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三十年 二、返校|我的视界我的中国

0.368字数 2368阅读 26

二零零六年,二月三日,大年初六。

大四毕业在即的徐晓飞因为心里惦记着找工作的事情,生怕错过各公司的校园招聘信息,完全没有心思在家里多待,只想早点赶回学校去。

徐晓飞所在的村子当时还没有通乡村公路。所以她要步行穿过两个看起来灰蒙蒙的脚下满是泥泞的小村庄,以及它们之间那一块块泾渭分明却又彼此相连的积有残雪的麦田,到公路旁坐公交车先去县城,然后再换乘去市火车站的大巴车。

这一趟下来就要大半天,所幸徐晓飞有足够的换乘时间。因为回学校的火车是一趟夜车,晚上八点多发车,第二天将近7点到。

但是也不能太晚去火车站。二零零六年,不仅没有智能手机和网上购票,就连徐晓飞所在的县城都还没有一家火车票代售点。所以徐晓飞只能上午尽早赶到火车站去现场排队买票,哪怕她要为此而空等上一个下午也毫无办法。

徐晓飞家乡所在的市也是个小地方,根本没有始发的火车,都是些过路车,所以基本上买不到卧铺和座票。当然,靠助学贷款上学的徐晓飞,也根本就没有买卧铺的钱。所以,晚上9点到早上7点,再加上火车还经常晚点,这十来个小时徐晓飞就只能一直站着。

这对于今天的徐晓飞来说几乎是不可想象的。而事实上大学四年她一直都是这么站着过来的,当时也没觉得怎样痛苦。人在没有选择的时候几乎都是这样的。你只能咬着牙去拼尽全力,而没有闲暇去抱怨。

春节还未走远,晃晃悠悠的绿皮车厢里,挤满了外出打工的农民和离家求学的学生,以及他们的大大小小的行李包袱。相对宽敞的车厢交界处无疑是没买到座票的人们的第一选择。有人坐在自己的行李上,有人直接铺张报纸坐在地上,还有人实在没地方坐只好依靠着车身试图缓解一下腿部的重量。几乎所有能坐能站的地方已经全部被占领了,就连洗手池上也早已坐满了人。

每次到站停车,徐晓飞都希望能多些下车的人少些上车的人,可结果总是事与愿违。人还在源源不断地往车厢里涌入,而新上车的人也总能找到地方立足。这每每总是令徐晓飞感到神奇,似乎自己所处的车厢变成了一个被施了法术的神仙口袋,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其实还隐藏着巨大的空间,能够装进所有的一切。

在绿皮火车上,徐晓飞最讨厌推着小车一趟趟在车厢往返卖东西的服务人员和那些来来回回上厕所的人。你好不容易刚找到个位置能感觉稍微舒服点,他们一经过你就不得不起来给他们让路,然后刚才的位置可能就没有了。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所以徐晓飞在火车上既不吃东西也不上厕所,就那么生生熬过十多个小时。

如此一路颠簸,等回到宿舍徐晓飞已经筋疲力尽。把行李往书桌上一扔,几乎立即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这一觉徐晓飞睡得很香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下午了。缓了过来的徐晓飞开始感到饥饿难耐,晃荡到食堂去吃了一碗热汤面之后,才终于算是恢复了精神。

因为学校还没有正式开学,舍友们也都还没有回来,以往总是叽叽咋咋热热闹闹的宿舍此时显得空落落的。这让徐晓飞觉得有些不习惯。为了摆脱这种异样的感觉,也为了搜寻招聘信息,徐晓飞决定去学校附近的网吧上网看看。

那时候笔记本电脑还属于奢侈品,徐晓飞她们整个宿舍也只有那个来自浙江义乌的姑娘有一台。平时大家上网一般都是去学校机房或者附近网吧。

学校机房环境好些也更加便宜,自然是第一选择。只可惜因为还没有开学,机房也不开放,徐晓飞只能退而求其次。

网吧里面光线昏暗,弥漫着一股呛人的烟味。放眼望去,只看见️一片片闪着蓝光的屏幕和一张张泛着白光的人脸,还有那一个个冒着红光的烟头。

上学期,由于好奇,徐晓飞她们宿舍的几个姑娘曾经集体去网吧包了一次夜。包夜很便宜,晚上11点到第二天早晨7点,只需要8块钱,很受大学生们的欢迎。

但是徐晓飞很不喜欢网吧的氛围,总觉得有些不安,所以再没有去过。

这次为了找工作实在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过来。在招聘网站上浏览半天,并没有看到专业对口的信息。本着“全面撒网,重点捞鱼”的精神,徐晓飞还是投了不少的电子简历,想要碰碰运气。然后又记下了周末城市招聘会的时间地点,才起身走出网吧。

冬天的傍晚,天色暗下来的早,路灯都已经点亮。离开温暖的室内,被扑面而来的寒风吹得打了一个冷颤,徐晓飞赶忙裹紧身上的羽绒服把自己缩成一团,快速赶回到宿舍。

余下的几天,就是为周末招聘会做准备。年前在室友的帮助下,徐晓飞已经做好了简历,只要拿出去再多复印几份就可以了。只是看着身上的毛衣和牛仔裤,徐晓飞觉得自己还缺少一套正式一点的职业装。

那时候的徐晓飞还不懂得区分夏季和冬季套装的材质区别,只是在电视里看到那些办公室里的女人似乎一年四季都穿套裙,就想当然地认为因为屋里有空调四季恒温所以衣服也是一直都一样的。

因为预算有限,徐晓飞选择去学校附近的市场里买套装。事实上徐晓飞大学四年来的衣服也几乎都是在那里买的。这个市场上卖的都是一些年轻人喜欢的服装饰品,价格大多在几十元的水平,老板也是以年轻人居多,所以很受徐晓飞这样的穷学生的欢迎。

因为怕冷,徐晓飞最终并没有买电视里办公室女人经常穿的套裙,而是选了能够在里面穿保暖衣的裤装,还配了一双黑色的人造革材质的皮鞋。

后来这身加在一起也没有超出200块的装备曾多次伴随徐晓飞出征于各个面试场,虽说结果是屡战屡败,却也算得上是徐晓飞找工作大业的元老功勋。

周末的招聘会徐晓飞一大早就赶去了,可是一圈转下却没发现几个跟自己专业对口的职位。非名校的非热门专业,徐晓飞自己又是既没有留学经历也没有强悍实力,所以投出去的简历多是杳无音讯,偶尔接到一个面试电话也都是毫不相干的保险、文员、销售之类的职位。

为了方便接受学校发布的招聘信息,春节的时候徐晓飞特意花费巨资买了一部手机。红色的TCL翻盖手机,双显示屏,小巧玲珑的很适合女生。


TCL双屏翻盖手机

只可惜,这部被徐晓飞寄予厚望的手机眼下却还完全没能发挥出应有的作用,多数时间只是被徐晓飞用来打贪吃蛇活着俄罗斯方块的游戏。

徐晓飞心里很着急,却毫无办法,只能寄希望于学校的招聘信息。

活动传送门:https://www.jianshu.com/p/5510d62f613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