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磐重生(二十一)

自春生前往鹤壁之后,一家人处在莫名的兴奋之中,为他能学一门手艺而暗自窃喜。能让儿子走出大山,能让后代告别黄土地,凭技术、凭头脑养家糊口安身立命,是春生父母由来已久的心愿。二兄弟付鹏从小和自己在一块儿长大,建立了深厚的情感,经历了春生哥哥建墓事故,两家人血浓于水,更是亲如一家,付鹏把两个侄子当作亲儿子一样对待,这次提出来让春生上鹤壁学照相,二弟一口答应,拍着胸脯请大哥放心,要把自己平生的绝学悉数传授给春生,一定要春生学有所成。

在自己的眼里,春生永远是个孩子,小时候的抱养经历,是自己心中永远的痛,为此春生母亲不知道哭过多少回,幸亏把春生抱了回来,否则的话,不知道会给自己一生留下多少的遗憾。春生哥也是干活的一把好手,但自从右臂残疾之后,心消意沉,缺少生活的动力,婚姻的开始使他看到了生活的一线曙光,但媳妇的伤逝更成了他永久的痛,至今不言情感一事;脉管炎的困扰使他心神俱疲,靠着老婆子的坚持执着,把孩子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创造了人间爱的奇迹。命运多舛四个字仿佛就是为自己创造,为春生的哥哥创造,为自己一家人创造。

春生是个好苗子,“三岁看小,七岁看老”,从小他就聪明伶俐,脑子特别的好使,嘴巴特别的甜,一件平常的事会让说他说的天花乱坠,同样的话经过他的大脑的过滤,会增添几多诱人的色彩,大人喜欢小孩子也喜欢。只有一点,就是生性顽劣,断不了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弄得怨声四起,一家人只得远走他乡。自己是一个耿直人,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本事,但朴素的做人道理却认的真认得准,没少打春生,没少骂他,几乎没有给过他一张好脸,没有给过他一口好气,但那是恨铁不成钢啊!打在儿身上,疼在爹心里,想至于此,春生父亲眉头紧锁,鼻子有些酸楚,咬了咬牙,硬生生的把两眼泪水又收了回去。

春生离开家的时候,正好是夏天开始的时刻,春生爹在烈日下辛勤劳作,任汗水打湿衣衫,任阳光晒黑皮肤,褥热的暑气让人透不过气来,但他都没有停止劳动的步伐,反而心里总在思量着春生的进步。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二娃儿再不会受这样的罪,再不用走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路。下雨的日子他站在窗前,无边细雨哗哗下,雨水涌入田地来,庄稼如饥似渴的吸纳水分,夜以继日地生长,一天一个样的长势,春生爹就不由得眉开眼笑,他仿佛看见春生跟随他二叔就如同这努力生长的庄稼一样,一天一分收获,一天一个样子。

转眼间就到了秋天,田野里一片金黄,今年的庄稼长势特别的好,谷穗沉甸甸地压弯了腰,黄澄澄的玉米棒撑破了玉米皮,在庄稼地里转来走去,还能听到黄豆秧上“吧”“吧”笑破肚的声音,一群一群的麻雀来来去去的掠夺着人类的口粮,所有迹象表明,今年是一个丰收年。“春生该不是也有这样大的收获吧!”春生爹坐在田间地头,在干活的当口也在幸福的思索着。

中间春生爹曾经去鹤壁,春生显得特别的乖巧,学习也格外的卖力,付鹏对他也很满意,认为他是一个好苗子,精雕细琢定能百炼成钢。每次打电话都能听到兄弟肯定的声音,赞美春生的话语。

这不!田里的庄稼收割完毕,精耕细作之后 ,种子已经种上,天高云淡大雁南飞,泥土的香气种子的香气新收玉米谷子的香气,让他心花怒放。庄稼人进入了一年中难得的“休息期”,他在盘算着再去鹤壁看一看他的小儿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枝头的喜鹊叽叽喳喳的叫着,春生爹一早起来,背上新打的谷子和玉米来到村里的加工厂,付鹏什么都不缺,唯独对带着家乡味道...
    太行骑士阅读 19评论 0 3
  • 付鹏手握电话,心里比谁都急,电话打过去的一刹那,他的心跳动得比谁都厉害,他盼望着妻子接电话,又怕妻子接电话,希望大...
    太行骑士阅读 29评论 1 3
  • 付鹏吃过午饭之后,睡了一觉,在院子中一趟一趟的来回走着,烟不离嘴,整个头部处在云雾缭绕之中,地面上丢落着一个又一个...
    太行骑士阅读 29评论 1 3
  • “二弟,春生大概什么时候离开鹤壁的?”付爱林看着一筹莫展的兄弟付鹏,心里不由暗暗着急。 “我一早起来的时候就发现他...
    太行骑士阅读 30评论 0 3
  • 那分明是二叔在叫自己,扭过去头的瞬间,春生验证了自己的猜测,果真是戴着眼镜的二叔:胡子拉碴,一脸憔悴,眼中带着血丝...
    太行骑士阅读 8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