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爱死于忧患

文/陈若鱼

01

余韶真喜欢裴原是因为一块肉。

高二的暑假,她从合肥去六安的外婆家,因为吃素的外婆而整整一个星期没有尝过荤腥,就连她连哄带骗外婆去吃夜市大排档也都是清一色的蔬菜。周五客人太多,她跟外婆吃到一半时,店家拉着裴原跟他们拼桌,他看起来很清瘦,但胃口挺好,点的全是大肉。

余韶真不知不觉就将筷子伸到裴原的回锅肉里时,正好对上他的眼睛,她怔了怔,慌忙把肉喂进了嘴里。

外婆跟裴原都傻眼了,而余韶真冒出一句:这肉可真好吃啊。

裴原露出笑意,像个英雄好汉一般豪爽,把一盘回锅肉推到她面前说,请你吃。

就这样,一块肉俘获了余韶真的心,寒暑假都去六安找他,一起在外婆家蹭吃蹭喝。一年高考就跟他去了南京的同一所大学,名正言顺的恋爱,敞开肚皮的吃肉,生活好像夏天傍晚的霞光,温暖而欢畅。

余韶真以为她会这样靠着裴原肩托着腮帮子剔着牙过完一生,但裴原没有给她一个一条道走到黑的机会。

他支支吾吾地说要走,她假装潇洒地挥手,三年的恋情也开始风雨飘摇。

裴原去了台北做交换生,余韶真后悔了,蒙在被子里掉的眼泪都有一股六安瓜片的苦味,大半夜她跑阳台上去打电话,想让他留下来,可对方的电话已显示无法接通。

02

裴原刚去台北的时候,余韶真有想过一同去,但交换生名额已满,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裴原跟一个姑娘一起去。

在举目无亲的台北,原本不认识的人都会视彼此为亲人,别说年纪相仿的一男一女发展成情侣了,何况余邵真打听过那姑娘叫赵小鲸,是个单身,还是漂亮的单身。不光是赵小鲸,台北那还有成群的说话像林志玲的学妹学姐,裴原能在这种环境下和她保持一年的异地恋吗?

余韶真叹了口气,她不想等到裴原跟她说分手,所以先跟他说不如分手吧。

裴原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语气柔软下来。

寒暑假我都会回去,只要一年,你也不愿意等我吗?

不愿意。余韶真说。

那以后裴原就再没有打电话给她了,其实她不是不愿意等,别说一年,三年都可以,只是她怕一心一意的等,却等不到属于她的裴原了。20来岁的男人,既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也不以寂寞为荣,他爱上一起去的赵小鲸或者其他的女生都无可厚非。

余韶真本以为聪明一回,先说分手,没想到她的心不如她的嘴洒脱,不仅没能忘了裴原,还把自己彻底搭了进去。

寒假匆匆跑回六安,每天都在裴原家的楼下溜达,死缠烂打拉着外婆一起去大排档吃饭,但每次都以失望告终。外婆看出她的心思,见她不好意思打裴原的手机,就神通广大地弄到了裴原家的座机号码,余韶真装成普通同学打电话过去,接电话的是他妈妈,她说裴原寒假留在台北没有回来。

余韶真的心咯噔从高空坠落,觉得自己就是作死的典范。那时她才忽然明白,原来爱情并没有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一说。

有时候安乐才是爱情最持久的灵药,不折腾才是王道。

03

一年后从台北回来的人,只有赵小鲸。

余韶真有意无意跟她在食堂或者奶茶店偶遇,装作好奇的样子问她在台北的生活,最后扯到裴原身上。

余韶真以为赵小鲸会说,裴原在台北交了可爱的台湾女友或其他国家的妹子,所以才没回来,这样的话虽然她会很难受,但也会庆幸自己先提分手,好歹没有像个傻子一样等他。

可是当赵小鲸说,她跟裴原不在一个校区,过去之后很少联系,只在大陆交换生的聚会上见过他,他不太喜欢跟女生讲话,连她都不太搭理。回来之前才听说他打算申请延期一年。

被余邵真当了一年的假想敌此刻告诉她,裴原压根就没有跟赵小鲸见过几次面,这比裴原申请延期一年回来还要让她崩溃。

如果裴原在台北有了女朋友,她会对自己说,瞧,我就知道他会移情别恋。

可现在呢,她什么也不能说,只悔不当初的掉眼泪,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有时候做梦梦见裴原也红着眼眶醒来,发个呆,愣一愣,想骂自己一句大傻逼。

这个暑假,余韶真知道裴原回了六安,却不敢去了。外婆打电话给她,她说要去旅游,趁大学毕业以前好好玩一玩。

但是在暑假结束前的一周,余韶真还是去了一趟六安,因为外婆突发脑积水。

外婆手术那天,余韶真在医院走廊里遇见裴原,他因为踢球脚趾骨折,一年没见他竟然变得更加挺拔,细密的汗从他的发际线流下来,她先说了一句俗气的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裴原的口吻稀疏平常,她却红了眼眶,加上外婆住院,本就有些难过,两人只随口寒暄几句,问了问彼此的情况。

