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节 波涛(下)

第三十五节  波涛(下)

李中看着做饭的阿姨把餐桌收拾干净,走出去之后,起身绕着餐桌踱了两步,对小温和老曹道:“上午很顺利,下午只要大盘别暴跌,这个板应该已经开不了了。”

“其实我觉得可以多出一些,这样明天的压力会小很多。”小温提醒道,“或者把那三十个锁仓账户平了吧。”

“也行。”李中沉吟片刻,还是听了小温的建议,“这些账户随时机动,那这样,你涨停板卖多少,顺手就再买单上补多少,不能让封单太单薄。还有呢,也随时盯着些排队情况,尽量不让咱们的单子成交了。”他看到小温有些诧异,又解释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刚才手上单子多,就老想着周一再吃一口大肉。反而这会儿午饭吃饱了,倒是觉得平点仓位换个安稳踏实觉,也不错。”

说到这里,他冲着小温比划了三个指头:“我整整三个晚上都没睡好了,每天一闭眼,就是满屏幕的买卖单。”

“确实压力大,”老曹插了一句,“不过这个周末,倒是可以好好放松放松。对了,李霄云怎么今天还没到?”

“上午太忙没顾上问她,”李中回答道,“估计是在营业部看行情,昨天她来了一个钟头就说受不了这里的压抑气氛。我看是她胆子小。”李中打开了冰箱,拿了一罐冰镇啤酒,“你们要不要?”

小温和老曹都摇头。“喝酒?”小温有些无语,“下午还有俩小时呢。”

“心情超级放松。”李中打开了易拉罐,一口喝了一半,“基本没啥问题了。无非是等收盘。”他十分放松的走到客厅,喝光了剩下的一半啤酒,半躺着,打着酒嗝:“这么好的阳光,我咪一会儿。这几天,可把我折腾惨了。嗯,记住,“除非坏消息,请勿叫醒我”。”


李霄云确实有些怕去别墅看李中他们交易。她一个人静静的在证券营业部的客户室吃午餐。

她有时候不得不承认男女之间确实差别很大。李中经常跟她说,股票页面一开始上下翻动,他的内心就立刻狂躁起来,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沙场的味道。可李霄云自己从来没有这种感受,她更喜欢去做业务,至于股票怎么交易,大宗交易怎么减持,李霄云很少认真想过。而这次这个项目,她知道李中如何看中,如何认真。所以当她看到李中像战士一般在市场内冲杀的时候,她在内心深处会有一丝丝恐惧。她也不知道那些恐惧来自于何处,又怎么会来,或许潜意识里,她真的很怕这个项目会出现任何意外。

还有一件事也让她觉得很难自然的在老曹和小温面前跟李中相处。就在前天晚上,李中给她发了个微信:“这个项目做完,你就完全是我的了。”

这句话的风格很李中。毫无理由的霸道,但李霄云知道,这些日子的相处,她自己已经慢慢习惯了这种霸道,甚至有些享受这种霸道带来的那种切实的安全感。对,就是安全感。她知道,自己应该再也不用操心拥抱之后还要马上分别的痛苦。“也许应该给他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她很多次这样想,甚至昨晚还信马由缰的想到,假如有一天,再遇到徐牧,当徐牧看到李中也发展的不错,跟自己出双入对,“他又会是什么心态?”

李霄云无法回答自己,她只知道,自己凭借本心走到了现在。


“陈老师,您就说说吧。”‘十万个为什么’认真的围着陈锋的电脑,“这么大的成交量,巨量封单封死涨停板,下午究竟会如何?”

陈锋实际上也在关注着这个股票,只是他并没有显得很在意。也许在他心里,早已计算出了假如当初一起参与项目,眼下会盈利多少,但在他的云淡风轻的表情上,丝毫看不出一丝丝的可惜。

“还能如何?”陈锋被‘十万个’问的有点无可奈何,“大概率继续封死涨停板。深度数据你应该也看得到,那下面齐刷刷的9999封单只要不撤单,谁能敲开这个板?”

“您的意思,这就是突破了?”

“大概率应该好了吧。”陈锋心里终究有些失落,“没想到李中这小子,这副牌打得如此行云流水。”

“您后悔了吧?”‘十万’俏皮的问,“要是您也参与,岂不是更是行云流水的一塌糊涂?”

