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清除计划

       “我要杀光二次元。”初次见面的少女宣言道。

       正在排队的我悄悄地把手机往兜里揣得更深了一点。

       但是很不幸,可怜的预备犯发言并没有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大家依旧做着自己的事,也看不出哪个二次元吓得魂不附体。在窗边找了个位置,取完吸管回来的我正打算清一管体力再吃饭,对面已经坐了一位陌生来客。

       “你,是二次元吗?”

       “您哪位?”

       少女面无表情,无视着我的提问,紧盯着桌上的四人份套餐。

       “这都是你一个人吃的吗,胃口真好。”

       对我的存在漠不关心,她一把拿走面前的果茶,往自己的嘴里灌。

       关于这个叫做肥鸡歼极战的套餐的事情,我并没有说出来。


       在她啜饮那杯果茶的过程中,我透过她毫不顾忌旁人的眼神,意识到这位可能极度缺乏常识的事实。说起来,四人份的饮料量我根本喝不动,她替我消耗掉一杯倒也更方便。大凡嘴里说着二次元的,不是真正的老二次元,多少也是个脑瘫。我面前的这位少女,从打扮上看,的确不像一般的人物。

       仔细打量,她一看便是学生装扮,当然也有可能只是私服。白皙而又恰到好处的皮肤,一头乌黑秀丽的直发,刚好在两肩垂落下来。就算是离家出走,也像是刚刚跑出来的样子。总之,我不相信她的脑子真的有什么问题。

       于是开始提问:“你刚才为什么要说杀光二次元,他们怎么了吗?”

       少女放下杯子,表情没有变化:“你不是二次元的话,不要管这么多。”

       “如果我说自己是二次元,你会怎么做,当场对我动手吗?”

       话音刚落,我心里忽然感到一阵恐惧。从少女的眼神中,我看不到杀意,却也看不到波动。

       “你,没有价值。”她的表情里确实没有把我当回事,这让我松了口气,但也有一点点受打击。不过,稍微听听她的说法也不坏,权当打发时间而已。

       “二次元对世界没有任何好处,它只会带来各种问题,造成巨大的破坏。”

       “并且,我们会越来越受影响,最终变得离不开它。”

       …

       这些义正言辞的话语正从一位快餐店里的少女口中说出。

       “因此,必须要把二次元彻底清除。即使杀光二次元也无所谓。”

       现在她因不甘和愤慨交织在一起,怒视前方的神情,就与之前的波澜不惊截然不同。

       嗯,好,我知道了。真是难得的午饭,还能一边吃一边听女孩子胡说八道。感到满足的我把垃圾收拾好,准备离开。

       刚要离开座位,就被一只手强硬地拽住了,是谁我想大家都知道。

       “行啦,那杯就当送你啦,和你聊天很开心。还有别的事吗?”我转身欲走,那边却没有就此放开的意思。

       “有。”她说,“你已经听过消灭二次元的计划了,现在,我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

       这种无理取闹的要求,即使对象是美少女,我也会感到厌烦。所以没有好气地甩下一句“爷不想和小屁孩玩过家家,赶紧爬”就匆匆离开。她倒也没有阻拦。

       不过马上我就意识到为什么这个中二病那么干脆了。才走出店门没两步,我猛然想起,自己的手机落在了座位上。一股气血顿时直往上涌,连忙冲进店门,但还是看见了最不想发生的一幕。

       我的手机正好端端地待在少女的手中。听到我的声音,她抬起头,用一开始的冷漠表情盯着我。

       “啊,失主回来了。不过不要紧,我已经保存好你的所有联系方式咯。”

       末了,她用只有我能听到的音量轻轻地说:

       “如果你不是那么反感周末跑出来一趟,那就一起肃清二次元吧。不过,”她瞥了我一眼,把手机塞给我,总算是侧身向外走了,“至于你,实在是没有清除的价值。”

