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夏/2019年夏天后再无开学

图片发自简书App

来到江南以后,对四季的变化尤为敏感,与其说是敏感不如说是珍惜。珍惜每一个季节的变换,每一个季节可以做的事情。

比如春天会迫不及待脱掉厚重的外套,穿上薄衣,往往会被乍暖还寒的温度冻到。最喜欢踏春赏花,迎春玉兰樱花随风飘扬的嫩柳,吃金花菜和草莓,酸酸甜甜的春天,坐一列开往远方的短途高铁看郊外满满的油菜花,去嫩绿色的草坪放风筝,春天怎样过都觉得是虚度,也不管怎样虚度都觉得很幸福。

夏天来的时候,最喜欢看初夏目之所及的嫩绿色,盛夏时光影穿过一丛又一丛斑驳斑驳,整条街都被有秩序又毫无章法的光影占领,满街的绿因为光影恰到好处的可爱,会去常去的老街排队买青团子,豆沙馅、玫瑰馅,甜甜腻腻还带着艾草苦味。夏夜散步时凉爽的晚风,幸福会满得溢出来。还有夏夜的小龙虾和烧烤,每一口都是对夏天和长胖的致敬。

秋天是最喜欢同人讲的季节,还记得大一第一次过秋天的幸福,像是一个美好的童话,寒冬来临之前的温柔。最喜欢去园林拍秋天的云,高且辽阔,亮且晴朗。会同园林里来写生的人讲话,和用面包片喂鱼的小朋友一起喂鱼,然后去吃生煎和赤豆小圆子,秋天吃热乎乎的赤豆小圆子会很有幸福感。

和好友去爬山看枫叶,在校园里拍铺满了整条路的银杏叶,走在上面嘎吱嘎吱,每次都会捡刚好落在面前的落叶收集起来做书签,执拗的对自己讲这样子叶子才是想同你在一起的那一种。

冬天虽然真的好讨人厌。可是如果下雪,又会觉得好快乐。尤其在暖气房里。

有一年的冬天是在北方过的,每次穿着短袖看外面飘雪的时候都会想这也太奇妙了吧。每次裹得像只大熊出门,冻得上下哆嗦,到咖啡店喝到热乎乎的咖啡时觉得人生的美妙不过如此了吧。还有栗子和甜甜腻腻的小蛋糕也是冬天让人幸福的食物。冬天还有具有特殊意义的跨年日子,总会有特别的记忆。

每当有人问,你喜欢什么季节,我是断然不会讲喜欢夏天。在没有四季变化的热带生活久了,似乎只有夏季。可是很奇怪,很多会掉眼泪的回忆在夏季最热烈,就像家乡南方小岛每年夏季绚烂得不要命的凤凰花一样,浓烈得让人移不开眼。

也很奇怪,简书上取笔名得时候绞尽脑子想了很久最后蹦跶出了盛夏东南四字。也许是恰逢盛夏,也许正好在东南。在给自己民宿小家取名的时候,酿夏这个文字组合也突然进入脑海。像是被寻得。

说夏天老让人流泪可能因为它总是一个分开的季节。每年的夏天除了汗流浃背,还有眼泪。小学的最后一个夏天时候也不记得是怎样了,就是稀里糊涂,大家不用做暑假作业的这个暑假也没有再开学相见了。初中的那个夏天混杂着忐忑和紧张的汗水,头顶的风扇吱呀吱呀也就都过去了。

高中的那个夏天,也许因为蛰伏太久,尤为深刻。每天中午从宿舍走到教室的那条路,震耳欲聋的蝉声,昏昏欲睡的下午第一节课。高考完后狂欢的夏夜,疯狂后第二天的怅然若失。

那种失落大概是想着再也不能随时在走廊觅得每天都相见,一起作伴背书的人,也不会有因为模考成绩不理想在操场疯狂跑圈的夏天,也不能回到突发奇想和朋友因为想体验在教室睡一晚是什么感觉而悄咪咪的留在教室没有回宿舍的夏夜,也再不会回到那个晚自习后第一次听到喜欢之人声音的羞涩。

大学的这个夏天,刚刚过去。最大的后遗症大概就是,现在的一个人吃饭是没有选择。每当有好吃的店想去尝尝时,却再也不能一个微信喊一声就一起去吃好吃的。毕业后,好友一个个散落不同的城市,四年前我们不知道彼此的存在,从大江南北奔赴于此,四年后,还是分开了,只是多了很多宝贵的回忆。

有时候想想挺像像一场盛大的梦,梦醒了,结束了。大学生活也是,一晃就过去了,军训的那个夏天每个人的脸庞、发生过的事情,初到大学的紧张都还历历在目,转眼就只剩怀念韶华的份了。

也不知是不是总在伤春悲秋,夏天告别的情绪总会延续到秋天。所以,每每秋天虽然觉得幸福,却还是有很多说不上来的难过。所以,夏天酿了很久的情绪,秋天会抚平,冬天就圆满了,春天也就开始新的生活。像是沉淀也像是蓄谋着下一次再见。

其实夏天好像很长。一边说着要如何消磨夏日,一边夏天就过去了。


只不过,这次夏天后再无开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