“后悔?还一塌糊涂?”陈锋原本那一丝的小失落也瞬间消失,“赚钱的机会多了,都为了错过而后悔,我这辈子除了抱着脚脖子哭,大概啥也干不了。你,好好盯行情去吧。”说完,他摇摇头,起身又去泡了一杯咖啡。

04

“只有这么点质押的?”谢顶皱着眉头问黄飞。“千真万确。”黄飞一脸赌咒发誓的样子。谢顶看了一眼徐牧,徐牧耐心的把最后一勺罗宋汤喝完,抬起了头。“那一会儿我砸盘,损失的过路费应该也不多。”徐牧淡淡的道。这话不亚于一声惊雷在黄飞面前炸响。

“砸盘?”黄飞颤抖着道。

“如果我算的不差,你应该都解套了吧。”徐牧用餐布优雅的擦了擦嘴,“不仅仅解套,应该还盈利不少。因为你这一年低位维持股价,其实还吃了一肚皮货。这些货,眼下至少有20%的利润。”

“可这跟砸盘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砸盘?”黄飞说话一着急就有点结巴。

“你觉得你出的来?”徐牧循循善诱道,“明面上的定增是20亿,眼下已经做了一半,不出意外,剩下的部分如果这样进度,也就是两次做完,你以为李中会做完了还保持股价在这个位置?不,一切为了做完。做完之后,股价可以去死。”

徐牧看着黄飞呆滞的脸,毫无感情的继续道:“记得一开始我跟你说过,也许路费稍贵。你应该不会忘。你当然不能奢望眼下这种行情让我们慢悠悠的把剩下的暗盘全部出光光,然后大宗的产品也盈利的盆满钵满。做二级不是搞慈善。所以我才问你,你质押的有多少。因为大概率,你质押的那些部分,也就不再是你的了。”

黄飞听到这里,心里一哆嗦:“你的意思是说……”

“对,这个涨停板的位置,就是这轮行情的最高价。之前你给我们那些账户里的股数,肯定可以帮你出完。但是你自己质押的部分,大概率没什么机会。”

“产品户呢?”黄飞不死心道。“产品户就是一个牺牲品。”徐牧面无表情,“你的2亿是牺牲品,李中的钱也是牺牲品,信托配过来的钱同样是牺牲品。No sacrifice,No victory。”

“那可是2亿啊!”黄飞手都是抖的。

“付出很多当然得到的更多。这轮20%以上的涨幅,至少4亿都给你涨了出来,人要学会知足,不能样样全要。”徐牧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开盘了,你也没什么事,不用急着走。等着一会儿看行情的好戏。”徐牧的表情里似乎还带着一丝戏虐。

黄飞紧张的吞了一口唾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三十四节 暗流(下) 李中破天荒的不到9点就已经端坐在电脑前,面前放着一杯茶。老曹从外面进来:“早。今天天气真热...
    诸葛就是不亮阅读 109评论 0 0
  • 第二十七节 上钩(下) “你不怕徐牧再坑你一次么?”小温耐心的问李中。 “怎么坑?”李中似笑非笑,“我会先跟大股东...
    诸葛就是不亮阅读 128评论 0 0
  • 第二十六节 圈套(上) 会所的包厢内,徐牧、谢顶正在沙发上坐着,两人明显在等人。 “办法很简单。”徐牧淡淡的道。 ...
    诸葛就是不亮阅读 132评论 0 0
  • 第二十九节 我诈(下) 李霄云跟田晶一起从办公室走出来,田晶亲热的挽着李霄云的胳膊:“霄云姐,那这就说定了,这个项...
    诸葛就是不亮阅读 122评论 0 0
  • 我没有经历婚姻,可是我看过了身边形形色色的婚姻。虽然没有婚姻当事人的第一手资料,但是耳濡目染,也会有些自己的想法。...
    陈晓依阅读 1,344评论 5 2
  • 下雨了,我拎着包穿梭在人群中不停息的跑,生怕被淋湿。雨越下越大,赶紧找了个避雨的地方,躲了一会雨。马路上车、行人还...
    龙维阅读 78评论 0 0
  • #观察永澄50天-01天#,今天是第一天,希望以后能坚持跟老师走下去。今天这篇文章中的站在比你高的位置上来思考问题...
    薄荷不是草阅读 73评论 0 0
  • 别离处 烟雨起苍茫 击筑声犹在 易水寒且长 君远去 拔剑刎颈项 不祭苍天不祭地 血洒泪两行
    蓝潭星海阅读 200评论 1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