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三十三)没如果

96
梅凉 Adb233c2 eb1b 4152 ae20 aabc1ac0e775
2017.02.05 11:08* 字数 3240

大梦过半(三十二)知多少

这个时刻,不止一个人在等待救赎。

亮哥来了,像个没事人。看来他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这么看来,梅凉应该是倒数第二个知道的。

高中的时候大伙儿都没有通讯工具。有手机的人,也不会让很多人知道。因为建忠哥知道后会把你的手机一把扔进垃圾桶。

方子皓怎么会被火车撞到呢?

林楠跟他一个镇的,他不知道么?如果他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为什么我是最后知道的呢?

有太多疑团同时迸发。

“小梅梅?怎么人这么少?是还没来吗?!都快上课啦!”亮哥还是老不正经的口气。

这个气氛很诡异。刚才只有梅凉和班长,气氛死一般得冷。

亮哥打破沉寂,班长“哇”一声哭出来。

“方子皓,死了!他死了!”

“什么?!”亮哥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死了,他死了啊!”班长情绪快失控,紧紧拽着梅凉的手臂。

很疼,梅凉也哭。

亮哥杵在那里,停滞三秒。

“走!我们去看他!”

亮哥很冷静地说道。就算心中巨浪翻滚,他也该镇定。因为眼前两个女生已经接近崩溃。

“现……现在吗?可是……可是他们都要回来了。”其他同学应该很早就去了,大部分都在回来的路上。梅凉抽噎,说话时感觉极度缺氧。

“不管他们,我们一定要去。”

“真的吗?”

“嗯,一起去。”

一起去,看他最后一眼。

一路竟无人阻拦,也许是建忠哥事先打了招呼?还是说只是巧合?保安难道没有看到这三个人大摇大摆地出去?

不过那时候的梅凉已经完全没有心情思考这些问题。

亮哥走在前面,脚步有些焦急,但是后面两个女生步履艰难,没办法快,他就边走边停,等她们一起。

“师傅,去F镇多少钱?”

这个时候,要从学校门口走出去坐客车基本不太现实,只能打车了。

“50块。”

“50块?师傅,便宜一点吧,我们有急事。”

亮哥说话冷静,两个女生还在抽泣。

出租车司机看了梅凉一眼,轻叹一口气。

“那……40吧。”

“35块,说定了。”

“行。我载你们。”

从头到尾,亮哥一直都在引导她们两个。

她们只会呆呆地站在那里,再像木偶一样坐进车里。

这个时候,两个好强的女子才觉得,关键时刻有个男人,感觉真的不一样。

平时看起来吊儿郎当,正经时刻,他们可以做依靠。

坐上车,终于叹出一口气。梅凉刚才胸口很闷,憋着极为难受。她好像耳鸣了。

坐上车,就可以去看他了。他现在,在哪里呢?

梅凉没有去过方子皓的老家,自从他初中转学后,就没有再回他母亲这边了。

想来,梅凉一直没有问过他之后的日子过得好不好。

看他变化很大,不调皮也不贫嘴,只是温柔地笑着,应该过得还好吧。

班长和梅凉在车上一直没有交流。她之前一直在哭,上了车反而冷静了。

梅凉却哭起来,离他越来越近了。不敢去看,但是一定要去看。

梅凉越哭越厉害,自己都停不下来。

亮哥给她递纸巾。“就快到了,就快到了。”他不知道怎么安慰女生,何况对方是梅凉,几乎没有人看她哭过。

他只能小声安慰:就快到了,就快到了。别哭。

出租车司机一直没说话。

Z市的出租车司机平时很多话的,不过从他们三个的表情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到了F镇,还要坐摩托车才能到方子皓的家。

梅凉从来不知道他原来住得那么偏僻。

后面的路,出租车过不去,只有找摩托车。可是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该怎么办,若是平时,脑袋还能转过来,但是现在,梅凉和陈雨墨的智商都是负数。

关键是不知道目的地。

这个时候,看见返途的同班同学。陆陆续续,三三两两。

男生表情凝滞,女生眼睛红红的。大侠还在哭。她的眼睛已经肿了,看到梅凉的时候,还止不住抽泣。

“往这个方向走一段,才能坐摩托车。”

大侠回头指那个方向,不时还有几个同学走过来。

一路回来的人都看着梅凉,不说话,只点点头。

他们大概都知道梅凉和方子皓的关系有些特别。

班长已经恢复平静,搀着梅凉往前走。梅凉觉得自己的身子很是沉重。

不知道一路碰到了多少人。到了大侠说的那个地方,原来是铁轨。

要沿着铁轨附近的小路,才能去他那里。

怎么这么远。

要怎么去呢?梅凉又慌了。这不像她。

“梅梅。”

谁在喊她?是幻觉?

