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东华凤九 第一章

若水一战后,白凤九与东华帝君南天门一别,伤心欲绝的回到了折颜上神的十里桃林,那位退隐三界、不问红尘、情趣优雅、品位比情趣更优雅的粉衣上神正与四海八荒第一美男子白真上神在桃树下下棋,眼前的一切,犹在画中。这十里桃林依旧桃花灼灼,芳香四溢,迷醉人心。可是对于刚刚与深爱之人分离而情伤深重的白凤九来说,这一切都比不上折颜的桃花醉。“老凤凰,你不要小气,让我再喝上一瓶,东华东华说如果没有那块讨厌的石头,他会喜欢我,呵呵”折颜看着七八个酒瓶倒在地上,以及醉的胡言乱语的小狐狸,深深的叹了口气说:“真真,送她回木屋歇着吧,醉了也好,她这点酒量,至少的七天才能醒来,她身上有伤,沉睡可以修养身心。”白真优雅的抱起粉衣女子,走入不远处的木屋,将自家侄女安置在雕花的大床上,掖好被子,心疼的抚摸了一下女子的脸颊,自言自语的说:“睡吧,睡醒就忘掉吧,你与那尊神没有缘份,他就是块石头,一切有四叔在。”白真安置好侄女,来找折颜,只见折颜站在桃树下,若有所思,就开口问:“老凤凰,你说我们白家这两女娃的情劫怎么这么重,一个生离,一个死别。两个都躲在这十里桃林,烂醉如泥,可如何是好?”折颜并没有直接回答白真的问题,只是淡淡的说:“小五醒了,你就带她去凡间云游一番吧,这是她们的劫难,无人可以代替她们,不过是缘是劫也未可知,我会好好照顾凤九的,况且凤九还有太晨宫那位呢,放心吧!”白真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好你个老凤凰,你是还要让小九与那尊神有什么关系,我可是希望他们断的干干净净,再无瓜葛的,这一点,你最好清楚。”说着怒气冲冲的看着折颜。折颜看着白真,认真的劝解到:“若水一战,你不是也看到了,你以为只是小九对东华真的是一厢情愿的思慕吗?在东华心中,对小九的情怕是深到超乎你我的想象,他36万年来没有多看过那个女子一眼,只有小九怕在东华心中扎了根,他可是撕裂元神护着小九的,是用命护着的,我与他相识数十万年从未见过他如此慌乱、不知所措的样子,就算以前面临生死,他也一贯气定神闲,面不改色。”白真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他们两人之间有情,看得出那尊神对凤九用情至深,可他就是不愿意他家小公主跟没有姻缘的东华帝君有任何关系。

一十三天的太晨宫内,紫衣神尊皓发如雪,一脸凝重,端坐在书房内,仿佛定身一般,一动不动。他的思绪回到了南天门,他走在众仙之首,可是他感觉天地间仿佛只有那佛铃声一直回荡在耳边,他知道小狐狸就在身后,他不想再逃避,他毅然决然的转身,逆着人流看到了他的小狐狸,他要告诉她,那个她期盼已久的答案。告别的时候,那嘤嘤的哭泣就在身后,他一转身的刹那,眼睛止不住的酸痛,他多想回头将她拥入怀中,告诉他不是喜欢她,他是早就爱上了她,可是他知道他没资格爱她。只能生生将自己心中的渴望压下,仿佛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才走完了36万年来最艰难的路,回到太晨宫的大门,一口憋了一路的赤金血喷涌而出,他扶着墙走回书房。司命见状大惊,急急忙忙唤来药王,开好了安神理气的药给帝君。帝君知道自己伤的很重,这诛心之劫,以及撕裂元神的痛楚,非常人可以承受,若不安心闭关,怕是应劫羽化也快了,他活了万万年,一切早已看淡,或生或死也无所谓,可是他的小狐狸还小,让他十分不放心。他不能死,他还要护小狐狸生生世世的周全,看着她长大,盼着她飞升,变强,至少可以保护自己…… 司命看着帝君,一会儿一脸沉思,一会儿满脸柔情,不敢打扰,就打算悄悄退出去。还没退几步,就听帝君说:“去将仓库的万年灵芝还有巫灵山的冰莲,血精果等名贵药材给我送到折颜的十里桃林,他知道怎么用。”司命领命而去。尊神化出妙华镜,镜中出现了他朝思暮想的女子,粉衣女子睡在雕花大床上,身上的蚕丝云被已经蹬到身旁,红扑扑的小脸,一张一翕的嘴唇,女子喃喃的叫了句:东华。嘴角微微上翘。可是一瞬间女子突然眉头紧皱,手按上胸口,仿佛疼的受不住了。东华看到此处,脸色一下苍白,克制不住就想到折颜处问个究竟。此时司命已经将库房里的药材打包带到书房请帝君过目,帝君收了铜镜,说:“先将这些送到折颜处,将小殿下的病情探清楚回来禀报,再从成玉哪里将所有的百花蜜带上,不要跟凤九提到我。”司命看着这满地的药材,这是数十万年来四海八荒各部族赠送给太晨宫的珍稀药材,世间再难搜罗到如此数量众多的珍贵药材,帝君对小殿下还真是用情至深呐,可惜天命不许,他无奈的摇摇头。当司命说帝君要把成玉的百花蜜全带给小殿下的时候,成玉一脸八卦看着司命,还来不及开口,司命星君说自己赶着去十里桃林,便立马溜了。

