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三或四

96
传频
2018.04.13 09:58* 字数 569
屋〈局部〉‖水粉/传频(2018.4.14《株洲新区》刊发)


甲午年,清明节,春和景明。

新闻联播后,七年级的小凤失踪了。

之前,小凤做完作业,填好综治民调、公安禁毒支队禁手机问卷,手机完成文明办网上文明祭祀英烈,顺手点开跳一跳,忍不住玩此游戏。小凤爸撞个正着,眼珠里出绿火,用铁锤粉碎了她爷爷给买的苹果。

窗外,楼高灯薄。小凤不心痛手机,她淡定微笑着对爸爸说,妈妈曾答应我,生日送我新款华为。妈妈每天早上起来做早餐,晚上睡前抹地,你呢?睁开眼睛微信,熄灯前斗地主。

小凤妈见缝插针。我想向妇联提意见。

小凤爸不哑,黄莲刚吃进嘴巴,吐出来:魏老师告诉我,你们班,你们年级,你们学校,只有琼,家庭条件所限,不玩手机!

小凤到底是女儿,软得嗲声嗲气,爸,我交作业时,魏老师看手机,我广播操时,魏老师看手机,我自习时,魏老师看手机。传说中,教育局贾局长喜欢玩石头,不知他会不会用手机的手电筒照和田玉?

你妈是白骨精,你是女八戒!你个妖孽,给我滚出家门!

小凤并没有滚。妈,你多多自爱,我找琼去。

小凤一宿未归,她奶奶电话琼的奶奶。小凤没来过。前两次,小凤离家出走,奶奶哭一场,她就自行回家。而今,奶奶眼泪哭干了。

节后,艳阳爽朗,万川归海。

小凤的同学,病了的请假,迟到的扣分,小凤的课桌上无人,她爸站教室门囗,展开半张血书:建议团委禁止家长带手机回家禁止老师带手机入校……

(戊戌年二月廿八,匆草)

“亲子八段”篇目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6d39d67a1bd1

名字虚构的红随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