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他说

96
青稞故园
2017.08.04 21:29* 字数 908

    她是将军之女,将军痴情,只得一女,他是敌国王爷,胸怀壮志。

    战场厮杀,不分高下,他为她的谋略所折服,她为他的英勇所倾心,正值豆蔻年华的她,拒绝一众权贵的求娶放下豪言:“我爱的人,必是爱我之人,爱我之人,必是能护我一世之人。”

      她代父为帅。在一众质疑声中接连夺胜,军中将士唯令是从。他受命前来,却见她一袭红衣、一副战甲,威风凛凛,两军厮杀,手起刀落,竟是毫不犹豫,他看得好生痴迷,待她临近城下,倾城容颜,一眼便误了一生。

      她在城下宣战,他孤身出战,身形交错间,他终是不舍将她擒拿,战场凶险,小人奸计,引得她身陷囹圄,他义无反顾地追随,想护她周全。两人并肩作战,终是两人不敌众将,身负重伤,迷失雾林,两人相扶相帮,侥幸脱险,期间情愫渐生允诺一生。

      她说:“无缘无由,只想伴你两人一家”

      她说:“要不我们逃离世俗,浪迹天涯”

        他笑,说她痴傻,无处不世俗,无处不虚假,不能夺得天下,何处两人一家花前月下。

        他不知,那是她毕生追随,两人一家,一爱一生。

          时光流转,他已是他国的王,他对她所知入微,带着她送的宝剑,一路破关斩将,将铁骑踏入她的国家。

          当兵临城下,他挥动着她赠与的宝剑看着城上的她,眼里是藏不住的欣喜,他说:“玥儿,天下为聘,你可愿与我回家?”她笑:你一路厮杀,早已亲手毁了我的家。她说:“子阳,心之所向,有你之方,我不愿负你,亦不愿负国,只愿来世,你我皆入平民家”说罢,从城墙一跃而下。那一刻,他心乱如麻,飞奔至她身旁,紧紧地拥着她。感受着她渐渐流逝的体温,对身后将士说:“屠城!我的玥儿为他们而死,他们不该独活。”他环着她,声泪俱下,他说:“你不愿随我回家,那我就将天下尽为我家,玥儿,你逃不开的。”

        自那以后,天下尽归一主,他日日纵情声色,却偏偏午夜梦回时尽是旧人倩影,他想,萧子阳,你忘不了她了。

        在人生弥留之际,他噙着笑、含着泪喃呢到:“我一生金戈铁马,终是许不了你共话桑麻。”

        忆起他的一生,十八遇她。本以为能成就佳话,却于二十五岁失她,日日纵情声色,三十儿岁卒,却无人为他育子,或许他只认一人为妻。

        他离开了,或是他终是想念她,终是不能没有她。他啊,该是去寻她了吧。





初来乍到,小心轻喷,每个独特的人,心里有独特的故事独特的人。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