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诞生之三十五:敌化为友,友化为敌

上一篇提到,约克镇围城战英军投降后「世界天翻地覆」,以为战争打完就没事了?接下来,美国一场险恶无声战争才正要在外交战场上打响,而「世界天翻地覆」的可不只是英国,而是整个世界真的都倒转过来,敌人变成朋友,朋友变成敌人。

首先先环顾一下当时的世界大势,华盛顿虽然收复约克镇,但是北美十三州的两大港:纽约与查尔斯顿,以及其他占领区,仍然牢牢的掌握在英军手中;另一方面,法国与西班牙已经参战,与英国分别打了好几场硬仗,但诡异的是,西班牙却还没有承认北美十三州的独立。

虽然拉法叶等法国将领,在战场上是华盛顿忠实的朋友,但是整个法国,对北美十三州的独立战争,可说心怀鬼胎,对法国来说,北美十三州只是用来牵制死敌英国的马前卒,并不是真正交心的盟友。

这点富兰克林可说最瞭然于胸,早在前一年,大陆议会就已经提出和谈的想法,想要在奥地利与俄罗斯的调停下与英国谈和,任命的代表包括富兰克林、约翰亚当斯,以及杰佛逊等五人,由于前述杰佛逊在州长任内被阿诺搞得焦头烂额,加上五人中有一人被英军俘虏,另一人约翰杰(John Jay)后来前往西班牙,所以最后和谈的实际上主导者是富兰克林和约翰亚当斯。

被派往马德里与西班牙谈判的约翰杰,图片来源:wikipedia
被派往马德里与西班牙谈判的约翰杰,图片来源:wikipedia

法国马上着手打算贿赂和谈代表……此时战争还在进行,法军还与大陆军并肩作战,法国为何要贿赂代表?由此就可知道法国从一开始参战,就不是为了北美十三州的自由,而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它希望收买一些「卖美」的「美奸」,在和谈过程中牺牲美国的利益,让法国与他真正的盟友:西班牙,得到额外利益。

富兰克林日后被誉为大外交家、大谈判家,睿智又滑溜,在法国已经待了很久,深深明白法国的想法,法国掌握不了他,就把目标转向约翰亚当斯,没想到约翰亚当斯极其正直,面对贿赂完全不为所动,法国很担心一心一意彻底奉献给国家的约翰亚当斯会坏了法国的好事,但是没关系,虽然谈判代表无法腐化,但要腐化大陆议会成员就简单多了,法国很快收买了好几个议员成为「美奸」,随法国的意志行动。

1781年,议会任命更多代表,以分散约翰亚当斯的影响力,还下达决议,要代表完全听从法国的指示。只有「天真的小白兔」才会察觉不出这其中有鬼。

原本是最佳盟友,但是在国家利益考量下,转变为外交上可怕敌人的法国外交大臣,韦热讷伯爵,查理•葛拉维(Charles Gravier, comte de Vergennes),图片来源:wikipedia
原本是最佳盟友,但是在国家利益考量下,转变为外交上可怕敌人的法国外交大臣,韦热讷伯爵,查理•葛拉维(Charles Gravier, comte de Vergennes),图片来源:wikipedia

富兰克林发现,法国与西班牙,这两个战场上的盟友,已经成为外交战场上险恶的敌人。

西班牙并不在乎北美十三州独立,只想得到佛罗里达州,以及从英国手上夺下直布罗陀──掌握地中海出口的要地。

法国则居心更险恶,它私自派出代表与英国谈和,条件是英国可以保留所有目前在北美殖民地的占领区,包括缅因州、纽约、查尔斯顿、萨瓦那、以及俄亥俄谷地的一大部分。

法国与英国势不两立,为何这么慷慨的把这些要地都奉送给英国?这是因为法国希望殖民地与英国在美洲大陆上犬牙交错,让英国必须持续派兵防守这些要地,而英国与殖民地之间随时可能起冲突,让法国坐收渔翁之利。

好不容易在战场上打赢了战争,却很有可能被盟友出卖,使国土支离破碎,美国尚未诞生就面临了最大的危机,而这次华盛顿的军事领导派不上用场,只靠富兰克林的雄辩滔滔力挽狂澜。

富兰克林无视议会要求一切听法国的「卖美」决议,火速与英国达成共识。首先,英国承认北美十三州「合众国」的独立,这使得美国不再只倚靠法国承认,而摆脱了法国在外交上的钳制;其次,英国将撤出上述占领区;最后,虽然加拿大仍属于英国,不过美国渔民享有到纽芬兰捕鱼及上岸处理渔获的渔权。

一路看本系列文章过来的读者们可能会傻眼,英国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友善又慷慨?纽约、查尔斯顿,都是英军将士用命,好不容易打下来的要地,却双手奉还给美国,还连渔权都大方赠送,这是怎么回事,莫非富兰克林有催眠术?

英国当然也不是凯子,或是被富兰克林催眠,而是根据很现实的考量。

事实上,英国与美国打了这么长的战争,只是让法国得利,英美本来同文同种,经济关系也十分紧密,却因为英国死要面子,先是激起美国独立运动,接下来无论如何就是死不承认美国,非得兵戎相见,使美国不得不联合法国以求自保,本来已经被英国压下去的法国与西班牙得以见缝插针,再度挑战英国。

当约克镇围城战把英国打醒了以后──虽然英王乔治三世没有醒,还是顽固的想继续战争,但是议会醒了,不让他继续打下去──英国回到国际战略的理性思考发现,其实,对英国最有利的办法,反而是尽快支持美国独立,只要英国不再干预美国主权,美国就算不跟着英国反法、反西,最起码也会保持中立。

从后世的历史来看,更显出英国此时决策的不同凡响,后来,英国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遭难,都是美国出手相救,如今英美在国际上也是紧密合作的哥俩好。

于是,本来是势不两立的死敌英国,在外交战场上,却突然转变成了美国的朋友。

谈判过程中,法国海军在西印度群岛战败,先前打赢契沙比克湾海战,促成约克镇最后胜利的格雷西被俘,西班牙进攻直布罗陀也以落败收场,于是谈判筹码落到英美这一方,很快的,各国都同意了富兰克林与英国所谈妥的条款。

1783年9月,《巴黎和约》签订,正式结束了美国独立战争,富兰克林松了一口气,他说出了留传百世的名言:

「世界上没有好的战争,也没有坏的和平。」

《巴黎和约》,图片来源:wikipedia
《巴黎和约》,图片来源:wikipedia

当初,富兰克林在签下《独立宣言》时,曾说了另一句名言:「我们应该紧紧相拥团结,要不然我们就会被一个个分开吊死。」(利用Hang的双关语),到现在,他总算不用担心被吊死了?

还早呢,打完战争,签了和约,国际承认,就以为独立了?当富兰克林回国之后,他还要与华盛顿等人一同面对真正最大的难题,那就是:「建国」。

(待续)

原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