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复制品”拍卖价格过亿,自称是“一台机器”的波普艺术之父——安迪·沃霍尔

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1928.8.6-1987.2.22,港台地区译为安迪·沃荷)

被誉为20世纪艺术界最有名的人物之一,是波普艺术的倡导者和领袖,也是对波普艺术影响最大的艺术家。

他大胆尝试凸版印刷、橡皮或木料拓印、金箔技术、照片投影等各种复制技法。

沃霍尔除了是波普艺术的领袖人物,他还是电影制片人、作家、摇滚乐作曲者、出版商,是纽约社交界、艺术界大红大紫的明星式艺术家。

“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的名人”这是安迪·沃霍尔留给媒体时代最乐观的寓言。

他去世几年后,电视“真人秀”开始出现并红遍全球。但以其对当今艺术的巨大影响而言,沃霍尔的15分钟还远未结束。

玛丽莲•梦 露、杰奎琳•肯尼迪的形象在丝网印刷的反复转化下产生一种奇异的感伤。

这些作品全是丝网印刷品,有意地在画中消除个性与感情的色彩。

安迪·沃霍尔就是要用无数的复制品来取代原作的地位。

“安迪·沃霍尔总是在主流文化里寻找创作主题,比如玛丽莲·梦露、杰奎琳·肯尼迪,当然沃霍尔的肖像作品里也包括许多政治人物。尽管可以在其中找到与政治的联系,但是安迪·沃霍尔创作那些作品完全没有对画中主题进行直接的政治评论,作为艺术家他很中立,不会有一个预设立场,也不说支持什么或者反对什么,而是让观者自己看着作品去决定。”

安迪·沃霍尔博物馆馆长埃里克·夏纳在接受早报专访时说。

安迪·沃霍尔认为艺术应该与金钱挂勾,因此应该要努力把艺术商业化。

他的著名作品中,都是以不断重复的图案而闻名,仿佛宣布资本就是这样产生。他经常使用绢印版画技法来重现图象。

安迪•沃霍尔的最大的价值是他用一生的实践完成了对传统的艺术价值和社会秩序的反讽和不屑,用虚幻的表象战胜他不情愿的,残酷无情的、缺乏人性的真实世界。

作品中最常出现的是名人以及人们熟悉的事物,重复是其作品的一大特色。

他曾经说过:“赚钱是艺术,工作是艺术,做好生意是最上乘的艺术。”

为什么画罐头?他说他只是恰好喜欢平凡的事物,当他画它们的时候,也不想把它们变得不平凡。但无论如何,一个看过金宝汤展览的人,再走进超市看见金宝汤罐头时,应该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吧?这就是波普艺术,它令我们看身边的眼光独立了起来,令人们开始审视“普通的事物里包含的价值”。

“我喜欢无聊的东西,我喜欢一样的可以被不断的重复的事。”

沃霍尔的艺术哲学如今已经成为无数艺术从业者的座右铭,并影响着全世界。

安迪•沃霍尔是自我制造繁衍的产品,他的传播是其自我特征,包含了他的所有的活动和生命本身;

作为复杂的兴趣和荒诞的行为的综合体,他实践着时代的热情、欲望、野心和幻想。

正是对复制和重复的偏爱,沃霍尔打破了永恒与伟大的界限;打破了手工艺品与批量生产、达达艺术和极少艺术、绘画与摄影、画布与胶卷的界限。他给平庸添上悲剧色彩,使悲剧变得平淡无奇。

他摧毁了“艺术”形象的等级制度,取消了规定“艺术”的专横界限,沟通了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两种艺术。在全球进入商业经济竞争的21世纪,沃霍尔的波普遗产,不管对西方还是东方,仍有着巨大的现实价值和特殊意义。

他创造了一个广泛感知世界、实验性世界、平民化世界、非传统经验世界、反精英反贵族的世界。这是人们不情愿接受的安迪•沃霍尔的真正价值。

“在未来,每个人都能出名15分钟。”之后他又说,“每个人都可能在15分钟内出名。”

世界是这样的,空虚无聊但煞有介事。可是丢失了空虚和无聊的世界该是怎样的更空虚无聊?

1987年2月14日,在他去世前一周,他在日记中写道:

“做琐碎的事,很短的一天过去了,没有什么发生,我上街购物,回家电话聊天,如此,真是很短的一天。”

仅此而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