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短篇小说】碎花裙女孩

图片来自网络

“幸福小区”是洪市里再普通不过的居民住宅小区,而我是这个小区的物业保安,现在正坐在小区西门口的保安岗亭里值班。岗亭里只有我一个人在,也只会有我在。小区西门位于背阳面,还被周围建筑挡住,十点前是没有阳光的,有阳光照到也只有一小块,阴冷得很,谁也不愿意在大冬天里值这个岗。而这种没人愿意做的活总会很“巧合”地落到我头上,因为我是新人,两个月前才通过老乡介绍才来到这里当保安的。

今年的冬天特别冷……或者应该说,每年的冬天都特别冷。岗亭外北风呼呼地吹,岗亭里面也好不了多少。虽然门和窗户是关上的,但刺骨的冷风还是可以从门框窗框边缘的缝隙随意进出。从早上六点钟开门开始我一直就坐在岗亭里,到现在十点钟,坐在塑料椅子上有四个小时了,身体还是像冰箱最底层老冰棍那样冷冰冰的。双脚哆嗦着,可怜巴巴地抱个装着热水壶取暖。岗亭外进出小区的行人也不多,像在这种冷天气里但凡没什么重要的事赶着做谁也不会主动出门的。

又过了十多分钟,天边第一缕阳光才终于懒散地翻过楼层照在岗亭前面的空地上,照在地上也只有两三个平方大小的光斑。可对我来说足够了,我像得救了一样抢着从冷冰冰的岗亭里溜出去,站在这小块难得的阳光底下舒展身体,双手伸开成个“大”字,这样我身体可以最大面积地晒到阳光。冬天的北风虽冷,冬日里的阳光还是的仁慈,晒在阳光下还是暖暖的,特别的舒服,冻得僵硬的身体也慢慢温暖起来。

忽然,从后有人碰了一下手臂,我一惊,这才发现身旁不知在什么时候起多了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姑娘长头发,瘦瘦的,就站在我旁边。她双眼紧闭,清秀的脸同样向着阳光,双手伸开模仿着我刚刚的动作晒太阳。

我觉得她挺逗的,还学我的动作,便笑着对她说:“姑娘,你怎么学起我来了?”

她还是闭着眼睛悠然地晒着太阳没有要回应我的意思。我不高兴了,怎么可以这样没礼貌无视别人。可我也有自知之明,我是小区保安,她应该是小区居民,身份关系,我不能明着责怪她。我和她两人就紧贴着站在小块阳光底下晒太阳,互相不说话。站着站着,她没觉得有问题,我就先觉得别扭,一男一女的这样亲近地站在一起。她衣着光鲜,我就一身保安制服,身份低人一截,自己也惭愧也不好和她继续站在一起,转过身退回我的岗亭。

太阳出来后,四周没早上那么冷。我坐在亭子里别无他事,还是转过头看那个晒太阳的女孩子。只见她独自站在那小片阳光底下,二十岁左右,正值最青春美丽的年华,一头披肩长发,身穿一条碎花连衣裙子,上身还披着件白棉褂子,右手提着一把白色雨伞,清秀的脸面向着天空微笑着。一瞬间,这一小片阳光成了剧场舞台上的聚光灯,把女主角照得无比光彩动人,周围的景物和来来往往的所有人只是她的背景板。

我心中不由一动,冒出个念头,这样城里的女孩子,以后会有怎样一个男人对她好呢?她会喜欢年轻的,风趣幽默的?还是年纪稍稍大点,成熟稳重的呢?胡思乱想一会,我就制止自己乱想下去,心里自责道别人往后被谁疼关我什么事,反正是轮不到我。我就是个来自外地农村的外来人,还是个当保安的。可没一会儿,我又想,我是不是也可以走近认识一下她,作为这个小区的保安,和业主认识,打个脸熟也是好的吧。想好以后,我从岗亭里走出来,正想走近女孩和她打招呼。可女孩子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意图,闭着的大眼睛忽然睁开,侧着用眼角瞄我一眼,然后一声不吭地往小区里面走去。

我停在岗亭门口呆呆地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心想:她果然是小区里的业主。她这样看我一眼就走的什么意思呢?是责怪我冒犯了她,还是说她不屑于我的搭讪?想了一会,我笑了,朝自己胸口轻轻打了一拳,说:“傻瓜,又瞎想没用的。”

第二天,也是十点钟左右,那一缕温暖的阳光再次如约地透过屋顶照在岗亭前面的空地上,我兴奋地跑过去晒太阳。冬天里的阳光着实是个好东西,照了这阳光后,我才感觉我是活着的,有生命的。转过脸,喜出望外地发现,昨天那个女孩慢悠悠地从小区里散着步出来。还是昨天的打扮,碎花裙子,白色披肩,还有白色的雨伞。她一直走到我旁边停住,也和昨天一样,和我并排着晒太阳。

我对着她笑了笑自问自答说:“姑娘,你是小区的业主啊。看起来你也喜欢晒太阳?确实,冬天里晒太阳最舒服了。又有谁不喜欢呢?”

