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若的诗|为何流淌的不是同一种血液(两盏酒盅)

文/笔若
八月,那是我七月沉下海底的尸体
七月,那是我在沙漠中举起的两盏酒盅
幸福的人都拥有火红般的灵魂和命运
而住在山脚下的两个无知的母亲
各自生下一个孤苦伶仃的孩子
使我想起那个美丽的穿着白衣服的人
懵懂中,我爬上你被鸟啄食的肩膀
那才是我期待已久的雪白的姐姐
英雄的女儿、大海和风的女儿

我想问一问那些无知的女人们
为何流淌的不是同一种血液?
为何你不生活在沙漠中?
为何你是婚礼上的另一个太阳?

有许多船长和敲钟的人说
她仍在远处爱着你
她或许就生活在沙漠中

2020年7月4日凌晨四点作 7月11日改 贵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