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远记: 告别陕南入陇南~踪篇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征远记: 结束陕南行~踪篇

曰期:  2017年5月28曰(68~1)

行程 : 太白县(属宝鸡)~江口镇(属汉中)~留坝县~凤县(陕西)~两当县(入甘肃)   480里

       1,今天有意思,走访了好多地方,也行程了较远的路程,更是翻越了诸多险山大川,晚竟能由陕南入陇南,跨入此次行程第八个省~甘肃,结束了难忘的陕南秦岭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2,一早由宝鸡地区的太白县城出发,赴汉中地区的江口镇,即红25军翻越太白山后驻扎过的小镇,25军在此江口整编,而军部旧址还在。太白到江口,都行程在秦岭山昹腹地中,巍峨群峰或峥咛,或险峻,或壁立,或突兀,公路尚好,众多大型货车,土方车接连不断,可见此公路质量非常之好,行程二个半小时,到达江口镇,此属汉中地界,下车便见宽宽河上一座水泥桥横跨两岸,四周群山环绕,风景颇美,免不了闪拍不断,而桥栏上有吴焕先,徐海东,程子华和红25军长征的简介.......打听军部方位后即往,就在镇旁的河西村,巳修复过的围墙大院座落在竹林之中,即使八十年后的今天看来也不落伍,墙上红军标语: "镰刀辟开旧乾坤,斧头砸碎旧世界"非常显眼,转过门楼入内,环视四方整个院落没有看到25军军部旧址牌匾,却看到了一位正在屋里吃饭的老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老人见有人来,非常热情的放下碗筷,起身而迎,并打开正堂大门迎我们而入,堂内,一张桌,几个椅,都是旧式的,还有好多展板,简直就是一个小纪念馆,老人介绍说: 1935年7月,红25军翻太白山入我们江口镇,听我爷爷说,当年军部驻在我家七天,程子华,徐海东住东面厢房内,吴焕先住西面厢房内,而西厢房前屋住五六十人,东厢房前屋还住了七位女兵,据说是医生(我们纠正是护士).房子去年由政府出资维修,并关照我们要保护好.......现在,老人爷爷的后辈巳分家,西厢房不得入,老人是老大,分得东厢房,而徐,程就住在东厢房,我们入内一一参观,没有以前什么遗物,房内也是过去样子,黑黑的墙,黑黑的屋,黑黑环境,老人就住在黑黑的环境中........老人姓罗,七十多岁了,一头乱发,但非常的热情,笑容挂脸上.......离开围墙老屋,走过田野回望,景色极美: 长长山峦下,泥黄色的围屋座落在兰天白云的竹林丛中,宁静,恬美, 然而谁能想到老人住在黑黑的屋内看守着祖房,迎送四方来客,过去的大户人家(老人否认袓上是地主,说土改时评定为中农,祖上以前是当官的,后因吸食鸦片而败落),现在却还住在黑黑的屋内,看似连小户人家都不如,或许老人已习惯,或许老人就喜欢,守着祖屋思祖先,伴祖先.......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3,好运,又是赶巧,三分钟前座上去往县城留坝的车(僻壤车少),但却留下了遗憾: 本想买点水果牛奶送老人,看有什么办法补救之。又是翻山越岭,在去往汉中和留坝的三叉路口开始,我们即行程去年走过的二方面军长征路: 经留坝,翻高耸紫柏山,过张良庙(延续去年的颠簸,路仍在修),到凤县,争取赶赴甘肃两当!天已炎热,唯快走。在留坝,一如去年途经一样,仅撩开其面纱一督即离开(当年红军未 入城),速往凤县,陕南西部边陲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4,又是三个多小时秦岭腹地行,下午二点多赶到凤县(当时的双石铺),赶到凤州(当时的县衙),再入凤县革命历史愽物馆(去年底到访时才建成),再看雄伟壮阔的消灾寺,二者去年随红二方面军脚步来到时皆访过,今年复制,以飨新网友!而去年底才俢复的凤州县衙以及文庙,今年皆收门票了(去年亦访过不入矣,唯门口拍照留影网友)。而凤县纪念馆内又有红25军详细的,总结性的介绍,一如河南的信阳卾豫皖苏区总结性介绍一样,甴此肯定了陕南红25军纪念馆介绍有4处,根本不是该苏区中心商洛愽物馆",(即漏苏区最主要创建人吴焕先名的地方)"认真"老汉说的"唯兰田一家"。 我访肯定还有遗漏的,行程红七军团,红十军团,红25军长征路,遇上该军纪念馆,总是心花怒放,(但该二支长征先遣队纪念馆确实不多),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5,再入凤县,号称"中国最美丽小域"确实漂亮: 流水潺潺的嘉陵江,别致气派的凤雨桥,浓重淳厚的凤文化......去年一闪而过,今年本想留宿赏夜景,因为跨过凤县即入甘肃了,然游至晚七点半(八点半天才黑)方知有宝鸡车往徵县经两当,故当即立断前往矣,告别凤县,就告别半月的陕南秦岭行了,也彻底告别鄂豫陕根据地了!当车驰出陕南凤县地界入甘肃两当地界时,回望陕南群峰,留恋之情油然而生,别了陕南,有机会一定再来,再看红军,再游众多风景区........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6, 车入甘肃,即爬 高耸连绵险峰,峰上行,四野群峰由近及远连绵不绝却又似乎都在脚下,又置无限风光在险峰中,心已无畏惧,或许天天秦岭翻山越岭巳释然,唯精神亢奋的闪拍,然天已渐黑错过良机也,一路行程一路熟程: 羌族寨,灵官峡,张果老洞,云栈道,颠簸路,峰顶路,不久又见黑夜中的两当,一如去年行程的复制。晚入两当,夜访两当起义旧址; 一如去年行程的再现,小城宁静,少人,安祥得让人不敢相信这就是县城,九点,连找个夜歺的店都难,不是店少就是打烊,最终在一深巷内找到一面店,吃了当地豆腐汤面二大碗,解饥不解渇,又喝二碗面茶,天太热了,出汗多多,每晚歺补水多多。当洁净的馨苑旅馆老板再次见到仅别半年的我时,兴奋得递烟递茶,才别又重逢,顾客回顾对生意人来说是最大的安慰和鼓励,最好的房间最优恵的价格对我来说也是最大的安慰和鼓励(谢绝老板的免费,我不习惯占人便宜,心中信念: 越是好心人越不能让他她吃亏),静静的夜,舒舒的床,然而享受其次,洗澡洗衣洗漱后,十一点了,曰记才刚刚开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