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涵只应天上有,人间处处是白光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的前半生》剧终了,热度却是持续不下。在三十八集的开始,贺涵、陈俊生和白光三个苦闷的大男人坐在老卓的店门口台阶上借酒消愁。

白光:“你们俩能不愁眉苦脸的吗?不是,在我这,你们也算成功人士,有房有车,有钱有保险。我有什么呀?我什么都没有,我就一老婆,还看上一洗剪吹,我不还得一天天过吗?你不知道这个情况它什么时候就有了变化,愁什么呀?”

图片发自简书App

贺涵:“不用羡慕我,羡慕他。我们俩还不如你呢。听见没,陈俊生?人白光比我们强,你比我俩强,你不装!我装!所以说我一直在装,真的,装的彬彬有礼,装的什么都游刃有余,装的什么都不在乎。他,你别看他每天这个德行,他也装。”

图片发自简书App

陈俊生:“我不装,我怂,我多怂啊,我这怕失去那个,怕失去这个,怕得罪这个,怕得罪那个,我怂我。”

白光:“我不装,我也不怂,我废物,我吃老婆的,我用老婆的,我还骂老婆,这头顶上这帽子,比股市还绿我。”

三个男人,为各自生活的烦恼,推杯换盏,敞开心扉。借着酒劲的自我评价,对自己深刻的剖析深入人心。

贺涵社会精英,成功人士。对谁都彬彬有礼,温文尔雅,是每一位女人心中的男神。贺涵尊重女性,对旧爱薇薇安,贺涵始终保持理性和良好的教养。对唐晶,十年呵护等待。两个人都太骄傲,谁都不愿意低头,两人的工作性质总是暗中较劲、对立,还有唐晶的强势,独立。这无疑对感情都会有影响。其实,爱情里哪有绝对的公平,总得有一个人先放下姿态,放低姿态也是一种智慧。

贺涵对唐晶,也许是一种责任。就像陈俊生说过,看起来贺涵不近人情,六亲不认,实际上他比谁都重情义。对罗子君,由最初的相看两厌到不由自主的被罗子君吸引,爱上罗子君。贺涵即便认识到自己对罗子君的感情不一般,仍压抑自己的感情不愿意辜负唐晶十年相伴。

越是成功的人,越是自律像贺涵这样的精英人士,历经职场风云变幻,为人处世圆滑老练。处处以高标准要求自己,给人积极向上的感觉。时时要表现出游刃有余的姿态,即便很勉强也会表现出无所谓,这就是贺涵的装。像贺涵这样的男人实属罕见,生活中更多的是陈俊生白光这样的男人。

陈俊生和罗子君这样的婚姻并不少见。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再美的容颜都会因生活的琐碎而视而不见,世界在变,男人在变,只有你不思进取,不知改变,终有一天会跟不上男人的脚步,成为男人的累赘。

陈俊生在工作中认真负责,一丝不苟,对公司绝对忠诚。毫无疑问是好员工。但在感情问题上,陈俊生懦弱,优柔寡断。觉得罗子君不体谅他工作的辛苦,精神方面两人步调不一致。但又想和罗子君维持看似完美的家庭,又离不开凌玲的温柔和理解,怕对不起罗子君又不想负了凌玲。他不是坏男人,他只是生活中的本分男人。

白光和子群的婚姻就是“贫贱夫妻百事哀”的最好体现。生活中太多这样的夫妻了,有本事的男人在外是强者,没本事的男人在家里是强者。有本事的男人只疼爱老婆,没本事的男人只在乎自己。

你们有没有被剧中白光的咆哮给吓到?没有赚钱养家的能力,只会把对生活的不甘发泄到最亲近的人身上。只会抱怨生活不公,从来不想脚踏实地的去努力。吵架打老婆时打的毫不心疼,认错求饶时跪的毫不犹豫。嫁给这样的男人只有绝望。生活中像白光这样无能的男人不要太多。

总之女人不管是遇到了装的贺涵,怂的陈俊生,还是无能的白光,都不可因为婚姻生活迷失了自己。保持一定的独立性,维护好自己的朋友圈子,有自己的爱好,活出一个真实自信的自己。

女人最可悲的不是年华老去,而是在婚姻和平淡生活中的自我迷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