女孩第一次回答我,话:“我叫刘晓娟, 家住幸福小区F座3008,父亲刘进凡,电话13800000000……”

我愣了一下,疑惑地问:“你……你说啥?”

女孩笑了,是那种傻傻的微笑,嘴里还在不停地背诵着自己的资料:“我叫刘晓娟……”

我开始明白她是怎么回事了,女孩脑子不正常。这实在太惊讶了,光从外表上根本看不出来。我惊讶得不能马上接受这个事情:“你……你怎么了?”

女孩子这会没有回答我,像个小孩那样活蹦乱跳地往小区里面跑去。我仍旧站在原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里全是惋惜,世事弄人,这么好的女孩子竟然是个傻子。

当夜回到保安宿舍后,我跟几个工友打听起这个女孩子。工友华叔告诉我,这个女孩子是个可怜的人。小时候父母关系不好要闹离婚,连她病了也不管。有一天晚上发高烧一直不退,最后被外婆发现送到医院也太迟了,脑子烧坏变成这个样子。现在跟着她父亲住在这个小区里,每天会独自带着一把长柄雨伞出去散步。听完女孩的故事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夜晚还是这样的寒冷。单薄的被子不够用,我就穿上衣服,把制服大衣平铺在被子上面,这样才感觉被窝里勉强暖和一点。宿舍里其他工友已经熟睡,显然他们早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生活。我躺在床上,不禁再次想起那个女孩。我虽然出生在贫穷的农村,但我还有完整的家庭,我还有机会明白这个世界的温暖。而这个可怜的女孩子再也不能了。这样一个女孩子竟然是白痴,可惜了。心生怜悯之情,渐渐地,我也入睡了。

次日,女孩子和那缕温暖的阳光一起来到我的岗亭旁边。我微笑着,尽量摆出友善的态度和女孩子说话:“我叫刘正男,是这个幸福小区的保安,我家住羊场村三华寨……”

女孩子睁着漂亮的双眼看着我,嘴里仍旧背诵着她的个人资料:“我叫刘晓娟……”

我打住她的话,继续说:“我知道你叫刘晓娟,我想和你做朋友,可以啦?”

面对我的善意,女孩倒退两步,停顿半刻,马上开始奔跑着远离我。我想叫住她的名字,可周围的人看到女孩异常的举动开始向我看来,我被其他人的目光看着,本想说的话到嘴边也发不出声来。女孩走开二十来步后,停了下来,像个腼腆的正常女孩子一样转过头望了我一眼,然后又转身慢慢地走回小区里面。

第四天,这天是阴天,阳光没如约,而女孩如约而至。在女孩的碎花裙子外面多了件淡黄色的羽绒服。她还是站在前几天晒太阳同样的位置,仰脸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全然不顾周围呼呼而过的寒风。我衣服里面是破旧的毛衣,幸亏外面有件较厚的制服大衣罩着,不过也冻得要来来回回走动暖身子。我看到女孩这样子发呆,我有点担心她会被风吹得感冒就走过去对她说:“刘晓娟,早上好啊,今天太阳是不会来的了。”她又用她那双又大又圆的眼睛懵懂地看着我,没有说话。我微笑着,右手食指指向身后的岗亭说:“外面冷,站久了会感冒的。我们到岗亭里面坐坐吧,里面没那么大风。”

女孩咧开嘴笑了,还是那种傻子标志式的笑容。不过在笑的同时竟然点了点头,像是听明白我说话的意思一样。我心里一乐,就走在前面引路,带着她返回岗亭。当我进去岗亭回过头看她时见她在离岗亭门口两三步位置停住了,脸部表情紧绷着,像十分紧张的样子,忽然又再一言不发地往小区里面跑去。

我楞在那里,皱皱眉,心里不是滋味,也很失望。和一个智力不正常的人交朋友还是太难了,她的言行举止根本无法用正常人的思维来理解,往后还是不管她了。

第五天,依然是阴天,她没来,她父亲来了。老爷子一来到岗亭就气冲冲地揪起我衣领把我用椅子上摔到地上,大声呵斥:“小兔崽子,你想对我女儿怎样?想动歪心思?门都没有。”

