力差些,我看身体情况适量运动。课程接近尾声,我躺在躺椅上拉伸时,看到妈妈和孩子快速跑过的身影,他们来了!他们快速冲向换洗区的卫生间,孩子要拉粑粑了。

我要趁着他们还没回来,抓紧再去做几分钟有氧运动。我选择一辆靠近门口的椭圆仪,我能从镜子里看到他们何时出现。因为时间有限,我把阻力设置成12,当我骑行到5′48″时,我看到妈妈首先推着婴儿车出现了。我快速下到平地,举起放在地面上的相机,蹲在他们的正前方,孩子看到不远处的我,他欢呼着妈妈。

我把孩子和妈妈安置在前台的儿童游乐区,游乐区里有儿童滑梯和蹦床,孩子可以在这里玩一会,妈妈也能歇一会。我和孩子打个招呼,我去淋浴间冲个澡,换身衣服就回来。

「我」

这已经是我的第73堂私教课。期间我换过两位教练,一位男教练,现在晋升私教经理,另一位就是产后修复女教练。每个教练的授课方式都不一样,就像每位教练的性格也不相同。想遇到一位可以终身私人订制的健身教练,也是需要缘分的事情。

我曾经用大重量少次数坚持了半年健身,终于能把孕前的衣服穿上了。后来,我又换了一位产后修复的女教练,她建议女会员使用小重量多次数的训练方法,这会让我在运动后的第二天更明显的感觉到肌肉的酸痛感。

曾经的我性格孤僻,一门心思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想着一些形而上的无解问题。后来,我去了另一个城市生活,时常淹没在人群中的卑微感,让我有种重获自由的喜悦,让我觉得放松。当我愿意走出家门,去尝试接触不同群体的个人,我又觉得人应该自私一点,要先把自己照顾好,才有能力照顾其他人,其他人包括父母。用我妈妈的话说,我对待我妹妹有点“残忍”。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道理,用在亲情之间会显得薄情。

这两年发生过一些事,让我又意识到任何问题都需要结合当时境况,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没有任何答案可以奉行为唯一真理去进行实操。当我把大部分精力放在家庭中时,我与双方父母有过一段时间的共处后,我才意识到我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父母一般会比我们早走。基于这个事实,我认为除了个人技能提高和家庭品质提升以外的事宜,可以先照顾好父母的体验,再去关照晚辈。

郑渊洁说的对,我们未来看原子弹电视的机会都有,好东西应该先让双方父母享受。

「孩子」

孩子上次来健身房是2017年6月17日,我婆婆那时在北京,她老人家帮忙带着孩子来到健身房游乐区玩耍,等我锻炼完我们在四面都是大镜子的操房里玩瑜伽球。孩子那时刚刚学会走路,踉踉跄跄的推着瑜伽球移动。

今天小小两岁五个月了,他看到他的妈妈汗流浃背的样子,他有没有被妈妈的热情鼓舞呢。

等你长大了,我们一起在健身房器械区锻炼,我们轮流使用器械,轮流为对方计时;等你长大了,我们一起去爬山,我们各自准备背包,装上各自喜欢的食物,妈妈还挎上相机给你拍照;等你长大了,我们一起去山里捡垃圾,就像两岁的你一样,见到垃圾一定要扔进垃圾箱里;等你长大了,我还想和你一起做很多有趣的事情,我必须保证一个强健的体魄才能跟得上你的步伐。

「妈妈」

妈妈今天晨练回来和我说,今天遇到的两个姐妹挺好玩,她俩晨练完还要继续去健身房锻炼。她们办理了附近一家健身房的低价体验卡,限时体验一周。时间宝贵,两个姐妹要抓紧时间去锻炼去游泳。

妈妈说,如果不是考虑不在这常住,她也想体验下呢。

其实,我也很想和妈妈一起健身呢。但是当下却很难实现。所以,请妈妈先保重身体吧。

妈妈指着健身房里的一台机器和我说,这个东西好,原地踏步走在上面。

妈妈说的这台机器叫跑步机。原来她没有见过人们在健身房里是如何锻炼的。

我最近要入手一台跑步机的想法,又被推进了进程。


妈妈看到操房里有两个女孩在跳舞,她说学跳舞多好啊,你也去学啊。

妈妈不知道健身房会员的使用权益,办理会员卡以后可以无偿使用健身区里的器械,可以每天固定时间来上操课。但是,妈妈不知道大部分办卡的会员都做不到每周都来打卡报道。


妈妈看我在健身,自觉的举起相机偷怕我,我笑着她拍照记录的习惯是受我影响呢。谢谢妈妈帮我拍下我和孩子互动的瞬间。我在做椭圆仪,孩子在我身后的游乐区玩蹦蹦蹦,孩子正在呼喊“我看到妈妈了”。

当我走不动的那天,我会翻阅这些和你最初的日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