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从哪里开始堕落(41)

字数 2106阅读 118

一无戒365训练营极限挑战第61天


上一章

图片发自简书App

孙红伟一周没上班,何柳不得不通报给业务部和人事科。

人事科费尽心思联系孙红伟无果,不能果断开除他,又不能无视他,像拿到一个烫手山芋,有些丢也不是,捧也不是地左右为难了。

刘群山向何柳了解了事情的细枝末节,没有过多地评判孙红伟的做法,只是叹了口气:“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啊,他真铁了心要走的话,咱们是拦不住的。”

医院每年都有一定的人才走失率,有一些情况严重的医院,重要技术力量丢失,也许一个科室就垮了。但是,人往高处走,社会地位与经济收入的差别,造成了人才在按着从低到高的逆流方向运转,稳定与裂变都在不知不觉中发生差永不知休的变化。

关于孙红伟悬而未决的案子,直到半年后才得以了结。

孙红伟终于大大方方地站在了医院的人事领导面前,规规距距地递上了职呈。

晚上,除了何柳和陈世宁,还有当晚值班的,大家都在了,小丁坐在孙红伟的左手,杨梅坐在右手,护士长坐了上首。大家聊得嗨皮。

“哥,说说呗,这半年你抛弃我们,到哪儿浪去了。”

孙红伟乜斜着一只眼睛,横了一眼小丁,转向大家:“你一个未婚小姑娘,跟这帮娘们似的不守妇道,你知道什么叫浪嘛?你知道嘛?”

杨梅大笑两声,呛岔了气,咳了半天才道:“你不在家,我都不知道咱们这帮女人们找谁打情骂俏了。”

“你们都静一静啊,我给你们讲讲我这半年浪哪儿去啦。”

一桌子人都停了筷子,聚精会神地听孙红伟讲故事。

“我去了深圳,这半年见识了大都市的花天酒地啊。真不是你们这些单纯的小娘们儿能想象的。我一个同学,你们猜,他一年挣多少,随便猜,往大了猜。”

小崔道:“几百万?”

护士长道:“难道几千万?不能吧?”

“就是几千万,你们知道我有多受刺激么?我他妈的在这儿一个月挣五千大毛,不够人家一顿饭钱,还得吃苦受累挨着打,人家出去跑跑打打电话挣几千万啊,什么差距?天上地下,简直是天堂和地狱的差别。我算想明白了,人活着为了什么?为了吃喝玩乐,我前十年算是白活了,从今往后,我要活出另一个样子来叫你们看看。”

“哥,咱不管活成什么样?都别忘了有这一帮子姐们儿啊,你发财了照着我们点儿。”

“没问题,以后你们不管谁去深圳,都来找我啊,不要怕麻烦。哥我全照着你们。”

“你半年挣了多少钱啊,牛皮吹上天啦。”杨梅不由有些怀疑起来。

孙红伟回头看了杨梅一眼:“唉,还是老杨同志火眼金睛啊,说实话,我还没开始,哪里挣什么钱?这半年,就是看看行情去,我还没决定是继续干我的妇产科医生,还是跟我同学干医疗器械去。说实话,那个纠纷的事,医院的处理也并不能算有多过份,我只是因为自己的境遇改变,才借机走掉了。这个医疗纠纷,充其量也就是压倒我的最后那根稻草,但责任不在它。如果没有我的婚姻失败,如果没有我对妇产科医生的失望,我也不会因为这一个小事儿就辞了工作。但是,说实话,我在这里没有前途,升迁没我的份儿,挣钱又只够温饱,我找不到动力啊,你说我他娘的活得哪里像个人样儿?”说到动情处,孙红伟两眼泛起了泪花,他抬起翘着兰花指的右手,支住了额头,掩去满脸的辛酸。

众人一时都陷入沉默,无从安慰孙红伟。

“哥,你的婚姻咋了?你家的那个美女不要你了?”

“估计早晚是个离,拖着吧,我反正不着急,我也无所谓。”

“你收了我吧,把我带到深圳去。”小丁嬉皮笑脸地说。

“你得了吧,我不想被戚家明那个臭狗打死。”

小丁红了脸:“跟他有啥关系?不理你了,净编排我。”

孙红伟挥手扫了一下桌子:“在座的人作证啊,不出半年,小丁就得被戚家明收喽,你们要不要打赌?”

几个人兴致不高地接道:“还用你说,我们也知道,谁跟你赌啊。”

人家说不定再过半年就生孩子了。”

“啊?我还停留在上个世纪吗?原来世界变化太快,是我不明白的风采啊。”孙红伟自潮道。“对了,喜酒提前吃吧,今天你买单啊,算请我啦。”

“休想,没封红包哪个会请你吃喜酒。”

“唉,最后一个处女被男人祸害了。放心,红包肯定少不了。”孙红伟冲小丁打个响指。

护士长突然转移话题:“对了,孙红伟,上次我们去看月牙,月牙还想你呢,说那个二哥哥怎么不来?我们跟她说二哥哥去赶海捉鱼了,她非要给你写信呢。”

孙红伟道:“好啊,等我安顿下来,有了固家地址,就把地址告诉你们。月牙因为父母的堕落,没个好命,落得无父无母的下场。月牙又是个好命,就算不知道能偷生多少年,倒底还是有你们大家疼她。”

“你说,这些做父母的,为什么会堕落到这种地步呢?如果自爱些,还会有这些人间悲剧么?”

“二哥,你在那个花花世界里,再二,也不能堕 落,知道吗?”

“放心,我很珍惜自己的,花天酒地可以享受,但有个度,任何人都在这个度上失了水准,你哥我坚决不会的。我是个有水准的人。”

孙红伟的水准那一晚也失了水准,他喝醉了。醉得不醒人事,醉得梦里看花水中望月,胡言乱语颠倒黑白。他反复唱着一首歌:日月晨昏,在星际里沉沦,我不曾买醉,却在远方的故事里沉沦,有没有谁?有没有谁?同我堕落在红尘,在飞花的岁月里,忘记爱情和亲人的滋味。不知道是哪里学来的歌,有些牵绊的忧伤,和迷茫的无助。

大家都各自归家了,杨梅自觉留下来照顾孙红伟。醉成这种状态,杨梅不敢把他一个丢在家里,只得叫来了爱人,把刘红伟搬到医院旁边的一个小旅馆里,听他哼哼唧唧地唱了一夜的歌。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