       从手机的应用记录来看,我不得不承认她说的这句话。


       的确,即使是与其他二次元比较,我也只能算是最底层的消费宅。

       最起码,别人都或多或少有些产出。写文,画画,音乐?很抱歉,这些我都做不到。所谓对业界的贡献也只是买那些小碟片和为游戏氪金了,而后者算不算得上好事都有争议。

       但是呢,虽然是在欣赏其他人的劳动成果,体验他们编织的世界,我也宁愿把这作为不可或缺的享受。毕竟我的现实生活更没意思。如果有哪位作者以我为主角,那他一定是个只会写无聊故事的三流写手吧。

       因此,我对那天少女的唐突发言感到不平。在现实世界做梦是不太合适,可是剥夺他人做梦的权力更不妥当。

       还没等到继续胡思乱想,班会就已经结束了。我还记得一会要与她会合的事情,匆匆下楼去她说的地方集合。

       站在楼门附近的少女刚和她的同学打完招呼,转过头望着我。是的,这又是三流网文里的老套桥段,她和我是一个学校的同学。

       就算如此,刚开始,对一位会因为某个奇怪理由就想残害无关群众的潜在危险人物,我巴不得离得远一点,生怕哪天精神不稳定把我给捅了。不过这几周的交流下来,她没有明显的暴力倾向,顶多是像网络上某些啃老废物网哲那样说些怪话。除此之外,我们交谈的内容都是现实话题。她也有和我共通的喜怒哀乐,平常也只是普通的有点内向的女生罢了。

       每一次固定的所谓作战会议,自己所做的只是边玩着手机边听她指点江山。她总是在说二次元有多么多么不好,似乎这会让人丧失自我什么的。但我从来不能通过她模糊的叙述了解她具体的行动,就好像二次元的清除计划都只存在于一个人的脑子里那样。

       “话说回来,上次你推荐我的那本书,我在学校图书馆看完啦。还有什么推荐么,除了博尔赫斯。”我和她寒暄起别的话题。

       “是吗,你看书的速度真的好快呢。不过,这样也不是很好…”她若有所思地摇摇头,“科塔萨尔的小说,要看么?”

       作为文学少女人设的她,会说出几个我没听过作家的名字,是丝毫不奇怪的。好像有一股无形的推力促使着对她的书籍产生兴趣,我高兴地同意了。

       “…”

       今天的气氛,不太对劲,我是指相对以往而言。

       之前,我们见面的主要内容,除了她发表对二次元事物的高见,就是所谓的批判环节。越是痛恨的东西,她似乎就越有好奇心。最后我干脆让她自己去看动画、漫画与轻小说,欣赏她一脸嫌恶却挪不开视线的表情。假如将来我找到一位对这些不了解的女朋友,带她入宅也就不过如此吧。

       可是,目前为止,坐在对面的少女始终刻意偏着头,也不再像平时那样痛斥男女主角形象的失败。我一时拿不准是她精神不好,亦或是同我刻意保持距离。的确,我们的关系还没要好到那种程度,即使是突然不理我也很正常。

       我张了张嘴,问道:“你今天感觉不太好吗?要不就到此为止吧,你赶紧回去休息。”

       这时我才注意到,她紧绷的脸上已经泛红。

“嗯,我没事。今天就到这里吧。”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我们便收拾东西,从店里出来。两个人并肩走着,不知不觉到了分别的时候。

她忽然双手合十,一脸歉意地看着我:“这些天把你叫出来也没做什么,真的很不好意思!”,

“呃,倒也没有耽误什么时间啦…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那个…就是,这个什么二次元的清除计划,果然还是有点没有意义,把你牵扯进来,抱歉。我想,还是暂停一下比较好,周末的会议,就先不用了吧…”少女吞吞吐吐地说着。

哦,就是那种啊,自己的妄想也有毕业的时候。应该过几天就会把这一阵子的事连同我忘得一干二净吧。是不是就像那些在网络小圈子中热衷什么角色扮演的人呢。

 “啊,不过不是不想再见到你了。其实我还是想和你继续交往的…啊不对我明明没有别的意思,我是说朋友,朋友!哎我都在说什么呀…”平时至少不会很慌张的她如今却陷入了混乱。

我采取了待机的行动:“好啦好啦,我也愿意,没事多联系。”

她像是自己在和自己作斗争似的,终于恢复了正常,转而目不转睛盯着我。

“那,我最近因为一些事情有点混乱,可以的话,能不能给我…鼓一鼓气?”