当司命星君带着这大批的药材来到十里桃林时,折颜和白真惊的目瞪口呆,调侃道:“司命星君,你是把太晨宫的药仓给搬来了吗?四海八荒也只有你家帝君才有这么名贵的药材。你家帝君这是准备给小九炼多少药啊。”白真也说道:“这么多百花蜜,这下小九不怕吃药苦了,帝君还真是有心。”收了药材和百花蜜,留司命喝了一盏茶,司命星君详细问了凤九的病情,并悄悄的去看了看凤九,就回太晨宫复命去了。

当司命星君怕帝君等急了,急匆匆的赶回太晨宫的时候,帝君正站在芬陀利池旁望向远方,芬陀利池里白莲摇曳生姿,香气四溢,这是天宫中风景最美的地方,可是尊神紫色身影是那样的孤高清冷,也是那样孤独寂寥。司命星君不敢打扰,就先回书房了。帝君站在此处,已有好几个时辰了,这里是他的小狐狸吃了失魂果抱着他表白的地方,说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当时小狐狸清澈的眼神,纯净的让人心悸,也是怕他应劫抱着他不肯撒手的地方,说要与他同生共死的地方。他是上古神祇,避世数十万载,一直生活在三清境的菩提净土,世人不敢拉他进十丈红尘,他也将自己的心尘封在洪荒岁月里,只有那只孤勇异常的小狐狸,每次遇到危险都用柔弱的身体替自己挡住,是那颗纯净的心和如火的热情一点点的融化了他冰冷坚硬的心,将他拖下了这万丈红尘,如今,却全不了自己的心愿,给不了她万世的相守,要不起他心爱的小狐狸。他看看自己的手,这双手曾剑挽苍何,兵行天下,杀伐决断,所向披靡,定天下律法,掌万物生死。如今却无法握住那双柔弱的手,执手天涯,看尽世间繁华,只能一次次推开她,伤害她。他长长得叹了一口气,踱步回到书房。

司命星君在书房已经等候多时,帝君面无表情走了进来,开口道:“说吧。”司命说:“小殿下离开天宫,喝了桃花醉,已经醉的不省人事,折颜上神说小殿下的断尾之伤和擎苍一掌会让她心脉受损,需要长时间的调息修炼,服药调理才能痊愈,少则百年,多则万年,这段时间还会有心口疼痛伴随,不过请帝君放心,折颜上神会尽所能治愈小殿下的,并亲自教她修炼的功法。”说完,司命迟疑了一下,又说:“折颜上神请帝君多保重,他知道此战中,帝君伤的很重,还带来了丹药……,还说帝君好好的,他才能保证小殿下会痊愈。”司命声音愈说愈小,抬头看了看帝君的脸色。帝君只回了他 “知道了”三个字,便挥手让他退下了。凤九的病情让他放心了不少,他收敛心神,取出折颜的紫灵丹,此丹药有助于修复元神和增进法力,于是服下一粒开始调息。帝君想,折颜说的没错,他要好好的活着,他的小狐狸才能好好活着,否则,小狐狸那死心眼的性子,如果知道他身体不好,还不知道要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壮举呢?如果自己羽化身归混沌,他真怕小狐狸会随他而去。一想到她断尾刻字,替自己挡擎苍的攻击,他就后怕,他害怕她奄奄一息的倒在他的怀里,36万年来他从不知道害怕,如今他居然会怕,哪怕洪荒战场,生死一线,他都不曾皱一下眉毛,更别说怕,他自嘲的弯了弯嘴角。却说司命星君刚刚走出太晨宫的大门,就遇到了等候多时的连宋三殿下和成玉元君。司命心想,看来我是逃不掉了,随即向二人施礼,笑着说:“二位是想找帝君吗?此时可不方便,帝君正在休息。”成玉急切的说:“我们不找帝君,找你,小殿下怎样了,还好吗?我听说帝君当着群仙的面转身走向小殿下的,帝君怎么没把小殿下带回来啊?”司命一看成玉这样子,知道不能什么都不说,但不能乱说,想了想,说:“小仙奉命去看了小殿下,并给她带了些药材和花蜜,小殿下在折颜上神的照顾下,看上去不错,只是有些事只能来日方长了,二位今天看上去倒是很和谐,很要好。”说完有呵呵一笑。不料两人异口同声的说了句谁说的。两人谁也不理谁的各自走了。

_�����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