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百合花的成长看到我2019年成长注意事项!

这两天我的石百合(姓石的百合花,寓意是我养的)迎来了新的发展,我发现它不是一个劲儿的在长绿叶子了,而是开始长一个很类似于花骨朵的东西。

看到这里我豁然开朗。

这是我第1次,从一个球茎开始养百合花,一开始我是着急过的,我看着这一棵球茎,放到土里面,他真的可以出来百合花吗?

结果第2天它就开始发芽,那就开始,有小绿叶子往上涨,我看着8个百合,长的速度不一样,我们还做了记号,看一看涨得最慢的和涨得最快的,到后来会不会保持一样的速度,总之吧,在最开始的那几天看他有小叶子往上长就很开心。

到后来我发现她怎么一个劲儿的在长小树干和小绿叶子,它什么时候开花呢?什么时候能够让我满家都是百合的清香呢?

我懂了懂了,发现似乎还要很久,于是就有一段时间没有去关注他。

这两天除夕新年,太阳格外的明媚,连我们常年照不到太阳的,一层都能够铺满了阳光。

我去看了看阳台上的石百合,天啊,我看到他们开始,有一种想要,准备制造花骨朵的感觉。


为什么说是制造花骨朵呢,因为她们真实的在成长啊,成长的过程中就是一点一点的,长出来头长出来,胳膊长出来腿。

我现在就看着它一点一点的,长出了叶子,长出了花骨朵,这感觉真的是特别的神奇,那为什么在现在的这个点上,才开始长花骨朵呢?

因为它的叶片长得差不多了!

记得大白跟我说过,天冷的时候为什么树要掉叶子,因为树要把自己的太阳能板去掉!太阳不大,他不需要太阳能板,也可以维持生命了,如果有太阳能板,大风吹过来,反而可能连整个枝条都会被连累。

于是在冬天,要掉叶子,那么叶子等于他要能把这一条我记住了,在百合成长的过程中,他是先长自己的太阳能板的。他先把能够给自己供给能量的部分先长出来,也就是先解决了自己能量从哪里来的这个问题,之后差不多了他判断自己现在太阳能板的数量,可以维持它接下来从长花骨朵到开花,到衰败,甚至到新生命孕育整个过程所需要的能量,于是他这个时候才开始考虑花骨朵的事情。

好智慧啊,我觉得大自然真的是最智慧的,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看一看,我的孩子是什么样的物种!

我特别喜欢那篇文章,说其实每一个小孩都是不一样的物种,如果他是竹子,那你怎么样去着急?它前面都会有几年时间的默默无闻,到后来他开始突击成长的时候,你可能拦都拦不住,而如果你的孩子是多肉,那可能他每天就是长一点,长一点长一点,都是肉眼不可见的一点,可能过了几年,他还只是长了一点,为什么因为它是多肉。

不同的孩子就是不同的一个生命的种子,虽然父母是孕育这个种子的,但并不代表着,种子就一定像父母。

很多父母都不接受,自己的孩子跟自己不像,于是用着自己觉得合适的方法去对孩子,硬是要把孩子扭转到跟自己相,或者是按自己的心意去对孩子,这本身就是一种亲子关系,矛盾的来源。

我特别渴望去看一看,之后自己的孩子会是怎样的物种,几岁的时候他开始表达自己的感受,几岁的时候他开始对外询问,几岁的时候,他开始提出自己的要求,一步一步的就像现在正在养的百合一样,他一步一步的什么时候抽枝,什么时候发芽,都是有他自己的速度的。

如果我催了,那他这个时候其实会感受到我焦虑的频率,他会在该成长那个叶片的时候也变得焦虑,于是原本应该是绿色的叶片,它可能成长起来是枯黄的。

而如果它的叶片是枯黄的,再后来就算他去发了花骨朵,其实也没有办法,去真正的孕育一个好的百合花。

你看这个像不像孩子的小时候,父母不断的催催,让这个小孩子在该学做人的时候没办法学会表达感受的时候没有表达,在感受安全感的时候也不知道安全感,于是当小看着他长大了,看着他的这个高度是能够去开花结果的高度了,结果你发现他这里没有残缺,那里也有问题,甚至他可能连吸收能量的这个太阳能板,都是残缺不全的。

这样情况下就算它开花结果了,你觉得他的后代能够是一个健康的生命吗?而他如果没有一个主动的意识去关注,他自己经历了怎样的成长,让他的孩子将继续延续他的老路,成为一个太阳能板,都残缺不全的人。



我不禁在想,作为一个人,我们的太阳能板是什么呢?

