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厨娘

美厨娘

焦小桥


夏日渐浓,白天气候炎热,把每日健步走的时间改在傍晚。踏上健身路,花草树木的清香阵阵袭来,惬意舒畅。

前面一个妹子慢悠悠地走,我几个大步就超过了她,“姐,别走那么快,会伤膝盖的。”她在跟我说话。

回头随意看了她一眼,白白的嫩嫩的胖胖的,花容月貌。

“你每天来?”“是呀,下午随便吃点,就出来呼吸新鲜空气,反正就我一人。”妹子看起来是个随和的人,她边走边跟我聊起自己的故事。

妹妹和一个比自己大六岁的男人结婚生子,男人下岗没了工作,那时他们买了个楼房,欠了二十万债务。

男人到山东打工,一年后,在夜店认识了一个比他小十五岁离婚女子,他们就经常在一起。


那时,儿子在小学,男人按月往家寄钱,说跟那女的是逢场作戏打发寂寞。虽然她很生气,但一想男人背井离乡很不容易,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那个女的给她打电话,说已经离不开他了,要她赶紧离婚。她想不开割腕自杀,幸好被亲友及时发现,挽回了生命。

出院后,她毅然与男人离婚,男人说只是假离婚,给那个女的一个交代,不会丢下她和儿子不管。

她结婚后就一直待在家里,出去找工作四处碰壁,那时她的内心很脆弱,遇到一点不顺心的事儿,就哭得稀里哗啦,遭透了。

她手脚麻利擅长厨艺,经常在附近的工地做大锅饭,每天忙忙碌碌,不知不觉就忘记了哭,好像也没有时间哭。

十年过去,儿子高职毕业自己开始创业谋生,男人与那个女人过不下去离婚后,要求回家。

她儿子说:“妈妈,让我爸爸回来过个春节,让我有一个家的感觉。”

她答应了,短短几天,她一接到朋友的电话,男人就烦躁不安,嘴里叨咕着:狐朋狗友,对她恶眼相看,明显的不信任。

那几天她忍着,过后告诉儿子:“多年分开,我们都太陌生了,还是各过各的,别搅和在一起了。有一点你要知道,爸爸妈妈都是爱你的。”


她的儿子没太受父母离婚的影响,比较阳光也很上劲,自己买了一套准备结婚的楼房。

妹子这段帮着儿子装修滞留在家,这些年她一直跟着各大小建筑队东奔西走,她自豪地说自己大锅饭做得好,是抢手货。

一个人每天给上百人做饭,很辛苦,为了生存她硬挺住,从整天哭泣悲伤到内心怀着喜悦地劳作,历经了二十年。

提起离婚的往事,她有说有笑,就像在讲外人的故事,早已把伤痛全放下了。

“那么多年,你就没再遇到喜欢的男人?”我问她。“整天混在男人堆里,把自己也当成了爷们,好人也有,但都有家有孩子,我绝不当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让其它女人痛苦。

“我的姐妹朋友们都说我完蛋,长得那么漂亮,白白浪费了资源,靠卖苦力活着。哈哈哈,我就愿意这样,活得堂堂正正,不看别人脸色,我就愿意做饭,累了就休息,谁都管不着。”

妹妹说她不串门不打牌不看电视剧,一个人的时候就爱看书,晚上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爱看书的美厨娘,说话不咬文嚼字,不刻薄尖酸,和颜悦色,想必把书香的精华都融入到血液里了,渗透着淡淡的芬芳。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