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批评,表示自己具备“重要性”(转)

1929年,美国教育界发生了一件大事,许多教育界的人都赶到芝加哥恭逢盛会。好几年前,一位名叫哈钦斯的年轻人一面念耶鲁大学,一面打工,当过侍应生、伐木工、家庭教师。

哈钦斯

不过八年的时间,他竟受聘为全美第四名的芝加哥大学校长。他当时才三十岁,真不可思议!一些年长的教育学家都很不以为然。各种批评纷至沓来。他太年轻啦!他没有经验啦!他的教育理念是荒谬的。最后连报纸也不能保持客观,加入了这场攻击。

他上任那天,一位友人对哈钦斯的父亲说:“今早报纸上连社论也在诋毁你儿子,真令人惊讶。”

哈钦斯的父亲回答:“真的是很严重,不过我们都知道,死狗是没人要踢的。”

爱德华三世

对了,越勇猛的狗,人们踢它时所得到的满足感也就越大。后来登基为英国爱德华三世的韦尔斯亲王也有过这种经历。他就读达特茅斯海军学院,当时他十四岁,一天一位海军军官发现他在哭,就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本来不肯说,不过后来终于说出事端:原来他被一位海军幼校生踢了一脚。校长把大家召集起来,告诉他们,虽然韦尔斯王子并没有抱怨,但校长一定要查清楚为什么有人行为这么粗鲁。

过了许久,那幼校生才承认是他干的,原因是当他以后服役英国海军,成为军官时,可以跟别人吹嘘他曾经踢过英国国王。

所以,如果你被批评,请记住:

那是因为批评你会给那人一种重要感,也就表示你是有成就的人,而且是值得注意的人。很多人凭借指摘比自己更有成就的人来得到满足感。

戴尔 卡内基

戴尔 卡内基也遭受许多批评,他举例说:“我记得几年前有一次,一位纽约《太阳报》记者来参观我的成人班授课,然后写了一篇报导,对我的工作及我个人多有攻讦。我真的气坏了,我认为这是对我个人的侮辱,我打电话给《太阳报》执行委员会主席,我要求他刊登一篇陈述事实,而非嘲讽攻击的文章。我要让他为他的错误受到惩罚。

对我当时的行径,我现在很觉惭愧。我现在才了解一半的读者可能根本没看到那篇文章,阅读到的另一半读者也会抱着随意的心情看它。看过的读者中又有一半会在几周内忘得一干二净。

我也了解到没有人真正关心别人的事,因为他们只想到自己——从睁开眼到上床。他们关切自己轻微的头痛,只怕比关切你我的死讯还要多。

《最后的晚餐》

即使有人骗了我们,出卖了我们,在背后捅了我们一刀, 甚至被最亲近的密友背叛——让我们也不要坠入自怜的深渊。相反的,我们正好可以提醒自己,那正是发生在耶稣身上的遭遇。他的十二位最亲信的门徒中,有一位仅仅为了现在算来大约2000元的金钱,就背叛了耶稣。另一位门徒三次公开宣称他不认得耶稣——甚至还发了誓。十二位中有二位背叛了他,也就是有六分之一的比率!既然连耶稣的遭遇都不过如此,你我凭什么期望得到更好的际遇?

长久以来,我发现既然无法避免不公的批评,起码我可以做一些更重要的事:也就是决定自己是否要受批评的干扰。”

AIC公司总裁布拉屈曾接受访问,问到他对别人的批评是否敏感时,他说:“没错,我年轻时确实对别人的批评非常敏感,当时我渴望全公司的人都认为我是完美的,如果他们不认为如此,我就会很烦恼。为了取悦第一个有反对意见的人,往往我得罪了另一个人,于是我又得安抚第二个人,结果搞得一群人都有意见。最后我终于发现,为了避免别人对我个人的批评,我试图安抚的人越多,我也同时得罪了更多人,我只有告诉自己:‘如果你身居领导地位,就注定了要被批评,想办法习惯它吧!’这对我很有帮助,从那以后,我只管尽力而为,然后撑起一把伞,让批评之雨顺伞滑落,而不再让它滴到脖子里,让自己难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