我莫名其妙地被这样推倒,当然不服,想站起来反击,可是我身体瘦弱,没等我翻过身来,他又是迎面一掌,我又再次被打倒在地。

老爷子继续大喊:“兔崽子,没镜子也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你就是个门口狗……”越骂越凶,全部是些伤人自尊的话。往来的行人慢慢聚集过来围观,没人出面制止。直到几分钟后巡查的保安队长力哥和华叔赶了过来。他们才把我俩隔开,保安队长力哥不停地调解说:“李生,别生气,别生气,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华叔就把我搀扶起来,为了避免再冲突,他拽着我把我拉开几十米才停下来。我摔倒在地的时候,门牙磕到嘴唇,嘴巴里尝到血腥味,用手摸摸,还好只是磕破嘴皮。明明是我被打了,华叔不单不帮我说话,还擅自替我原谅他,安慰我说:“小伙子,没关系,问题不大。过几天就好了。”

我被莫名其妙打了一顿,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生气地说:“这人谁啊,怎么就这么蛮不讲理乱打人。城里人又怎样,城里人就可以随便欺负人啊!”

他看着我脸上五个手指印笑了,说:“哎哟,你还不知道啦?看来这顿是白打了。他是那个傻女刘晓娟的老爸啊。你这小子是不是对她动了什么歪心思。这老爷子可不好惹,部队出来的。我们做小区保安的,最好不要和业主有太多矛盾。”

我更气了:“什么意思?你说谁歪心思了?我?我怎么动歪心思了?什么是歪心思?她是傻的啊!对个傻子动歪心思?你当我是谁?我刘正男会欺负个傻子?操你妈的!”

“好……好!我们都错了,我们都错了。”华叔见我来火了,拍着我肩膀安慰我:“你因工负伤,我出头,你今天你休息吧。力哥那边我替你说,你去玩一下,放松一下,不要把这事记在心上了。总之,以后躲开她就是了。”

我本想还再争论几句,可华叔已经推着我走了。我摸摸脸,也没什么大碍,琢磨着我暂时还需要这份工作,事情弄大吃亏的一定是我,挣了两天休息也就算了。

第六天,阳光又再次失约,女孩却又如约来了。我坐在岗亭里摸摸脸上两天前被打肿起的包包,望着空地上穿着碎花裙子的女孩,火气又上来了。有这样欺负人的吗?我什么都没有做就被白揍一顿。保安又怎样?农村人怎样,我就没有尊严啊?还说我会对个傻子动歪心思?我是那种道德败坏的人吗?我我可不像城里那些道德败坏的臭流氓。绝对不会,谁动歪心思了。我才不要个傻子当媳妇呢,傻子媳妇以后孩子都是傻子的。

这时这时转过脸朝着我的方向看过来,我也看着她,我们四目对视。女孩子笑了,笑得是多么的甜,多么的天真可爱,像一汪能洗净所有污垢的清泉。

我心又一动,别人说不许做我就不做啊?真当我是傻子啊,我又不是做什么坏事,不就和个傻子聊聊天而已。傻子如果不和正常人接触还越变越傻呢。这么说来我可是做善事,除了我谁会搭理个傻子。想到这,我向着女孩招手,示意她过来。没想到,她真的过来了。然后她跟着我意思进了岗亭,坐在了我旁边的塑料椅子上。我又开始和她尝试性地“交流”起来。

往后十来天也是这样。我们要么在那小块阳光底下一起晒太阳,要么并排着我们就坐在岗亭里面。其实所谓的交流,更多的时候是我说我的,她说她的。

说起也怪,自从上次之后,女孩父亲也没有来了,似乎一直没发现我和女孩还有接触,又或者他知道我没有恶意吧。但保安队的其他人很快就知道了,华叔私下把我拉到一边说:“你还是不要和那个女孩混在一起了,我知道你是个老实人,可是……可是,一男一女的,怕别人说闲话。你就不怕再被打吗?”

我挥手,不屑地说:“没事,没事,我啥都没干,怕什么别人的闲话。”

大约过了半个月左右,我和女孩一同坐在岗亭里。这段时间,我似乎掌握了个女孩沟通的窍门,我俩有时还会有意想不到的互动。我也开始把她当做朋友,把一些不愿意告诉别人的秘密告诉她。在有说有笑之后,我发现她没有像往常那样傻头傻脑地自个自地说话,那双圆圆的大的眼睛默默地看着我,我也看着她。忽然,她双眼的眼神变了,脸上泛起一阵红晕,然后低下头不再看我。这一瞬间之后,我整个心全碎了,涌起了深深的罪恶感。我知道我错了,我只记着自己,我忘记了她也有感情的……

当晚,我严重失眠,整宿躺在床上合不来眼睛,第二天就向保安队长辞职,用绝对坚决的态度马上收拾行李离开。除了我自己谁也不知道原因,我是害怕再看到女孩,我无法再次面对女孩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睛。早知世上最不能辜负是真情,我想拒绝,但我无法解释,只有选择逃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