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疫的日子(5月11日)星期三

    说的是11号解封,今早打开手机,濮阳昨天又新增11例无症状感染者。并且都在市区。让人不由得紧张起来。病毒就在附近。小区看管很严,没有通行证任何人不得出去。

5月6号,到今天,5天了。每天早起不能慵懒的一件事就是到小区排队做核酸。洗脸,刷牙,穿好衣服。所有的精气神就是去做核酸。大家极力张大嘴,扯出难看表情,棉签在舌根使劲地搅来搅去,非要查出谁是病毒携带者。一个个被捅得嗷嗷干呕。但任何人没有抱怨。

    做完核酸,回到院子赏花,心情陡然好起来。麻叶海棠挑起一串串如红灯笼似的花朵,如榆钱片的三棱花骨下面是花瓣,花瓣中间是金黄的花蕊。质地脆挺。风一吹,像摇曳多姿的铃铛。一束花像一串风铃。风一吹,耳边仿佛能听到呼啦啦齐鸣的清脆叮当声。身心皆醉。

    麻叶海棠交替着开不同形状的花,有时如榆钱如蚌壳如蒲扇一样的小红心,中间鼓鼓的。我不解,为什么一株上能开两种花,回头去百度一下。结果都是关于养植的,没有对这种花特点的介绍。我始终不解开两种花的奥秘。同时我发现每棵必分出一枝高挺的,高挺的茁壮,老枝委婉 似夫妻相依共生。人物相通。

  看花的时候是安静的,注意力是集中的。问花花不语,默默猜心思。解忧解压,无我之境界。

  养花摸花性。他虽然不说话,哪一步没和它味,叶片上会反映出来。骄阳下叶片发焦。这是在说怕晒。要去阴凉处。暖气送上后,赶紧把麻叶海棠抱进客厅,谁知叶子呼啦啦全落了,成了光杆 ,这是在说怕干,要湿润的空气。把它置于靠阳光的窗台上,用塑料袋扎紧。又湿又热又有光,新叶儿不久就长出来了。

  现在进入了初夏,气温适宜,我把它送到了室外,几天不见,无论是叶子还是花朵,都展示出勃勃生机。像十七大八的小伙强壮,像十七八的少女美丽了。

  看罢麻叶海棠,再看锦葵 ,看锦葵跟读书一样,花多叶多。视线从这个叶子挪移到那片叶子,从这朵花挪移到那朵花,叶子碧绿肥硕,花朵娇小可爱,藕白相间,一朵朵挤挤挨挨在一起,已将绿色推成了背景。锦葵的个头已经有一米多高了,枝干已拉长,每片叶子的叶柄处都有一束花。熙熙攘攘,像赶集一样。没有长起来的还是一团绿色叶子,重重叠叠,密密实实,中间的主干粗实,节段。一种蓄势待发的生命力。心中的欢喜油然而生。

把所有的花都一盆盆看个遍,有的病了,需要挪到角落,自己反应恢复。一段时间后,有的拱出了新芽,有的活不过来了。

养花跟养孩子一样,什么时候该多关注,什么时候要远距离冷一下,会有出奇的变化。关注多了,叶落烂根。跟溺爱一样。隔一段时间置之不理,任由自己生长。

锦葵

这就是居家躲疫的日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