就这?当然毫不犹豫地选择为她加油。毕竟,我可是最喜欢看见(女孩子)笑脸的了。

“谢谢你…”可能是意识到自己又差点陷入混乱,她低下头和我默默告别、

回去后,躺在床上,我脑海里翻来覆去回放着几个片段。她似乎确实对我有某种好感,我敢肯定这不是捕风捉影。可哪里又有点不太自然,如果说当时仅仅是偶遇,这种好感又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即使她现在的性格看上去很软,那天初遇时的冷肃表情也不是幻觉。总之,多少还是不要深交好。


然后我的处心积虑就在接到她邀请我的消息后荡然无存。

按照消息说的,我在假期前的日子准时来到图书馆外面会合。她从包里掏出书,双手递给我。

“这本是科塔萨尔的短篇小说集。应该挺好读的,篇幅也不长。”之后就是商量假期的安排,“周日有时间的话,我们一起出去逛一逛吧。”

对不住了,谨小慎微的我,就等之后再弥补你吧!

假期那天,天气格外的好。外面站着实在热的受不了,我只好在车站里等待。男生提前早——一点到是我都明白的基本常识,为了打发无聊时光,我甚至还从包里翻出了本那天的小说。说起来有点惭愧,之前好像没有看,就一直扔在包里的样子。

这一部是科塔萨尔的早期短篇作品,我从前言开始读起,但总是不能集中精力,毕竟现在是在等人。第一篇的故事刚刚进行一半,忽然间,我产生一股异样感。与此同时,有人轻轻戳了戳我的肩膀。我猛然回头,发现是她令人安心的笑容。

“书上的内容那么好看吗?”

我差点忘了,不能被她内向的一面迷惑,这个人有时候说话也挺带刺的。

上午的日程毋需多言,中午,平时不怎么提意见的她主动要求在最早那家快餐店解决。我也没有多想就同意了。

快餐店里没有什么特别,大家还是在忙各自的事情。有三五成群玩游戏的,有不知道为什么跑到这里干正事的。

“你觉得…今天上午怎么样?和假期呆在家里看二次元比?”她期待地望着我。

“我想想…那还是和你一起出来玩比较高兴。”

“真的?那我们的二次元清除计划就算完成一部分了。至少,没有二次元,你也很开心嘛。”

原来暂停计划是这个意思吗,那我超级支持的好不好。

“不过,为什么这二者不能兼得呢?”

她摇了摇头:“像那样沉浸在不合理事物的幻想中,有什么好的呢。”

我知道说不过她,于是把目光投向周边。靠边的座位有个年轻人,他正对着笔记本电脑的屏幕敲击着键盘。好像在听到二次元消灭宣言的那天,这个人也在这里不知做些什么。

“看来,到时候了。”我看到少女像是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表情恢复到以前的严肃。她站起身,径直向那个人走去。

年轻人还在对着屏幕傻笑,要我说,那猥琐的神态比我更像传统看法里的二次元。

我这时才注意到,她的衣袖里不知何时露出一柄小刀。这是一阵很短的时间,那柄短刃在我的注视中向青年的腹部捅去,我下意识屏住了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十一假期,我没有像小伙伴那样出去玩儿,原因很简单,手里没钱。因此我简单定了一个计划。微信朋友圈截图: 总体上还是满...
    老姚又姚阅读 146评论 0 1
  • 2017年11月26号 星期天 晴 今天是星期天,送儿子去练字后就赶紧去买菜,因为要给...
    星曦宝贝阅读 38评论 0 0
  • 看电视剧—庆余年,磨磨唧唧的差点忘记日更,这种不动脑子看剧的时光真是快,马上就要到零点了。 对门那妈宝宅男,一般八...
    不等等阅读 11评论 0 0
  • 倘若只留下话语, 不如不想,不念, 把承诺埋在心里, 过去的任它而行, 往后的即便渺茫, 但却一直在前行。 倘若只...
    段沁昀阅读 134评论 0 1
  • 清溪游鱼盘中躺,二目圆睁口微张。 未将叮咛惠儿孙,怎甘闭目见阎王。
    张小吹阅读 346评论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