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家”们(二)

     一切都仿佛是那样的刚刚好。一楼楼内大厅挂在墙上的壁画;厨房的橱柜门漆的墨绿色;洒进屋内的落日的一缕阳光。初见,一见倾心。一扫奔波一下午却毫无收获的烦躁。于是,我弱弱地问中介:“可不可以便宜一点?”“小姐,这已经是这栋楼里的最便宜的价钱了,而且现在还有一位客人在等着看这个房子,您要是现在不决定,很可能那位客人一会儿就订走了……”“别说了,我要了!”是的,我就这样没有原则的屈服了。就见不得人和我抢,要抢也一定要赢,这毫无意义的胜负欲。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传中,请稍候… 上传中,请稍候…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张大大的双人床,无论横着睡还是竖着睡都没有影响的那种,附上柔软的床垫,舒服得能让我流口水。一大块软毛地毯,占据了除去床的大部分,在家不喜欢穿拖鞋的我在屋里跑来跑去也不会着凉了。一张带暖炉的小桌,冬天窝在桌下,温暖得总是昏昏欲睡,却不肯离去。一个差不多半人多高的多层木质书架,跑了好多次卖家具的小店犹豫好久才定下的,期许自己能够摆满它,在不断读书中得到成长。一张一人用的小书桌,看看书、写写日记、背背英语单词,发发呆。一台40寸的液晶电视,身为超级资深电视迷的我表示连看广告都觉得有意思,电视的声音总会让家显得热热闹闹的。预约了同一天送到家,独自组装了床和暑假,铺上了地毯,一切都在它自己该在的地方,累趴在床垫上,却忍不住兴奋的滚来滚去。刚才还是空荡荡的房间,现在变得满满的了,我的心也跟着变得满满的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非常喜欢这间房子,但却厌恶住在这间房子时的自己。经历过新入社时对未来的憧憬;长时间原地踏步的困惑;承认自己不行的无奈;做最后挣扎的疯狂;即使知道一切都是泡沫还蒙上双眼的无可救药;无数次希望和失望之后的身心疲惫。最后我离开的时候,仿佛脚踩云朵,无处安定。它是我唯一的港湾,我却抛弃了它。从那以后,住的地方也不再是“家”,而只是住的地方。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