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

车还在走,已经坐了一天了,眼前的乌云,山,草地,公路等一切的一切都望不到尽头,两眼瞪着窗外,内心空捞捞的,一句话都不想说,想问问司机还要走多久,抬眼看了看他,最终还是懒得问。

早晨出来天就有些阴沉,漫天的乌云像一个密封空气仓,有些透不过气来,一路上时而飘点小雨,时而飘点冰雹,虽然不大淅淅沥沥却也没有间断过。不知是审美疲劳还是兴奋过了头,或者没有太阳和蓝天的缘故,总之看着一样的风情,此时的心情实在是没有心情的心情。

昨晚晚饭,小兰和她男友单饶加上陈老师做了我一顿饭的工作,于是我放弃了飞回拉萨的打算,今天和她们一起继续开车边游览边回拉萨。中途会去珠峰,卡寺等几个我很想去的地方。我答应她们也是因为,连续几日全天候全方位的相处之后,我们已经很融洽了,觉得在一起挺开心的。从开始讨厌小兰,到后来除了到景点她总是大喊“我来啦”这点让我心里不舒服之外,其他方面我已经觉得她单纯能干可爱了。其实她年纪轻轻的看到自己喜欢兴奋的风景,喊一声也没什么,只是我心里作祟,但凡她喊的都是极美的,都是我执著的认为神圣的不能打扰的。这点实在没法说她,觉得也不能太自我而扫了他人之兴。

小兰真的很棒。整个路上的攻略都是她做的,餐厅旅馆都是她先下车去审查,卫生价格都合格了我们才慢腾腾的下去,一路账目也非常清晰,车钱在租车时大家一起已经交过了,但司机路上吃住油还要大家共同承担,她总是先把钱付了,然后算的清清楚楚发个微信AA,我和陈老师手指头动动就搞定了,这对于我这种懒人真是莫大的福利,冲这些我很感激小兰,现在完全从开始觉得遇到她倒霉变成360度的转弯,觉得碰到她很幸运了。我想这可能跟两口子相处也差不多,只要你坚持一下就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陈老师素质很高,人很好,比我大三岁,有个帅气懂事的儿子,阿里之行我们日夜相随8天。有一天我高反严重,到住的地方一头栽在床上直到第二天早晨才起来,我起来看她也是合衣而睡,就问她怎么也跟我一样,她说看我那么难受怕有声音打扰我休息,就没洗漱衣服也没脱,我这人最见不得别人对我好,嘴上淡淡的说声谢谢,心里却很歉疚,接下来可想而知,自然相处情同姐妹。陈老师不信佛,工作非常上进,她无法理解我的状态,有一次她说起她的一个没有在体制内工作的同学,用了个“混”字,马上对我说“我不是说你”,我便知道我在她心中的样子了,她竟然和我爸对我的评价不期而遇,看来我爸对我的看法还挺有市场的,我也是真的不在意。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练就了对别人无论什么话都充耳不闻的本领。后来我俩逐渐聊天过程中,我发现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的人,她在英国做的博士后,在大学里参加各种学术活动,事业很成功,但她不知道什么是古琴,也没听过昆曲,和她比我的学历很低,这些不影响我们友爱并互相关心照顾。

车还在前行,小雨沥沥依旧。远处的山像一个沉睡的巨人或者佛陀的金臂沉静而威仪,近处的草原时而看到一群牦牛,时而看到一群山羊。偶尔还会看到藏羚羊,野驴,土拨鼠,兔子,每每车窗看到他们我的内心都会有一种特别的温情,最柔软的心动,我猜可能是母爱吧,偶尔的流露一下,提醒我还有这项没有彻底消失的功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