走之前裴原说,希望外婆赶快好起来。她以为他会怪她,或者从他的眼里捕捉到一丝重逢的惊喜,然而这一切都没有。

这就意味着,她对他来说,变成了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

04

外婆的手术还算成功,余韶真在六安照料到暑假最后一天才走。

临走那天余韶真鼓起勇气拨通裴原的电话,两人约在初见的大排档吃饭,她别有用心地点了一份回锅肉,饭还没吃完,她想说的话也没说出口,他就接到电话走了。

他走了两步又转过身对她说再见,而余韶真又一次假装洒脱,下巴都快笑脱臼了,手也快挥断了,看他一步步消失在她的视线。

这以后余韶真再也没有裴原的消息了,他在台湾的手机她知道但没打过,跟他一起申请的情侣空间因为系统升级而不见了。

大学最后一个寒假余韶真已经开始忙着做毕业设计和找工作,谈了一场不深不浅的恋爱,在毕业典礼上和平的分道扬镳。

余韶真在公司不远的地方租了一件带阳台的小次卧,养了一只黑色的拉布拉多,每天走路上班。吃腻味了外卖,她开始学着做菜,第一道菜就是回锅肉,可是怎么做都是软趴趴的,丢进油锅里一炸又糊了,试过十几次仍然失败,好在她没放弃,她没敢想象将来有一天能做给裴原吃,只是就想把这个菜练到五星级酒店的水平。

实际上她已经不那么爱吃肉了,也许是因为每次吃肉会要想起裴原,也许是因为外婆的谆谆教诲,她变得更爱吃蔬菜,但一年后她的回锅肉已经做的一级棒。

老室友因为嫁人搬走了,新来的室友是个刚刚毕业的小伙子,有个简单的名字叫丁朗,笑起来清清爽爽,他夸余韶真的回锅肉比正宗川菜馆的还好吃。

余韶真忽然觉得跟裴原的故事已经遥远的像上辈子的事了,她把跟裴原的往事娓娓道出,丁朗听完后再也不说要吃回锅肉了。

05

去年夏天,余韶真在深更半夜接到外婆病重的电话,眼泪掉的措不及防,走出门的时候被卧室和客厅间的小台阶绊倒,丁朗从卧室里跑出来时,只见她慌乱地捡散落一地的东西,脸上挂满了眼泪。

丁朗租了辆车连夜送余韶真去六安,一路上她只哭不发出一丁点声音,走到一半就接到电话说外婆已经去了。

余韶真在丧礼上哭成傻逼,丁朗在一旁扶着她,裴原也来了,胸前戴着一朵小百花,黑色的西装显得有几分成熟。

丧礼后,裴原来安慰余韶真说了几句节哀之类的话,余韶真看着他,纵然心里有许多话想说,但是此刻也说不出来了。丧礼尘埃落定之后,余韶真才从外公那知道原来裴原毕业后就回了六安,还像以前一样经常来看他们。

回南京那天,丁朗问余韶真要不要再去见一次裴原,她从后视镜里看着他许久,摇了摇头。

你确定不要再见一次吗?丁朗说,难道你不想知道他是不是为了你回到六安的?

余韶真愣住了,她不知道现在的小伙子都这么厉害,对她的心思了如指掌,也奇怪他竟然劝她去见裴原。因为她再迟钝也知道丁朗对她有意思,而一个对她有意思的人竟然要撮合她和前任,这到底是出于爱,还是考验,抑或是佯装大度呢?

我只是不希望你又错过,一个人错过两次就真的回不来了。23岁的丁朗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仍旧有满满的爱意。

余韶真为此觉得羞耻,当年若自己也有这一份大度,也许她就不会失去裴原了。

06

今年秋天的时候,余韶真在恒隆广场遇见裴原,他向她打招呼,她对说好久不见,两人在附近的咖啡店里小坐。

坐在对面的裴原,身上带着不再熟悉的气味,水果茶咕嘟咕嘟烧着。也许是分开的太久,余韶真也变得坦然。她问他为什么会留在六安,裴原笑了笑说,因为他喜欢六安这种小城。

那为什么当初要去台北做交换生?

小时候就很想去一次台湾。

所有的回答都跟她没有半点关系,余韶真本以为自己会很难过,可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松了口气。

傍晚,裴原要赶回六安,余韶真目送他离开,也目送那些年的爱恨情仇像风一样远去。

余韶真回到小公寓时,丁朗正在戴着围裙在厨房里学煮菜,虽然乌烟瘴气,但闻起来却很安稳。她知道他做的是清蒸鲈鱼,因为他说她的人生里不仅仅只有回锅肉,还应该有别的菜,比如清蒸鲈鱼,营养又健康,没刺还好吃。

她伸了个懒腰,走进去问道,小伙子,什么时候开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面试阿里直接失败了,着实挫败了我。虽然我觉得自己能力完全满足阿里入职的要求,但是通不过面试也不能怪谁。面试中令我比...
    作业没写完阅读 668评论 1 0
  • 姓名:魏正君《六项精进》第270期感谢2组 公司:绵阳大北农农牧科技有限公司 【日精进打卡第140天】 【知~学习...
    莫心莫肺阅读 39评论 0 0
  • 5月9号 星期二 小雨转阴 每周二周六晚上是儿子学电子琴的日子,每周的这两晚上是我最忙的日子,下班之后要赶...
    深谷幽兰_阅读 69评论 0 1
  • 初见,团支书测评,两个班交换唱票,一见如故。 告白,他说跟我一起玩儿吧,到天涯海角,我说不安全,就在学校玩吧,他说...
    木兮zz阅读 4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