我们的开花结果又是指什么呢?

这两个问题特别的深奥,其实一下子我把自己问住了,我来尝试着回答一下:

对我的2019年来说我想要的开花结果是可以实现年入百万。客观来说这是一个物质的成绩,这是一个我去提供价值之后换得的价格的总数。

那太阳能板是什么呢?为了达到这样的一个结果,我需要怎样的能量补给呢?

我需要绿叶子,我需要一个非常坚挺的杆子,因为如果没有一个,非常坚挺,结实的树干,那我就算开了很大的花,其实也是撑不住的。而绿叶子这个太阳能板呢,就是我在过程中所需要吸收的营养,因为100万这个成绩不会凭空而来,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一个成绩?他一定是我去给他进行了养分的灌溉,也就是一定是我有付出的部分。

那我付出什么来换来这个100万的成绩呢?

昨天我写了一篇文章进行了一个深度的复盘,为什么我不愿意做医生,而只愿意做护士,其实那里面有一个关键的词叫做,我不愿意去负医生的责任。

一个医生要负担的责任,其实要远远大于一个护士

作为一个护士,我其实就处理一些简单的,包扎伤口啊,安抚一下情绪啊,或者是给这个病人推到相关的科室,推到ICU病房可能就可以了

作为一个医生,我可能要做的更多一些,我在进行症状判断的时候是不是够科学全面,我在下诊断的时候是不是能够对这个病人有帮助,我在为他做手术的时候,是不是能够让他出了这台手术还活着,并且他的病灶被我摘除了

其实作为一个医生,是需要更多更多承担的责任的,而一个护士,可能根本不需要去,这个病人上了手术台是否还活着。

泽宇很厉害的地方就在于,他解决的这个问题是分不同的阶段的,而且他非常客观的把,医生要负担什么?患者要负担什么其实是非常客观的罗列出来了,他的课程很好,但是如果我们只去买这个课程,而不去自己学习,不去结合自己的情况去认真思考的话,那其实我们也没有办法获得真正的成长。

所以,我其实很想做泽宇这样的医生:它既考虑到了自己这边的责任,又能够客观的把患者这边要做的事情都罗列好,这样子权责清晰,我们各自心里都没有负担,就可以非常愉快的做好医生这个角色。

在去深想一步,难道我就没有做过医生吗,这点之前也跟大白聊过,其实,当我在做医生的时候有一点太多的责任心,就是我会觉得只要你上了我的手术台,我就一定要把你治好,我就一定要怎么怎么样,但其实任何事情都是客观的,比如现在这个病人的情况可能就是九死一生,可能就是有100个医生去治疗他,他可能都治不好,如果是这样的情况,我却苛责自己说一定要把它治得好起来,那这个对我自己是一种过分的苛责

还有一种情况,我的诊断,我的开药我的手术都没有问题,但是这个病人回家之后呢,他还是沿用他错误的一种生活习惯,吃不该吃的东西去吃对他手术愈合不利的东西,如果这样的话,其实我也没有办法去保证这个人一定活着,所以其实想做一个医生或者说想去,进一步承担更大的责任的之前一定要想明白一个道理,就是你得去明确权责

在昆明下课的时候,泽宇给我很深的一个印象,就是原则。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知道自己哪些事情不做,他知道什么钱赚,什么钱不赚。

这个原则是我非常诧异的,因为当一个人如此清晰的时候,那他必然非常清晰的知道怎样去让一个人成功,其实这样的清清楚楚,让他自己能够去承担更大的责任,而且他可以只去承担自己的那部分责任,以及可以让他有能量去承担,他自己人生的发展责任。

比如他就不会去担忧你看,我这个课程都给到这个学员了,这个学员有没有去听课呀?这个学员有没有去实践呀?它没有类似的一些话语的催促,他说过这样一句话:

如果赚钱这件事情都要哄着你来,那还有什么事情你能做得到。

这样一个客观的道理我们都知道,但假如我是泽宇这个角色,我可能就会有一些担忧,我会说你看我现在有100个人买我的课,但是现在成长起来出成绩的,可能也就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这样子会不会说明我的口碑不好啊,这样子会不会影响我学员进一步对我的信任呀,所以我怎么办?所以呢,我可能会选择1对1的对他们进行监督,督促去跟他们说你有没有去学这个课程啊?你觉得课程怎么样啊。

而如果这样的话,泽宇也就不是泽宇了。

他非常智慧的只去做他自己的事情,其实对我来讲,也是给了我呼吸的空间,假如他不断的去催我说你有没有听我的课,你有没有去实践我交给你的这个方法,那对我来讲可能是一种压力,但是因为他没有去进行这样的一个行为,所以呢,我可以按照我自己的节奏来。

我想起去年我自己的一个课程,我的课程是全部录制好的,其实跟泽宇的这个情况是一样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就特别期待,我的学员全员都可以有成长,于是我就会去有一些类似于督促,或者说提醒这样的行为在里面,那这造成的一个结果就是,很多学员会有压力。

这就是一个一件事情两份看的问题了,到底我们想去给别人感觉,我们自己是有责任心的,还是说想给人感觉你给了对方空间。


如果我想去进一步的成长为一个医生,那我就一定要成为给对方空间的人,把做好一件事情的责任全都讲明白,我做好我一生该做的,我也去提醒这个患者他该做的,我们把整个一件事情是一种合作的姿态去把这件事情推到我们想要的结果,而不是我一个人作为医生,一个人很累很累,其实当我一个人作为医生这样累的时候,我做的可能也不叫医生了,可能叫医生加护士。

所以啊,这是我今天很大的一个收获。

好,我们进一步来回答我刚才的那个问题:

我想要结出100万的这个花朵,那我需要怎样的能量板。

我需要能够在权责这个问题上有原则,这样的好处是不给我造成额外的负担,不让我有额外的忧心之处。

我需要能够为100万这个成绩去找到足够的养分,所以,我需要先去学会,教我怎么赚100万的这个人,他是怎样的方法?如果他的方法我都没有掌握清楚,就好像你给我交了一个适合我的肥料,但这个肥料我其实并没有吸收,那这样子我自然也开不出100万的花。

再接下来,我需要有一个非常坚挺的树枝,这是我做人的根本,这是我能够挺立着去开这朵100万花的一个根本,效果的有效性,效果的可检测,对大家的好,这是一个基本的,以及在这个过程中我自己要不断的能够去开出新的花,也就是说100万的花这不是我的一个终点,但第1个100万对我,第2个100万会有很大的帮助。


其实话说回来,赚钱的方法也是多种多样的,我觉得把泽宇的这个方法实践好了之后,也可以去进行其他方式的赚钱,对我来说赚钱是一种乐趣,这也是我区别于2018年所,定了一个新的基调。

2018年我的赚钱过程给我感觉是很辛苦的,我是非常辛苦的,因为害怕跟合作伙伴成长不同频而被抛弃,所以非常努力的在去成长自己,去讲沙龙去赚钱,但这个过程其实是很焦虑的,我担心自己的能力,不能够成为一个好的合作伙伴,于是我去做很多成长,去做很多赚钱的行为,最后是我的能力提升了,但是我并不开心,这是一种出于焦虑出于恐惧的提升和成长。

那对于今年来说呢,我就没有这个困惑了,我就按照自己的节奏,去发展出自己的太阳能板,去发展出自己的枝干,该学什么学什么,该成长什么成长什么,该去做什么,努力就做什么努力,挣钱对我来说是一个乐趣,这里开一朵100万的花,那里开一朵100万的花,其实是非常正常的一个事情,所以呢,归根结底如果说我是一个命里面能够去赚到好几百万的人,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其实很多东西都写在程序里面了。我就把相关的营养,送到我嘴边的养分,我就好好的吃到,而不是说有了养分我就含糊其辞的直接就拒绝了或者是推脱掉。

好哇,我要去吸收我的营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