“梅梅,走这边。”

循着声音走过去,原来是林楠。

他好像一直在等她。

“我带你去见他。”

林楠从班长手里拉过她,梅凉也不挣脱,只是全身无力,顾不得了。

四个人,找了两辆摩托车。梅凉和林楠坐一辆走在前面。

林楠坐在司机后面,梅凉坐最后。林楠本想让她坐中间,因为她很有可能就在车上晕过去了。

梅凉坚持坐最后。她搂着林楠,四肢发抖,极力保持冷静。

摩托车很快,飞驰在乡村小路上很是颠簸。

小时候也常坐爸爸的摩托车,爸爸很瘦,但是搂着他很有安全感。

林楠坐在前面,梅凉很不习惯,她不喜欢触碰别人,更不喜欢别人触碰她。

就算是女生,她也要与之保持距离。

和班长走在一起也不会手挽手的。并行就可以。

感觉这段路也很漫长。梅凉耳边刮过呼呼的风,眼睛睁不开。

“梅梅,到了。”

梅凉颤巍巍地下了车,这时候班长也到了。

一眼望去,什么人都没有。左边是河流青山,右边是一个堤坝。

“从这儿上去。铁轨在堤坝上面。”

那堤坝不算高,但梅凉第一次怯了场。

上了那里,就可以看见他了。

很怕。

“走吧,梅子。”班长过来拉着自己。

“走吧。”上面有人声传来。

是同学。

还有人没走。

梅凉加快脚步,想让自己爬得快点,可还是很慢。

一边胆怯,一边焦虑。

要看见他了,会害怕吗?

被火车撞了的方子皓,是什么样子?

上面的人声越来越近,终于到了。

站在堤坝上,觉得下面的小路越发窄,那河水越发地宽。

腿软。

这里不算高,但是梅凉的恐高症状很严重。

眼前是铁轨,铁轨的那边,是一群人。

围着一团白色。是方子皓的羽绒服。

应该是他放在书包里准备带到学校去的羽绒服。

现在盖在他身上。

“梅凉,看看他吧。别怕。”

林楠轻轻掀起白布,只露出方子皓的头。

少了一只眼睛,梅凉只看到一个血窟窿。

“你们这算运气好的,好多人被火车撞了都没全尸,他这样还不错,完整。”铁路管理员很平静地说。

因为他早就看惯了相似的场景。

很多人都在这里死去。

很多人过铁路都抱着侥幸,可是鬼使神差地就会在错误的时间踏上去。

因为这是个捷径,走另一条路太绕了。

所有人都这么走,没什么大不了。

方子皓这么谨慎的人,会被火车撞死?

没有时间思考这个问题,梅凉只知道哭了。

第一次在人前哭,撕心裂肺地哭,没有管现在是不是白天,没有管旁边有多少人。

原来被火车碾过之后是这个样子,浑身都是干涸的血块。

梅凉永远都不会忘记当时的感觉。方子皓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少了一只眼睛,身上都是沙子,身上盖着白色的羽绒服。

出事的前一天下午,他们在放学途中相遇,相视一笑,有人问你这么短时间还要回家一趟?

方子皓笑着说,天冷了,我得回去拿件羽绒服。

然后再转过头,调皮地说,梅梅,别忘了你还欠我一顿水煮肉片。

第二天早上,方子皓把羽绒服放在背包里……后来,它盖在了他的身上。

梅凉本来已经停止了哭泣,刚刚止住,却听到远处的鸣笛,突然全身没由来地颤抖,瞬间被抽空了力气,她真切地感觉整片大地都在震颤,火车越来越近,震感越来越强,整座山都像要坍塌,妨害还是一动不动,梅凉不敢看他,她怕这场颠簸又要把他埋葬。

火车从他们身边飞驰而过的时候,梅凉终于忍不住哭喊,全身冰冷,马上就要瘫倒在地上,幸好班长过来扶住,她才没有跌倒。梅凉边哭边想,原来我也有需要人扶的时候。

在最绝望的时候,身边有个人可以依靠,是多么幸运。

林筱锋比他们先到,应该是回寝室放了东西就赶过来了。

所有人在悲伤中惊讶,没想到这个女生会哭得这么厉害。

高中的第三年,方子皓用你死亡教会梅凉哭泣。原来身边有一个人突然消失就是这样的感觉。

晚自习的时候,全班在操场废弃的荒地上为他送行,写了烧了些字,梅凉奔跑在体育场上,夜风狂啸而过,又开始耳鸣,更是没命地奔跑,听到有人呼喊方子皓的名字。

是林楠,方子皓出事的时候他就知道了,可是他没有告诉梅凉。

“那个唤你名字的人就是在你过铁路时给你发短信的人,他把很多责任揽在自己身上,他觉得如果那个时候不是他给你发短信,你也不会拿出手机,你也不会失神地就踏上了铁轨。”

但是雪瑜问梅凉,你就不能认为是他自己要踏上去的?一个高中生完全能判断自己的行为,而且火车飞驰而来之前,很远就听得到声音。

梅凉说怎么可能,方子皓是那么开朗的一个人,他很阳光,他总是微笑。

耳鸣不止。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三十四)如夏花

大梦过半(现代长篇)
20.2万字 · 8071阅读 · 10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